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让我打一架[快穿] 天涯 让我打一架[快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凶手已经伏法,众人终于可以把全部心力放到探查秘境上,秘境本来也不太大,除了一个水池之外几乎一马平川全是寸草不生的沙地,众人平时休息的“房间”都是自己随身带的灵器。

    当然也不是这么巧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出门都要随身携带一座房子,只不过是他们植物系妖修别的长处没有,就是寿命长,随便一棵草修炼成精都比王八活的还久,植物系妖修的法宝是众所周知的多。

    毕竟植物成精的妖修修炼的时候经常得往什么深山老林之类木气旺盛的地方钻,他们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好容易修炼成精化出人类的肉身可不是为了去山里吃苦的,房子这种东西已经是植物系妖修的基础装备了。

    失去了主人灵气供应的灵器陆陆续续的熄灭甚至坍塌,秘境里的人气越来越少,更加显得本来寸草不生的地方有多荒芜。

    这也是君征下定决心不能在这多呆的主要原因,这可是个只有植物系妖修能进入的秘境,而且既有阳光又有水分,在此之前不知道多少植物系妖修来过,这个地方居然还是寸草不生的样子,想想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这里的水肯定是有问题的,只听说过吃了能提升修为的丹药,还从来没见过喝了就会掉修为的水,能量守恒定律简直是喂了秘境了,秘境也要按照基本法来啊!

    君征的顾虑大家都有,众人寻找出路的动作越发积极了,也许是因为摆脱了凶手的阴影,颜漓终于不再动辄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只是仍旧脸色苍白,也不太与众人交流。

    虽然无法左右金严的想法,可是颜漓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

    更何况秘境中还活着的这些人,君征本来就不善言辞,宋杀和马珏这对道侣整天腻在一起根本不理会别人,关绒绒虽然不知道已经多大年纪了,表面上看起来毕竟还是一团孩子气,而且关绒绒也许是因为和原主相处愉快的缘故,更喜欢黏着君征。如此一来,就更没人和颜漓交谈了。

    颜漓由瑟缩变得孤僻,秘境里的其他人注意到了,却没人有那个闲心去给颜漓做心理辅导。近在咫尺的威胁虽然没了,众人却还是没有安全下来,这个时候除了活命,他们也顾不上别人了。

    连续好几日,众人比初入秘境还要仔细的趴在地上一寸寸仔细搜过,却仍旧没能看出半点端倪,如果不是出不去,这个地方简直就是一片普普通通的沙地。

    只有君征面上不显,内心却毫不意外,他一直没能和天道联系上,这个秘境居然能隔绝天道,肯定不简单,哪有那么轻易就能看出端倪。

    半个月过去,众人都越来越烦躁了,马珏开始试图在池子边种一些植物,种下了一批种子,也试着移栽了一些活生生带着泥土刚从花盆里挪出来的。

    宋杀贴在马珏身边帮忙,君征和关绒绒坐在旁边看着,只有颜漓一个人远远地站着,虽然也在注意着这里,却并不靠近。

    虽然近距离观看会受到宋杀和马珏这对夫夫的虐狗冲击波,但是栽种植物显然是摸清秘境的好办法,之前没人试过是因为秘境中的池水看上去只有浅浅一汪,即使喝了会掉修为,也没人愿意浪费在这种地方,毕竟他们还不知道要在秘境里困上多久。

    可是如今,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原来看上去只有浅浅一汪的池水如今居然还是那么多,仿佛他们这些人在秘境里呆了这么久根本没喝过一般。

    植物刚刚种下去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变化,这也正常,毕竟他们都仔仔细细探查过了,不管是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沙地还是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池水,都并没有沾了就死的剧毒。

    马珏做了很多组对照试验,各种植物都种了一些,这些本来抗逆性就不一样的植物,居然在从花盆中移栽到池水边后同步的渐渐衰弱,甚至连马珏和宋杀,甚至一直在关注实验进展的君征三人轮流输入滋生植物的灵气后,仍旧和没有输入灵气的那一批植物一样以相同的速度在缓缓衰颓。

    这不可抗拒的一幕甚至比之前他们中间存在一个凶手的时候更让人心头沉重,凶手杀人他们还知道有一个确切的敌人,可是这个秘境,真的让人绝望。

    一直笑眯眯漾着两个小酒窝的关绒绒这回也没了笑意,语气低沉的吐出一句话:“这就是我们的结局了?”

    他们虽然已经修炼有成,可是归根结底和这些种下去的植物也都是同出一源,区别大概只是在于,他们的寿命可以比这些普通植物长的太多太多。

    可是可以预见,如果他们找不到出秘境的办法,他们最后的结局不会比这些植物更好。不然,要怎么解释秘境里寸草不生的样子呢?

    至于那些种子,等不到它发芽,马珏也试着挖出来看过了,结果更是让人心惊肉跳,之前众人眼睁睁看着埋下去的种子,居然根本寻不到踪迹。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众人都知道,那些埋下去的种子,大概是已经化为沙地里的一撮沙了。

    一个月过去,还是毫无线索,活下来的几个人也算是积攒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初步可以互相信任,探查秘境的时候也不再遮掩纷纷用出了自己的手段。

    感谢原主的存货和君征自己历经几个世界见识过上界的丰富经验,君征终于发现了一点端倪,似乎摸到了一点这个秘境灵气运转的规律。

    众人得知这个消息后欢欣雀跃,可惜原主留下的这件立了大功的灵器是太阳能的,这一天已经夕阳西下,众人无奈只得回房等待第二日。

    第二日一早,天还没亮,一声嘶吼震动了整个秘境,君征对于这种情况已经再熟悉不过了,心里咯噔一声,直奔声源而去。

    嘶吼声一直没有停下,君征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双目血红面目狰狞的宋杀坐在地上,怀里还小心翼翼抱着一束干巴巴的环状马蓝。

    君征不敢触碰宋杀,只能反复在他耳边劝慰:“宋杀,你冷静一点,马珏也肯定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

    宋杀的嘶吼声一直没有停,到最后眼角甚至流出了两行血泪。紧随君征赶到这里的关绒绒和颜漓默默站在角落里。

    宋杀的嘶吼和颤抖一直持续到整个人脱力倒地,倒地的时候却还记得小心翼翼的护住怀里的遗体,可是马珏,还是回不来了。

    君征一直对这对道侣很欣赏,马珏身死,宋杀如今这幅生不如死的样子,他实在是无法冷眼旁观,然而他除了一遍遍的在宋杀耳边劝慰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至少现在不行。

    宋杀脱力倒地,仿佛终于恢复了知觉,听到了君征的劝慰,双目对着虚空怔怔茫然了好一会,终于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的宋杀暴起冲向颜漓,全身的灵气全部凝结在掌心,竟是只攻不守,一往无前的决心要取颜漓性命。

    君征早就做好了准备,宋杀暴起的下一瞬间,他就伸手将颜漓拉开,躲过了宋杀拼尽全力的一击。

    颜漓的脸色再次变得苍白,君征却顾不上颜漓,甩开她直接攥住宋杀的手臂,阻止他对关绒绒的下一轮攻击,一声厉呵:“宋杀!你冷静一点!”

    君征一把掐住宋杀手臂上的要穴,宋杀受制于君征,疯狂挣扎却无法挣脱开来,终于恢复了一丝冷静,睁着血红的双目恶狠狠的瞪着君征:“我为什么要冷静!杀死马珏的人肯定就在她们两个中间,我要杀了她!杀了她!”

    君征加力钳制住已经疯狂的宋杀:“因为你现在杀不了她!”

    关绒绒和颜漓这个时候如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般,都在防备的看着对方,君征顾不上甄别他们的表情,急速说出自己的推断:“凶手一开始就有两个,所以金严死前才会死人死的那么快,如果他们都是寄生植物,现在杀了马珏的凶手实力未必在金严之下。”

    宋杀终于冷静了下来,可是冷静下来的宋杀周身都带着绝望的死寂:“是啊,我现在还杀不了她,可是你可以帮我啊!就算是为了你自己活下去,你也会帮我啊!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帮我杀了她。”

    颜漓和关绒绒闻言,也顾不上互相防备了,不约而同的把注意力放到宋杀和君征身上,甚至摆出了微妙的合作姿态。

    她们两个中有一个人是凶手,可是这个凶手是谁却只有她们自己知道,根本就无法取信于君征和宋杀,如果他们决定合作杀掉她们两个,即使要和凶手站在一起,她们也只能选择暂时合作。

    虽然宋杀现在行尸走肉一般只靠报仇活着的状态甚至比刚才嘶吼的样子更糟,但至少他可以冷静下来和自己交流,君征微微松了一口气,放松了一些对宋杀的钳制。

    “若是我们二人合力就可以做到,我也不会妇人之仁的介意杀死另一个无辜之人,可是就算是我们两个合力,也未必能够同时杀死她们两个啊!”

    金严死前的战力与宋杀和马珏合力持平,凶手不管是关绒绒还是颜漓,相处这么久半点破绽都没漏就可以看出此人心计之可怕,在有金严背锅的情况下肯定没少提升自己的修为。

    如今一个月过去,宋杀和君征的修为都又掉了不少,凶手还刚刚吸干了实力与宋杀不相上下的马珏,即使君征和宋杀合力对付凶手一人,胜负也只在五五之数。

    关键就是,宋杀和君征要面对的,不只是一个人。

    机会只有一次,如果选错了对象,一直从旁窥伺的凶手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渔翁得利的机会,可是他们现在却没有办法确定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这个时候,宋杀的仇,真的暂时报不了。

    宋杀也明白这个道理,即使心有不甘,但还是放松了一些姿态。他太累了,需要放松一下为一举手刃仇人做好准备。

    现在的情况明显僵持了下来,宋杀被君征说服,放松了姿态表明不会立刻动手,对面的二人却没人放松下来,身形微动,再次形成了对峙的姿态。

    明知道不太可能,但君征还是没有放弃机会的提议:“要不……你们两个先打一架?我和宋杀在一旁看着,谁露出破绽马上可以三人合力击杀。”

    君征到这个世界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见证颜漓不哭不抖的冷静说完完整的一句话:“你当我们俩都傻吗?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她打起来的时候还不会压制修为?反正你们只需要等着我和她消耗过度直接把我们一起杀了就行了。”

    关绒绒虽然紧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但身形也是丝毫未动,默不作声的表明了自己绝对不会给君征和宋杀一网打尽机会的态度。

    君征尴尬的摸摸鼻子,他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真的依他所言颜漓和关绒绒两个人单挑,事情最后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结局。

    凶手全程都参与在这件事情里,很明显她又不傻,真的打起来也知道要压制修为。

    四人继续僵持,关绒绒试图说服君征和宋杀:“我们都亲眼看见了,颜漓和金严之间关系匪浅,金严甚至可以为她去死,不然他怎么会在死前对还有另一个凶手的事情守口如瓶?”

    颜漓立刻反唇相讥:“既然你亲耳听到了,那你就应该知道我在那之前对金严的心意一无所知,这一个月来,我一直想不通金严死前为什么要说看在他暴露的自己的份上照顾我,原来就是说给你听的,他不供出你,不就是为了让你留我一命。”

    算上凶手潜在的修为,关绒绒和颜漓的综合实力甚至比君征和宋杀还要强,可是她们无法互相信任。退一万步,即使她们真的合力杀掉了君征和宋杀,只剩下自己和凶手困在一个秘境里,凶手有什么理由会放过这到嘴的肥肉呢?

    四人相互掣肘,没人能够妄动,唯一能用来攻击对方的就是言语,君征默默扶额,这都算是怎么回事啊。

百度搜索 让我打一架[快穿] 天涯 让我打一架[快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让我打一架[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让我打一架[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