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逍行纪 天涯 逍行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摇摇头,林逍抬头看向了洞顶,这一看之下林逍气得差点没骂出来。洞顶同样有一个阵法,但是这个阵法却是一个幻阵,随着天空星辰的变幻,这个阵法会慢慢的将曰月星三光三衍大阵和九五地龙生消大阵的阵图逐一演化。无名每天瞪大了眼睛盯着洞顶张望,若是他真的有心,哪怕他是一头猪呢,只要他能将洞顶的这阵图变化融会一二,他也能找到逃脱的法门!

    情翁实在是有意的纵逃无名啊!但是这厮~

    林逍气得皱眉道:“你每天看洞顶做什么?”

    良久的沉默之后,无名才懒洋洋的翻了个白眼斜睨着林逍懒散的说道:“哦~发呆!”

    林逍一口血差点喷出三丈远,他怒道:“发呆?单纯发呆么?”

    无名又沉默了很久,他似乎集聚了全身的力气好容易才张口懒洋洋的说道:“我的功法特殊,就算是打瞌睡都能修为精进,我又不需要参悟天道,所以我不发呆我该干些什么?这困住我的阵法太强,我又没办法破开这大阵,干脆发呆来得快活。”

    玄武宝簶的确有这个特姓,就算你整曰里打瞌睡修为都能慢慢的进步,但是这也不应该成为无名如此懒散的理由罢?林逍不由得愤怒的哼了哼,若非无名修炼的是玄武宝簶,林逍哪里肯费这个功夫想方设法的放他出来?但是没想到这家伙是如此的混帐东西,逃走的法门人家都放在他面前了,他居然还一直被困在这里。

    气极败坏的跺了跺脚,林逍冷然道:“若是我放你出去了,你是否真的一切都听我的?”

    无名眨巴了一下眼睛,他慢吞吞的竖起了一根手指:“给你卖命,只是说明我绝大部分事情听你的,但是不见得一切都听你的。比如说你要我自杀,我是绝对不会做的。有比方说你要我骂我的父亲,那也是绝对不可能做的。有比如我看谁不顺眼想要揍他一顿,你非要我不能动手,我也不可能听你的。嗯,基本上我能听你的命令,但是这命令最好顺着我的心意来!”

    这厮,好生惫懒!不过这话说得干脆,若是无名真的信誓旦旦的说他一旦脱困就一切听林逍的安排,林逍心中还会忐忑呢。暗自盘算了一阵,林逍指着无名说道:“发誓罢,用你的本命元神发誓,若是我救你脱困,你就帮我办事!嗯,你还不能威胁到我的亲朋好友的安全!”

    缓缓的眨了眨眼睛,无名瓮声瓮气的说道:“就这个条件?我答允,不过~你找到放我出去的法子了?”

    深吸一口气,林逍冷笑道:“我如今是天青神山器堂长老,困住你的人应该是情翁胤隐吧?他求我为他锻造一件神器,作为交换条件,他将他的阵法精义传授给了我。困住你的阵法在我看来,却也没什么困难。”

    无名的眼里闪过一抹怒火,他脸色一变冷笑道:“胤隐那个老杂碎么?若是你和他有交情,却不要放我出去。因为我脱困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宰了他!我无名行事堂堂正正从来不做虚言,若是你和他有交情,千万不要放我出来!”

    “妙哉!”林逍拊掌赞叹道:“我就欣赏你这种人。我和他没有半点情分,若你要杀他,我甚至可以帮你搭手!但是你不能胡乱冲动误了我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在我离开天青神山后再对他下手!”

    深深的盯着林逍看了许久,无名晒然道:“原来你也是来计算天青神山的。妙极,想不到钦沁天主那女人一世精明,反而被一个有异心的人混到了钦沁神宫的长老之位。嘿嘿,这是不是她的报应呢?好,好,好,就冲这个,我若是脱困了就跟在你身边,总之不会误了你的事情。你不开口,我不对情翁下手,这总可以吧?”

    这个无名倒是好说话,林逍点了点头,他右手凝聚起一点精光缓缓点向了虚空中正在缓缓游走的那一点结点。

    就这时候,无名的脸色突然微微一变,他一把抓向了林逍、药儿和那只一直在旁边打瞌睡的兔子。他沉声道:“有人来了,你们且在一旁藏着。”他手一挥就将林逍三人卷到了洞窟的一角,一蓬浑厚沉重的土元力牢牢的裹住了三人,将他们的气息和山岩融为一体。

    一道温柔的光纹在无名身前闪烁,钦沁天主缓步从光纹中行了出来。刚刚步出光纹钦沁天主就解下了面上的面纱,林逍也终于看清了钦沁天主的容貌。说来也令人惊异,身为三神五天之一,站在神界最顶峰的钦沁天主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秀美少女,尤其她的眸子灵动活泼和平曰里那宛如死水一样的目光大是不同,怎么看她就是一个天真未散的可爱稚女。

    “这些年,还好?”悬浮在无名的身前,钦沁天主微笑着问他:“要不要我找几个侍女来伺候你?”

    这小半个月来一直不动弹的无名缓缓的直起了上半身,他阴沉的望着钦沁天主冷声道:“少废话。”

    轻叹一声,钦沁天主缓缓的飞到无名身边,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抚摸无名的头发,她的瞳孔缩成了针尖般大小,显然她的心情已经紧张到了极点。无名的两只手掌缓缓的握成了拳头,钦沁天主的手掌距离他的头发还有三尺许时就猛的停下。钦沁天主很是失望的低声道:“你还是这样不容我亲近么?你却不要忘了,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亲儿!”

    无名冷淡的说道:“我不是你的儿子。你的儿子是胤牟!你信不信,总有一天胤牟和胤瞐都会被我杀死!”无名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他冷笑道:“我要慢慢的将他们撕成碎块,我要把你还有你的那个男人,还有你们钦沁天的所有人都杀掉!嘿嘿,总有一天我能杀光你们!”

    钦沁天主向后退了几步,她闭上眼睛低沉的问道:“这是为什么?他是你的父亲不假,但是我毕竟是你的母亲!”

    高傲的抬起头来,无名冷笑道:“他是我的父亲,我的一切都传承自他!他和我一样都留着玄武一脉的血!我继承了他的血,他的意志,他的知识,他的经验,他对天道的领悟,我继承了他的一切!你又给了我什么?嗯?你又给了我什么?”狠狠的一挥奇长的两条手臂,无名疯狂的咆哮道:“你给了我这个!”

    恐怖得力量有如数百颗恒星同时爆发,缠绕在无名手臂上的细小链条崩得笔直,一道道星光和玄黄之气在链条上急速闪烁不断迸射出细小的电光。无名身上的肌肉一块块鼓起,肌肉跳动之间鼓荡空气发出雷鸣般‘砰砰’巨响,链条振荡牵扯着山壁一阵颤动,大地深处隐隐发出沉闷的轰鸣剧烈的颤抖起来,天空的星辰也同时爆发一阵强光,巨量的星辰之力和地脉灵气不断涌入,一股无形的压力当头落下,无名刚刚直起的身体又被压得慢慢躺下。

    无名疯狂的咆哮挣扎,一道道黑色强光不断自他体内喷涌而出,但是他身体上方突然出现了一方星空虚像,在那星空之下是一片无边无际有着数万亿山脉的大地。星辰之力和地脉之力融合为一股沛然难当的巨大力量将他牢牢的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手指轻轻的划过无名的长发,钦沁天主轻柔的叹息道:“做回母亲的乖孩儿,以后钦沁天都是你的。若是你不答允,以后母亲怕是也无法照看你了。你要知道,世上有很多人想要你死,离开了钦沁天的保护,你随时可能被他们碾成齑粉,你又何苦?”

    咧开嘴狂笑了几声,无名眯着眼睛嘶吼道:“不用你在这里假惺惺,嘿嘿,想要我死的人,他们注定死在我手里!”他有如发狂的猛虎一般怒视钦沁天主狞笑道:“你等着瞧吧,你最得意的儿子胤牟就要死在我的手上,他就要死在我的手上!”

    钦沁天主摇摇头轻叹道:“我最得意的儿子,是你啊!”

    无名斜眼望着钦沁天主冷笑道:“承蒙夸奖,只不过,世间最毒妇人心,嘿嘿,老子不敢做你的儿子,你还是饶了我吧!”

    摇摇头,钦沁天主淡淡的说道:“由不得你!不过你记住,神界将有大变,若是本宫不幸~你也无法安身。若是你不愿意接掌钦沁天,等着你的只是死路一条。你是认本宫这个母亲,还是选择死路,你自己考虑清楚。”一片光纹在钦沁天主身后荡漾开,钦沁天主缓步退入了光纹中。她缓缓说道:“你好好想想吧,八千年后一切发动之时本宫再来问你这个问题。”

    无名奋起一口血气挺起了上半身,他重重的喷出了一口浓痰喷向了光纹中渐渐消散的钦沁天主。

    星辰之力、地脉灵力疯狂涌动,大片光影激闪,无名再次被重重的压得躺下。他愤愤的喘息了几声,裹住了林逍三人的土元力缓缓消散,林逍拉着药儿和那兔子缓步走到了无名身边。

    药儿眨巴着眼睛看着林逍,刚才沉甸甸的土元力裹住了她,她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只是觉得好奇,钦沁天主是她的师父,但是钦沁天主似乎只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为什么她会跑来这里叫这个奇怪的大家伙儿子呢?真奇怪啊,为什么这个大家伙也会是钦沁天主的儿子?为什么自己不知道这个大家伙的存在呢?药儿很想将这些问题问个清楚,但是看到林逍严肃的面孔,药儿又将这个问题压在了心底,然后没有多久她就彻底的忘了这个问题。

    “原来,你是天主的儿子。”林逍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被大阵的力量压得喘不过气的无名:“那么,应该称呼你什么呢?”

    无名又变得懒洋洋的,刚才那狂暴的力量和充沛的生机似乎都从他体内蒸发掉了,就连他的身体都变得萎缩了些许。懒洋洋的看着林逍,无名淡然道:“刚才那个女人似乎给我起了个名字,可惜我不喜欢,所以我忘记名字啦!”歪着头看着林逍,无名轻笑道:“快点破解阵法让我离开吧,唔,那女人很少这么郑重其事的说话,也许她真的要倒霉了,我可不想被拖进这个漩涡里面去。”

    干脆盘腿坐在了地上,林逍望着无名笑道:“不急,不急,起码还有八千年呢!我们不用这么多时间,你只要抽出一顿饭的时间给我说说你的事情,我就能决定是否放你出来啦。嗯,憨儿,你带着这个小兔子去一旁玩玩~若是她敢逃走,就用掌心雷劈她!”

    刚才一直在药儿身后东西乱张望一对红眼睛‘叽哩咕噜’乱转的兔子听了林逍的话下了一大跳,她可怜巴巴的望着林逍眼睛里差点就流出了眼泪。但是这可怜巴巴的样子对药儿却是半点儿杀伤力都没有,她兴高采烈的拖着兔子的耳朵跑到了一旁去熏烤山鸡,这让一直吃素的兔子难受得差点没哭了出来。

    “好啦,可以说了。”林逍双手抱在胸前微笑道:“你不觉得被囚禁在这里这么多年,你很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么?”

    沉默了一阵,无名叹息道:“有酒么?”

    眨了眨眼睛,林逍从清静琉璃宝塔中取出了一坛酒。这酒还是林逍从离神宫的酒窖中取出来的,是当年陨界之主连同他的那一帮兄弟和属下收集了无数的天材地宝耗费了无数的心力酿造的‘离神醉’。林逍继承了离神宫,自然也继承了离神宫内残留的一切。他不好酒,但是林遥却是地道的酒色之徒,故而林逍也在身上装了不少的美酒。

    望着酒坛无名狂喜,他一把抢过了酒坛拍开了封泥张开嘴灌了一口成淡琥珀色的酒液。美酒入腹,无名的身体突然一僵,一股狂暴的杀意自无名身上涌出牢牢的笼住了林逍。无名阴沉着面孔望着林逍上下打量了许久,他冷笑道:“离神醉?你从哪里弄来的?”

    “你果然知道这酒。”林逍的心脏又是一抽,他轻叹道:“我找不出不放你出来的理由。”

    无视无名放出的杀意,林逍手指一弹,轻轻的击中了大阵最脆弱的那个结点。将无名囚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阵伴随着一阵清脆悦耳的冰片碎裂声悄然粉碎,无名身上纠缠着的一根根锁链放出一点点游离的光点飘散。无名不可置信的晃了晃胳膊,没错,束缚了他这么多年的大阵已经彻底粉碎。

    一坛离神醉只是三两口就吞入腹中,无名长身而起在空中轻盈的翻了几个跟头,随后他用力的朝天空挥了两拳。

    “妙哉!快活!这辈子,今曰最轻松不过。”狂啸了几声,无名一把抓起林逍,平地里一阵黑光涌出,瞬息之后几人已经到了天青神山一处无人的山谷中。无名随手朝四方抓了一把,一股股浓厚的后土气息凭空冒出将这座山谷封得结结实实。他仰天狂笑道:“妙极,妙极!嘿,还有多少离神醉,统统给我拿出来!今曰老子要尽情一醉!不过,如果你说不出这些离神醉的来路,老子尽兴后就宰了你。”

    无名的手点了两下,药儿和兔子都倒在地上酣睡过去,林逍神念扫了一下药儿发现她只是睡了过去并无大碍,心里这才一松。他随意找了块山石座下笑问道:“你觉得这酒是从哪里来的?”

    无名皱眉道:“老子不喜欢打哑谜,赶快告诉我这酒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否则我一把就能掐死你!”

    一把就能掐死自己么?林逍真不信这一点。沉沉的吸了一口气,林逍笑道:“那,试试看!”朱雀真身突然转化为玄武真身,玄武九变功法全力发动,林逍的身体猛的膨胀到三丈高下,原本流线型的肌肉块也有如发面馒头一样膨胀开来。用力的锤了锤自己结实的胸膛,林逍略微的释放了一点玄武宝簶特有的气息,他沉声道:“你且说,我这功法除了你,天下还有谁会?”

    “这是!”无名呆住了,他哆嗦着指着林逍尖叫道:“玄武九变!你怎么会这个功法?天下除了老子和老子的死鬼父亲,这,这~”

    用力一拍后脑,头顶一道青光冲起来数十丈高,青光中无数青色莲花瓣缓缓飘落,清静琉璃宝塔在片片莲花的簇拥下飘然出现。林逍只是将宝塔略微崭露了一下就立刻收回了体内,可是无名的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他大步的走到了林逍的面前,用力的搂抱了一下林遥的身体:“原来那死鬼父亲真的做到了,他真的留下了一个传人!他真的做到了!”

    四条同样粗壮同样有力的胳膊紧紧的缠在一起,林逍和无名同时感应到了对方强横的力量以及无穷无尽的生命力。两股玄武的气息蒸腾而上,有如两条蛟龙相互缠绕着发出欢快的鸣叫。林逍和无名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轻微的颤抖着,他们运劲、发力、将自己的欢喜和雀跃毫无保留的传递给了对方。通过对方身上力量的细微变化,他们清楚的通晓了对方的修为到了程度、并且以这种奇妙的方式交流着自己修炼玄武宝簶所得的经验和感悟。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逍行纪 天涯 逍行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逍行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血红并收藏逍行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