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厨神娘子 天涯 厨神娘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一日,云轻歌收到了两条消息。

    一条来自于秦远,据送信人说,秦远在收到辣椒酱之后脸色并不如云轻歌想象的那样好,反而表情颇有些奇怪。然后他就匆匆找了纸笔回了一封信,还郑重的用朱漆封印,叮嘱一定要云轻歌亲启。

    另一条则来自于五皇子莫鸿宇。这一次陪着莫鸿宇来的不是林欢颜,却是北辰王莫辰风。想来是因为莫鸿宇年纪实在不算大,虽说皇上交代了差事,身为小皇叔难得慈爱之心发现,便陪着一起来交代事情。

    彼时云轻歌刚收下秦远的信,还没来得及拆开。一听见莫鸿宇宣布的一百罐辣椒酱的要求,着实吓了一跳。

    她请老田头种的辣椒上半个月已经全采下来了,熬制到最后不过区区三十罐而已。这会子让她出一百罐,她去哪儿找辣椒去?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更可恶的是,那北辰王分明看出她面有难色,还悠悠问了她一句“可是有什么困难?”她刚想点头,却见他丝毫不停顿的接了句,“事关重大,无论有什么困难,都必须按时完成。”连站在一边的莫鸿宇听了脸上都露出了同情之色。

    皇命不可违。云轻歌知道北辰王是在提点自己此事,她唯有咬咬牙先应下来,再去想想有什么破解之法。

    临走之时,莫鸿宇乘着莫辰风没在意,悄悄拽了拽她的袖子,低声道了一句,“抱歉,给你惹麻烦了。”云轻歌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归根结底,这事儿还是怨她自己,没事非显摆这个,送这送那的,最后给自己惹来□□烦。

    莫鸿宇见她不说话只是苦笑,悻悻的放开了手,跟在莫辰风的身后走出了院子。转过身时,谁也没看见他眼中划过的那一缕怅然。

    目送二人走出院门,云轻歌才想起自己手上还捏着一封朱漆封口的信,想起送信人说的秦远的反应,她也顾不得回正屋了,站在院子里就扯开信封将里面的信纸拿了出来。一目十行的扫完,云轻歌的脸色更难看了。

    其实信中秦远的口气并不坏,跟平日一样熟稔有礼,但字里行间透出的隐约的质问却不容忽视。云轻歌不知道他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说自己帮助他推广辣椒,并留下了辣椒酱等的配方都是意在铺垫。说有传言她在京都自己雇人种了大量的辣椒,并用更好的方子做出了辣椒酱。更绝的是,还有小道消息告诉秦远,云轻歌在京都城处处用并州的辣椒酱来比较自己出品的辣椒酱,以衬托出所谓云氏辣椒酱的好来。

    总而言之,在那不知道什么人的小道消息里,她云轻歌就是个居心叵测的小人,活生生拉了并州人民做了垫脚石,以期自己名声响亮,食肆日进斗金。

    云轻歌几乎可以想象到秦远听见这个小道消息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不可置信,怀疑,然后想办法找人打听——对,以她与秦远共事过的经验来看,她相信秦远绝不会轻易就相信了传言,他必然要想办法打探一些确切的消息回去。然而这一点最是糟糕。秦远打探到的会是什么?她在牛头村雇了老田头帮自己种辣椒,还有云香食肆的辣椒酱被人交口称赞,引了一大批人流连忘返?

    至于并州的辣椒酱?对不起,那是什么?京都人民不清楚。

    秦远一直想把辣椒制品推广到并州以外的各个地区,京都自然也不例外。然而他毕竟不是个商人,采取的措施一直不太对路,并州的辣椒制品在京都从来就没流行起来过。

    好了,这些杂七杂八的消息一汇总,难怪他要给她写这么一封信了。

    云轻歌拿着秦远的信,只觉得一阵苦意从舌根处泛起。传言、据说,她简直恨透了那些乱嚼舌头的小人。究竟是什么人这么闲的蛋疼,要去做这种碎嘴子的事情?那种隐约被人惦记被人在背后捅刀子的感觉又来了。就好像上次会员卡的事情一样。查无根据,但却不容忽视。

    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找出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

    要说大吴境内最有名的北货店,除了寒石堡旗下的行远堂就是鹰合会开的博易斋了。这两家店都是从北面发家。

    寒石堡不说了,北方地区最大的江湖组织,势力遍布整个大吴自西北到东北,无论是崇山峻岭还是沙漠草原,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寒石堡的势力。据说连关外的漠北甚至更远的大食,寒石堡都有人可以带回货物,当然,价格就不是店里那些普通的毛皮山参可以比拟的了。

    而博易斋背后的鹰合会,身份更加扑朔迷离一些。他们自称是从前朝起就开始做北方通关贸易的商队。早在先帝爷当政的时候,就开起了北货店,店铺虽不大,却也一路从尧城开进大吴内陆地区。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全部统一了招牌改为博易斋。而就在这个月的月初,博易斋京都分号刚刚开业了。

    博易斋京都分号开在城东区的昌明坊,离聚仙楼仅仅只隔了半条街。那位置是整个京都城仅次于燕来坊的长兴街的地段。同长兴街一样,每日出入流连的人非富即贵。可以说,博易斋与行远堂一争高下之意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余和是鹰合会的第二把交椅,这一次博易斋京都分号开业的事儿就是他负责的。此刻,他就坐镇在博易斋京都分号的后堂里等着一个重要的消息。

    余和此人乍一看上去完全不像个商人,面目端祥,一把又长又密的花白胡须更是给人添了几分年长睿智之感。只有一双眼里透出的精光会让人想起他身为鹰合会第二把交椅的身份。只见他一手端着微微冒着热气的碧绿澄澈的龙井,轻啜一口,转头问着边上站立伺候着的小厮,“阿元,人还没到吗?”

    阿元恭敬回道,“回余老板,方才进了后院,应该就到了。”

    随着阿元的话语,门帘被掀起,一个身着朱砂长衫文士打扮的人疾步走了进来,匆忙见了礼就道,“余老板,事情应是定下来了。我刚从何公公那回来,说是十二月的万寿节,肯定会邀请我们的。”

    “嗯。”余和抚了抚长须,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不错,老朽的银子总算没有白费。万寿节的皇家宴席咱们能进得去,后面的生意会越来越好的。”

    “余老板您难道想……”文士开口试探,被余和伸手做了个手势止住了。

    “一切刚刚开始,没有定论的事情不要说出口。就算是万寿节的宴席,也莫要声张。”余和沉声,“万一后面有什么变动呢?毕竟还有月余时间。谁也不知道这段时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文士一听这话原本带着快意之情的面容立刻严肃了起来,拱了拱手,回道,“属下谨遵余老板教诲。”

    两人这么一来一回说话间,窗户上响起了哔哔啵啵的剥啄之声。一直站立一边静默不语的阿元听见声音迅速的将窗户打开了一半,立刻有一只灰色的海东青扑棱着翅膀钻了进来。阿元伸出胳膊,海东青立刻爪子一张,牢牢的停在了他的小臂上,咕咕叫了两声,像是催促着什么。阿元听了笑了起来,抬手摸了摸它的羽毛,嘴里念了一句,“别急,来了。”随即熟练的摸向海东青的脚爪,将那上面绑着的一个纸卷解了下来。

    他并没有避讳屋内那个文士,大大方方的将纸卷展开扫了一眼,随即皱了皱眉头,附身在余和耳边说了什么。余和听了,脸上显出了几分不耐烦,挥了挥手示意文士出去。见人走了,这才拿过阿元手中的字条,亲自看了起来。

    “余老板,这事情?”阿元轻声询问。

    “我倒没想到,他居然在京都。”余和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可惜了主上操练那么久的人了。若不是狼组老大临死前拼了命发出信号,只怕到现在我们都没人知道他们竟然全军覆没了啊!哼,一个女流之辈,还不会武功,居然拼了全狼组之力追了这么久都没有得手,真是太丢脸了。现在想起我们来了,早怎么不与我们说?就想着独揽功劳吧!他狼组也不想想,这是哪儿!这可是大吴的京都城!是他们能轻易成功的地方吗?”

    “那……咱们要接手吗?”阿元又问。

    “先不急。”余和摇了摇头,“万寿节的事儿对我们才是第一重要的。至于这个……”他用手指捻了捻面前的字条,“等忙完了再见机行事吧。”

    “是。”阿元恭敬的点了点头,接过余和手中的字条,从容的放进嘴巴里,慢慢的嚼着,咽了下去。

    余和看着阿元的动作,目光的焦点却并不在阿元身上。直到阿元将胳膊上的海东青又放了出去,海东青钻出窗户展开双翼发出一声清越的长啸,快速的消失在了天际。余和突然喃喃道,“云轻歌?这名字似乎在哪听过?”

百度搜索 厨神娘子 天涯 厨神娘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厨神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厨神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