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逍行纪 天涯 逍行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老人有着圆滚滚的身材,生得是慈眉善目,一张红润的菱角嘴儿,一个圆乎乎的小鼻头,圆团团的一张银盆似的脸蛋,一对寿眉直搭下来两尺多长,头上的银发小小的梳了一个发髻儿,上面插了两枚白色的玉簪子,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更有特色,是一套大红色的员外袍,上面用银色丝线绣着万字不到头的富贵图案。老人的十指上戴着十颗大戒指,戒面上珠光宝气的尽是红蓝宝石、黄宝石、祖母绿、猫儿眼等极品宝石。他腰带上也镶嵌着十三块极品碧玉,靴子上也用丝线缀了数十颗龙眼大小的明珠,远远的看上去,这满脸是笑的和团团的小老头儿周身被俗气的珠宝光芒笼罩,就好似一俗世的富贵老太翁。

    如此和善的一个小老头儿踏着一朵白云缓缓的朝这边飘了过来,老人朝绿髯仙人拱手笑道:“绿髯道兄,自飞厣域一别,匆匆已是三千年。三千年岁月如梭,你可是显得老了。唔,绿髯道兄尊师可安好?绿髯道兄师娘可安好?绿髯道兄有个师姐叫做飞凰仙姑的,最近可好?”

    绿髯仙人看着那老人,精光四射的瞳孔突然缩得比针尖还细了数倍。他身上不自觉的闪过几道宝光,数重光罩已经将他连同身后的五名宫装美妇牢牢的笼罩在内。乙道门的几位太上长老更是摆出了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各色禁制法宝纷纷发动,一重重光芒将自己连同身后六千精锐弟子保护得严严实实。更有甚者,三名乙道门的太上长老甚至开始在太空中布置阵法,他们出手就是一百零八件上品灵器,随后围绕着这一百零八件上品灵器构成的阵眼布置各色旗门和法宝,可见这阵法的威力之强。

    那胖滚滚的老人慢慢的飞到了众人身前十里远的地方,他又笑着向绿髯仙人打起了招呼:“绿髯道兄,三千年不见,你也就显得老了点,可是小老儿的容貌却是一点儿都没变化,你怎么就认不出我皇宝宝了?嘿嘿,你师尊一家人可好?”名叫皇宝宝的老人再次问候起了绿髯仙人的师尊,看他那笑容可掬的模样,简直就有如一个向邻居嘘寒问暖的衣食无忧的农村老汉。

    绿髯仙人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咬牙切齿的看着皇宝宝,过了许久才冷冰冰的说道:“皇宝宝,贫道师尊、师娘、师姐的血海深仇,贫道~”

    “你怎么?”老人笑吟吟的背起双手,好似没看到乙道门的几位长老正在布阵一般,他摇晃着圆溜溜的小脑袋笑道:“你能怎么?你奈何不了小老儿。小老儿当年背后偷袭干掉了你师尊,把你师娘和你师姐活生生的歼死,然后将他们的尸体送回了芬灵宫,你们宫主都不能将小老儿怎么样,你能杀了小老儿呢,还是把小老儿打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啊?”

    原本和善的皇宝宝说到他杀了绿髯仙人的师尊,歼杀绿髯仙人的师娘和师姐的时候,原本洋溢在他身上的那一团儿和气突然飞去了九霄云外,一缕黑气从他的眉心直垂下去,一道道阴森的邪气从他周身冲出,老人从富团团的老太翁,突然变成了遍体血腥的老魔头。

    恼羞成怒的绿髯仙人右手并成剑指狠狠的朝皇宝宝一点,一道无形的潜劲突兀的涌到皇宝宝身前。皇宝宝身周里许方圆的一片虚空突然炸开,一片片空间裂痕变成无坚不摧的利刀四下里横飞,皇宝宝散发着无穷邪气的身影在那崩溃的空间中一阵扭曲,他突然‘嗤嗤’的怪笑起来:“绿髯,也不用废话,也不用罗嗦,本尊来源星行事,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被你们知晓了?”

    怪笑声中,一丝丝血光从皇宝宝周身涌出,每一丝血光都吸住了一片飞散开的空间碎片,血光回收,皇宝宝居然强行将已经迸裂的空间好似用糨糊补碎纸片一样拼凑在一起。他双手结了一个古怪的印诀,随着他低沉的咒语声,那方圆里许的空间晃荡了一阵,居然恢复如常。皇宝宝得意洋洋的站在云头上拳打脚踢的打了一套养身的拳法,怪笑着朝绿髯仙人挑了挑下巴。

    “哼,你们行事也太嚣张跋扈了!若非你们在羽白星杀了本宫三名女使,我们又怎会顺藤摸瓜找到这里来?”绿髯仙人一击无功,他也收回了手,简略的将他们是如何找来这里的过程述说了一遍。

    皇宝宝呆住了,他抓着脑袋苦苦思索了一阵,最终很无辜的摊开了双手:“不对啊,本尊带门人来源星的时候,并没有杀你们芬灵宫的人哪!你知道本尊的脾气,是本尊杀的,本尊就一定会承认,不是本尊杀的,你可不许胡乱给本尊扣黑锅。你身后那五个师妹长得模样儿可不错,若是你胡乱给本尊扣黑锅,小心本尊哪天背后敲闷棍打晕了她们,把她们也给歼了。”

    芬灵宫的五名宫装美妇面色微微一变,那红衣女子冷笑道:“血尊皇宝宝,你可以试试能不能动了本仙姑一根头发!”

    嘴角一撇,皇宝宝怪笑道:“动你一根头发做什么?要动就是动你全身,只动你一根头发,也忒小觑了本尊。嘿嘿,这话是你说的,到时候本尊就去背后打你闷棍,你可要小心了。”龇牙咧嘴的朝红衣美妇怪笑了几声,皇宝宝不再理会芬灵宫的人,而是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乙道门的几位太上长老,而且他一开口,那话就难听到了极点:“哎哟,你们不是乙道门的一帮废物么?七千年前,本尊杀了你们那时候掌门的三大爷,把他的双修道侣抓回血狱暖了一个月的被窝,然后丢进血海炼成了怨灵,你们怎么也不找本尊报仇哪?”

    一句话就让乙道门在场的人全变了脸色,叶馨冄脸一翻,抖手就朝皇宝宝打出一道弧形的银白色精光。精光只有尺许长,不过两指宽,却是光芒极度内敛,虽然看上去是纯银色泽,但是再多看一眼,那银白色精光居然有点隐隐发黑。精光所过之处,虚空荡起了一片片的裂痕,就好似湖面上的薄冰被孩童的小石子打碎了,一片片破碎的空间碎片相互纠缠着裹在了那银白色精光上劈向了皇宝宝。

    皇宝宝红润的小嘴一翻,他指着叶馨冄笑道:“小娘们的胆量不小!你比乙道门的那些大老爷们有骨气得多!”

    双手一并,皇宝宝居然以肉掌将那一道银白色精光强行捏在了掌心中。一团浓烈的血色火焰从皇宝宝掌心喷出,银白色精光一阵挣扎扭曲,却死活挣不脱皇宝宝的手掌,血焰裹着银光灼烧了一会儿功夫,硬生生的将那银光炼成了一滩儿银色的汁水顺着他掌心飘落。叶馨冄的身体微微一抖,七窍中都缓缓的流出了一丝淡金色的血迹,她紧紧的咬着嘴唇,恶狠狠的看着皇宝宝,心中却无端端的冒出了一缕寒气。她打出去的那道银光,可是一件中品仙器,居然被皇宝宝强行给炼成了废铁。

    叶无双的身体哆嗦着,他紧张的靠近了林逍:“二弟,这皇宝宝,就是血域修罗门的当代血尊,是修道界一等一的大魔头!和他比起来,鬼帝虚行啊这些邪道巨檠,简直就纯洁得和玩泥沙的小娃娃一样。只要修道界有修为高深的修士遭逢意外死亡,十有八九是他下手!”

    林逍的脸哆嗦了一下,他眯着眼睛死死的盯了皇宝宝一眼,低声说道:“大哥,降妖除魔,也要看妖魔的实力如何。我们,我们,我们找血域修罗门的那些小魔头的麻烦就是,可不要和这种老魔头交手。”

    林逍和叶无双的窃窃私语却也引起了皇宝宝的注意力,他歪着脑袋扫了林逍一眼,突然指着林逍喝道:“兀那小子,刚才就是你放出一雷轰了小老儿浑身不痛快,赶快再放十道八道天雷给小老儿挠挠痒痒,小老儿保证只把你砍成十八段,绝对不会让你多吃苦头!”

    皇宝宝只是看了林逍一眼,那扑面而来的凶邪之气就有如一万座泰山同时砸在了林逍胸口,林逍心头一闷,心神已经受到重击,当即一口血喷出了老远。他身体哆嗦着,身体有点站立不稳的向后倒去,林逍心头却凭空冒出了一股比之皇宝宝的凶气邪气更要霸道百倍的傲气和狂气,他咬着牙硬是稳住了身体,在那如潮水一样冲来的邪气中没有后退半寸。哪怕因为这样硬扛皇宝宝放出的邪气令得身体受了重伤,林逍依旧是没有后退半寸。

    慢慢的,林逍举起了右手,慢慢的朝皇宝宝竖起了一根中指:“我艹你妈!”

    很粗俗的一句问候,甚至这种问候语绝对不应该在修道者嘴里冒出来,但是林逍就是这样骂了。而且他骂的,还是修道界最凶名卓著的一代盖世魔头。绿然道人愣住了,叶馨冄愣住了,芬灵宫的五名宫装美妇愣住了,乙道门的六个太上长老愣住了,叶无双愣住了,乙道门和芬灵宫的一万两千名精锐门人也愣住了。他们都看到皇宝宝有意对林逍放出了一道心神攻击,但是没想到林逍居然是如此的硬气,在皇宝宝这绝代凶魔的心神攻击下还能问候出如此精彩的一句话!

    皇宝宝气得鼻子都歪了,他的面孔一阵扭曲,他指着林逍半晌没能吭声。他,皇宝宝,血域修罗门的一代霸主,就算是骂人,也只有他辱骂别人的份儿――因为他是邪魔的身份,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那些名门正派的修士。可是今天,就在今天,当着芬灵宫和乙道门这么多九劫散仙和普通弟子的面,他,堂堂的一代魔头皇宝宝,居然被一个只有元神中期实力的小辈问候了自己的母亲!虽然说,皇宝宝对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他居然会被人如此辱骂?

    皇宝宝的身体狠狠的颤抖了一阵,他突然平静了下来。他指着林逍微笑道:“小辈,伶牙俐齿,以后有你的苦头。”

    深吸了一口气,皇宝宝身上翻滚的邪气收敛,他看着乙道门的三位太上长老将那阵法布置完毕,一颗直径有三百六十里的晶亮光球裹住了乙道门、芬灵宫的全部门人,他这才轻轻的鼓掌道:“好阵法,好阵法,用一百零八件上品灵器布阵,大手笔,大手笔。而且以一百零八件灵器模仿周天星宿的气息,招来周天二十八宿的星辰之力演化星体,好手法,好手法!”

    挑起一根大拇指,皇宝宝笑道:“这阵法不错,的确能当得起金仙一击,用来保护你们的门人,是很好的。不过,你们认为,我们今天打得起来么?”

    绿髯仙人眉头一挑,他冷笑道:“为什么打不起来?若是我们能逼你放出金仙气息飞升,倒也是修道界的一件幸事。”

    “你确定?”皇宝宝轻轻的拍了拍手,他身后顿时有十八名通体翻滚着浓浓血光的人影凭空浮现。这些人一个个都皮肤白皙得近乎透明,白色的皮肤下似乎没有骨肉,就只有一汪粘稠的血浆在皮肤围成的人形中滚动。他们的眸子里也没有眼白和眼仁,纯粹就是一团半凝固的污血正散发出幽幽的血光。十八个人都身穿血色道袍,手持血蚕丝制成的拂尘,背后分别背着两柄特长特宽的十三环锯齿蜈蚣钩,每个人都是周身邪气冲天,虽然有着大阵的阻隔,林逍似乎还是闻到了他们身上的血腥味。

    “加上本尊,血域修罗门在这里有九劫散仙十九人!”皇宝宝得意洋洋的笑道:“你们呢?十三人!一比一的兑换,本尊怕你们不成?哼!”

    绿髯仙人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阴沉的说道:“你就不但心血域修罗门在修道界的基业?”

    “担心什么?”皇宝宝悠悠一笑,他得意的说道:“本尊有什么好担心的?担心你们芬灵宫和乙道门联手灭了本尊的基业?可能么?如果你们正道诸门真能齐心协力,我皇宝宝杀了你们这么多人,怎么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叶馨冄淡淡的说道:“天道昭昭~”

    “天道?”皇宝宝怪笑道:“你一个刚刚渡过第九次天劫没几年的小娘皮和本尊讨论天道?可笑!懒得理你,你这小娘皮唯一的用处就是在被窝里等着本尊的临幸,你等着瞧!”再次用一番污言秽语让叶馨冄无言以对,皇宝宝摆出了一副地地道道的流氓架势,指点着绿髯仙人笑道:“这昆仑神禁,本尊是一定要打开的。里面的宝物与其放在里面生锈,不如拿出来大家都分润一二。”

    “你不怕天罚?”绿髯仙人眉头一挑,心中突然有了点别的念头。皇宝宝所说的‘分润’二字,实在是让他有点心动。不仅是绿髯仙人,就连乙道门的几位太上长老也是怦然心动,他们觉得,其实皇宝宝的这个意见说得也没错。如果是皇宝宝一个人独占传说中的源星遗宝,那么这是铁定不能让他成事的。但是如果他们乙道门、芬灵宫能够从中分润一点法宝,而且还不用他们冒着触犯禁令的危险去破解昆仑神禁,那么,这件事情也许真有得商量?

    林逍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看着满脸是笑的皇宝宝,突然厉声喝道:“诸位前辈,与虎谋皮,其下场不问可知。血域修罗门的血尊皇宝宝,是那种会将到嘴的食给吐出来的人么?若非这次芬灵宫三位道友被害,绿髯前辈,谁能发现他的行动?他是保定了独吞遗宝的心思,却又怎可能将宝物分给你们?”

    一句话惊醒了绿髯仙人,他怒视皇宝宝,怒声喝道:“妖孽,你焉敢欺吾?我等又怎能和你一邪门妖孽苟合?赶紧收起血海大阵,发下毒誓曰后不许靠近源星,否则今曰我们就和你没完没了!”手一挥,除了叶馨冄留在林逍身边保护林逍和叶无双,其他十二位九劫散仙都以绿髯仙人为首飘身而出,飞向了皇宝宝等一行十九名九劫散仙。

    只要不放开身上的禁制不施展出金仙级的实力,九劫散仙之间的争斗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而且不管人数多少,总是很难有九劫散仙真正的身陨。故而绿髯仙人就敢以十二人挑战对方十九人。

    绿髯仙人摆出了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架势,皇宝宝却明显有点心虚,他带着十八名属下朝后退却了数百里,几声高呼道:“绿髯,你且别冲动!这事好商量,本尊本来的确是想要吃独食,可是你们既然到了这里,本尊怎可能平安的取出源星遗宝?所以,本尊觉得,由本门破开昆仑神禁取出源星遗宝,然后我们三家平分其中的宝物,这岂不是一件大好事?”

    绿髯仙人的面色再次一变,他有点犹豫的回头看了林逍一眼。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逍行纪 天涯 逍行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逍行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血红并收藏逍行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