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穿书之女配修仙纪 天涯 穿书之女配修仙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事情的起因为何外界的人们不得而知,这名士兵了解的只有一些传闻,据说镇守这里的少将军令狐昱去年还在京城时,不知原因的追查十几年前葫芦镇的灭镇惨案,那桩惨案少有不知道的,整个葫芦镇和附近十几个村子全部被杀戮一空,流淌的血凝聚成血河。

    凶手是谁至今不得而知,成为一桩悬案,然而令狐昱一查这件事,就突然被一伙神秘,身手诡异的人追杀,少将军击退这些人后报案,衙门的人查不出所以然,不久令狐昱遭遇了更危险的袭击,这次连勇武的他都受了伤,不过也留下了刺客的几具尸体。

    但普通衙役一碰这些尸体,立刻莫名晕倒,这件事之后不知为何交到了当朝国师手中调查,经过国师的追查,竟不可思议的发现,这伙神秘人竟然是受镇国公如今的夫人指使,暗杀身为长房九代长孙的令狐昱,暗杀的理由比较猎奇。

    竟然是因为令狐昱查到了她在没扶正前暗害前任镇国公夫人,也就是当今大周国皇帝陛下的亲妹妹,还把前任镇国公夫人的女儿,镇国公如今最小的女儿,也是唯一活着的孩子偷出镇国公府,交给她的一对亲信下仆夫妻抚养。

    而她自己也不知从哪弄了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女孩回来冒名顶替,令狐昱主要查找的古家村古月,正是那位镇国公夫人偷出镇国公府的小女孩……总之,这位士兵在古月的摄魂术下,说了各种版本的镇国公府长房少将军勇斗妖妇镇国公夫人。

    真相大白后,镇国公夫人被镇国公一刀削掉脑袋,冒名顶替的镇国公府小姐跑掉,少将军不放弃,坚持寻找他这位不知隔了九代辈分姑奶奶的故事,听的古月一头黑线,暗道,这简直是前言不搭后语,不是说镇国公的老婆娶一个死一个吗?

    皇帝怎么又把自家公主嫁了过去?而且她头一次听说镇国公夫人还是可以扶正的,一个扶正的国公夫人哪来的大批刺客可以指挥,她为何无缘无故弄个女孩冒名顶替之类……疑点太多了,简直吐槽都没办法吐,不过,总有种□□烦临头的感觉。

    古月长叹一口气,她有股不怎么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马蹄声远远传来,古月忙解除摄魂术,那名士兵差异的眨眨眼睛,有些迷惑的看了周围一眼,回过神来后,立刻迎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嘶……”伴随着马嘶声,一身银甲,模样俊美,与自己双眼十分相似的狐狸眼少将军,利落的从马上跳下来。

    “见过少将军!”士兵连忙行礼。

    令狐昱摆手示意士兵起来,快步走到古月面前,看着古月眨眨眼睛,眼睛闪过一丝笑意和期待道:“姑娘,可以让我看看你的真容吗?”

    “我说不可以行吗?”没想到一个普通人竟能察觉她的幻术,令狐家族的血脉果然霸道,古月明知道露出真面容也许有□□烦,却仍旧解除了面容上的幻术,只因为,她既然得了原主的躯壳,就有责任了断这具躯壳的因果。

    这件事不容逃避,何况她也下定决心改变自己,变得勇敢坚强,怎么会为了猜想的麻烦逃避呢!

    看着古月的面容,令狐昱眼睛一亮,兴奋的说道:“果然是你!”

    “你见过我?”古月仔细想了想,没有在原主的记忆里看到过这个人。

    令狐昱勾唇笑了笑,狐狸眼中闪过狡猾之色:“如果我说在梦里见过你,你信吗?”

    “主人,这个人身上有微弱的时间灵子气息。”这时一直在古月头上,因不适应南阳域灵气稀薄环境而装死的时莹,偷偷给她传音道。

    古月听了一想,诧异的问:“预知?”

    “你察觉到了?”令狐昱眼睛一亮,伸手一引,对古月道:“要不要先跟我回将军府,咱们回去再细说,咱们的谈话,不适合普通人听到。”

    说完指了指旁边的城门守卫。

    古月点点头,她对预知天赋比较好奇,也想知道令狐昱预知到了自己什么事,要坚持找到自己,见令狐昱牵马向城内走去,忙跟上令狐昱。

    也许因为此城地处边界,一路上人烟不多,店铺也只稀稀落落几家,真是难为令狐昱一个堂堂国公府少爷,守在这么荒凉的地方了。

    不知是不是看出古月所想,令狐昱忽然道:“我是在梦里看到你从天而降,落足这里,特意请旨镇守在这里等你的。”

    “哦!那你还看到了什么?与我有关的事?”预知天赋真是厉害,古月赞叹一声,好奇的问。

    令狐昱见古月十分好奇,过往人也不多,干脆给她讲起自己坚持等待的理由,原来六年多前,镇国公府长房九代世孙嫡出幼女出生,取名令狐玥,但其出生后不久就呈现先天不足之像,时常昏睡不醒,每日能醒一两个时辰就算不错。

    御医诊断其先天精气不足,预计难以活到成年,这个结果镇国公长房无法接受,不知为何,也许因为长房是皇家公主后裔的原因吧!一向子孙繁多,长寿的镇国公府唯有长房例外,几乎是代代单传,每代寿命比普通人还差一些,甚至差点一度血脉断绝。

    三百多年的时间也只传承九代,但偏偏只有长房每每都是天赋异禀,能继承最多镇国公的天生才能,如今长房好不容易生出第二个孩子,就算先天不足又怎么肯放弃,镇国公府做为大周国贵族,知道不少仙门的事情,也请仙道宗在大周国担任国师的弟子看过。

    却都找不到治疗之法,直到去年,长房长孙,也就是士兵口中的少将军令狐昱天赋觉醒,竟然是极为稀有的预知天赋,可以通过梦境预知一些事情,而他觉醒时预知到的事情就是,未来一位出身葫芦镇、古家村名叫古月的少女,会给他妹妹令狐玥恢复生机。

    预知到这件事情后,令狐昱立刻安排人手查找这个地方和人,没想到却查到葫芦镇和附近十几个村子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被魔修屠戮一空的消息,但令狐昱非常确定自己梦到的少女还活着,猜测古月可能因缘巧合避过了这场灾难,坚持查找古月的下落。

    没想到因此被当时的镇国公夫人怀疑他查到了一些内宅阴私,令狐昱也没想到出现在自己预知梦里的少女竟也是镇国公府的人,还是镇国公如今还活着的唯一孩子,更没想到因此牵扯出一大串未知阴影……

    讲完后,令狐昱望着古月忐忑的问:“不知您有没有方法救我的小妹,父母去世后,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如果只是恢复生机的话,我倒是能办到。”能够被他预知到,其中也许有甚么因缘,古月这么认为,因此痛快答应下来,应下后才问:“你妹妹在哪呢?京城吗?”

    “不,她跟我住在将军府。”闻言,令狐昱脸上浮现一抹阴影和愁色,声音低沉的道:“同为一族人,听我一句劝吧!你无论如何也不要回到镇国公府。”

    “为什么?是因为镇国公夫人那件事吗?”古月不解的问,那里有人不希望自己会去,可原主的生父还在,不去一趟的话可以吗?她对因果不太了解,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原主的血缘关系。

    “您知道戚姬的事情?”令狐昱摇摇头又点点头,语气沉重的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关系,戚姬来历都是假的,手底下一批人全部听从她的命令,连害一国公主都能得手,连国师都查不出结果,说是上报到仙道宗内,由宗门弟子亲自过来调查,您应该很清楚仙门的事情吧!”

    预知天赋什么的太犯规了,真不知道他知道多少,不会连自己的合成异能都预知到了吧!古月有些担心,面上却不露声色的道:“知道,实不相瞒,我也是修士,就是你所说的仙门弟子,不过,所属并非仙道宗。”

    “我知道,我前天曾梦到你站在一条浮空河上,河的源头处有三个字,不过,那三个字我没看清。”令狐昱眼中羡慕之色一闪而过。

    滑下一滴冷汗,古月干巴巴的道:“没想到你连这都预知到了,真厉害。”

    “预知到又有什么用?没有力量,什么都改变不了。”令狐昱神色沉重的道。

    见他如此,古月侧头:“说起来你还没告诉我,为何阻止我去镇国公府呢?”

    “我……我几次预知到了镇国公府的绝路,却即使倾一国之力也无法改变,所以,等你治好玥儿,我就会带她离开大周国。”令狐昱说完叹了口气道:“戚姬的人很强,连父亲都死在她的人手上,却没有我梦到的人那么强大,只是一击,整个镇国公府,全部化为飞灰。”

    “第一次做这个梦,我就想既然镇国公府抵抗不了,那我求助国师,有仙门弟子的话,肯定……然后,我第二次预知道了那个梦,有所改变的是国师带着十几位仙门弟子守卫,却依旧那么一击就……第三次,国师似乎请了很厉害的人和那个人交手,结果,镇国公府、整个大周国都被他们的争斗波及……”

    古月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道:“你说,你三次预知到了同一件事,以不同的方式发生?”

    “嗯!”重点是这个吗?自己再说镇国公府、大周国全灭的事情啊!令狐昱有些抓狂的想。

    见他承认,古月神色兴奋郑重的邀请道:“令狐将军,不知你有没有兴趣修仙,我觉得你的资质很特别,想邀请你加入我的宗门。”

    “咦!我也可以修仙吗?可是,国师带人给孩子们测灵根时,说我们长房一脉有皇家血统,龙气庇护,无法踏入仙途,不给测灵根,其他有皇家血统的也都在拒绝之列。”令狐昱不敢置信的问。

    闻言古月也不明所以,诧异的道:“仙道宗是名门大派,这么说应该是有正当的理由拒绝,可我能够修炼啊!如果,我真是那位镇国公夫人所说的人的话,我应该也不能修炼吧?”

    不是说前任镇国公夫人是位公主,还是当今的亲妹妹吗?可不管原主还是自己,都成功修炼了啊!

    令狐昱也糊涂了:“您说的是呢!”

    “不过,你们镇国公府有天赋的不少,其他没有皇家血脉的人怎么不去修仙呢?”古月不解的问。

    叹了口气,令狐昱道:“都测过了,全部没有灵根。”

    “全部没有?”古月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这可是大名鼎鼎的令狐血脉,竟然都没有灵根,那他们的天赋从何而来?简直糟心……

    此刻古月哪里想的到,这里是没灵气的南阳域,生长在这里,在这里出生,想要孕育灵根太难了,可以说十万选一的比例,整个大周国,每隔几年测一次灵根,能测出的人数也极少,要不然仙道宗早就人满为患了。

    而镇国公府都有地狐血统,地狐血统霸道,在被孕育时,最先成长的就是这部分血脉,之后的灵根就没有足够的孕育之力了,所以弄得整个镇国公府都没有修仙天赋的灵根,反而是地狐血脉附带的一点小能力在这种贫瘠环境下,有些偶然显露出来。

    后来她才知道原主的躯壳会有灵根是有特别的原因的,现在的她什么都不知道,还因为分神与此事,把令狐昱劝阻她别去镇国公府的事情忘记了。

    就在这时,令狐昱没有回答古月的话,一拉马匹缰绳道:“到了。”

    “镇抚将军?你混得还不错嘛!”古月抬头看了看正门的牌匾,随口夸了句。

    令狐昱引领古月从大门走进去,边走边道:“过奖了,跟您比起来,这个没有任何意义。”

    “呃……”确实,如果将军和修仙选一个的话,她肯定选修仙,她不好意思的岔开话题问道:“你的妹妹在哪呢?”

    “在后院留玥斋。”令狐昱回过头来,望着古月道:“您就这么干脆的应下医治我的妹妹,不问我要报酬吗?”

    “呵……不用啦!只是补充生机的话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在说普通人手里又怎么会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呢!

    嘴角一勾,令狐昱道:“可我不喜欢欠人情,这么着吧!我用一条情报做你出手的报酬,我曾梦到在一个红色月圆之夜,沙漠中突然钻出一棵通天巨木,整棵巨木高不见顶,无枝有叶,叶呈青铜剑状,我看到的只有这些,什么时候?具体地点全都不知道。”

    “没事,有沙漠这一个提示就足够了。”长着剑状树叶的巨木,从没听说过呢!会是什么?古月有些好奇。

    听古月这样说,令狐昱想想补充一句:“嗯!其实有一点奇怪,我的预知梦并不多,除了切身相关的几件,例如玥儿的事,镇国公府强敌的事,其他事很少梦到,直到最近一个月,几乎天天做梦,梦里几乎都是一些天地异变,奇形怪状的东西破土而出之类,也不知道为何如此?”

    “你说是最近一个月才梦到?”古月闻言诧异的问,暗想,难道和自己促成灵脉进化成小灵玉脉有关,毕竟是天地异变,宝物出土,能够出现有益变化,也许正是乾阳界停止退化,开始成长的证明,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以后要多合成些灵玉填充灵脉。

    令狐昱点点头刚要说话。

    就在这时走廊里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模样的小女孩,在丫鬟、婆子的环绕下,揉着眼睛缓慢走出来:“哥哥,您回来了?”

    “玥儿,你睡醒了?今天醒得真早啊!”令狐昱脸上立刻露出喜色,大步踏过去,轻轻抱起小女孩,语气十分兴奋。

    小女孩令狐玥放下手,眼睛眯成一条缝,睁都睁不开,有气无力的道:“今天不知怎么回事,感觉精神好了不少,也不困了,就起来啦!哥哥干什么去啦?”

    “啊!我差点忘记了,玥儿,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古月仙子,是哥哥特意请来给你治病的。”令狐昱对小女孩介绍着古月。

    小女孩闻言似乎全身一僵,缓慢无比的转过头,睁开眼睛看着古月,语气奇怪,缓慢,又似乎一字一句的道:“古——月——仙——子?”

    “嗯!我……”古月点点头,刚要说话,却忽然与令狐玥的眼睛对视上,察觉自己的眼睛竟然无法从她的眼睛上离开,诧异惊慌?下一秒只觉眼前一黑,随即失去了意识,无力倒下……

    见古月忽然倒下,练武的本能让令狐昱立刻扶住古月,就在这时,他怀中的小女孩也全身一软,竟又睡着了,使令狐昱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

    沉沉浮浮的黑暗中,总觉得有什么离她而去,只剩一点光亮浮浮沉沉,她忙向发亮的地方冲去……

    “你醒了?”才睁开眼睛就听到稚气女声这么一问,古月移动视线,同时放开神识,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古色古香的精致卧室内的床上,床头坐着一个小女孩,看样子是那个名叫令狐玥的小女孩,不同的是此刻她的眼睛完全睁开了,头发也不在那么枯黄。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这个疑问闪过,古月立刻想起失去意识前的事情,自己可是元婴修士,一个对视竟然弄混了她,这个人……惊讶、警惕的看向床头的小女孩,坐起身,退到床内里侧:“你是什么人?对我做了什么?”

    很快补好

    “啊!我差点忘记了,玥儿,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古月仙子,是哥哥特意请来给你治病的。”令狐昱对小女孩介绍着古月。

    小女孩闻言似乎全身一僵,缓慢无比的转过头,睁开眼睛看着古月,语气奇怪,缓慢,又似乎一字一句的道:“古——月——仙——子?”

    “嗯!我……”古月点点头,刚要说话,却忽然与令狐玥的眼睛对视上,察觉自己的眼睛竟然无法从她的眼睛上离开,诧异惊慌?下一秒只觉眼前一黑,随即失去了意识,无力倒下……

    见古月忽然倒下,练武的本能让令狐昱立刻扶住古月,就在这时,他怀中的小女孩也全身一软,竟又睡着了,使令狐昱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

    沉沉浮浮的黑暗中,总觉得有什么离她而去,只剩一点光亮浮浮沉沉,她忙向发亮的地方冲去……

    “你醒了?”才睁开眼睛就听到稚气女声这么一问,古月移动视线,同时放开神识,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古色古香的精致卧室内的床上,床头坐着一个小女孩,看样子是那个名叫令狐玥的小女孩,不同的是此刻她的眼睛完全睁开了,头发也不在那么枯黄。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这个疑问闪过,古月立刻想起失去意识前的事情,自己可是元婴修士,一个对视竟然弄混了她,这个人……惊讶、警惕的看向床头的小女孩,坐起身,退到床内里侧:“你是什么人?对我做了什么?”

    “你醒了?”才睁开眼睛就听到稚气女声这么一问,古月移动视线,同时放开神识,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古色古香的精致卧室内的床上,床头坐着一个小女孩,看样子是那个名叫令狐玥的小女孩,不同的是此刻她的眼睛完全睁开了,头发也不在那么枯黄。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这个疑问闪过,古月立刻想起失去意识前的事情,自己可是元婴修士,一个对视竟然弄混了她,这个人……惊讶、警惕的看向床头的小女孩,坐起身,退到床内里侧:“你是什么人?对我做了什么?”

百度搜索 穿书之女配修仙纪 天涯 穿书之女配修仙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穿书之女配修仙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穿书之女配修仙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