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逍行纪 天涯 逍行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噫嘻?这是?”围观的老人们同时惊咦出声,他们惊讶的看着林逍,一波波奇怪的灵识同时涌向林逍窥视他体内的变化。

    一名手持三根骨针的老人突然厉声喝道:“不好,不能让他醒来!”他手指一动,三根骨针呼啸着朝林逍当心刺去。

    一个粗豪的声音凭空响起:“娃娃们,你们又在折腾什么?呵呵呵,先天戊土、先天葵水,你们好生大方!”

    紧接着,那声音惊叹道:“修道者?你们想要干什么?[***]解剖试验么?越活越调皮了!”

    一只大手凭空自林逍头顶虚空中探出,一把抓起林逍带着他不知去向。

    石屋中的老人同时哀嚎起来:“天呢,亏本大了~”

    林逍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他本能的收敛气息,打量起四周的情况。一望之下,林逍不由得一愣。

    他躺在一张舒适的用细细的竹条拼成的凉榻上,脑袋下枕着一个白纱蒙的面子里面充填着麦麸子的枕头。枕头应该是刚刚暴晒过,散发着一股子温暖、自然的气息。凉榻旁是一扇小小的屏风,上面刺绣着史湘云海棠春睡图,这绣法林逍在地球却是见过,是地球上一种名唤苏绣的针法,只是这一副海棠春睡图针法格外的精致,已经到了近乎道的境界。

    凉榻和屏风之间是一张小小的黑檀木方桌,上面放着一个紫砂壶,壶边有一个小巧精致的紫砂茶杯,杯中有一盏茶水正散发出袅袅的茉莉花香。凉榻紧靠在墙壁下,这一方墙壁上挂着三柄绿鲨鱼皮鞘的宝剑,分别长有一尺二寸、二尺四寸和三尺六寸,宝剑都是黄铜吞口、用红绳缠的手柄,剑柄的云头上吊着一根红丝,上面挂着青玉、白玉、黄玉三色玉坠子。

    另外三面墙壁上则是空荡荡的,白色的竹纸糊满了墙壁,干净疏朗,透着一股子安闲舒适的味道。

    林逍缓缓的从凉榻上起身,轻手轻脚的滑下凉榻。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身穿一套白粗布的睡衣,睡衣的样式也是他在地球时曾见过的,中国南方水乡那种最传统的样式。凉榻前则是放着一双黑布便鞋,林逍穿上了便鞋只觉靴子底松软无比,鞋子舒适的贴在他脚上,端的是舒适无比。

    深吸一口气,林逍站起身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身体。一道道水银一样的气息流转全身,林逍身上一块块流线型的肌肉舒畅的滚动着,心意所到之处那块肌肉就猛的鼓胀而起,爆炸姓的力量在他体内酝酿,随时能发动惊天一击。内视身体,丹田中清静琉璃宝塔内,分成黄黑二色的玄武真神正懒洋洋的打着瞌睡,它的头顶上漂浮着一粒不过芥子大小的光晕,内中有一片朦胧的山岳大河光影闪烁。经脉中的玄武气已经变成了瑰丽的黄黑相间的色泽,不时有浑厚的黄色和多变的黑色闪烁,林逍的丹田和经脉都被这新生的玄武气填得满满的,身体的每一处都弥漫着压缩到极致的玄武气。

    仙尊境界,林逍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而且是最困难的以纯粹的力量突破仙尊境界,林逍体内的世界种子中弥漫着浓郁的力量气息,那等赤裸裸的张狂的力量气息甚至逼得林逍自己都喘不过气来。只不过,这世界种子内的世界之力还很微弱,需要漫长的时间慢慢的凝炼世界之力,才能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世界种子!”林逍告诉自己:“这就是我以后一生成就的根基了!等得自己有了足够的神通法力,就能用这份种子和启元世界结合,让启元世界变得更加完美。而且我的世界种子是以纯粹的力量凝成,内中气息精纯至极,启元世界中的人和物,都能变得更有力量。”

    用力捏紧了拳头,林逍信心满满却是极其谨慎的走出了房间,来到了一片开阔的院子里。

    刚刚走出房门,林逍就呆住了。

    白墙黑瓦,乃至竹篱小道,这分明是一座典型的江南小镇中常见的院落。春雨朦朦而下,视线都有点模糊了。几株红杏从墙外探进了院子里,几株树干上红扑扑的杏花开得正好。不大也不小给人感觉恰恰好的院子里种满了白色的茉莉花,此刻茉莉花正在盛开,浓郁的清香扑鼻而来,竟然让林逍有点眩晕。

    就在朦朦春雨和大片的白色茉莉花丛中,一尊高过一丈通体皮肤呈现出怪异的土黄色的壮汉正赤裸着身体坐在一张小凳上。这大汉光着一个脑袋,一张和英俊绝对不搭边的脸上满是笑容,他虽然坐在那里,可是一对奇长无比的手臂都拖拉到了地上,若是他站起来,这对手臂绝对要超过他的膝盖位置。他赤裸的上身看起来是如此的怪异,他身高过丈,可是他的肩宽就在六尺左右,胸膛的厚度也接近两尺,一块块厚重的简直和砖头相似的肌肉密布在他上身,他的两条长臂轻盈的挥动着,那些肌肉就欢快的跳动着,他坐在那里不动弹,却又无穷无尽的力量感有如狂涛一样扑面而来差点将林逍又逼回了房间里去。

    大汉的笑容是开朗的、是快乐的、是自然而和谐的,如此粗犷雄伟的一条壮汉,却和这个精致得近乎孱弱的水乡小院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他坐在小院中,他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小院的一部分,小院包容着他,就好像他本来就是这个院子里长出来的一样。林逍在这个大汉的身上看到了‘道’的痕迹,这个大汉自身已经近乎于道,他的道行简直高深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呆呆的望着那大汉,林逍眼里突然有两行泪水滑下。他仙尊的境界在这大汉面前,简直就有如巍巍昆仑山前的一块鹅卵石,是如此的不值一提。‘道’啊,无数修仙者追求的最终极目标,就如此清晰的展示在林逍的面前。

    可是,这近乎于道的存在却在做一件令林逍几乎崩溃的事情。他那两条蕴藏着毁天灭地力量的长臂正艹着两双筷子,飞一样的在一口大铁锅内挑动着一块块巴掌大小的肉块。那口铁锅的口径就在一米五零开外,铁锅下是一口特制的特大号红泥小炭炉,红通通的炉火令得铁锅内浓汤翻滚,一股浓烈的肉香正不断自锅内飘散开。这肉香是如此的熟悉,林逍曾经闻到过这样的肉味――他在那颗无名的小星球和那自称风子的年轻人相见时,风子面前的铁锅中也正散发出一模一样的肉味。

    香肉,这是一锅香肉,而且是一锅烹调得没有半点儿瑕疵让人闻到就口水直冒的香肉。也不知道要炖过多少锅的香肉,才能有这么一手同样近乎于道的炖肉手段啊!林逍呆呆的看着那大汉,只觉得世事之滑稽莫过于此。这样精彩的一条汉子,这样一名道行近乎于天道的存在,居然在这么一个小院子里炖狗肉,滑稽,实在是太滑稽了。

    一个轻柔的声音突然从林逍隔壁的房间里传来:“你呀,就少吃点那个~肉吧!我们这次在这里才住了半年不到,方圆几百里就没有一条犬科动物敢靠近了,你也吃得太凶太狠了一些。”随着这轻柔的声音,一个身穿月白色对襟小衣、黑色粗布长裤,脚踏一双精致的月白色绣花鞋的娇小女子轻步从林逍隔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那是何等娇小柔弱的一个女子,就有如一朵刚刚开放的茉莉花在朦朦春雨中飘荡般轻轻柔柔的行了出来。不能说是绝美的面孔却有着一股安详、温暖的气息,林逍看着她,简直就好似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他的心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只是这么一个绝妙的女子手上,却是捧着一口大缸――那是一口高有米许口径超过两尺的大酒缸,一股浓浓的陈年女儿红的味道正从酒缸中散发出来。

    壮汉‘嘿嘿’笑了起来,他吞了一口口水,涎着脸朝那女子笑道:“我不就是好这一口么?嘿嘿,在这里再住半年,然后我们就搬家,嘿嘿,搬家!呃,听说‘青岳’附近的风景不错,再过半年我们就去青岳住住如何?”

    女子轻轻柔柔的点点头,她将大酒缸放在壮汉的身边,轻声笑道:“你说是就是吧~呀,这个小朋友醒了?”

    一阵清风飘过,女子闪身到了林逍身边,林逍硬是没看清她是如何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这女子很自然的抓住林逍的手腕为他把了把脉,很是欣喜的笑道:“你的伤却是大好了。那些胡来的家伙在你体内积蓄的剧毒也都全部转化为你的真气了,嗯,倒是没有什么妨害了。”

    紧接着,女子就欢颜笑道:“姐姐的医术还是这么好。”

    一听这女子的话,林逍就知道是她嘴里的姐姐救了自己。那数十万怪异的老人将无数的毒物丢进了圆缸中,可想而知林逍体内积蓄了多么可怕的毒力。可是这女子所说的姐姐不仅化解了自己体内的毒姓,还将那些毒力全部转化为能被林逍运用的玄武气,这等医术简直是妙到绝处。林逍朝女子行了一礼正待致谢,突然门外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

    一名头发呈墨绿色,眸子是美丽的绿宝石色泽,但是眸子里却燃烧着两团绿油油的鬼火,看起来很是诡异的绝美少女一手拎着一条大黑狗快步从院子外行了进来。这少女身材高条,身上套了一件样式奇古的绿色长袍,左边胸口上有着一个古怪的由细细的药草藤蔓纠缠而成的徽章,白净没有丝毫瑕疵的肌肤下隐隐有一层淡淡的绿意扩散开来,那绿意凭空给这少女增添了几分奇妙的生气生意,仅仅是看着她,林逍就觉得一股生机扑面而来。

    两条大黑狗被她紧紧的拎住了顶瓜皮提了进来,大黑狗的眼睛里满是惊惧,它们疯狂的挣扎着,却哪里挣得脱那少女的手?

    ‘砰砰’两声,少女随手敲断了两条黑狗的脊椎抖手将它们丢给了白衣女子。她也不再看那两条黑狗一眼,风声微动,她已经到了那壮汉身边缓缓坐下。她坐下时,四周的茉莉花树同时运动,一条条茉莉花枝飞快的蔓延开,在她身下飞速缠成了一张舒适的木凳。少女坐在由茉莉花枝缠绕而成的木凳上,随手抓起壮汉身边的酒缸狠狠的吞了一大口女儿红。她眸子里的鬼火渐渐的消散,她看向那壮汉的时候,原本冷漠无情的眸子里突然带上了万般的柔情和海深的蜜意。

    林逍身边的女子翻了个白眼,低声嘀咕道:“可怜的狗狗!唉,你们怎么不跑远一点呢?”一边替这两条被打断了脊椎的大黑狗抱着不平,这女子一边抓起两条疯狂抽搐的大黑狗轻盈的转到了屋子后面,很快林逍就听到了刀风破空声以及两条大黑狗濒死时的哀嚎。

    林逍猛的打了个寒战,他无法想象那娇柔得和茉莉花一样的女人挥动菜刀分解两头大黑狗时的可怖场景,他摇摇头将这诡异的画面从脑海中抛开,缓步走向了那大汉和那绝美的少女。

    少女只是抬起头望了林逍一眼,她原本满是柔情蜜意的双眸在那一瞬间又变得有如北冰洋的冰山一样阴寒刺骨,她也从一个沉浸在爱意中的少女突然化身为高高在上手掌万亿人生杀大权的至高存在,一股有如神灵站在云端俯瞰众生的强大威压自那少女身周扩散开,林逍被那威压一冲差点没吐血倒地。林逍惊骇的望着这少女,她到底是什么出身来历,才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威势?若非真正久处高位、手掌大权的人物,万万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威严、这样的气度。

    壮汉轻轻的拍了拍少女的脸蛋,威严有如神灵的少女突然嫣然一笑,轻轻的将自己的脸蛋凑到了那大汉的怀里蹭了蹭。大汉拍着她的脑袋笑道:“不要吓唬小朋友。唔,去做几道你拿手的小菜过来,好久没碰到外来的小朋友了,我正好和他谈谈。嘿嘿,他身上还有我这么多的老朋友,你是从源星出来的吧?”最后一句话,大汉却是朝林逍问的。

    少女乐滋滋的跳了起来,飞一样的转到了屋子后面去。她的笑容自心底扩散开,一时间满院子的茉莉花树上突然凭空生出了无数的花骨朵儿,这些花骨朵同时盛开,院子里白花花的一片茉莉花喷吐出浓郁的芳香,那香气简直凝聚成了近乎实质的氤氲云朵罩在了院落上空。壮汉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朝院子里仅有的那三间小屋指了指笑道:“两个都是我的妻子,一个是我合法的领了结婚证的妻子,一个曾经是我的顶头上司,嘿嘿,患难之交,嘿嘿,最后也变成了我的妻子,只不过她就没有打证了。”

    林逍顿时明白,这个大汉也是从源星出来的,而且他出来的时间段和自己应该差不离。但是,这个时候的源星不可能有他这样的深不可测的高手!惊讶的看了大汉一阵,林逍苦笑摇头道:“那么说来,您这是非法重婚了。”

    大汉愣了一阵子,突然笑得前俯后仰的用力的锤打着地面。他狂笑道:“哈哈哈,好有趣的小朋友!嗯,非法重婚,说得是,说得是!哈哈哈哈!”大汉甚至笑得出了眼泪水,他不断的摇头道:“来来来,坐下,坐下,和我说说看你是什么时候从源星出来的?翻天印他们怎么又跟上了你?嘿嘿,他们的脾气可是臭得很,能够让他们跟上你,唉,这也是你的造化。”

    手一点,平地冒出了一个小小的土墩,林逍就坐在了那土墩上,和大汉大块的吃着香肉、大口喝着女儿红,同时将自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没有丝毫保留的说了出来。在这种近乎于道的可怕存在面前,任何隐瞒都是没有用的,他们能清楚的分辨出林逍是否在说谎,林逍可不愿意得罪这样了不起的人物。更何况,人家怎么说也是救了自己,林逍不敢想象如果他继续留在那群怪异的老人手上是否会真的被他们给解剖了。

    三下五除二的,林逍和大汉将一锅香肉一缸美酒吃得干干净净。绿衣少女恰时端着几个极大的陶土海碗走了出来,里面是醋溜的黑蝎子、酒醉的金蜈蚣、香卤的双翼独角金环蛇、油炸的绿环金蚕蛊等八样剧毒的‘风味小吃’。大汉欣喜若狂的抢过几个大碗,殷勤的劝说着林逍用这些看起来就觉得恐怖的小菜下酒。林逍硬着头皮吞下了几只黑蝎子、金蜈蚣等毒虫,却只觉一股股热流不断自腹中生出,他体内的玄武气居然又凭空增加了一成!

    林逍骇然看着大汉、又不断的转头去看那俏生生的坐在大汉身边的少女。林逍修炼的功法怪异绝伦,他体内蕴藏的玄武气是普通仙人的数百万倍,几条小小的毒虫就能让他的玄武气凭空增加一成,这些毒虫的效力也实在是太大了!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逍行纪 天涯 逍行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逍行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血红并收藏逍行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