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传奇 天涯 重生传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有个叫藏南的地方你们听说过吗?”林紫纹问在座的其他人

    大伙互相瞅瞅,都摇头表示不知道这个地方

    “清朝的时候,沙俄侵占了咱们7万平方公里疆的领土,你们知道这事不?”林紫纹再问

    又是一阵摇头

    林紫纹问六猴儿:“台湾岛在不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这个数字里面?”

    六猴儿犹豫了一下,想说算,不过不敢肯定,这个算字就没说出口

    “藏南是什么地方?”李泽涛忍不住问

    “在西藏东南部有一块地区,面积大概有六至九平方公里,以前是咱们的,不过几十年来一直被印度实际占有,印度人把藏南改了个名,叫阿鲁纳恰尔邦”藏南具体有多大不是林紫纹记不住了,而是这个数字不光是普通老百姓不知道,连当年林志文的岳父都不甚了了

    三胖子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62年中印边境战,好像就是因为这块地打起来的?”

    “没错,这块地被印度占去半个多世纪了,面积大约有三个台湾、六个科威特,中国版图的百分之一那么大,”林紫纹说:“藏南还是两个少数民族的聚居地,如果这块地不要回来,咱们中国应该叫做五十四个民族的大家庭了”

    “妈的,还有这种事疆那又是怎么回事?”六猴儿恨恨地喝干了杯里的酒

    “疆的那块地要小一些,咱们先不说了国际上有个规矩,一国占据某地50年以上,国际上就承认该国对这一地区的合法拥有权,如果藏南归印度了,那中国就不是世界第三大国了,面积恐怕要比美国小一些”林紫纹呷了口酒,心情挺不痛快

    “啥?”李泽涛顿时不干了:“那政府怎么不打过去,把这块地抢回来?”

    “本来八八年和八九年筹划着要打的,后来不是出事了么,咱国家的国际地位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就没打成”林紫纹摊摊手:“估计一时半会是不能打了,现在是和平年代了”

    大伙骂了一通印度黑鬼,又骂到英国划麦克马洪线的家伙骂完了骂抢去疆一块地的沙俄,骂完沙俄和苏联又骂占了钓鱼岛的小日本,然后再骂想中分大陆架海域的韩国和朝鲜,再骂蒋介石骂台湾政府;越骂发现该骂的事情越多,恐怕骂到下雪骂到过年都骂不完后来骂累了,三胖子想起这不是跑题了么刚才要问的不是这个

    “紫纹,刚才好像说的不是这个事”三胖子揉揉被酒精烧得通红的胖脸:“刚才我问你现在有多少钱,怎么扯着扯着骂到国民党身上去了?”

    “卖、国贼——就是该、骂”李泽涛已经有些喝多了,说话开始结巴起来

    “有多少钱是么?”林紫纹耸耸肩:“我也不知道”

    正用手撑着下巴等醒酒的六猴儿闻言一下子把脸从手上滑了下来,下巴险些撞在桌上“绕了半天你也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林紫纹的口气仿佛天经地义一般:“政府都不知道自己家有多大块地呢,我一个小老百姓,凭什么就非得知道自己兜里有多少钱?”

    “那政府至少还知道个大概?”六猴儿不甘心

    “大概?”林紫纹想了想说:“有几个省报给国家的面积都是约数,那误差,十万八万的都有约也约不出来要是把各省汇报的面积加在一起,总共才九百三十多万而已”

    只有九百三十多万?怎么又少了?六猴儿张嘴就要骂,三胖子伸手把六猴儿按住说:“得了得了,嗓子骂哑了也骂不回来一平方米,省省不说这个了”

    “换……换话题”李泽涛给身边的刘宏宇倒酒

    “我算算啊……”林紫纹喝了口酒,拿筷子在桌上比划着开始算资产酒精把脑袋搞得有些迷糊,算了半天总算把资产大致算完了的时候,又发现牙膏厂和美容院似乎算了两遍,只好从头开始重算

    “得了别算了”三胖子等了半天,见林紫纹摇头晃脑的没算出个所以来,等不下去了

    “大概一千五到两千具体算不出来了”林紫纹算得头晕,弄了个大概的数目就把筷子往桌上一扔

    “你、你这数——真够大、大概的”李泽涛说

    “没、没说一样”喝得有些多的刘宏宇也被拐带着结巴了

    林紫纹心说有这个数字就不错了,懒得算仔细,没搭理这两个醉鬼,仰头用力喊了一嗓子:“老板,结帐”

    ……

    出了门五人才想起,刚才光顾着喝酒,忘了留个人回去开车

    “我来”三胖子自告奋通

    “你快得了……”六猴儿连忙把三胖子拽住,平时这小子开车就风风火火的,刚才又喝了这么多酒,谁敢坐他开的车才怪

    “打、打车”李泽涛冲上马路拦出租

    一辆拉达正好经过,李泽涛直接撞上去,幸好司机刹车及时,不然肯定把这个冒失鬼当场撞倒

    “你——”司机拽开车门伸头就想开骂,一眼看到路边正走过来的林紫纹和三胖子几人,吓得忽的一下就把头缩了回去

    “哟哟?”林紫纹两步跑到车前,探头往车里看了看,伸手指着司机问大伙:“这人你们谁见过?”

    大伙马上把拉达围住,像看动物园笼子里的动物一样看那司机

    “眼熟”“没、没见过……”“这谁呀,紫纹你认识?”大伙七嘴八舌,那司机脸色慌张,坐在那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林紫纹一把拉开副驾驶上的车门坐了进去,对站得稍远一些的刘宏宇说:“你先回家,我和涛哥他们还要玩一会儿”

    看来这司机和林紫纹之间肯定有事,刘宏宇另找出租车去了李泽涛和六猴儿先上了后座,三胖子太胖不想去挤,只好和林紫纹商量:“紫纹,你看我这体型的,坐后面仨人都挤啊,咱俩换换呗?”

    林紫纹心说也是让三胖子坐后面肯定三个人遭罪,还是换换比较好瞅了那司机一眼下车去后面坐,三胖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那司机低着头,自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

    “走,上滨江路找个凉快的地方说说话”林紫纹和六猴儿是小体型,再加上李泽涛,三人坐在后座一点儿都不挤

    司机没动,三胖子忍不住瞅了他一眼问:“胖子,开车啊,想什么呢?”

    后面六猴儿扑哧乐了,三胖子二百多斤的大块头哪有资格说别人是胖子?不过要说这个司机也确实是个胖子,只不过体型比三胖子小上一圈,又是平头黑脸,显得胖得不是那么扎眼

    “耳环不错啊,挺时髦”胖司机右边耳垂上穿洞戴了只粗大的银耳环,晃悠着十分惹眼,三胖子忍不住伸手去摸

    “大哥大哥有话好好说”司机以为三胖子要动手,连忙缩头,伸胳膊去挡三胖子的手

    “这人怎么回事?”三胖子回头问六猴儿

    六猴儿也不清楚,扭头看林紫纹林紫纹伸手捅捅那司机说:“怕什么,又不揍你,先开车,咱到地方再说”

    司机终于还是发动了汽车,老老实实地把车开到了滨江路上,林紫纹让他把车停在江边一个挖沙场的中间,熄火下车

    这一带挖沙场每年春天开工,夏天佟江涨水后就休息,到现在这个节气又再开工干上一个多月,就算是一年的活计了暑假时总有许多学生来这里游泳,每年都能淹死三个五个的,林紫纹有个小学同班同学五年级时就淹死在这里

    胖司机下了车马上从兜里掏出烟来献了一圈,林紫纹虽然不吸烟,却也接了一支夹在耳朵上,等胖司机把大伙的烟都点上了,笑呵呵地说:“人先来个自我介绍?”

    胖司机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我姓隋,单字一个刚,隋刚熟人都叫我大刚”

    “哦——水缸”三胖子点点头,大刚不大刚的他不关心,这个叫水缸的胖子刚点上的这支阿诗玛倒是不错

    “还记得我名字吗?”林紫纹问

    “记得,林,林紫纹”黑胖子隋刚表情惶恐

    林紫纹瞅瞅隋刚右边耳朵上的大耳环,还是那么惹眼“咱咱俩怎么认识的来着?你跟我几个朋友说说”

    “林,林老弟,那次是我不对,我给你认错,你放我一马,好不好?”隋刚点头哈腰的早没了当初的嚣张样

    六猴儿插嘴问林紫纹:“你和他有仇?”

    林紫纹瞅瞅隋刚,对六猴儿说:“上次我住院,就有他一份功劳”

    正蹲在一边摆弄地上的石子的李泽涛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三胖子和六猴儿各上前一步,把隋刚围在中间隋刚登时慌了,连连认错求饶

    “别打他,还要说话呢”林紫纹拉了拉三胖子的胳膊对隋刚说:“隋刚是,你不是一直跟那个叫什么二哥的混吗,怎么今天这么老实?”

    “他、他进去了……”隋刚苦着脸说:“判了八年,抓起来就判了,刚送去长流劳教所”

    “进去了?”林紫纹纳闷地问:“他不是有邓局长撑腰吗,怎么还能进去了呢?”

    隋刚叫屈:“撑什么腰,那个邓白眼,一直拿我们当棋使呢,今年秋天市里搞严打他第一个就把二哥抓起来送法院判了”

    “你没跟着进去?”六猴儿问

    “我爸花了五万才把我弄出来,要不也得判三年”隋刚老老实实的,全没了往日的威风

    “小子家挺有钱啊?”三胖子说这黑胖子家里能拿出五万把儿子弄出来,一般家庭可拿不出这钱,当年要是有钱,李泽涛也不用三进三出了

    隋刚愁眉苦脸的:“这两年赚的钱都让我花了,我爸拿不出钱,只好卖了台车

    “他家有三台出租车,也算有钱人家了”林紫纹帮隋刚给大伙解释

    六猴儿问隋刚:“那你现在老实了?做老百姓了?”

    “都这样了,我哪还敢得色啊”隋刚说:“抓住的几个都判了,跑的也不敢回来了,我判得轻,花钱出来了要不是平时没结什么仇人,我也早就跑了不在山城这地方呆着了”

    “你妈的没结仇人——”三胖子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隋刚的脑袋上:“敢打紫纹,老子就是你第一个仇人”

    六猴儿也抬腿就是一脚,林紫纹出声劝住,那隋刚皮糙肉厚的倒是挺抗打的挨了两下只晃了晃身子,站着没敢动地方

    “有件事得找你帮帮忙,我也不强求,先问问你答不答应”林紫纹把耳朵后面夹着的烟拿在手里捻了捻

    “答应、答应”隋刚忙说:“只要我能做得到的,你们尽管开口,我肯定不敢说一个不字”

    林紫纹不紧不慢地问:“那我就先问一嘴,你们给那个姓邓的办过事么?”

    隋刚踌躇了一下,咬牙点头说办过

    “行,今天先不啰嗦了刚喝完酒怪累的,还得回家睡觉呢”林紫纹瞟了隋刚一眼说:“这事咱明天再说,你今晚也别出去开车了,在家好好睡一觉,明白我意思么?”

    隋刚忙点头林紫纹带头先上了车,大伙上车后隋刚刚往回开,三胖子瞅瞅隋刚,回头问林紫纹:“紫纹,我怎么觉得这胖子让人有点儿信不过呢,还没挨揍就老实了,你说他是不是装假啊?”

    林紫纹笑嘻嘻地问隋刚:“胖子,你和这个胖子说说,你怎么这么老实呢?”

    隋刚马上给车减,说出了原因原来刚和林紫纹几人一照面,他就认出了三胖子和李泽涛,这一年来,在山城做地痞流氓的已经没人不认识三胖子了,李泽涛虽然不像三胖子整天在外面晃悠,可整天开着个军牌车拿着大哥大到处撒钱,也是无人不知夏天时候海哥和人因为抢工程发生了冲突,让手下砍断了山城一个大混混的手筋,后来不光一分钱没赔偿,那个被砍的混混还被抓起送了劳教所,这事在山城的混混流氓***里无人不知,而李泽涛和三胖子和海哥是好得像亲哥们似的,黑白两道都有人,这三人现在在山城已经是无人敢惹了

    王宇和李泽涛、海哥、三胖子很有些关系,这个许多人都知道,隋刚也知道那年去J中打林紫纹的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但隋刚记得很清楚,当时是王宇亲自出面审人,要不是邓局长帮忙,恐怕自己这伙人马上就得进监狱,这说明林紫纹也不是好惹的主,背后有不小的靠山今天咋见林紫纹隋刚只是一愣,接着认出三胖子和李泽涛后,隋刚马上就心说坏了,果然林紫纹和三胖子几人上车后明显没有善意,让隋刚惊讶的是三胖子和李泽涛似乎都对这个林紫纹言听计从,隋刚舍不得弃车逃跑,只好乖得像小猫一样,听天由命了

    林紫纹让隋刚把车开回杀猪菜饭馆,就放隋风走了大伙都不怕这个黑胖子跑路,刚才一没打他二没骂他,只是让他办些事而已,这隋刚明显是个识时务的人,肯定会选择合作

    去滨江路逛了这一圈,林紫纹的酒醒得差不多了,开车载着大伙回家半路上林紫纹让李泽涛给王宇打了个电话,把隋刚的名字、车牌号和前段时间留过案底的事说了,让王宇帮忙查一下隋刚的住址没多大一会儿王宇把电话打了回来,车上没有纸笔,李泽涛把大哥大递到林紫纹的耳边让他记了下来

    挂断电话,李泽涛问林紫纹:“你要找那个姓邓的麻烦?没事惹他干嘛?”

    “怎么能说是没事呢?”林紫纹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说:“那人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把他收拾了可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双雕?都有什么?”三胖子问

    “笨蛋,这都猜不到?”林紫纹伸手拍了一下三胖子的胖脑袋:“朋友的敌人就是敌人,敌人的朋友也是敌人,知道不?”

    三胖子挠挠头:“什么乱糟糟的,你详细说说……”

    六猴儿大概明白过味来,插嘴说:“姓邓的是王局长的敌人,就是咱们的敌人;还有那家姓李的,他家不是和姓邓的一个鼻孔出气么,紫纹和姓李的那家有仇,有事时这姓邓的肯定帮那姓李的,这不也是敌人么?”

    林紫纹打了个响指说没错,三胖子恍然大悟:“绕了半天是这么回事,这么说,那个姓邓的咱们非对付不可了?”

    “你想不对付他都不行”林紫纹耸耸肩:“搞不好,他现在正想着对付你呢”

百度搜索 重生传奇 天涯 重生传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紫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箫并收藏重生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