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朕的青梅小道姑 天涯 朕的青梅小道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刘进和刘髆站在殿外等候,谁都不想多看对方一眼。

    此乃不共戴天之仇。

    家人子们纷纷打量着大汉朝最尊贵的两个少年郎君,心里哀叹,那位其貌不扬的霍娘子究竟给他们吃了什么药。

    殿内。

    刘彻坐在高处,微微歪着身体,一只手撑着头部,宽大的玄色袍袖披散下来,如同懒洋洋的鹰隼,漫不经心地打量着眼前这名少女。

    看到霍绾君走进来的那一刻,当利公主苍白的面容有些悸动。

    这个娇憨的小娘子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能够让刘家的两个金童为她如此。

    真是看不出来。

    然而,“情”这一字的确难解。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不是用道理能够解释清楚。

    当利公主凝神注目,不放过她的每一个举动。

    霍绾君低下头,不敢发出一声。

    每次觐见,她都提心吊胆,觉得稍有不慎,便命不久矣。

    这一次……

    更加的令人压抑。

    殿内寂静一片。

    但这寂静不会长久。

    刘彻问:“霍娘子代替朕去终南山修仙期间,可曾修了什么秘术?”

    声音低沉而缓慢,带着重重的压摄。

    霍绾君不知道皇上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这……好像……这和今天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干系呢?

    但是……

    君叫臣答臣不能不答。

    她睁大了眼睛,声音难掩困惑:“禀陛下,臣女并未修得什么秘术,李真人曾说臣女并没有这样的缘法,只传授了一些粗浅的法术和阵法。”

    刘彻紧盯着她的发顶不语。

    既然没有修得术法,怎么会将两个孩子都迷的神魂颠倒,竟然不顾纲常伦理。

    他不信。

    栾大和少翁都曾经在他的面前卖弄过高深的术法,只是后来那些术法慢慢的都不再灵验。

    眼前这个小娘子虽然有几分姿色,但从容貌上来说,比起他的长孙和幺儿,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一定是修行了什么狐媚之术。

    刘彻这么推测。

    道家还深通房中术。

    说不定,霍娘子跟随李真人修行了这些法术。

    “还有其他的吗?”刘彻的声音变得更加的低沉。

    霍绾君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迟钝如她,也感觉到了刘彻身上浓浓的怒气和杀气。

    “……还有……还有……”霍绾君十分后悔当初在终南山上未曾多学一点术法。

    刘彻浓重的眉毛拧了起来,强自按捺住烦躁。

    “还有……引导术……”

    霍绾君终于想了起来,如释重负,“真人当初让我跟随小师兄好好学习引导术,强身健体,也可传与家人。”

    刘彻:“……”

    正当刘彻要拍案发怒,震慑一下这个看起来老实,实际上狡诈的小娘子时。

    当利公主说话了。

    最了解刘彻的不是他身边的女人,而是他的女儿。

    “本宫想知道霍娘子是如何和皇长孙、昌邑王相识相知的?”

    当利公主的话一出,刘彻的怒气便稍稍收了回去。

    如果是他年青的时候,可以直接下令处死霍绾君,让叔侄二人求之不得,不再为一个女人闹得里外不和,成为大汉的笑柄。

    但他年纪大了。

    杀了栾大,让当利公主多年都不亲近他这个父亲。

    若是再为了这个女子让他最喜爱的长孙和幺儿不亲近他……

    刘彻发现,他竟然下不了这个狠心。

    霍绾君也感受到四周的威压的减轻,她感激地看了看当利公主,硬着头皮将三人之间的事说了一遍。

    当利公主的眉眼含笑,刘彻的脸却越来越黑。

    ……

    殿外。

    刘进愤愤地看着刘髆,“五叔,你有阿美,也会有其他人,还会有王妃,你为什么非要和我抢胖头鱼?”

    刘髆气得发抖:“明明是你和我抢,从小就想着法子和我抢。霍姐姐是我的,”

    “我和胖头鱼两情相悦,你这样枉做小人,我两曾经指天为誓,如果不能在一起,便粉身碎骨也要葬在一起。”

    刘髆听了这话,左边的胸口便是一疼。

    他最听不得大侄子和胖头鱼的誓言,为什么,不是他,是大侄子?

    这股子疼痛来的迅猛,让他压根没有办法呼吸,也没有力气反驳刘进的话。

    整个人就这样瘫了下去。

    “昌邑王……昌邑王……”

    “五叔……”

    四周乱了起来。

    殿内。

    刘彻愤然起身,长长的袖子就像是老鹰的翅膀在天上翱翔一般,滑过凌厉的弧线。

    陪伴着匆匆离去的身影,传来低沉之中带着森寒的杀气的话语。

    “请霍娘子留在此殿,等昌邑王醒了再做理论。”

    刘髆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霍绾君也不用独存。

    当利公主同情地看着依旧跪附在地的霍绾君,遇到喜怒无常的父皇,痴缠不休的刘髆,这也算是她命里的劫数吧。

    昌邑王的昏厥成了压在刘进和霍绾君身上的巨石。

    太医说这是昌邑王大喜大怒之下,伤心伤肝,再加上他从小就有不足之症,又早早通了房事,伤了肾气,所以才会昏厥。

    从此之后,需要平稳心情,不得大喜大怒。

    一言以蔽之,要静养,要小心伺候着,不能让人不开心。

    刘进无言地跪坐在床侧,神情恹恹。

    卫皇后看着两个孩子了无生趣的样子,只是默默垂泪,不说话。

    太子妃扶着卫皇后,只有垂泪而已。

    到了这个时候,还说什么呢?

    只不过是看谁在皇上心目中的份量重罢了。

    刘髆即便是在病中,依旧美得让人心折,瞧着如同春日里的嫩柳,只抽出些许嫩芽,就让人心生爱怜之情。

    他的睡颜和李夫人何其相像。

    刘彻看在眼里,心里又想起来了香消玉殒的李夫人。

    也只有李夫人能够生出这样的美人了。

    刘彻一时之间竟然分不清,眼前的是他疼爱的幺儿,还是那深得他心的李夫人。

    这一刻,只要刘髆睁开眼睛,刘彻兴许什么都愿意给他。

    刘据看着父皇这样的神色,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一方面为父亲不加掩饰的偏爱而难过,一方面又不由自主地责怪自己身为太子,不能让父亲减少忧患而自责。而母亲和姐姐们说的话,也在他的耳边不断地旋绕。

    身为大汉的太子,日子太难。

百度搜索 朕的青梅小道姑 天涯 朕的青梅小道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朕的青梅小道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朕的青梅小道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