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苏灿和唐妩林珞然****宇约好在机场相见,他毕竟是一个人,没有那么多牵挂,后面在家里的两天都是自己一个人过,饿了煮面,要不然在外面的馆子吃点什么东西。

    家仍然是居住在大榕建工的大院子里,毕竟这套房子是当时过来的时候直接购置的,虽然是单位福利房,但仍然有产权。其实即便苏理成已经调任凰城副市长,在大榕建工仍然是一个留下印迹很深的人物。而现在大榕建工还在由佟建军和孙家勇主舵,这些都是实打实和苏理成同一条船的人。

    苏灿觉得住在家里,比住在蓉城一些别墅里要好得多,一来别墅大而空,父母都去了凰城,尽管有时可以叫朋友过来,但自己一个人,仍然会觉得空闹闹的感觉。

    再者他和唐小妩似乎目前没有这方面的需求,不过他还是让王玥帮自己观望着,王玥有一大家子人,打算在桐树林或者最近新建的一些别墅区购置套大房子,这个时候蓉城限墅令还没有公布,显然是很好的时机。苏灿不介意把手上的闲钱拿来购置一些房产,尽管他根本不需要依靠房产来维持个人资产的增值。

    但还是自己家住着舒服,商业上的迁徙已经够让人心神摇曳了,苏灿已经开始感觉到四处迁徙那种不知道扎根何处的空虚感。

    这里毕竟有他以前的回忆,从夏海刚搬迁到蓉城一家人不受重视甚至被冷眼相待,他和唐妩的后高中时代,他们可以隔远相望的天文望远镜,他们那操蛋的青春,苏灿看着望远镜这些设备,心想这也真他妈太能鼓捣了,自己那时候果然是对少女饥渴的杀手大叔啊。

    假期已经结束了,在大院以前的朋友如郭小钟等陆陆续续走光,本来说怎么也要等苏灿从凰城回来聚一下的,但最终众人还是没能等到他回来的时候。

    苏灿将家里的碗筷洗得干干净净,把地拖得反光,把茶几桌子用抹帕擦得一尘不染,临走时做这些事的时候,心情总能莫名其妙的宁静。

    然后他给在凰城的曾珂苏理成挂了电话,说我走了,你们保重身体。

    最后他提着搁在门边的行李箱,出门,坐敦煌派来的车去往机场。

    苏灿不如唐妩,林洛然他们过来相送的人多,要说很多交代的话。他倒是第一个到候机厅,都先看了好一会杂志。

    随后才看到唐妩和林珞然三人走进候机区域,两女联袂而至,唐妩T恤和休闲裤,林珞然也是相同打扮,所不同还背了个颇可爱小背包,用****宇的话来说就是装嫩啊。两个女孩同时出现都颇为惊艳。

    虽然身材大体相同,也同样美丽,但两女属于绝不会让人第一眼以为是双胞胎的类型,而会让人觉得如果进入她们的圈子,和这样的女孩成为朋友,那一定是很美妙的事情。

    凰城事件过来,唐妩和林珞然的关系似乎更好了一些,以前相处怎么着还有势均力敌带来的隔阂,现在似乎都少了很多,之间的关系经历了那场车祸,更为融洽。

    “如果不是****宇提醒,我还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个路人甲在等我们。”林珞然眯着眼对苏灿笑道。

    苏灿不去管她,从唐妩手上接过包,感觉口干,就去拿她背包侧面的那瓶开过的矿泉水,看得****宇好一阵羡慕。

    提醒旅客登机的女声响起,众人这才背着包,拉着箱子,依次登机。

    四人都是新川南航空的头等舱,大榕建工集团入主新川南航空,进行一系列调整过后,新川南航空目前的扩张步伐日渐加快,天空航线和地面酒店集团四面出击开花,新川南酒店集团现在作为航空酒店业新贵,名气很响,集团在很多城市的航线都取得了更多的权限,地位与日俱增,不过仍然有来自三大航空巨头的威胁和虎视眈眈,获得新生的川南航空越是发展迅猛,就越惹得更多势力想将其吞下去。

    当然这里面涉及的不单纯是并购收购这些大鱼吃小鱼的过程而已,新川南航空是王薄为了打外交牌主导起来的,难免就不会有相应的博弈势力从这方面入手。

    但是大榕建工集团作为后盾,苏理成掌舵时期积累的资产还是相当之丰厚的,一天有大榕建工坐镇,对方即便背后的资本巨大,也都一时无法攻陷新川南航空,虽然一些省市外部会有政策的封锁,但是凭借航空公司强大的公关能力,很多和扩张有关的节点也都在逐一打通。

    最近人民日报就有一篇文章大幅标题是《大西南崛起的耀眼明星,新川南航空的前世今生》,足以说明大榕建工入股过后新川南航空的崛起速度以及高层态度。

    **************

    苏灿一行经过登机口处的空中小姐忍不住轻“呵”出声,苏灿一看这女孩挺面熟,再仔细看这不是吴诗芮嘛。

    吴诗芮一身浅蓝色制服,头戴空乘帽,双腿浅色丝袜,这个时候正惊奇的盯着苏灿一众。

    她以前是大榕建工大院的,郭小钟暗恋于她,刚来的时候对苏灿挺不对付,但最后大家慢慢成了朋友,高中毕业吴诗芮没有上大学,家里通过一些关系,把他送进了新川南航空公司,大榕建工入股川南航空的时候,苏灿还和她在上海见过。

    吴诗芮显然没料到今天的班组上会遇到回上海的苏灿,其实早在之前她就有想过这种可能,但随后就被她推翻了。难怪今天她在机场时总觉得左眼皮直跳,还用冷水拍了把脸,以为是没休息好的缘故。

    吴诗芮笑靥如花,又颇意味深长的盯着苏灿旁唐妩和林珞然两人。登机时间紧凑,苏灿对她点点头,说了句“真巧”,然后先和唐妩等人进了机舱腹部,找到自己的座位,转过头看到吴诗芮和旁边两个空乘一边迎宾,一边小声的对他们背影议论纷纷,时而有清脆的笑声。

    林珞然坐下对苏灿嘲讽,“某人真是到哪里都美女环绕的。”又跟唐妩道,“我们不要便宜他了。”

    唐妩美目扫了苏灿一眼,笑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啊。”

    ****宇张开他鲲鹏翅膀般的大手揽过苏灿肩膀,安慰道,“兄弟,不要紧,你至少还有我。”

    这个时候前排两个人闻言转过头不约而同把魁梧的****宇和体型稍微匀称的苏灿给盯着,那打量的目光要多怪有多怪。

    ****宇还一脸不满的看着两人,道,“看什么没看过啊。”

    得,彻底抹黑。

    对方面容古怪的转回头去。苏灿杀人似得目光盯着****宇,直到他打着哈哈心虚撤手,才道,“真想打个电话举报你携带易燃易爆物品,你给我乘下一趟飞机过来。”

    ****宇悻悻然,后座连唐小妩都跟着林珞然笑得没心没肺。

    飞机起飞,上升到对流层高空,吴诗芮拿起步话器提醒旅客注意系好安全带,有气流颠簸。

    过了以后,吴诗芮才推车逐一询问旅客要果汁还是咖啡,来到苏灿旁边,帮苏灿倒咖啡,才找到说话的机会,道,“暑假的时候我刚好有休假,我们一群人聚会,就唯独缺了你,都听他们在说,你爸调离了集团总经理的位置,去了凰城当副市长嘛。”

    “所以我一整个春节都在凰城那边,和爸妈一起过的,没有回来,我给郭小钟打了电话...”苏灿点点头,大院里面就和吴诗芮,郭小钟关系要好一些,乃至于在南大读书的时候,吴诗芮趁着机组休息的时间还约过他出去玩。

    看着吴诗芮得体的为自己和****宇倒上饮品,言语温和,苏灿还奇怪吴诗芮现在蜕变得越加有女人味了,不似以前给郭小钟和他白眼的样子。殊不知吴诗芮也算是对自己容貌有自信的了,加之受过相应的礼仪气质的培训,但是在唐妩和林珞然两个女孩面前,总能感觉略显自卑。她当然不甘示弱。

    说了会话,吴诗芮当然不能一直这么和苏灿私下交谈过去,走到乘务舱那边,几个男女空乘都在讨论苏灿这么一众,看到吴诗芮过来有人就忙不迭问道,“他不会就是上次露过面的,你口中的那个苏灿?真的是航空公司国企大股东的背景?”

    “压根就看不出来啊,上次我们飞北京,张燕她在北京的那个在北京国土局男朋友认识的人,人家那个气场,一看就知道不是等闲...”

    “你们难道不觉得一眼看得出不简单的人,其实都挺简单的。真正高明的,是那种让你看上去觉得他人畜无害的人。”吴诗芮反驳道。

    一个女孩笑道,“是是是,那你要不要跟你那个苏灿联系一下,等落了地咱们一起和他聚个会什么的,他人长得也挺不错的,吴诗芮你该不会是想吃独食吧,自己先一个人打来吃了...”又对另外两个女孩道,“不过对于小李和小钟来说,都不感兴趣吧。”

    叫小李的女孩笑道,“我已经有男朋友啦。而且我也不喜欢这种类型的。”

    而另一个叫小钟的就说道,“家境太好又怎么样,如果出了点什么事家里的基业都垮了,那么他本人除了从小养成的挥霍公子脾性之外,还剩下什么,如果嫁给这种人,什么都不会,以后岂不是还要我挣钱养他,而且还要白受他的闲气?我是那么笨的女人吗?”

    吴诗芮都不想解释,但还是道,“我记得当初他们家刚搬到我们大院的时候,初来乍到,正遇上公司在外面酒店年会,他们家在门口拦车,前前后后没有一辆车为他们停下,没有一辆车理睬,那时候苏灿家就是这样子个状况,但现在呢,他爸是市长,他是南大高材生,而且据说他们家还开有公司,身家不菲,名声极好...所以到目前为止,如果提‘奋斗’这个词语,再没有人有苏灿这样的资格。”

    *************

    几个女子不约而同朝座位那边看过去,其中一个还引发了女性某种保护欲的道,“啊...他们家那时候这么惨啊。”

    显然刚才说那番话的小钟也有些惭愧,几个空乘女孩正聊得高兴,就听到呼叫铃响了,一看显示的座位号,吴诗芮就道,“小钟,又是12A座那个赵处长,真是阴魂不散,他还在用停飞威胁你?”

    叫小钟的女孩全名是钟雪,人长得很清秀,且漂亮,甚至吴诗芮觉得,在她们这个机组中,钟雪应该是最好看的,不化妆都很漂亮。但是这样自然也引发了公司内部一些人的惦记,明显的这个空管处赵维鑫赵处长就是一直纠缠她的人,一会说只要她表现好就可以把她安排到国际航线,一会又用停飞来旁敲侧击威胁,甚至有时候在其他城市吃饭,碰上钟雪的班次,都要她过来陪酒。

    钟雪家庭不怎样,父亲只是一个快退休的单位职工,还有个糖尿病成为药罐子的母亲要她挣钱治病,她高中没考大学,也是希望早点出来,给家里面分担一些,所幸凭借自身素质和运气,进了川南航空公司,深知这份职业的来之不易,必须珍惜。而更难得的是她在许多攀比的空姐环境之下,还没有要嫁个机长或者有钱人的想法,仍然是带着属于自己踏踏实实的信念。

    但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所以很多时候只能忍气吞声,但是除了陪酒之外,更过分的事情,钟雪是不可能答应的。这也是赵维鑫屡次没能得手,越来越不耐烦的原因。

    今趟又碰上赵维鑫还到上海出差,钟雪之前还提心吊胆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后着。

    现在终于来了。

    “没事,到了上海他要是还敢对你动手动脚,大不了我们一起打电话投诉他。”说话的女孩底气也不足,知道这个赵维鑫在航空公司内部很有背景,就算是投诉电话打上去估计也会被截留在某个领导那边,无济于事。但这个时候始终是要同仇敌忾的。

    面对机组成员的关切,钟雪咬咬牙,最终还是勉强换上笑容,朝着那头走了过去。

    =================

    求票求票!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