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系统之权谋天下 天涯 系统之权谋天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朔雪关很小,除了军营外便是两条大路,不过一刻钟就可从南面走到背面。

    赵瑞从府衙出来便径直往北边走。

    因着朔雪关夏季炎热冬季苦寒的气候,当地百姓居住的房子多用石材建筑,厚度可达一尺。

    朔雪关虽小,但居住在此地的百姓却称得上鱼龙杂居,除了被流放的官眷,还有不少是退役之后留在此地的士卒,概因朔雪关虽然田地丰收并不丰硕,但此地多靠山林,野物与山货都是不缺的,往往经年的猎户一年入山一回获得的银钱便可满足一家人两三年的嚼头。

    樊进的娘亲亦是犯了罪的官眷,一家人被发卖到了朔雪关,路途之上父兄皆亡,娘亲不在,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但她生的聪慧,从长安至朔雪关,步行半年的时间里忍着并未盥洗,到了朔雪关的时候头发枯槁,容颜憔悴,全身都弥漫着惹人欲呕的臭味。

    而樊进的父亲樊屠夫恰好到了娶亲的年纪,但他素日里与朔雪关的三教九流都混得熟悉,为人亦是颇豪爽,旁人找他借钱,他少则十几文,多则几贯钱,并未存下多少,还得了个“樊孟尝”得称号。

    因此最后才买下了樊进的娘亲,没想到收拾干净了倒也是个容貌娇俏的小娘子,心里也觉得颇为满意,谁料到这小娘子却是个连饭都不会做的,一开始还哄着几句,日子久了也觉得颇为腻味,也就丢开在一边了。

    儿樊进的娘亲终究还是没有能够习惯朔雪关严苛的环境,她幼时娇惯一路过来担惊受怕,身子暗中就有了亏损,后来跟着樊进的父亲,心中含着几分不平的抑郁,而樊屠夫却是个粗疏的汉子,并未体会到自家夫人细腻的心,日复一日她终于在生下樊进不久之后也就香消玉殒了。

    樊屠夫自忖娶妻与没娶妻并无甚么太大的区别,若是真有了需求反倒不若直接寻对面筛酒的寡妇,总之他有了儿子香火得以传递,然而令他苦恼得是儿子才将将三个月大,猫崽子一样,他一个大男人当真是束手无策。

    而这个时候樊屠夫的好人缘发挥了功效,往日受过他接济的弟兄家中去了浑家的自然也有了儿女,放一只羊是放,放一群羊也是放,樊屠夫索性就将儿子丢给弟媳照管,自己则跟着一众兄弟吃酒赌钱、斗鸡遛狗,如此快活了五六年。

    在樊进七岁那年樊屠夫冬日里喝醉了酒一头踏入护城河里,等开了春河水化开,面目都辨认不全了。

    好在他一众兄弟都惦念着他生前的好,七拼八凑做了一场白事,将夫妻两个合葬在一起。

    而樊进的去处也就成了问题,七岁大的小子一个人要活着容易,流落街头如乞儿一般也是活着,可半大的小子真要挨着谁家常常呆下去难免也不是办法。

    没想到樊进自己却是个有主意的,他挨个上门给各个伯叔磕头,感谢对方替自己安葬父亲,一面又说自己准备子承父业开个卖肉的铺子,诸位伯叔多多照顾生意。

    这肉铺子一开就是十年,从最初每日里只能卖掉部分肉倒后来除了自己喂养的牲畜还要收野味儿再到与朔雪关的驻军搭上关系,樊进算是彻底在朔雪关站稳了脚跟。

    跟他父亲一样,樊进仿佛天生就带着一股子令人亲近的气儿,这朔雪关的三教九流就没有不与他交好的,甚至一些常年驻守朔雪关的士兵都跟他称兄道弟。

    樊进的铺子在北面,开着一见门面,一条长板肉案,悬挂着半付獐子并几片猪内,樊进一身短打站在肉岸边,这样滴水成冰的天气他一身单衣反倒额头上冒出汗来。

    “郎君可是樊大?”赵瑞一路过来天又下起小雪,他并未穿甲胄只着了一见藏青色交领的窄袖棉袍,雪子不多时便落满他的头发。

    “郎君可是来买肉的?这几日军爷们受累了,某便把肉猪都送军营里,只剩下这半付獐子,郎君瞧瞧可还中意不中意!”樊进见是个面生的郎君,又观他气度严肃猜着约莫是军营里来的,只不晓得对方找他是甚么事情。

    “瑞今日来此非为与郎君做买卖,而是特寻郎君说话的。”赵瑞见他以为自己是上门找麻烦的不由微微一笑,“天降细雪,估摸着郎君几日的买卖也差不离了,前面有个茶摊子,不若郎君关了铺子与我一道喝杯热茶?”

    “这?”樊进原本以为是自己将肉卖入军营之时予那采买些许好处今日东窗事发被人找上门来,但见这郎君态度和煦倒也不像是找麻烦的,心里登时镇定下来。

    “瑞素闻郎君急公好义,有‘小孟尝’之称,此番有一事非郎君不可为,还请郎君拔刀相助。”赵瑞正色道。

    “既如此,你且等我一等。”樊进见他态度诚恳也就允诺了,果然起身将肉案并生下的獐子、猪内一并收好,关了铺子锁了门,二人一道往那茶铺子去。

    此时风雪越发大了,两人要了个靠近火炉的位置坐下,又要了一壶茶一碟咸水豆子。

    “不知郎君可对我朔雪关驻军有所了解?”赵瑞伸手掸了掸肩头的浮雪,温声道。

    “这个不甚清楚,只晓得朔雪关并未设县令,听说驻守的将军是个四品的将军,还是出自姬刺史家。”樊进捡了一颗豆子丢入嘴中嘎巴嘎巴嚼着吃了。

    “某为姬将军身边从四品郎将赵瑞。”赵瑞听他此言心中又缓和了几分,“姬帅新亡,而朝中主帅未决,我晋州群龙无首,还须得入长安请得公子姬凛还晋州来,以解当前困顿之局面,然如今音信不通唯有差遣有识之士充作信使,以确保公子能即可收到传信,否则,我晋州危矣。”

    “某不过一介屠夫,大字不识一个,如何能担此重任?”樊进听了皱了皱眉。

    “北魏此番来势汹汹,定是早有准备,而晋州各地群龙无首  ,不得已都防备奸细,彼此心怀芥蒂,恐官方传信并不能及时通达长安。”赵瑞到了此时也不隐瞒什么只一应往下说,“姬将军已下定决心死守朔雪关,然而粮草有限,后无援军,唯有一死报国,能多拖得北魏铁骑于此地一刻算是一刻了。”

    “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么?”樊进心中暗忖,又见赵瑞言辞恳切说道后来沉痛处都红了眼眶,心中又信了几分。

百度搜索 系统之权谋天下 天涯 系统之权谋天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系统之权谋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系统之权谋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