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传奇 天涯 重生传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林紫纹的一腔好心情顿时化为乌有,最近这是怎么了,从来不见好事来找,坏事却一个接一个送上门来了?

    围观的学生吃惊的看到林紫纹仿佛香港电影里的主角一样,轻松平常的就抬手抓住了那小流氓的足踝,两臂使力迅一扭,小流氓被他扭得弓下身子,双手乱舞寻找平衡林紫纹抬腿一脚踹在小流氓站着的那条腿的膝弯里,两手往前一送,小流氓的两腿不自主就往下曲去,一下子就跪扑在了地上

    “妈的”林紫纹低声骂了一句反正已经动手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不休,一个耳光抽在小流氓的脸上,抓起他的头发照着脸上就是一脚,松了手撒腿就往旱冰场外面跑

    小流氓被抓住头发时就知道坏了,连忙用手挡住了半边脸,林紫纹那一脚被他用手档着,没有踹实围观的人刚才本以为打架的一方全都跑了,一场好戏就此散场,哪想到在后面撒野的小流氓会被一个不起眼的小个子学生突然打了一顿,个个都觉得这场戏的情节高潮迭起,看得刺激过瘾

    林紫纹跑出旱冰场大门来到街上,旁边刚才追出来没抓到人的另两个小流氓正站在那弯着腰喘气休息林紫纹装作没事人一样,几步穿过马路,坐上街对面等活儿的一辆空出租车溜了两人看着他匆匆忙忙的样子心中奇怪,一个小子啐了一口痰说:“这小子肯定家里死了爹,赶着去火葬场送人”

    被林紫纹踢了两脚又扇了一耳光的那个小流氓因为突然跪了下水泥地,膝盖剧痛了半天,这时才从旱冰场里冲了出来,听说刚才从里面跑出来的那个学生坐出租车走了,气得跳脚大骂两个同伙一问才知道,刚才从身边跑过的那个小个子居然打了自己的同伙,三人略一商量觉得林紫纹应该是和里面滑冰的学生们一起来的挨了揍的那个小滚氓怕回去丢脸,自己先走了,另两人又回了旱冰场,打算打听一下林紫纹的来历

    还有一些稀稀拉拉的人站在旱冰场里面往外看着热闹,林紫纹的一众同学见林紫纹坐出租丰跑了都放下心来发生了这种事情,想继续玩乐的人也没有心思了,学生们纷纷去服务台退鞋,陈小蕾看到那两个回来了的小流氓在人群里问着林紫纹的事,有些担心起来

    “小白,他们在打听小流氓的事呢”陈小蕾小声告诉白泓自从她不再对林紫纹叫林妹妹这个外号之后,私下和白泓聊天时就一直称林紫纹为小流氓

    白泓瞥了一眼,不动声色的轻轻点了下头,低声说:“躲不过的,这里至少有一半人认识林教主看来教主这次又惹事了”

    “那人话该”陈小蕾嘀咕着说:“刚才他惹的要是我,我也会和教主一样,揍他一顿”刚才她看到那个小流氓迁怒旁边的人先踢倒了一个人又去打林紫纹时,就觉得林紫纹应该教训他一顿

    白泓连忙拽着陈小蕾往外走,有些事情大家都会那样想,但是如果说出来可就容易惹上麻烦了,她不想让别人听到,两人出了旱冰场沿江边的积雪路上往回走着陈小蕾问白泓:“小流氓打架好厉害啊,以前在学校听人家总说他厉害我也不相信,没想到今天见识到了两下子就把那个坏蛋给打倒了”

    白泓点头:“他在学校第一次和人打架时我就在场、那个李铁岩又高又壮,还是咱班的体委,比他高了整整一头呢,可他把人家打得都还不了手后来他被李铁岩的哥哥叫走了,我怕他吃亏就急忙去找老师,哪知道回来后他们已经打完了教主倒没什么事,李铁岩的哥哥反倒去医院了”

    陈小蕾想了想,突然拉住了白泓,左方瞅了一眼见没有人,小声问道:“难道小流氓会武功?我看小说里挺多厉害的人都是偷偷会些武功的,因为怕别人知道了找他们学还对别人隐瞒实力,假装不会”

    白泓拿胳膊肘顶了陈小蕾一下,没好气的说:“早就告诉你了,那些书上都是瞎编的,你看小说里的人还会飞檐走壁呢,现实里哪有那么玄的武功我想林紫纹就是因为身体好,又比别人聪明、所以比较才会打架”

    陈小蕾想想,觉得白泓说得也对,如果真有小说里那么多厉害的的功夫,大家每人扔出颗暗器就能杀人了了,八国联军地那么几个人还哪有机会打进北京?

    “小白,你说怪不怪,小流氓上次被人打住院时还说过要报仇,怎么这么久也没什么动静呢?”陈小蕾想起了林紫纹上学期挨了一饭盒之后住院的事,似乎己经过去多半年了

    “他什么时候真吃过亏呀你别看他在小事上经常被人占些便宜,那是他不在乎,这么久了人家林大教主从来不提上次那件事,那是他在找机会呢哪次他得到机会后都会狠狠利用起来的,上次你画小象的事不就被他抓住了机会、连累我也被他亲了一口”白泓说完就有些后悔,一想起那个吻来,她又觉得脸有些发烫了

    “哼,居然敢说是我连累你了,小白我告诉你,你这句话得罪我啦,下次我要给小流氓创造个机会,让他抓住你亲个够”陈小蕾见白泓有些脸红,马上趁势抬扛

    “死小蕾,不和你说了”白泓用脚尖踢起一小撮积雪溅在陈小蕾的裤子上,哈哈笑着迅跑远

    白泓很有恶作剧的本事,每次总是突然袭击,出其不意间就让人吃了亏“小白,我就不信今天抓不住你”陈小蕾跺脚震掉身上的雪后弯腰握了个雪球,高喊一声,迈开长腿向白泓追了过去

    ……

    林紫纹正坐在海哥的装潢材料商店里,翘着二郎腿美美的喝着花茶平淡的日子过得久了,今天偶尔与人打上一架又分毫没吃到亏,让他觉得仿佛全身的细胞都有些兴奋,心情又畅快起来小学的时候他虽然“身轻百战”但那种欺负小毛孩子的事情每次都是受到挑衅之后出手用拳头讲理,实在没什么意思自从上中学以来,打架的对手除了最开始教训了李铁岩一下,其余地就都是社会混混级别的了,虽然几次打架他都是被动的并且还有危险但每次都会令他热血沸腾

    海哥的这间装潢材料商店自从去年春天时开始经营,到现在不到一年时间秋天时海哥给商店换上了一百多平方面积的大门市,还租了数百平方的库房,如今这家商店在山城已经小有名气了饮水不忘掘井人,海哥每次去外地进货时都顺便给林紫纹捎些流行衣服或小零碎玩意儿海哥知道暴发户林紫纹不缺钱,但心意是要表到的,有一次海哥偶尔听说林紫纹有两个交情不错的女同学,出门后特地在长春的精品街上买了两件漂亮的女式小皮马甲送拾他林紫纹也不假装客气,大方地收了下来,他是真很喜欢那两件马甲也想看看白泓和陈小蕾穿上之后是什么样子,可惜没想好用什么借口拿去送人家时,马甲就就过季了,至个那两件小马甲还藏在游戏中心的小柜子里呢

    林紫纹偶尔来海哥这里串个门聊聊天,也顺便关心一下装修行业的动向,看看有没有什么材料产品问世,好拿去给自己的店面打扮打扮这个时代的人们还不像许多年后那样热衷装修目前大家注意的都只是窗床椅柜这类的家具前世林志文所喜欢的许多复合材料的门窗厨具还没有生产出来呢,看着店里摆着的那一堆堆同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搪瓷浴缸,无聊单调的颜色白晃晃的让林紫纹常常有些郁闷

    入了冬之后装潢材料生意开始进入淡季,海哥也空闲了下来今天店里没什么生意,一些以前跟着海哥一起干活的小伙子们没了活儿,正在店里围着张桌子吆喝着打牌海哥把刚播完最后一首歌曲的磁带取了出来,问林紫纹:“想听谁的?”

    林紫纹拿眼扫了一下柜台下面那一大堆磁带,挑机出了林志颖去年底出的那盒专辑:“就这个”

    海哥把磁带装进录音机按下播放键,音量稍调小了一点儿坐下后说:“你准备怎么难付这帮小子?”

    林紫纹一笑:“等我先找李永顺他们问问再说那些人如果不找我麻烦的话,我也懒不想找他们,如果他们想找麻烦,我就来找你帮忙”

    “好”海哥一拍大腿:“紫纹,看你年纪不大,懂的事真他妈多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整天就知道干架谁要是敢惹到我一点,别管什么原因,找上门干回去再说当初因为这脾气我没少吃苦头,我看你性格比我成熟多了”

    林紫纹脸皮厚,被海哥夸了几句没觉得有一点儿不好意思,笑嘻嘻地说:“社会进步了嘛,现在的孩子都精明着呢,你们那个时候打架,明知道打不过也要上,现在的孩子如果明知打不过的话,早就溜了”

    海哥嘿嘿笑了起来,想起来在监狱的时候有两伙人经常仗着人多四处挑衅,开始时大家都瞧不起他们,可人家还不是照样称王称霸了后来还是和李泽涛几人结成一伙后用了几招才把这两伙人扳倒,这个社会上还是有脑筋的人才吃得开

    又聊了会儿快到下班时间,海哥拿帐本去库房点货林紫纹用商店里的电话往相熟的几个高中生家里打了一通,打听到了李永顺家,原来这个李永顺家就在外贸一条街的尽头,过了造纸厂的小桥第一户平方人家就是,离海哥的商店只有步行十分钟的路程,林紫纹小时候还去那附近玩过这李永顺整天在外面游荡,家里又没有电话,想找到他恐怕并不容易,既然现在离他家这么近一点儿,林紫纹决定去看看

    那些小伙子们正玩得热火朝天,林紫纹和他们打过招呼,出了装潢商店走上外贸大街这条街是因为坐落在街心的外贸公司而得名,如今没落的外贸公司和它的小楼早已被山城一建和二建公司夹在中间变得毫不起眼了,整条街也成了建筑装潢市场一条街

    刚走到造纸厂的小桥上林紫纹就停住了步子前面李永顺家大门口正聚着五个人叫骂,其中一个手里拿着根铁钎子在桶门里插着的锁,院子里传来阵阵狗吠,一个人叫嚣着说过会儿教训完李永顺就把这狗抓走吃肉林紫纹听那拘的叫声稚弱,估计是条顶多有三两个月的小狗

    这几人也太放肆了天还没黑呢就跑到李永顺家撒野,仿佛要抄家一样林紫纹一眼就认出领头的正是下午被自己抽了一耳光的小流氓,见几个人没注意到自己,林紫纹悄悄退下小桥,拔腿就往回跑

    外贸街上都是商店,积雪被扫得干净路面不是很滑,林紫纹飞快地跑回到海哥的商店里,三言两语就把情况和海哥说了旁边几个眼尖的小伙子从林紫纹跑进来就开始注意,听说有人跑到他朋友家砸门,马上扔下手中的牌围了过来

    “妈的都跟我走,过去看看再说”海哥一挥手,两个小伙子跑到商店角落里扒拉开几把扫帚,从扫帚后面往外开始拽家伙镐把、尖锹、铁棒、电木方,很快就把所有人都武装了起来,海哥一推林紫纹:“前面领路”

    山城好像没有黑社会……林紫纹看着这些平时和和气气的小伙突然就都变得个个凶神恶煞一般,有些傻眼以前也听说过海哥是做无赖流氓的林紫纹当时没太在意,今天一看这些人的作为林紫纹才知道,海哥就是住在动物园里的老虎不管他住了多久、脾气不好时也还是会吃人的

    门外的解放车早已打着了火,林紫纹和海哥坐进驾驶楼里,一帮小伙子飞快地跳上车,司机一脚踩下油门,解放车轮在冻了半冬的路面上空转了几圈,往前一挺窜了出去

    “海哥他们为什么打架我还不知道呢,一会儿让这帮哥哥们悠着点,别一动手就先伤了人”凭这个车,到李永顺家两分钟都用不上,林紫纹赶忙和海哥把话先了说了

    海哥笑笑说:“你放心,一会儿下车我就和他们说我想他们也不愿意进去蹲几天”其实海哥现在可不像以前那么担心因为斗殴而被拘留了,以前进去劳教多数是因为没钱没势,自己现在有钱了也不怕把人打坏了赔不起,何况还有王宇能帮忙撑腰呢

    李永顺家外面已经远远围了二三十个看热闹的邻居,大黑门被撬开了锁,五个小流氓刚进了院子,一个流氓用那根撬门的铁钎子打死了小狗,另一个人在院子里找到块砖头,正举着准备砸李永顺家玻璃

    “妈了个逼,老子和你们拼了”屋里忍了很久的李永顺终于沉不住气,一手握着一耙菜刀踹开了门五个混混早料到他不会乖乖的挨揍,却没想到他一脸搏命的架势冲了出来,不由得都往后退了退

    “李永顺、你个小王八葱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谁的闲事都敢管,活够了是”领头的那人后退时正好踩到了地上扫雪的大扫帚,捡起来握在手上准备一会儿动起手来挡菜刀用

    “少废话不怕被我把脑袋当西瓜砍的就上来,害怕的就赶紧给我滚”李永顺挥舞了一下菜刀,吓得离他最近的流氓又后退了两步

    “都到这份上了你还敢装呢?操你妈的”手里拿着砖头的小流氓突然一砖头就冲着李永顺的脑袋扔了过去,李永顺和他只有五米左右距离,匆忙中抬右臂一档,砖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李永顺的胎膊上,右手握着的菜刀被打落在她

    “干他”拿铁钎子的流氓背后偷袭,铁钎子猛地抡在李永顺的肩头上,李永顺被当场打倒在地,领头的流氓一脚踩住了李永顺握菜刀的胳膊,拿铁钎子的流氓举起钎子,对着李永顺握菜刀的手就要扎下去

    呜……一块电木方挟着破空之声从院门口方向甩成条直线飞了进来,正打在举着铁扦子的那个流氓的脖子上,那木方至少有六七斤重,这一下打了个实在,那流氓连叫都没叫出声就倒地昏了过去

    “放倒再说”海哥低喝了一声,林紫纹坐在解放车驾驶楼里正往李永顺家院子里观望,最后一个进了院子的小伙子反身把大门关上落了栓,外面的人马上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林紫纹心中不满,暗骂了那个手快的家伙几句,他觉得这小子比刚才那五个人还够资格做专业流氓

    院子里只骚动了半分钟就没了动静,不一会儿李永顺把大门推开个缝钻了出来,对邻居们摆手说:“没事了没事了,这大冷天的都在外面站着干什么,到点该回家做饭了

    邻居们很快散去,大家虽然都想看看一会儿还要发生什么,可谁敢得罪这个李家大小子啊,除非你以后不想在这住了

    李永顺赶散了邻居,到解放车边和林紫纹急忙打了个招呼,跑去马路边拦出租车林紫纹心中奇怪他拦出租车做什么,又见院子里出来了两个海哥手下的小伙子也跑到路边,三个人费了半天劲堵到了五辆出租车一个小子又跑四院子里,不一会儿院子里开始往外出人,三人一车,很快四辆出租车坐上人先走了林紫纹看明白后有些傻眼了,每辆车上都是两个海哥的人押一个来打李永顺的小流氓,这帮家伙想把人带到哪去,要做什么?

    海哥出了李永顺家的院子,走到解放车前对林紫纹说:“那辆出租车是给你叫的,这边马上就能弄好,你也没什么事了,坐它先回家”

    “海哥,你要把他们弄哪去?”林紫纹觉得这事有些过火了,他本来想找海哥过来调停的,没想到会闹得这么大

    海哥说得轻描淡写:“没啥事,我和他们有点帐一直没了结,以前遇不到也就算了,既然今天遇上了,就顺便和他们算一算”

    林紫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时候以他小孩子的身份,说的话人家也未必肯听想了想只好下车,临走前提醒了海哥一句:“咱们现在有钱有势的也过上好日子了,别为了过去的一些事再闹进去,那就不好玩了”

    海哥拍拍林紫纹的肩膀没说话旁边李永顺说:“紫纹,今天多亏你了现在不是说括的时候,明天你去海哥店里,我再和你说”

    林紫纹点头海哥想起了件事,又补充说:“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自己和小涛说,一会儿我再给王局长打个电话去”

    林紫纹嘴上答应着,心里说,你们折腾,谁让我现在年纪小呢,看热闹都没机会觉得有些无趣,和海哥李永顺打了个招呼,坐上出租车回家去了

    从林紫纹看到几个小流氓堵在李永顺家外面砸门,到他坐出租车往回走,大概一共有四十分钟左右回去的路上安安静静的,也没见到一辆警车林紫纹摇摇头心说,山城政府总说自己的治安在东北三省名列前茅,怎么这光天化日的就有流氓去百姓家打砸,后来海哥又用出租车随便抓人,为什么没见有人报个警,也没谁站出来管管的?

    想想又觉得今天这事凶险,刚才看海哥他们进院子里的时候,李永顺已经被放倒在地上了,今天如果没有自己找人来帮忙或看来得再晚一点儿,这李永顺恐怕至少被打个半死,估计他家的房子也得被拆掉半边了

百度搜索 重生传奇 天涯 重生传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紫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箫并收藏重生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