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良人归 天涯 良人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挪棕?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顾熙月满腹疑问,脚步悄悄的往那边挪了过去,想看看挪棕究竟是和什么人见面。

    她对部落里的结构并不熟悉,也不知道那边帐子究竟住着什么人。她躲过守夜的巡逻人,专往篝火光亮找不到的地方走,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那个帐子的背后。

    帐子之内,一声暴怒隐隐约约传出来,声音很陌生:“蠢货,谁让你来的?万一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对面的人瑟瑟发抖的说了些什么,因为声音太小,又是隔着帐子,顾熙月完全听不清,但是她直觉上认定现在说话的这个人一定是挪棕。

    里面又说了几句,就听有人厉声吩咐:“把这个蠢货赶快给我送走。”

    帐子帘子被掀开,一个大胡子男人领着挪棕走了出来。顾熙月怕被发现,将身体紧贴在帐子上,把自己藏了起来。

    那个领着挪棕的大汉走了两步,忽然回头,朝着顾熙月的方向看了过来,警惕的道:“谁在那,出来!”

    顾熙月心想,坏了,她被发现了。她立即决定装死,无论那大汉怎么叫,她都一动不动,也不发出声音。

    那大汉将挪棕交给了一个手下,大步朝着顾熙月藏身的地方走了过来。顾熙月吓得浑身直冒冷汗,她本能的觉得这个大汉是危险的,一旦被发现,她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大汉马上就要看见顾熙月时,她闭上眼睛,一咬牙,准备拔腿就跑,忽然一只有力的手臂大力的将她拽了过去。她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来人的大掌捂住了嘴,身体被他紧箍在怀里,一动也不能动。抱着她的男人朝她比量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蹑手蹑脚的带着她朝着帐子的另一端挪动了几步,拉着她一起藏了起来。

    那个大汉拎着大刀,走到了之前顾熙月藏身的地方,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找到,收起大刀,自言自语:“难道什么都没有,是我听错了?”他又仔细的察看了一番,确定没有找到人后,才转身离开。

    顾熙月却已经要吓坏了,因为那个大汉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圈,脚步几次都停在她和陌生男人的藏身地点,离他们仅有一掌的距离,也不知道是陌生男人选择的藏身地太过于隐蔽,还是那大汉没有留心,总之他们总算是没有被那个大汉当场抓住。

    见大汉走了之后,陌生男人放开了顾熙月。这时顾熙月才认出来,他竟然是白天那个拦住她和莱集的那个哑巴大汉。

    大汉的脸上全是胡子,黑乎乎一片,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两个人在狭窄的空间内面对面,距离极近,顾熙月觉得尴尬,侧过头,躲开他。

    见她这样,那个哑巴汉子忽然噗嗤笑了起来。顾熙月不悦,皱眉看他,身子不由的向后挪了挪,远离了他几分。

    哑巴汉子依旧憋着笑,浓密的胡子下漆黑的眼眸闪烁。

    顾熙月被他笑的莫名其妙,心中厌烦,确定外面那个拿刀的大汉已经走了,她起身想钻出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她刚要起身,那个哑巴大汉手臂忽然伸出,直接将她抱进怀里。顾熙月顿时恼羞成怒,气愤不已,伸手去推他,想要从他怀里钻出来。

    哑巴大汉一脸坏笑,胡子故意贴上她的脸颊,脸凑到她的颈间。

    顾熙月疾声厉色低声怒吼:“登徒子,放开我!”

    那哑巴大汉鼻尖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耳边,闷声笑了几下,忽然轻声喊道:“媳妇儿!”

    原本拼命挣扎的顾熙月,忽然间一动也不动了,任由胡子大汉抱着她。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止不住的往下淌,不一会儿就打湿了胡子大汉的衣服。她一边哭一遍捶着大汉的胸膛,委屈心疼不安惊慌这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她不敢大声喊,也不敢大声哭,就那样默默的流着眼泪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胡子大汉没辙,叹了口气,伸手去擦她的眼泪,心疼不已,无声的哄她。

    顾熙月捶了他几下,又紧紧的抱着他,说什么也不肯撒手,嘴里念着他的名字:“赤赢……赤赢……”

    这个哑巴大汉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打扮的赤赢。

    他们两个现在的藏身之地不是个安全的地方,赤赢当机立断,立即带着她钻出了藏身之地,悄无声息的把她,带到了马厩后面的一个小帐子内。

    帐子里面堆满了粮草,看样子应该是这个部落仓库之类的地方。

    赤赢点了油灯,沾湿润了帕子,把哭的满脸是泪的顾熙月拉到怀里,动作轻柔的替她擦了脸。

    顾熙月的目光一直紧锁在他的脸上,半分都不舍得离开。

    赤赢笑了笑,心疼道:“对不起,这几天让你担心了。”

    顾熙月急忙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打扮成这样?你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怎么一直都不肯出来见我,让我白白替你担心那么久?你的伤口怎么样了?要不要紧?我去帮你找一些药?”

    说完,顾熙月就要往外跑,赤赢一把将她拉了回来,抱在怀里,不允许她胡乱跑。

    他一五一十的解释:“你不要担心,我身上的伤没事。我是昨天夜里到这里来的,之前遇到了一些事情,让我不敢轻易在这里现身,正好这个哑巴平日里没什么人来往,我正好装成他这个样子,躲在这里查一查事情的真相。”

    顾熙月紧张追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赤赢说:“我发现有人要捉我,活捉。”

    顾熙月惊吓不已,眼睛瞪得溜圆,忙着问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你?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没有,”赤赢怕她乱想,立即摇头:“凭我的本事,他们根本就抓不住我。”

    说到这里,顾熙月立即就把挪棕出现在这里的事情和有人要抓赤赢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

    赤赢点头:“我刚才也是因为发现了挪棕的身影,才好奇的跟了过去的,没想到,我媳妇儿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孤身一人去偷听,真是不要命了。”

    赤赢故意揶揄顾熙月,早知道刚才他发现顾熙月也在是,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比他差点被人活捉时都让他紧张。好在,最后有惊无险,顾熙月平安无事。

    顾熙月手足无措的低下头,小声认错:“我当时太过好奇,没来得及多想,下回不会了。”

    赤赢恶狠狠的道:“不许再有下回了。”

    顾熙月不放心赤赢背上的伤,一定要他脱了衣服让她看看,她才能安心。赤赢没辙,只得乖乖的脱了衣服,让顾熙月看了背后的伤。

    他的背后被箭射出了三个窟窿,好在不深,箭头没有没进肉里,一拔就拔了出来。伤口已经被他简单的处理过,看起来并无大碍。

    顾熙月怕他感染发热,准备去帮他寻些创伤药。

    赤赢指着帐子内一个小柜子:“那里就有药,你帮我上一点就行。”

    这里是那个哑巴汉子的住处,别看住的地方小,但是东西都很齐全。

    顾熙月拿出金疮药后,赤赢老实的脱了衣服,趴在床上,方便她给他后背上抹药。顾熙月一边帮赤赢上药,一边心有不安:“原来住在这里的哑巴大汉呢?你在这里假扮他,万一他回来了怎么办?”

    赤赢笑了两声:“我已经把他绑起来了,不会有人发现的。”

    顾熙月惊讶了好一会儿,才说出话:“你这是故意假装成他的?这胡子贴的不错!”

    赤赢坏笑了一声:“我这一身都是从他身上扒下来的,胡子也是从他身上剃下来的粘上的,怎么样?装的像不像?”

    顾熙月想起莱集的反应,点了点头:“部落里的小姑娘都没有认出来。”

    赤赢说:“这可是我的拿手本事,我以前在外面的时候经常用。”

    顾熙月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他胡子满脸,根本就看不清他的容貌,忽然问他:“你以前在老三的部落里满脸留了胡子,难道也是为了掩饰身份?”

    赤赢一愣,声音顿了顿才说:“嗯,胡子是我故意留的。”他伸手摸了摸脸上粘着的胡子:“有胡子挡住我这张脸,有些事情更好办。”

    顾熙月帮他重新抹过药后,悬着的心才算放下,也才有时间去思考挪棕的事情。她问赤赢:“挪棕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东草原离他们的镇子和峡谷至少半个月路程,挪棕显然不是没有目的走到这里的,而且渺罗的部落里有人跟挪棕接头。

    赤赢道:“我怀疑挪棕的出现和有人要活捉我有关系,甚至我们的马帮商队受袭,也并不是意外。”

百度搜索 良人归 天涯 良人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良人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良人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