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逍行纪 天涯 逍行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惶惶如漏网之鱼,战神尊化为一道血光急速朝东方逃遁。金色的鲜血宛如流水一样泼洒,饶是战神尊不断汲取四方神元力补充体力依旧是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沧海神珠和大乐无极图都是顶尖法宝,尤其姜自在借助天水大阵集聚的无穷水元力发动沧海神珠,大乐无极图干脆就是大乐天主在幕后遥遥控制,两件宝物给战神尊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大。

    尤其两条胳膊被姜自在轰碎的那一刹那,急速逃跑的战神尊张口喷出了一道金血差点没一头从天上掉下来。以战神尊的强悍,两条断掉的胳膊还和他的本体有着某种联系,若是能及时的将两条胳膊接回身体就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如初。姜自在下狠手将战神尊的胳膊毁掉,几乎就等于在战神尊的元神上劈了一刀,战神尊还能鼓起力气继续逃窜,这已经是他根基稳固的缘故了。

    如此仓皇的朝前逃窜了数千万里,就见前方一座黑色山峰只插天幕起码高有百万里上下,尤其是山峰四周有着浓密的神元力疯狂翻滚卷起了巨大的暴风和雷霆。战神尊还记得这座山峰,这座‘黑云山’上有一名修为极强的神人‘黑云尊者’,他也聚集了数百名神人形成了一个势力不小的散修团体。但是在钦沁天大军经过的时候,数万神人围攻黑云山将黑云尊者满门诛杀。数百神人同时陨落,他们的身体被战神尊分解为最本源的神元力充盈在黑云山周边,浓厚的神元力和黑云尊者临死前的怨气久久不散,故而形成了黑云山这一方绝险地域。

    若是平时战神尊可以轻松翻越黑云山。但是如今战神尊身负重伤,他的实力怕是连普通尊神都比不上,就连在天空飞行都是勉为其难的支撑着,他又怎么敢在这种时候从这狂暴的大气漩流和雷霆风暴中逃走?

    愤怒的朝黑云山望了一眼,战神尊满肚子火气的朝东南方向飞去,他准备绕过这高有百万里的黑云山。

    但是刚刚改道没有多远,前方一片山林中突然冲起一道红光,一名俊俏的年轻人脚踏着一柄通体火红还喷吐着浓烈火焰的飞剑急速拦在了战神尊的面前。在这个年轻人的身后遥遥站着六名背生双翼的怪人,这六个怪人身披金甲,脑袋却依旧是禽类的模样,他们手持一水儿盘龙黄金枪,一个个虎视眈眈的望着战神尊。

    战神尊流了太多的血,他的眼神都有点昏花了,因为姜自在毁掉了他两条胳膊的关系,他的元神也受了极大的创伤以致于他的神念都无法有效的辨识眼前的人。但是眼前的这年轻人他却是最熟悉不过的――这分明就是弥逸天主的大儿子弥逸尘嘛!看看他脚下踏着的那柄喷吐着烈焰的火红色长剑,整个神界这样拉风的人也就弥逸尘一人!至于他身后那六个保持着半鸟半人形状的家伙,不就是苍鹏王兄弟六个么?

    当然了,今曰的弥逸尘脚下的飞剑略有点怪异,它喷吐出来的火焰不是那样纯正的火红色,而是带着一点点血液的色泽。尤其是火焰喷吐之间没有丝毫的风火声音,反而是传来了血海翻腾的隐隐浪涛声。弥逸尘身后的苍鹏王兄弟六个看起来也有点似是而非,兄弟六个背后双翼的毛片略微有点泛黑,他们的眸子里也隐隐透出一丝丝锋利的金光,这是苍鹏王兄弟六个所没有的特征。领悟了风之规则的苍鹏王兄弟六人,他们的眸子里缠绕着的是风特有的青色光影。

    不过,战神尊没能注意到这些细节,他停下遁光望着弥逸尘沉声道:“弥逸尘,你拦住本尊作甚?”三颗沧海神珠自背后沉重一击,加上大乐无极图中四十九个女魔联手偷袭,战神尊受到的伤害还超过了他自己的估算。他的五脏六腑都被震伤,甚至是他的神力本源似乎都受到了动摇,一缕缕阴火正在他体内焚烧,若是一个不好就是九阴锻体道基崩溃的下场,战神尊如今急着要回去天青神山救命,哪里敢在路上耽搁?

    弥逸尘邪气冲天的朝战神尊抛了个媚眼,他轻轻的勾了勾手指朝战神尊笑道:“你问我拦住你做什么?小的们,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后面六条金甲鸟人同时尖啸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尔等若牙迸半个不字,老子管杀不管埋!”

    战神尊愕然,他瞪着弥逸尘怒喝道:“你说什么?”

    弥逸尘歼笑道:“战神尊~小可只是想要劫个财~哦,不,劫财这么下贱的行径怎么是我做的?小可只是想要小小的劫个色!”

    劫~劫色?战神尊的眼前一黑差点又吐了一口血。他怒吼道:“弥逸尘,你,你戏弄本尊不成?”

    弥逸尘没吭声,他只是望着战神尊很天真、很纯善的笑着。战神尊再次怒吼道:“就凭你和六条走狗,就敢对本尊无礼?不要看本尊受伤,若是本尊狠下心来,你和六条走狗在本尊面前算得了什么?”

    “那么,我呢?”一个瓮声瓮气宛如两块花岗岩对撞的声音从战神尊身后传来,一股庞大的力量瞬间禁锢了战神尊的身体。巨大的压力将战神尊紧紧的裹成了一团,不要说如今重伤的战神尊,就是以前没有受伤力量维持了巅峰状态的战神尊也根本不可能从这股力量中挣脱。

    战神尊惊骇欲绝的回过头来,他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能有如此可怖的气息。这股力量甚至可以和他曾经感受过的发怒时的钦沁天主相比,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啊!

    入眼的是一个身高两丈左右雄壮宛如魔神的男人。这人仅仅在下身包裹了一块兽皮,其他的肌肤都张狂的袒露在外。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隐约的起伏,好似每一块肌肉都有着自己的灵姓都已经修成了妖精,每一块肌肉都蕴含着让人恐惧的庞大力量。

    “你是~”战神尊的心脏紧紧的抽成了一团,在他心中有着对这个男人的深刻印象,这个可怕的男人~他,他,难怪这么数千年来找不到他,他居然托庇在弥逸天主的座下。不,也许他仅仅是托庇在弥逸尘的座下!若非如此,钦沁天怎么找不到他?

    无名一把抓住了战神尊的脖子轻轻的一掐,战神尊甚至听到了他的颈骨发出的‘咯吱’声响,他眼前金星乱闪,他的两颗眼珠都差点从眼眶里爆了出来。无名轻轻的一抓只是对他而言,相对战神尊而言无名的轻轻一下就相当于他的全部力量。

    “你~想~干~什~么!”战神尊根本无力从无名手中逃脱,他只能艰难的挣扎出了几个字。

    “干你!”无名粗鲁的朝战神尊笑了一声:“那小子说了~劫色!”

    战神尊彻底绝望,他眼前一黑就昏迷了过去。

    无名和弥逸尘相互笑笑,两人有意无意的朝下方看了一眼,随后两人六鸟旋风一样朝西南方向飞走。

    过了足足有三天三夜,下方山林中一个草窝中才哆哆嗦嗦的钻出了两个刚刚金丹期的地鼠精。两只老鼠精惊恐的对望了一眼,慌里慌张的就架起一道妖风朝西边逃去。

    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看到了弥逸天主的大儿子带人抓走了钦沁天主唯一的一个女婿!

    天哪,这是灭门的祸事!

    两头巨大的铁甲玄龟自林逍身边偷偷摸摸的滑了过去,这两只大龟大致还呈龟形两只前爪却偏偏变化成了人臂。他们身体长有百丈左右,一对小眼珠却只有黄豆大小,瓦亮的眼珠散发出幽幽的绿光,在黑漆漆的深水中看起来煞是狰狞。两只大龟的手上分别持有一根长刺一面长幡,长刺上隐隐有丝丝紫电流淌,长幡上则是黑气缠绕隐约可听到无数冤魂的咆哮。

    林逍的神念对着长幡略微扫了扫,那亿万冤魂的尖啸哀嚎甚至震得林逍的元神一阵动摇。林逍不由得一阵骇异:“我如今元神之强大比之那些圣神也是只强不弱,怎生这长幡有这等威力差点将我的元神都震散开了?”寻思了一阵,眼看两只大龟已经偷偷摸摸的从自己身边滑过,林逍手一指一道白生生的剑光轻盈射出,后面那头大龟长长的脖子悄无声息的被剑光斩断,巨大的脑袋和身体静静的沉下,茂密的水草顷刻间将这只大龟的身体掩盖。林逍收回了剑光,他身体一阵摇动幻化为那只大龟紧跟在了前面那头乌龟的身后,他手上也一样捧着那根长针,他身上的气息和方才那死鬼大龟一般无二,根本就没人察觉出异常来。

    被林逍偷袭死掉的那大龟伤口处甚至没有一点鲜血流下。林逍斩杀这大龟所用的法宝同样是上古时有名的宝物,乃是上古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使用的一柄吴钩剑。这剑虽然威力宏大不如翻天印,神通变化不如九龙神火罩,霸道诡异不如阴阳镜,但是它却有一样好处那就是飞行时无声无息却又锋利绝伦,几乎是可以断绝天下万物。尤其林逍以白虎神力注入吴钩剑中更是催发得这柄上古宝剑异常的锋利,斩掉一头小小的铁甲玄龟,几乎还是侮辱了这柄无双宝剑。

    前方的铁甲玄龟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后的同伴已经换了人,它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潜行了数百里,终于在水下一个暗坑中停。它嘀咕道:“兄弟,就在这里吧,再往前面点可就要被人发现了。钦沁天的这个婆娘可不好对付,哪怕我们有姜大先生赐下的宝物,可也不一定能对付得了她!嘿,我们先藏在这里,等会听姜大先生的号令行事啊!”

    “呃,兄弟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林逍也趴在了深深的淤泥里,歪着脑袋上下大量身边的这铁甲玄龟。这大龟却是心中忐忑,他不断的上下左右的张望,唯恐有钦沁天的人突然冲入水中发现自己的动静,故而他一点都没发现林逍和自家兄弟的不同。

    水面上胤瞐正暴跳如雷的指着姜自在怒骂:“姜自在,我家战神尊何在?你赶快将他交出来,否则不要怪本宫无情!”

    姜自在很是不解的瞪着胤瞐叫道:“胤瞐,战神尊败阵后早就逃离了大阵,本尊却又怎么知道他的下落?”姜自在的本姓本来就阴毒,故而他说话间这措辞却就越来越难听了:“你自家的男人你却管不住,这和本尊有什么关系?总不至于他半路跑去找了相好的女人?”

    胤瞐气得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里跳了出来,她嘶声道:“少胡说八道,战神尊岂是那样的人?赶紧将他交出来,否则本宫~本宫~”

    稳坐钓鱼台的姜自在满不在乎的轻扣面前悬浮着的小钟,他大笑道:“否则你就要攻破本尊的天水大阵?哈哈哈,胤瞐,你我心知肚明这大阵你是必需要攻打的,却又何必找什么借口什么理由?噫嘻~不管你带多少人来攻打本阵,总之在本尊看来都是必死无疑,你且来,休要用这种借口来和本尊计较,没来由辱没了你们钦沁天的所有人!”

    胤瞐气得在云头上直跳,一月前她突然感应到战神尊的气息从巅峰状态直线降低,甚至比一个尊神都不如了。这也就罢了,再过了没多久,战神尊的气息居然彻底失踪了。这一下胤瞐可就急了,所谓夫妻一体,她和战神尊之间的感情却是实实在在不打半点折扣,她那时候就要赶来天水大阵查探战神尊的下落,但是她毕竟统辖着一路大军,故而她只能会合了胤牟和瑾君的两路大军后一起赶来天水大阵。如此一来,时间就白白浪费了一个多月!

    起初胤瞐因为是姜自在凭借天水大阵的威力俘虏了战神尊,故而一上来她就找姜自在要人。但是姜自在却是一推二五六的将事情推卸得干干净净,胤瞐能不焦急能不起火么?战神尊是她的夫君,如今却是生死不知,姜自在还用那种调侃的语气和胤瞐说话,胤瞐心中的毒火腾腾的就冲了起来。

    偏偏弥逸尘又跑来凑了一手热闹。只见一道红光自弥逸天的营寨中冲出,弥逸尘带着苍鹏王兄弟六个急飞到了天水大阵外,他遥遥朝胤瞐行了一礼后朗声道:“胤瞐尊者,弥逸尘此番有礼了!月余前,弥逸尘却是亲眼所见姜自在以沧海神珠将战神尊打成重伤!随后大乐不忧以大乐无极图将战神尊双臂撕下!至于后来的事情么~惭愧,惭愧,弥逸尘只顾着逃命,却是没看清后来发生了什么!”弥逸尘身后的苍鹏王笑得很得意,这是在给姜自在和大乐不忧上眼药,这手段无耻,但是用起来很顺手哪!

    胤瞐的脸阴沉了下来,就连胤牟和瑾君也都赶到了胤瞐身边。胤牟背着双手遥遥望着姜自在冷笑道:“姜自在你少给本尊废话,放出战神尊一切都好说,若是你牙迸半个不字~哼哼,不要以为你这小小的天水大阵真有什么厉害的!”

    姜自在心中也有火气,他冷笑道:“哦?敢问胤牟神君莫非能以一人之力破了我天水大阵么?”

    瑾君则是脆生生的劝道:“姜大先生,你还是好生生的交待战神尊的下落的好,何必伤了我们两家的感情?就算姜大先生和我们钦沁天并没有什么交情,总也要考虑考虑淼棋公子的感受!淼书公子不幸,淼棋公子却是有希望和我们家憨仙子结成伴侣的,你又何必闹得大家不痛快呢?这天水大阵嘛,无非是我们争个输赢的赌局,没必要真撕破了脸不是?”

    姜自在摊开双手苦笑道:“瑾君说得极是!但是本尊真不知道战神尊的下落!”

    弥逸尘立刻火上浇油的叫嚣道:“姜自在,你这样说可就不是好汉了!你有胆量重伤战神尊,莫非没有胆量承担么?”

    “你!”姜自在气得牙痒痒的瞪着弥逸尘,他厉喝道:“弥逸尘休要胡说八道,本尊只是一不小心打伤了战神尊,却哪里知道他的下落?”

    弥逸尘立刻指着大乐天的营寨笑道:“姜大先生如果不知道,大乐不忧是定然知道的。撕下战神尊两条膀子的人,弥逸尘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是大乐无极图中的四十九条欲界极乐天魔下的毒手。既然姜大先生硬要说自己和战神尊的失踪无关,想来就是大乐不忧背后偷偷下手计算了战神尊!唔,战神尊已经受了重伤,又哪里是大乐不忧的对手?”

    苍鹏王在弥逸尘身后阴恻恻的笑道:“这话可没错!大乐天的功法最是损人利己,也许大乐不忧正用了欲界天魔汲取战神尊的一声纯阳修为增强自己的神力哩!说不定只要三五年的功夫将战神尊吸成一具干尸后~嘿嘿,大乐不忧就成了圣神中的第一人!”

    光着上半身下身只穿了一条亵裤脸上带着十几块胭脂印的大乐不忧狼狈的自一座华美的神宫中冲了出来,他远远的尖叫道:“弥逸尘,你放屁!少主我对憨仙子仰慕已久,不仅是对憨仙子心怀敬仰,更是对憨仙子的师门长辈无比尊重、无比仰慕,你说少主我囚禁战神尊?你这是冤枉我,弥逸尘~少主我向你挑战,我们决斗!”

    挑战?决斗?弥逸尘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大乐不忧,你当我傻了和你决斗么?你总要给胤瞐尊者解释解释,为什么你坏了战神尊的膀子!”

    大乐不忧指着弥逸尘一阵破口大骂,无非是叫嚣弥逸尘没种、没胆量、不是一个男人等等。但是他骂了几句后就猛的闭上了嘴――胤瞐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两片指甲已经生出了十余丈长有如两柄软剑缠住了他的脖子。这两片指甲端的是晶莹剔透寒气森森,每一片指甲上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符文急速流转。森森寒气从指甲上直透进了大乐不忧的身体,大乐不忧鼻子一酸猛的打了两个喷嚏。他惊惶的望着胤瞐尖叫道:“胤瞐尊者咧~你听我解释~打伤战神尊这是一个误会~真不是我算计了战神尊!”

    两片指甲轻轻一动,大乐不忧的脖子上就有一圈极细的血丝慢慢的滑下。胤瞐冷笑道:“少废话,说~战神尊在哪里?”

    大乐不忧指天划地的赌咒道:“苍天在上,若是我大乐不忧藏起了战神尊,就让我大乐不忧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憨仙子的面~老天呢,我大乐不忧还指望着和憨仙子合籍双修突破至神之境后离开神界周天逍遥哩!嘿,我怎敢真的对战神尊怎样?”

    弥逸尘回过头来遥遥尖叫道:“胤瞐尊者切不可上当!若他针对憨仙子一往情深,他又怎的断了战神尊的膀子?”

    胤瞐的脸色一寒,她的两片指甲上一阵清光透出虚空中顿时传来无数剑鸣声。肃杀的剑气弥漫天地,不过是两片柔软透明的指甲但是发出的威势却不在任何上品神器之下。丝丝剑气自指甲中透出控住了大乐不忧的周身要害,更是隐隐钻入了大乐不忧的七窍封住了他的紫府识海,胤瞐冷笑道:“这话你又怎么解释?你怎地坏了战神尊的两条手臂?”

    大乐不忧真急了,他跳着脚叫道:“大乐无极图是我父亲传给我的,其中九成的妙用我都没能弄清!那天驾御大乐无极图的是我父亲,可不是我啊!我早就逃远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父亲打断了战神尊的两条胳膊,这事情你们问我干什么?你们要找钦沁天主去问我父亲才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也不想想,我虽然有了圣神巅峰的实力,可是我有可能打伤战神尊么?”

    胤牟、胤瞐、瑾君三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这事情怎么又牵扯到了大乐天主的身上?这可就不是他们能处理的啦!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逍行纪 天涯 逍行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逍行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血红并收藏逍行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