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此挂不求[系统] 天涯 此挂不求[系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我不想去。”师止川拒绝道。

    “再说师父还未回来,我要在这里等他。”他转过身,全然一副不可动摇的样子。

    听到这话的女子面不改色的继续道:“仲华长老请您去鹤州一趟,听闻是有了您仇人消息。”

    “什么!?”师止川一惊。

    女子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恭敬的说道:“是的,仲华长老似乎已经掌握了一点关于您仇人的踪迹,在城主带着您来到南蜀之际,铁片杀手也在外活动,便在不久之前在鹤州出现,一月之后便是万月教副教主的生辰,仲华长老猜测到时铁片杀手会出现也不一定。”

    “一个月后,”师止川皱眉,“即便现在出发也不可能赶上吧。”他还记路盛垣带着连云跟他来到南蜀花费了两月左右的时间,如今只剩下一个月,怎么可能从南蜀赶到千里之外的鹤州?

    “这个请您放心,”女子垂首道,“无霜城的牛车已在南蜀边界等候,一月时间足以。”

    师止川双手握紧又松开,看到他这个动作的女子笃定的闭上了眼睛,果然下一刻少年的声线响起:“那我跟你们走。”

    师止川在迈开步子的一瞬间千里从树屋上上跃了下来,他一手抓住师止川的手腕:“师师!”

    然而发话的人却是阿陌,毫不留情的呵斥让千里松开他的手:“你在干什么千里!”

    被这样说的千里手指松开,师止川的手腕从他的指尖脱出:“师师。”少年叫着对方的名字,分别来的触不及防,他丝毫没有想过在这样的一天,在这样重复了不止一次的日子里,自己的朋友会这样离开。

    “抱歉啦,”师止川转过头,脸上带着满满歉意的笑,他挠着自己头,微躬着背脊,“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答应千里的事情恐怕不能完成了,不过等我有空一定会来南蜀看你。”

    关于约定的事情在连云他们走后不久——

    苗氏巫族的祭奠即将开始,千里请师止川做自己的互式(类似半身的称呼)在祭奠的时候可一同坐在搭建的高台之上,迎接月神。

    原本师止川已经答应了下来,不过如今看来因为铁片杀手的事情,他不得不爽约离开南蜀。千里是邪道中人,有不能出南蜀的规矩,而他又是下一任的阿陌,纵使师止川也不愿与他分别,却出了答应下次来看望他,没有别的话可说了。

    “没事,”千里收回了自己的手,他盯着掌心,“师师要记得约定,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恩,一言为定!”

    尚且在归心堂的连云猛的抬头看向天空,在方才的一瞬间风声之中仿佛传来了他极为熟悉的声音,下一刻原地已经看不到人影了,连云飞快的朝着归心堂的某处而去,落地之时惊醒了正在谈话的两人。

    “连、柳贵?你有事?”路盛垣微讶。

    连云的目光在旁边的宁芳身上看了一眼,这个动作被女人收入眼中,淡淡一笑,知趣的说道:“既然柳贵找你有事,那我也不便打搅了,不过我之前说的事情,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我随时恭候。”话说道这里宁芳已经站了起来,她临走的时候对着连云客气的笑了笑。

    路盛垣目送宁芳走后,看向连云,他伸手将人拉在身旁坐下:“有什么事,让你急成这样?”

    连云抿嘴:“不知道,但是我想去看看师师。”

    “小川?”路盛垣倒没有想到连云居然说起的师止川,按理少年这会正在巫族的地盘,不会有什么大碍,“你这样说,是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

    “我感觉异蝶已经到了南蜀,而且距离我不远了。”

    连云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已经听见在木林中扑扇的声音,挥动着轻薄的空气,冰晶的身体随之腾空,若是不细看,仿佛一簇莹莹白雪在枝叶之中飞舞。

    “他们不可能来得这么快,”路盛垣疑道,但连云的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难道,“之前曾有雪鸦送到,若是那个时候便远远的跟在我们后面,此时能够忽然出现在南蜀倒也是不是不可能,”说道这里路盛垣已经看向了连云曾经割破了的手指,“若是如此,异蝶当将到眼前了。”

    连云:“恩。”说着便要起身离开,却不料被路盛垣一把抓住。

    “等等。”

    “何事?”

    路盛垣:“这个时候你若是贸然出去,是不大可能的。”

    连云未明白他的意思,路盛垣见人已经停下来,便解释道:“方才宁芳来我这里,说得便是教主在明日将会在大殿之内召集所有人,将左使外出、右护法身亡的消息一并说出,届时可能将会说出下一任的左使和右护法。”

    “而宁芳来找我说的便是这左使之位,教主不光意属于我,更是有意将你提拔上去。”

    没想到说的是这件事情,连云道:“我已经拒绝了。”

    路盛垣颔首:“这我也料到了,不过归心堂教主方才下令将你提为他身边的近侍,你这个时候贸然出去,并不明智,不光是这个教主,便是归心堂上下也对你这个举动关注起来。”

    说道这里连云已经明白如今的形势已经容不得自己轻举妄动,在左使和右护法的人还未定下之前,整个归心堂内都是紧绷着的,而他这个刚刚成为教主跟前的红人,想必此刻更是引人注目,怕是一举一动都在旁人的观察之下。

    这么一想,连云当即皱眉。

    路盛垣知道他想些什么轻轻的摇头:“你放心,你来找我,算是平常,毕竟之前都是左使的人,而且在外人看来我们之间的关系还算融洽,最多问起的时候,对付一句交接工作罢了。”

    “章一水。”连云却忽然说起了这个名字。

    路盛垣的脸色一沉,此人因为是三十旗里其中的一个旗主,想要杀了他还颇有些不容易,之前柳贵因为任务在身并未与这人有什么交集,乃至于连云和路盛垣忽略了这两人间的关系。

    难怪那日章一水看见柳贵的时候阴阳怪气的,想必之前这两个人有了什么矛盾,而连云在杀了柳贵之后,不小心遇上了章一水,触不及防之下被这人给亲了一口在脸上,只来得及一掌将人掀开,就急忙的逃走了。

    “这个人自然会有自己的下场,”路盛垣慢慢说道,“连云倒不必着急,再聪明的老鼠总会露出尾巴来的。”

    连云一愣,反倒想起来自己之前气得要杀人,路盛垣说教给他的事情。不过他没想到对方居然当真了,连云犹疑了一下,想要劝说一番,毕竟是隔着一层易容,而且这件事到了如今他也不是很在意了,只是想到现在顶替了柳贵的身份,不知道该如何跟章一水相处罢了。

    “那只鸽子和纸我已经看过了,没想到的是柳贵至今还跟在外的左使有联系,而那张纸我暂时猜不出什么缘由来,不过既然柳贵如此关心,而且万毒宗早已跟归心堂有了纠葛,想必这张纸上死的人都是跟归心堂暗地的某些事情有关的。”

    “左使叫刘解。”连云道。

    路盛垣:“归心堂的教主说的?”

    “没错,而且他似乎知道柳贵跟刘解还有今日见我也是因为刘解提起过柳贵这个人。”连云将自己得到的情报尽数交代出来。

    “如今看来这位教主忽然将你提为近侍也不是没有根据,照所有人所言,看来他的确是对左使刘解有着比左右护法还有深的信任。”路盛垣露出好笑的神色,他不明白倒是是经历了什么事情,还是说如今形势让这位教主迫不得已,已经到了根本无法信任自己身边的人的地步了吗?

    要知道左右护法可是在教主身边从小一同长大的存在啊!

    有趣的敲了敲自己的膝盖,路盛垣接着道:“雾山的事情想必已经暴露了,不过这些天却也不见归心堂有什么动静,反而跟之前一样根本无人去理会地牢里的人,我想是否要在教主召集所有人去往大殿的那日,将大家给救出来。”

    这般说着路盛垣已经从衣襟中取出了一张地图,推给了连云:“这是地牢里的地图,画圈的地方都是关押了雾山弟子的牢房,距离牢门大约一半的距离,离地牢里的守卫休息的地方最近,并不是个好救人的位置。”

    连云拿起地图认真的看着。

    “反了。”路盛垣好笑的声音传来。

    握在手里的纸被人飞快的倒转了一个个,连云故作冷漠的声音说道:“我知道。”

    路盛垣:“好,我知道你是知道我知道你是故意的。”

    连云:“”

    最后那张地图被连云塞到了衣襟里面,路盛垣撑着下巴看着人并不说话,直到将连云看得有些尴尬的问道:“霁开为何看我?”

    “自然是因为多日不见了。”路盛垣微笑道。

    他如今的脸上易容的是黄珩的模样,本就生的一副轻佻的样子,此刻微笑说话都是亲昵十分,带着点逗人的意思,这是路盛垣最常跟自己说话的语调,但连云却莫名的觉得有点刺眼,他忽而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冒犯了一样,胸中腾起了一股怒气,突兀的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路盛垣尚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伸手想要叫住人,却听——

    “相公?”这娇媚的声音说道,仿佛沾了水的花蕊让人可怜。

    路盛垣却是一僵,转过头来:“阿了?”

    了夫人举着一张秀面的牡丹绸扇,遮住了自己的半面,唯独露出那双水润的眼珠子看着路盛垣,然后一笑便如弯弯的月牙生出一股勾魂夺魄的媚色出来;“你在这干什么,阿了做了甜汤,相公来喝一点吧。”

    路盛垣轻轻的笑了笑,颔首:“正是口渴,没想成你便做了甜汤。”

    了夫人羞怯的低下了头,待路盛垣走到身边的时候,想要伸手去挽住男人的手,却猛的想到了他近日来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只好落寞的收回了手指,佯装整理袖角的皱褶。

    “相公跟柳大人在说些什么?”阿了跟在路盛垣身后问。

    路盛垣:“没说些什么,都是些堂里的事情,过几天你都会知道的。”

    “是吗,那就好,”了夫人淡淡的说道,她看着男人对着自己的后脑勺,自从她回来之后曾经宠爱她的黄珩仿佛已经对自己失去了兴趣,若不是对方还未纳其他女人进这个院子过,她真怀疑黄珩已经移情别恋了。

    不过这也说不准,指不定是因为顾忌她还在,在外面金屋藏娇呢。

    但这样的想法了夫人只持续到了方才而已,就在刚刚她已然确定了黄珩确实是对自己没有了丝毫的爱意,就连一点点的迷恋也没有了,因为这个男人已经喜欢上了别人。

    没有金屋藏娇,但可笑的是他喜爱上的人,是个男人!

    了夫人衣袖下的手狠狠的抓住了手里的扇子,因为太过用力,在手心上留下了深深的红印,她竭力的维持自己面上的漂亮的笑容,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跟平常一样,竭力让心头那股扭曲的嫉妒,发狂般的恶心没有表现出来。

    “相公。”了夫人笑着走到了路盛垣身旁,她歪着头,宛如一个孩子一样的天真。

    “那位柳大人听说在以往就是左使最信任的手下呢,没想到原来长这个样子,瞧起来像是不喜欢跟人说话,想必是个不爱笑的人吧。”

    路盛垣看了一眼女人灿烂的微笑,不知道对方为何忽然提起这个:“确实是他,不过今后他就是教主的近侍了。”

    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冒犯了他吗?了夫人笑着颔首:“我自然知道,相公放心就是了。”

    她明白,那样的眼神和微笑,这个男人恐怕是认真的。

百度搜索 此挂不求[系统] 天涯 此挂不求[系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此挂不求[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此挂不求[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