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此情脉脉[修仙] 天涯 此情脉脉[修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尊敬的读者朋友,当你看到这些内容,说明你看到了作者的防盗章。】

    【本文首发自晋江文学城,作者并非全职,码文不易,请大家支持正版。】

    【阅读正版的各位小天使,本文将照常于明日早晨,即8.29日进行章节替换,届时会赠送500字。今天的更新在上一章,欢迎小天使们查看,多谢合作^_^】

    厨房的灶台设有巧妙机关,可以凭借火灵石的粉末来驱动火焰大小。容雪淮手把手教着温折淘米蒸饭,启灶开火,把米饭架上大锅后才开始考虑今天的晚餐。

    他脑中正在考虑菜谱,余光却看到温折又好奇又期待的看着这里,双眼水润灵动,倒让容雪淮想起拒霜峰上那群初生的小鹿。

    容雪淮这些年来都不近人身,除了几个故友和处理榭中事物外都少有跟外界来往,更不要说收下什么狡童美姬。他这次赴听梅宴原本就是随心之举,主动开口截下温折就更是出乎他人意料,想必过不了几日,菡萏花君的小道传闻就该在八卦中飞的漫天都是了。

    思及这里,容雪淮微微一笑。也难为他们,这都几百年了,自己除了手段残酷嗜血好杀之外终于有些别的传言可讲。

    他当年由于某些不可控事件的应激反应不爱让人接近,不仅婉拒主人家安排好的歌姬美伎的献媚,甚至连端茶倒水的服侍也索性不要。谁知以讹传讹竟然传出他不举的谣言来,还活灵活现有鼻子有眼,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容雪淮脾气好,听后好气好笑一阵,自然也就算了。正魔两道都畏惧忌惮他,而正道提及他时常顾及措辞,文雅尊重些,最过分不过叫他一声“万年老处男”,反是魔道这些年里在他手上折损的人数不知凡几,常常恶毒的骂他几声“天阉”,这边是那日魔修截了马车又口出不逊的缘由了。

    信手把蔬菜处理备好,拿出肉的容雪淮突然注意到温折看着兽肉的目光异常垂涎。

    他有些迟疑的停下了手中的菜刀:“你……很久没有吃肉了?”

    温折重重的点了点头,咽了咽口水,实在有些无法掩饰目光中对肉食的渴望。

    他们这些混血的食宿本来就相当不好,本身又是下贱的仆俾之流,一个月里不沾肉味是常有的事。更不要提逢年过节有几碗肉食时,他们彼此还要互相争抢。温折的父系大概不是什么勇猛的妖兽,因此就很少有能抢过的时候。

    他有些期盼的把目光投向菡萏花君:自相遇以来,花君一直都为人大方,对他这样的身份地位之辈也不失关照温柔,若是自己言明想要吃肉,不知花君会不会多切几块?

    在温折水润润的期待目光下,容雪淮的动作明显卡住片刻,随即轻叹口气,抬手将案板上大半的肉都收了起来。

    温折:“……”

    “既然之前很少吃肉,那如今就不能一次吃多,不然胃肠会很难熬。”容雪淮轻声解释给温折听,对方也点点头,仿佛接受了这个解释。唯有一双仿佛凝着水的眼睛流露出显而易见的失望之色,蔫巴巴的低下头,看上去着实可爱又有些可怜。

    容雪淮:“……”

    他又叹了口气。

    案板上又重新架起一块肋排。容雪淮柔声安抚温折道:“可以煲汤。一会儿的排骨莲藕汤做出来,你喝些汤是没有关系的——汤会很美味。”

    眼见温折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容雪淮不禁失笑,复许诺道:“等这段时间过去,你能适应了,我不会限制你饮食。你还是孩子,要长个子,多吃才好。你若食量大些我反而高兴。”

    话毕,容雪淮隐晦的扫视了温折周身上下,心中隐隐有些不满:这孩子生的未免太单薄了。

    他本是被温折的眼神触动,才从广华公子手中截下了人。这些年过去,他那不想近人的老毛病也好了大半,出入都穿白衣戴斗笠更多是出于习惯,而不是往日的内心洁癖。故而将温折放在眼下还是托给榭里照顾,对他原本是没什么差别的。

    只是接下来温折在马车上的举动,却让他不由有些在意。

    容雪淮向来心细,很容易就分辨出温折对性.事的害怕,并不是出自对未知的恐惧,反而像是知道会遭受什么,已受过一些可怕暴虐的对待,才会有的畏惧和回避。

    这个孩子才十七岁,放在他没穿越的当年,也只是个学生。若他遭受过这种强制性的伤害,倒真让容雪淮撂不开手了。

    他既然向听梅阁主要下了温折,他们之间就有了缘分。温折的行事和容貌只惹人怜爱,并不让人生厌,这种缘分就算再加深些,容雪淮亦不抵触。

    他看了看温折清澈的双眼,再想想这孩子小心翼翼的态度,不由有些恻隐,又有些心疼,就再一次软声哄了哄:“晚饭时除了肉汤还可以吃两片酱牛肉,不过再不能多了。明天可以炖鸡汤,也会很可口。”

    温折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十分期待的笑,脚尖向前磨蹭了一点,蹭近了看菡萏花君是怎么处理食材。容雪淮见他的确并不太饿,也放慢了动作,把切菜时更省力的角度亮给他看。

    尽管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减小了一点,然而这却是这一天里温折第一次主动接近菡萏花君。

    他只是……在刚刚被这个男人柔声和气的哄的时候,突然就觉得他并没有传言里那样可怕。

    若是要一个受尽折磨被凌虐致死之人对恶名在外的陌生人寄托信任,要多少时间?

    ——大概半年时间,还不一定成功。

    但若那人生前的十七年里,几乎从没有感受到过任何温柔与善意的对待呢?

    ——也许所用的时间,还不必一天。

    不仅是因为那个九连环,也不仅是因为那个别致的小院,更不仅是因为眼下的这顿饭菜。温折并不是图那一件玩具,一口肉汤,他只是……

    感受到了某种温暖而真挚的,在他十七年中从未感受到过的温柔真心。

    对于温折,那是怎样一种陌生而惶恐,但却吸引他难以自抑的靠近的感受?像是有什么东西慢慢的塞在了胸口,又疼,又软。

    容雪淮的温柔就像一个充满了未知的漩涡,尽管温折看不清其中的颜色,亦看不明漩涡中的前路,但就是有种莫名的吸力拉拽着他,让他情不自禁的向对方靠去。

    若是一定要深究,那紧紧抓住他的吸力,大概是出于渴望能被好好对待,哪怕只有一次也好的心声吧。

    菡萏花君把排骨料理干净,在一旁净了净手,还能转头问温折一句:“无不无聊?”

    温折连忙摇头。

    菡萏花君就笑了起来,从袖袋里摸出一颗包裹着糯米纸的小东西,道:“张口。”

    那白白的小东西就被喂到了温折嘴里。

    温折抿了抿,糯米纸破开。甜的,是糖。

    这口糖从他的味蕾苏醒,一直顺着神经传递,蜿蜒到温折心底。

    熬好的排骨汤浓香四溢,气味像是小钩子,长了眼睛一样朝着饥肠辘辘之人的鼻子里钻。汤汁润白如玉,鲜香可口,咸淡适宜。切好的莲藕在白瓷的汤碗中浮沉,轻轻咬下就可感受到硬脆爽口的味觉享受。

    饭桌上琳琅满目的陈列着鸡丝豆腐、素炒蒜苔、蚝油生菜、滑蛋虾仁、南瓜泥馒头……如此种种,顾及温折肠胃,则以素菜居多,不一而足。

    容雪淮把一壶冰镇的杨梅汁向温折推了推,待温折斟满,自己亦举起玉杯,笑道:“今天这顿饭,就权当给你洗尘接风。映日域的生活大概会和你以往有很大不同,你不妨就把这当成一个新的开始吧。”

    温折垂下眼睫,温顺的点了点头,照着容雪淮的动作饮下了那杯酸甜适口的杨梅汁。

    他此时只当这话是花君一时的心血来潮,并没有敢当真。只是他后来每每回想起这一幕,都要笑叹一声,全因这的确是一个新的开始。

    在今后的生活里,再没有人随便打他、骂他、随意的折磨他。他眼前的这个人,会对他笑,会柔和的和他说话,会耐心的听他因紧张而词不达意的所有傻话,再含蓄的指出一个更好的做法。

    温折这时还不知道,容雪淮会成为他的救赎、他的光明、他的挚爱。这个人将会手把手的,温柔而潜移默化的教会他自尊自信,爱人与被爱。

    当然,此刻的温折对未来的一切都全然不知,他看着容雪淮神情促狭的碰了碰一碟凉菜,不由得有点不好意思的涨红了脸。

    这碟凉菜是刚刚花君让他试试手的产物。他的刀工怎么能跟容雪淮比,蔬菜切都粗细长短全不一样,美观上已经有所欠缺;至于味道,就更是十分粗糙。这碟菜能摆到桌上,就足够温折难为情了。

百度搜索 此情脉脉[修仙] 天涯 此情脉脉[修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此情脉脉[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此情脉脉[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