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和田阗等人的街头小吃最终还是不欢而散,最后结账,三百多块钱,苏灿本来是准备付钱的,但田阗起身掏出钱包不由分说先把钱付了,似乎是在倔强的执行她之前的许诺一样。

    看着进入家属院众人分开,那辆克莱斯勒带众人离开,这里面有神情低迷的张茜,以及没有获得个明确答复的众人。原本以为见了面和苏灿摆两句谈心可以做个和解,然后把苏灿拉入自己的阵营之中。

    类似于杨佳倩郭书苒两口子这些未必没有点精打细算的心思,他们多少未来都是要在凰城行走的,苏灿又是市府里排名第三苏副市长的儿子,朋友里有个市长的儿子,尽管他们多少家里都有些背景,但前后层次又不一样了。他们说到底是田阗这边的朋友,许长城儿子许东那些人的圈子,距离他们仍然算远,而加上一个苏灿,他们自然就水涨船高。

    但今天看来,事情远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轻易,这里面的内幕,甚至本能的让他们趋利避害。想到苏家人背后可能的动作,以及随时引火焚身的野心,他们都恨不得离苏灿越远越好。

    对于张茜来说,之前田阗也曾经点过一些,苏灿不太可能至今仍然是单身,但谈恋爱能说明什么问题?那不过是两个人彼此荷尔蒙冲动的一时心血来潮,激情消退最终淡了散了的情况并不少见。

    恋爱只是两个人的事,但最终结婚才是涉及两个家庭乃至更多人的事,多少人的恋爱长跑最终各走各道分道扬镳,那个阳关大道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的人,是否记得曾经耳鬓厮磨,相互紧拥,承诺终生。时间果然是把阉割刀。

    恋爱和结婚的概念对从小到大凭借稍微突出的样貌和情商有十几二十次恋爱经历的张茜深有感悟。甚至在初高中读书那一会,张茜和田阗之间若是选一个,田阗绝不是年级上名气最大的那个人,张茜却是被年级上的男生喃喃念叨,甚至很多人给予评价是男人最希望得到的那种女人。

    其实初高中的时代谁能真正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不过那时张茜的确十分出彩,往往剑走偏锋,和班上最不受人看重沉默寡言的男人谈过恋爱,被班上最帅的男生追求过,被成绩是年级一二名的男子竞相争夺,也曾经和公认校草级得人手牵手走在绿地草坪,就连大学乃至大学毕业,张茜的男友都横贯五湖四海,甚至还和一个外国留学生有过一段恋情。至今她的前男友们还对她念念不忘,这是个很懂得生活情趣的女人,虽然样貌压根算不得什么漂亮,但是气质不俗,相处一次,也许就足够回味绵长。

    虽然恋爱经历居多,但张茜从小到大没什么坏名声,主要是她虽然花心,但洁身自好,真是万蜂群中过,不留蜜染身,这点让不少女生都自愧不如。

    所以张茜绝对不是花痴的愣头青,有的时候甚至比田阗更清醒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而她也是第一次在苏灿身上发现让她想要的那种“卸红妆,敛蝶翼,从此不与阳春舞,素手添香只为君”的踏实感,这个男人有能让自己倦鸟般归林寻求港湾的力量。

    否则也不可能再碰到苏灿之后,她还通过自己的父母出面邀请了苏灿一家吃饭。这在张茜以前是绝无可能的事情,要知道从小到大直到她的前一任男友,她都严防紧守,没有让一个人踏入过她的家门,更遑论让其父母露脸。

    深知女儿之懂事的张父张母,才会对苏灿一家盛情以待,以全力以赴支持张茜表态。

    所以张茜一直以来和苏灿的接触,都带着一种强势的自信,那是有把握最终能战胜苏副市长在远方不切实际的爱情,最终两个人归于生活的信心。

    但是这一切在看到唐小妩和林珞然之后,她这十几年积累起来对自己的信心和对男人抓擒的把握,像是大堤蚁溃,一败涂地。深知对手若是这两个女孩中的任何一个,她都毫无胜算的挫败感。

    这一年,苏灿在凰城的这个春天,是她人生最失落的季节。

    **************

    克莱斯勒载着众人返回归家的路途之中。

    车里杨佳倩的老公董斌问,“你们说这个苏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总觉得他的外貌和年龄容易骗人,跟他说话都有一种寒森森的感觉。”

    “具体不太清楚,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他老子苏理成,在凰城恐怕还有更大的野心啊,我家老爷子最近也是在关注这个事情,还时不时喃喃自语,说凰城恐怕是要揭盖子了。”开车的郭书苒老公道。

    “确不确定?....这样一来问题就严重了,如果只是许东和苏灿之间的争风吃醋,那可能事情最后都还好办,毕竟是许东有错在先,但是如果这件事针对许家人来谈,那问题就大了。这个苏家人的胆子也太大了,这么多年在凰城,许家人的招牌分量那是很足的。难道就仅仅只有许长城一个副市长的身份?许东的那些三姑二舅,哪一个在凰城方方面面没有影响力,省上领导也有关系,否则许家怎可能做得这么牢靠。苏灿和他爸苏理成,一个不好,可能就是引火烧身的局面。”

    陈怡宁就皱眉道,“其实许东家一直以来就很有问题,他的爸爸和青山集团之间的关系都有耳闻,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用了多少。他要是被查处了,凰城会不会天都要阳光一点?”

    “陈怡宁啊,这样子的话,也就大家之间说说就可以了,现在当官的,要没有什么问题的,实在太少了,走了一个许东家,那又怎么样,后面的来人,你就能保证他在这个位置上,不会同流合污,不会把局面引得更糟糕吗。许家至少也是知根知底,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的财富积累是怎么来的,但是这些年,凰城各个方面,还是有所改进的。许家的那些名企业家亲戚,的的确确做了一些为凰城争光的事情,局面至少是稳定的,维稳是省里的首要大事。至少现在情况很平衡,要是许长城出什么问题了,凰城恐怕就要混乱好一阵了,大大小小的官员,没有了再能压得住他们的人,这种乱局所造成的危害,难道比许长城在位时要小?这些年这些事情,省上面高层大概也知道得清清楚楚,但是许长城所作所为一直在容忍范围之内,未必没有这些方面的考量...所以很多时候,需要的不是理想主义,而是现实主义啊...你看清楚了,这就是现实。”

    陈怡宁微微怔了怔,心头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被厚重的压抑感。

    车里每个人表情都是如此,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再也不是当初学生时代那些憧憬美好人生的青少年了,那些能够在物欲横流中实现自己理想的人都是有大智慧非凡的人物,他们都留在了历史之中,而在车里的众人,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是写不入历史一笔一墨的,他们也是那些要懂得适应环境,并且顺应现实的芸芸众生之一。

    说话的郭书苒老公顿了顿,又道,“所以我说苏家人,如果再深入下去,恐怕自身都会难保,最大可能也就是两败俱伤,无论他苏灿是什么样的人,理想化,还是很有野心,这一步走下来,最后的结果,都不会是好的结局,苏家的运势,恐怕也到头了。”

    ***************

    三批进入凰城的省报业集团资深记者们,在随后几天里兵分三路。

    一路去往堰塞湖调查省级文物别墅被非法侵占用作私人用地一事。一路调查凰城国土资源局对其三宗土地捆绑转让,青山地产拍下的13公顷地王土地内幕。另一路则是去往堰塞湖流入城区的燕河上流工业污染的源头,青山炭化工业主厂区位置。

    前两路的记者都无功而返,都被挡在门外,很明显许东一事过后,凰城各方面都绷得紧紧地,有点密不透风的味道。

    青山炭化工业公司是青山集团的下属产业之一,凰城以前是有了名的被绿地包围的园林城市,当然这园林城市的称号并不怎么名副其实,当地大多并不注重园林开发,却因为这种得天独厚的环境让凰城炭业疯长似得发展。而制炭过程中产生的诸多化工废气,大多直接排向天空,或者用水冲洗污染水源。

    这是凰城大气污染的主要来源。

    堰塞湖流入城区的燕河,当地市民早就举报过,燕河临炭化工业公司附近,因为传统的工业生产导致大量的有毒废水废气朝着河区排放,河床死鱼以及废弃物淤积,长年臭气熏天,省报业集团记者调查过程中,却被青山炭化工业公司员工拦阻,据闻还有类似黑社会的人物开了十几辆面包到现场,把一干记者暴打一顿,记者和摄影在内的工作人员七人住院,一人重伤,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此刻蓉城的省报业集团大厦董事长办公室,集团高层为之震动,董事长助理的王胜利进门来交一份资料等郭昌盛过目签字,郭昌盛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起,郭昌盛一听声音就眉头一皱,但依旧露着笑容道,“哦,陆部长啊,有什么事还要你省委宣一把手,亲自打电话过来照拂的。”二儿子兼助理的郭明耀准备离开,就看到郭昌盛摆了摆手,拿起项目页一边打电话一边翻看,他只好立在一旁,静候。

    看到郭昌盛和省委宣传部的陆如民通电话,整个过程郭昌盛面貌都阴晴不定,最后挂电话的手都有些沉重。

    思忖了半晌后,郭昌盛看着自己二儿子,道,“你知道陆如民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郭明耀愣了愣,阴沉道,“难道是凰城发生的事情。”

    郭昌盛点头,“陆如民给我打招呼了,让我手头上,把凰城那边的事情灭火了。我说是灭不得,是王薄王书记的意思。他就问了我两个问题,问王薄呆在他省一号位置上,可以呆几年,我说五年。他又问我,他陆如民在省委宣能呆几年。我说十年...”

    郭明耀脸色难看起来,“爸,他这是给你施压啊,要你算着看谁能笑到最后。”

    “连陆如民都给他出面,这个凰城许长城,很有本事啊...”郭昌盛叹了一口气,随后在郭明耀心沉下去的当儿,冷冷笑道,“他陆如民只想到王薄在省里那个位置上可以呆五年,而他则至少稳坐十年有余...他没有想到,如果我把这番话原封不动告诉王薄,他还能在位置上呆几年?...不知好歹的东西!”

    省报业集团特派记者调查凰城燕河被工业有毒物质污染一事被打的消息,迅速爆炸的传开去。

    像是立即引燃了一个导火索,青山炭化工业三年前是许长城主导下建立起来的,这里面有青山集团的股份,青山集团本地势力根深蒂固,现在省上在查青山集团,很有可能当地警方会徇私舞弊,甚至走漏风声。

    是以第二批记者到来的时候,由省公安厅出面的特派调查组也一同随行,武警破开阻拦,抓打人的肇事嫌疑人,记者长驱直入。

    一时间,青山炭化工业公司被封停调查,有此牵扯出来凰城副市长许长城涉嫌贪腐和侵吞国有资产等问题的新闻,在凰城爆炸似流传开来。

    ***************

    苏灿这天和****宇,唐妩林珞然驱车赶往市区,这里是两年前的工业园,毗邻凰城农林区域,面前一家小的制炭厂出现在丛林掩映之间。

    再过不了几天,苏灿,唐妩林珞然等人这个风生水起的寒假就要结束了,即将返校,也将离开凰城。

    苏灿一早出门,众人原本还以为他打算在这凰城目前山雨袭来,颇有让人透不过气的紧张激烈局势之下外出踏青透一口气,众人就来到了市郊的工业区。

    一家小厂,门口早就迎有四五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为首的一个面容四十来岁,有些沧桑,但就是这么一副穿着深色西装的容貌,还对苏灿一行的到来流露出慌张的样子。

    迎接众人进入厂区,制炭厂的老总李锦盛还激动得道,“苏市长的公子专程跑一趟,这对我们锦盛炭业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支持了...”

    “我们炭业工厂的前端,是凰城木地板生产基地,有每吨价格200多元的农林废弃物,比如木屑,秸秆。我父亲是浙南炭王,来到四川过后,十六岁开始,我就跟父亲跑遍国内山林,凭祖传技术伐木烧炭,那时候我在夏海开有伐木场,投资了上千万,大概是九六年的事情,那时候很多人倒是奉我为夏海首富,但九八年长江流域大洪灾,国家封山育林,我投资千万的伐木场一夜之间被政策打倒,曾一蹶不振好长日子,最后才在这凰城落脚,重操旧业...”

    跟着李锦盛深入,越说他越有些抑制不住,眼泪婆娑的,但一说到制炭的工业问题上,又强压下那些辛酸,道,“痛定思痛,我们的制炭机使用农林废弃物作为原材料制炭,整个过程中不产生任何污染物,成对的木屑,秸秆通过粉碎机,从管道喷射,送入烘干炉,制棒机压制棒体,然后送入炭化炉炭化。再生产出无污染的机制炭和工艺炭。炭化炉的可燃气体可以用于燃烧发电,另一部分冷却成为木焦油,木醋液等等副产品,仍然能产生经济效用...”

    苏灿点点头,“具体的考察人员会尽快到你们厂区,如果可行性方案没有问题,我会先期投资五百万,预计两年内一共投入一千五百万,入股锦盛炭业,占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政策那边我会再争取,尽量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把你们的机制炭和制炭工艺迅速拉高到凰城的领先地位...老李,人生还有辉煌,不要错过了。希望你接下来再接再厉,把你们李家炭业,再发扬光大吧,未来不止要做凰城的首富,还要做一省的制炭大王...”

    李锦盛是老泪纵横,被苏灿看中,被凰城苏副市长关切,这些年他事业失败后的颠沛流离,似乎终于看到了曙光,“我不在乎做什么首富或者制炭大王,只是一家三代都是炭商,希望这手艺,不能在我这里葬送出去啊...”

    走出厂区,众人都百感交集,唐妩林珞然被李锦盛感染,人生大起大落而从未放弃希望,这样的男人才当得上男人。两个女孩都有想哭的冲动,鼻子红红的。林珞然还嗔道,“这几天够紧张的了,本来还以为你良心发现带我们去看青山绿水,吃点什么好吃的东西,结果弄得我心里挺不好受的...苏小灿你罪大恶极。”

    几人爬上山坡上,树林下面就是凰城,苏灿这时候才对****宇,唐妩林珞然说道,“凰城一向是炭业生产大市,但炭工业生产污染由来已久,空气顿浊,市区到处能看得到烟囱直插入云霄的炭工业厂,但大多数都杂乱无章,高耗能,重污染,制炭过程中产生的废气,酸雾,对人体具有严重的毒害。燕湖上游青山炭化工厂上空看到点燃的火焰就是焦炉气被排放并燃烧形成的,被人们形象地称之为“点天灯”。而工厂附近的一个村子多数青年人患有鼻炎,咽炎,肺气肿,就是因为污染导致而由于这种舍本逐末的方式,也大量浪费了许多制炭过程中足以产生利润的副产品。白白浪费,还要凰城人付出环境牺牲健康为代价,这样的日子,这座城市背负得太久了。”

    “凰城市区规划弊病由来已久,要想彻底消除掉这些污染和隐患,为我爸经济工作打开局面,从机制炭这种清洁能源入手是绝对不二的选择。近年来国家护林政策越加严格,再这么下去,凰城很多木炭厂估计都会纷纷停产或转产,现在国家木炭市场也开始形成供不应求的局面。目前果类化工、冶金行业木炭年需求量就有600万吨,食品、餐饮行业需求也有600万吨。出口韩国、日本的木炭亦有600万吨。这是个1800万吨的市场,而木炭每吨的出口价格在3800到4300元的价格,光出口市场就有两百多个亿,如果凰城随处可见的制炭工业被李锦盛的先进清洁炭制造技术推广开来,凰城说不得会成为国内最大的机制炭生产源头,这对每年不到十个亿的凰城单薄财政收入来看,将是何等巨额的补充?”

    “或许经此变革,凰城的经济数据,会在短短几年里面,在省内名列前茅也说不定。”

    这些想法融合了苏灿重生的智慧,机制炭是未来制炭工业的大趋势和走向,现在谁占领先机,谁就能先人一步布局。

    对苏灿而言,改善了凰城弊端十年的环境问题,改进最原始的工业基础,打厚工业底子,获得巨大的财政收入,这将是苏理成仕途政绩之上,难以磨灭的光辉痕迹。

    似乎也是他在即将离开凰城的时候,能为这座城市所做的最后一桩事情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百度搜索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 重生之大涅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大涅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生之大涅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