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逍行纪 天涯 逍行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药儿身上,可是药儿却看都不看弥逸尘、大乐不忧和淼书一眼,她的目光视若无睹般扫过他们的身体,最后她一眼看到了胤牟神君身边的林逍。混浊的眸子里似乎有一丝七彩霞光闪了闪,药儿歪着头望了林逍一阵,她突然有如一阵旋风般径直扑进了林逍的怀中。很自然的,她伸开双臂抱住了林逍的腰,并且用力的在林逍身上嗅了嗅。

    林逍呆住了。

    胤牟神君和瑾君呆住了。

    战神尊比普通茶盏还要大一圈的双眼瞪得老大老大,他的黑眼球都缩成了黄豆大小,偌大的眼珠就看到一圈惨白。

    弥逸尘的脸上突然有一股杀意弥漫,大乐不忧、淼书则是同时跳了起来,他们指着林逍怒声呵斥道:“小子,你,你找死!”

    药儿却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和药儿身上的味道一样。你是谁?”

    林逍本能的回答道:“我是穆霜。”

    糊了一点泥巴的小脸蛋在林逍的怀中蹭了蹭,药儿含糊的说道:“穆霜啊?以后你帮我采药炼药哦?”

    林逍的心一苦,随后微微一酸,最后却是一片甜意在心头弥漫。他轻声说道:“你喜欢炼丹?好啊!”

    回春谷的一幕幕往事在林逍面前急速晃过,初识药儿开始,一直到药儿和林逍分享了她最大的秘密,那一株神秘的七彩莲藕,以及林逍为她烧烤山鸡,药儿为了抓山鸡放火焚烧了大半个回春谷后山。一直到最后魔道入侵大罗丹道彻底覆灭,所有的一切好似电影般在林逍面前一一掠过。到底过了多少年?五百万年?六百万年?七百万年?也许这些时间对于那些仙人和神人而言只是短短的一瞬,但是对于林逍却又是多么漫长的一段时间。

    从大罗丹道一个小小的烧火童子开始,如今的林逍已经和以前截然不同。而药儿,却似乎依旧是那个药儿,不管经历多少事情,不过经历多少风雨,她的心依旧是纯真一片、天真一片,她好似完全不会被这个污浊的周天世界所沾染,她依旧是当年的那模样。

    你喜欢炼丹,那么,我就陪你炼丹。

    你要找人尝试丹姓,我就做那个试药的人。

    你要做什么,我总跟着你就是。就算你要杀人放火,我就跟着你磨刀、点火。

    这些年来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见你。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无非是要将你再次拥入怀中。

    根本无视弥逸尘等人要将自己生吞活剥的眼神,林逍自然而然的搂住了药儿的腰肢,他含笑道:“憨仙子,小子穆霜觉得和仙子似乎也是在前世曾经认识。你身上的味道,穆霜也觉得很好闻。你要炼丹么?我这里有一卷丹书,你要不要?”

    “要!”药儿的眼里再次闪过一缕明光,她欣喜叫道:“我已经研遍了天青神山所有丹书,正愁没有新鲜的丹书研习哩!”她很熟络的抓住了林逍的手笑道:“憨儿最喜欢吃烤山鸡了,你喜欢不喜欢?”药儿明亮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林逍,就好似一个将自己私藏的零食拿出来和最亲密的好朋友分享,却唯恐这个好朋友说这个零食不好吃的孩童一般。

    林逍抿着嘴笑着,他轻轻的点头道:“穆霜有一手烧烤山鸡的绝活,若是憨仙子欢喜,穆霜可以为你做了吃。”

    药儿眉开眼笑的用力拧了林逍的胳膊几把,她迫不及待的拉着林逍就往天青神山冲去。胤牟神君想要拦住林逍和药儿,瑾君却轻轻的拉住了他的袖子。弥逸尘身边的苍鹏王想要拦住林逍二人,但是战神尊却有意无意的挡在了苍鹏王的面前,战神尊身上的骨节子发出密集有如炒豆子的巨响,一股可怕的煞气牢牢的罩住了苍鹏王。苍鹏王被战神尊那股近乎实质的煞气一袭,顿时他面色一白踉跄着倒退了数十丈远。

    弥逸尘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冷笑道:“钦沁天主这是什么意思?”

    胤牟神君的脸色变了,他冷笑道:“弥逸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质疑本尊的母亲么?”胤牟神君和战神尊领来的数千神人同时变了脸色,他们‘哗啦啦’一下冲了过来,将弥逸尘以及他带来的数十随从紧紧的裹在了中间。

    弥逸尘猛然醒悟自己说错了话,钦沁天主哪里是他能够质疑的?就凭他刚才那句话胤牟神君就能将他扣下然后让他父亲弥逸天主来天青神山领人。弥逸尘急忙解释道:“是弥逸尘错了。本尊不是质疑天主,而是好生好奇,这穆霜是什么人?他和憨仙子~”

    瑾君娇俏的笑道:“穆霜么,他暂时只是本宫一个小小的神卫,而且还没立下什么功劳~不过呢,憨儿既然看他顺眼,这也是缘分!”‘缘分’!弥逸尘、大乐不忧、淼书同时阴沉沉的望了瑾君一眼。瑾君却好似根本没看到他们那能吃人的目光,她轻巧的掏出了一块丝绢,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指甲上莫须有的灰尘。

    弥逸尘的脸漆黑一片,他低头思忖了一阵转身就走。胤牟神君轻笑道:“弥逸尘,大老远的过来一趟,你就这么离开?”

    弥逸尘回过头来淡淡的说道:“穆霜~很有趣的人。若是本尊询问起他的详细情况,神君想来是万万不会泄漏的。所以本尊想要回转弥逸天,想方设法的得到一点点穆霜的资料而已。这点要求,想来神君是很能理解的。若是过得几曰弥逸天有何得罪之处,还请神君谅解。这绝对不是针对钦沁天的行动!”

    瑾君轻笑道:“瑾君明白,弥逸尊者放心就是~”瑾君的眼波一阵流转,她轻飘飘的说道:“其实,尊者就算有什么动作,怕是也不会让钦沁神宫误会弥逸天对本宫下手,毕竟~尊者虽然是弥逸天主的大公子,但是弥逸天主可不止一个嫡子嘛!”

    弥逸尘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他脸上的皮肉似乎都要贴在了骨头上,他冷兮兮的点了点头,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

    瑾君轻笑道:“这就是了,憨儿师妹人是好,可是嘛~当初母亲是怎么说来着?”

    弥逸尘已经去得远了,胤牟神君轻轻的捂住了瑾君的小嘴,他轻笑道:“瑾君,够了!没看到弥逸尘的脸都变成那样子了么?”

    大乐不忧则是腆着脸凑到了胤牟神君面前,他赔笑道:“神君,当年天主可是说了,要么能拿出能够让钦沁天动心的聘礼,要么就能打动憨仙子的心,否则谁也别想娶憨仙子。可是憨仙子的情况神君却是知晓的,她根本对情事一窍不通嘛!这突然冒出来的穆霜~嘿嘿,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哦?”胤牟神君望着大乐不忧笑道:“你也想知道?”

    淼书也凑了上来,他朝胤牟神君连连作揖行礼道:“神君,这事情您可别糊弄咱们!说说看,穆霜到底是什么来头?”

    胤牟神君、瑾君、战神尊三人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战神尊瓮声瓮气的吼道:“什么来头?刚刚投靠我们天青神山还没有三年的后生晚辈而已。他也没什么靠山、没什么背景,他的修为也只是区区一个觉神。不过嘛,人家和憨儿对上了眼~嘿嘿,若是你们不加紧点,憨儿可就是人家的人了!这个,我们总不能干涉的。”

    大乐不忧和淼书同时低头思忖了一阵,随后他们朝胤牟神君等人抱了抱拳转身就走,顷刻间他们就去得远了。

    胤牟神君、瑾君、战神尊相互看了一眼,三人突然仰天长笑。瑾君笑着用丝绢擦了擦眼角,她得意洋洋的说道:“这些混帐东西,这好几万年了,一个个就知道死缠着憨儿,一点儿实在的好处都不拿出来~真当憨儿天真不通世故就好骗么?嘻嘻,这次他们回去了,且看他们到底能拿出一个什么样的章法来~唉,母亲到底是什么意思?”

    胤牟神君微笑着没吭声,战神尊则是懒洋洋的说道:“母亲大人是什么意思,我们却不要胡思乱想了。总之呢,这些家伙不管是谁想要娶走憨儿,他们背后的那几个老怪物不拿出实质姓的好处来都是不可能的。如果他们还是这样想凭空的得了好处就走,嘿嘿,就让憨儿真正跟穆霜好上又怎样?穆霜虽然没什么背景,可是他的潜力却放在那里哪!”

    摇了摇头,胤牟神君还是不吭声,他拉着瑾君径直飞回了钦沁神宫。战神尊站在原地发了一阵呆,他突然招来了几个属下阴声吩咐道:“盯紧穆霜那小子!这小子可是浑身带刺不是一个善碴儿。嘿嘿,当着那三个蠢物的面就敢和憨儿搂搂抱抱的,这小子不是真正的蠢物就是那种桀骜不驯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的枭雄。盯紧他的一举一动,钦沁天可不是这些小辈兴风作浪的地方。”

    几个神人相互看了看,他们同时朝战神尊行了一礼,随后化为一道道清风飘散。

    天青神山深处某处山洼。

    这里很罕见的没有几棵天青神木,反而是生满了紫金色的凤尾竹,一颗颗半人高的竹笋懒洋洋的倚在竹丛边,一只只趾高气扬的公山鸡带着一群群肥头大耳的母鸡正在竹林间穿行。一道禁制了覆盖了整座山洼,禁制中的竹林里生有一种天青神山别处不可能有的拇指大小的蠕虫,这种蠕虫正好是这种通体金黄的大山鸡最好的食料。蠕虫吃竹笋,山鸡吃蠕虫,而吃山鸡的呢~自然是药儿!这一片长宽都有三百余里的山洼却是钦沁神宫专门为药儿开辟的,里面蓄养了成千上万野生的山鸡。

    烟尘满脸的药儿傻笑着坐在一堆篝火边,她时不时的将一根根枯枝条加入火中让篝火更加旺盛。时不时的,她用焦急的目光看看正在竹林中穿行的林逍,她嘴里‘骨碌碌’的哼哼着,有时候她会狠狠的吞一口口水进去。也许是出自于前世遗留的模糊记忆,药儿对林逍要为她熏烤的山鸡充满向往,她本能的觉得林逍熏烤的山鸡一定是美味无比的。

    林逍则是拎了一根木杖在竹林中穿行,他没有使用神通法力,而是干脆用木杖去敲打那一群群肥大的山鸡。他挑选那种羽毛色泽最油润的、体形最肥大的山鸡敲晕了六只,随后拿去了竹林中的溪水边洗剥干净,又挑选了一根细细的竹杆、采摘了大量寄生在竹根上的蘑菇菌类、更是挖了一棵拳头粗细的竹笋。

    将山鸡穿在细竹杆上,在山鸡的肚子里塞满了洗干净的蘑菇菌类和削成薄片的竹笋,林逍精心的艹纵火势烧烤六只山鸡。他的全部精神都融入了这六只山鸡中,他甚至比炼制九龙钟时更要聚精会神一些。炼制九龙钟只是为了他人炼制神器,可是烧烤山鸡,却是为了药儿在烧烤山鸡。篝火在林逍庞大神念的艹纵下分解为一丝丝极细的火丝,一缕缕火丝顺着山鸡的毛孔渗入体内,慢慢的将山鸡熏烤得焦酥恰当、油光水亮。

    药儿紧张的蹲在篝火边,她眼巴巴的盯着竹杆上的六只山鸡,有如贪食的猫儿一样,她时不时的伸出手在山鸡上抓上一小把,然后不断的将油乎乎的手指放在嘴里狠狠的缀吸。林逍烧烤的技术的确比药儿好了太多,山鸡释放出的浓香让药儿垂涎三尺,一道晶亮的口水慢慢的自她嘴角滑了下来。药儿的身体越来越靠近六只山鸡,她不断的追问林逍‘好了没有’。

    林逍只是微微笑,他慢慢的转动竹杆,火焰在他的完美控制下将山鸡全部的美味都烘培了出来。一滴滴油脂慢慢的滑下,但是不等油脂落入火中就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裹住这些浓香透亮的油脂飞起来再次滴落在山鸡上。油脂慢慢的浸透了山鸡的每一个部分,甚至山鸡骨骼中的骨髓都被油脂浸满,那些蘑菇、菌类和笋片更是吸收了大量的油脂,山鸡的浓香和这些素材的清香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那股香喷喷的味道简直能让人发狂~而药儿已经发狂了!

    不等林逍说可以动手了,药儿就已经恶狠狠的从竹杆上抓下了一只山鸡。她迫不及待的一大口咬在了山鸡的鸡腿上,她的舌头第一时间和山鸡芳香的油脂和肥美的鸡肉碰在了一起。一股言语形容不出的美妙滋味在舌尖上有如钱塘江的潮水一样一波波的溅起,药儿惊讶的望了林逍一眼,随后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一只美味无穷的山鸡上。

    一只,两只,三只~三只山鸡都被药儿啃成了骨头架子……

    四只、五只、六只~第六只山鸡啃到了一半的时候,药儿终于打了个饱嗝,她呆呆的抓着手上的山鸡,随后很没有形象的仰天倒了下去。她用油乎乎的小手心满意足的拍打着鼓胀的肚皮低声嘀咕道:“吃不下了~好饱~真的吃不下了~唔,饱了~”

    艰难的扭头望了满脸带笑的林逍一眼,药儿俏脸微红的将她啃剩下的半只山鸡递给了林逍:“来,你的!”

    “好的,我的!”林逍也不多说话,他接过药儿递给他的山鸡大口的撕扯起来。正如数百万年前在回春谷的后山,吃饱喝足的药儿总是赧然的将吃剩的山鸡递给林逍,而林逍也总是毫不犹豫的将药儿吃剩的山鸡啃得干干净净。

    药儿呆呆的看着大口吞食山鸡的林逍,她的眉梢眼角尽是无尽的温柔。她突然发现,这么多年了,她浑浑噩噩却好似残缺了一块的心却在这一刻被补满了。她歪着脑袋望着林逍,她的嘴角突然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她慢慢的伸出手,近乎本能的给林逍拉直了他略微有点凌乱的衣襟――正如上一次轮回时她在回春谷的后山做的那样。

    林逍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转过头去看了药儿一眼,随后他轻轻的笑了起来。

    药儿也笑了,她很干脆的对林逍说道:“你笑起来好看!比那几个家伙笑起来更好看!”

    “那几个家伙?”林逍眯着眼睛笑问药儿。

    “呃!就是那几个烦人的家伙啊!”药儿歪着脑袋嘟着嘴愁眉苦脸的叹息道:“一天到晚缠着憨儿罗里罗嗦的家伙,唉~头疼呢!这些人一点都不好玩,都不肯帮憨儿烧烤山鸡,憨儿好容易炼出的丹药,他们尝过一次就再也不肯试药了~唉~不好玩!”林逍的肚皮抽了抽,他回忆起第一次见药儿时药儿给他灌进去的那几粒丹药。弥逸尘、大乐不忧、淼书等人吃了药儿的丹药?难怪他们再也不肯尝试。

    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药儿的脑袋。药儿古怪的看了林逍一眼,她眯着眼睛回味了一下林逍拍她脑袋时的感觉,然后她很舒服的点了点头。有如一条懒散的猫儿一样,药儿缩着身子凑到了林逍身边,她轻轻的将脑袋靠在了临夏的大腿上,然后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吃了睡,睡了吃,没心没肺的,这才是药儿的本色。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逍行纪 天涯 逍行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逍行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血红并收藏逍行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