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竹马PK总裁 天涯 竹马PK总裁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如果你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看到了防-盗-章-节,本文首发晋-江-文-学-网,正章将在半小时后更新,请重刷此章,作者糊口不易,请支持正版。爱你们,么么哒!

    装修奢华到极点的酒店房间内,灯光昏暗的很,只有两盏床头灯透过乳白色的大理石灯罩发出暖黄莹光。

    两具赤-裸的身体在莹光里缠缚在一起,似乎是一对交颈而眠的亲密恋人。

    林恕刚刚结束一场算不上酣畅的欢爱,匍匐在盛骄阳胸口上休息了一会儿,翻身下来,躺在他旁边的位置,低声的喘息。

    盛骄阳僵硬的平躺在酒店柔软的有点儿过分的大床上,有一瞬间的茫然,不知道究竟该做出怎样的反应才能让自己在当前的情境里显得自若从容。

    虽然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很足,盛骄阳还是觉得有点儿冷。

    摸索着找到被林恕掀到一旁的毯子,不着痕迹的盖住自己因为林恕的离开而暴露在空气里的身体。

    男人的喘息声一点一点小下去,终于趋于平缓,低到听不见。

    盛骄阳想,或许他该起身了。

    拥着毯子坐起来,就着幽暗的床头灯搜索了半晌,才看到掉落在床边的内裤。

    俯身捡起来,穿上,却在弯腰时牵动了后方的伤口,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林恕靠坐在床头,一边看他动作,一边自在的点燃一支烟。

    香烟的味道缓缓弥漫到空气里,将浓郁的欢-好味道一点一点冲散了。

    虽然并不是很呛人,但盛骄阳还是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然后低声笑了笑。

    “笑什么?”林恕的视线正在他线条美好的背上流连,听他蓦然笑出来,低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一句话。”盛骄阳一边说,一边继续搜寻着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服。

    如果是以前,遇到这种说话只说一半的人,林恕早就不耐烦了,这一回,他却饶有兴趣地问:“什么话?”

    盛骄阳慢慢弯腰捡起自己的牛仔裤,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林恕不禁掀唇,无声的笑了笑。

    这个男孩,还真有点儿意思。

    刚才,他躺在他身下,瑟瑟的发着抖,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好看的琉璃眼里泛着泪光,整个人都绷紧了,仿佛下一秒就会昏死过去。

    林恕觉得自己就像是欺负小白兔的大灰狼,简直坏透了。

    “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就没有再进行下去的必要了。”说出这句话,连林恕自己都觉得吃惊。他从来都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一向生冷不忌。今天的他,有些奇怪。

    盛骄阳慌忙握住他半挂在身上的衬衫衣角,“不,我准……准备好了。”

    话音刚落,一滴泪忽然从眼角溢出来,滑进了鬓发里。

    “你哭什么?”林恕望着怀里僵硬的像块石头的男孩,眉头蹙起,说:“我还以为,我们是你情我愿的。”

    盛骄阳急忙抬手擦掉眼角的泪,谁知,眼泪却越擦越多,几乎要泛滥成河了,“我……我没有,我没有哭,我没有……”

    林恕顿时觉得兴致索然,翻身就要从他身上下去,盛骄阳却一把环抱住他的腰,用他微哑的、有些许撩人的哭腔不住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准备好了,我真的准备好了,你不要……”

    “还是算了吧,我对一个哭哭啼啼的男人可提不起性趣。”说着,林恕就要掰开他缠在自己腰上的手。

    盛骄阳慌不择路,仰头就攫住了林恕凉薄的唇。

    林恕被他弄疼了,握住他的肩把他扯下来。他这回真有点儿生气了,“不要闹了!”

    盛骄阳被他猛然黑下来的脸吓住,呆了一呆,眼泪终于不再流下来。他咧开嘴笑笑,“你看,我的眼泪停住了。”

    林恕却被他这个布满泪水的笑脸给弄懵了,情不自禁又无可奈何的伸出手,温柔的擦掉他眼角残留的泪,说:“明明怕得要死,又何必故作勇敢。”

    盛骄阳垂眸,说:“我不怕……”

    林恕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重新将身体压上来,“那我就要开始了。”

    盛骄阳稍稍放松的身体再次紧绷起来,却点了点头,说:“好。”

    当林恕进入盛骄阳的身体时,才终于明白盛骄阳刚才为什么会那么紧张。

    这个主动勾-引他上-床的男孩,或许是第一次!

    他后面实在太紧了。

    看着盛骄阳疼到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林恕的脑子里有些乱。

    他纵横情场多年,得到过许多第一次,可这一回,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明明疼成那样,盛骄阳却紧咬着唇,一声不吭。

    映着煞白的脸,双唇愈发红得似血。

    林恕想,与其这样僵持着,还不如速战速决,他才能少疼一点儿。

    “我要动了。”林恕哑着嗓子说。

    盛骄阳闭着眼点点头,眼泪再次沾湿长睫。

    这一回,纯粹是因为几乎要灭顶的疼痛。

    不到十分钟,林恕就缴械了。

    这样的战绩,如果传到他那帮损友的耳朵里,不知道要把他埋汰成什么样子。

    他趴在盛骄阳胸口上休息,耳边全是他的心跳声,咚、咚、咚……又快又响。

    林恕莫名的有点儿开心。

    此刻,方才那个羞惧到极点的盛骄阳却像变了个人似的,竟然会说出“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这样的浪荡话来调侃他。

    真是有意思。

    林恕扫了一眼白色床单上的星星点点的血红,狠吸一口烟,说:“你是第一次吧?”

    盛骄阳已经在扣衬衫的扣子了,闻言顿住了动作,却没有回答。

    林恕又说:“把第一次给了我,是不是觉得很可惜?”

    盛骄阳低着头,林恕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他用好听的声音轻声说:“不,一点儿也不,反而觉得很值得。”

    林恕了然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们都知道这句“值得”意味着什么。

    又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盛骄阳走到床前,对着依旧靠在床头抽烟的林恕说:“林总,请你送我回家,可以吗?”

    林恕抬头睨了他一眼,说:“不要叫我林总,叫我的名字。”

    盛骄阳十分听话,说:“林恕,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林恕侧身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赤条条的从床上下来,往浴室的方向走,“等我十五分钟。”

    盛骄阳点点头,说:“好。”

    *

    从浴室里传来林恕氤氲着水汽的声音:“骄阳,帮我把衣服拿过来。”

    骄阳?如此亲昵的称呼……半晌,盛骄阳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叫自己,而且,这也是第一次有人如此亲昵的称呼他。不知怎的,心里就有了一点点暖意。

    或许,选择林恕做跳板是他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也未可知。

    “好的!”盛骄阳捡起林恕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快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盛骄阳低着头,把手中的衣服递给早已在浴室门口等待的林恕,声音低低的,“……给你。”

    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脸,林恕突然就很想逗逗他。

    所以,当他接过衣服的时候,顺手就握住了盛骄阳的手腕,“你不洗洗吗?那些东西沾在身上,可不舒服的很呢。还是说,你想留作纪念?”

    “你……你胡说什么!”盛骄阳没有想到,林恕看起来如此清俊的一个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下流话,着实是人不可貌相,“我回家洗。”

    林恕满意的看到他的脸更红了几分,便更想逗弄他。

    “怎么,你是怕我再要你一回?”林恕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弯腰附在他耳边,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蛊惑,“放心吧,我可不是那么禽兽的人,不会对刚刚经历过第一次的人做出这样坏的事来。”

    盛骄阳挣了挣,没有挣开,只得再次嗫喏着说:“我不洗,我要回家洗……”

    林恕看他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终究还是不忍心,“好吧,那我也就不好再强人所难了。”说着,就松开了手。

    盛骄阳一直处于往外挣的状态,不防林恕猛然松了手,身体倏然后仰,脚下一滑就往后倒去。亏得林恕眼疾手快,急忙上前一步,一把搂住盛骄阳的腰,把他给捞了回来。

    盛骄阳一下子撞进他怀里,本能的搂住林恕的腰来稳住自己的身体。

    林恕在他耳边打趣,“你这是在投怀送抱吗?”

    盛骄阳一惊,慌忙松开手,就去推他。

    林恕身上本就一-丝-不-挂,密布的水珠尚且挂在小麦色的结实胸膛上。盛骄阳带着微弱暖意的手一推上去,却仿佛变成了一块灼热的烙铁,瞬间把那些晶莹的水珠化成了蒸汽,氤氲在两个人之间,雾蒙蒙的,连彼此的脸都看不分明。

    盛骄阳兀自低着头,从林恕的角度看过去,却仿佛他正温顺的埋首在他胸前,等待着他的轻怜蜜爱。

    “你放开我。”像是在命令,又像是在乞求。

    “你确定要我放开你?”林恕的声音里总带着戏谑的笑,淡淡的,却让人无法忽视,“你刚才是不是故意摔倒的,就是想让我来抱你?”

    “我没有。”盛骄阳小声辩驳,“快放开我,你弄湿我了。”

    “我弄湿你了……”林恕故意顿了顿,“这句话很有歧义啊。”

    盛骄阳疑惑抬头,不解的问:“什么歧义?我的意思是,你身上的水弄湿了我的衣服。”

    他的眼神澄明清澈,一丝杂质也没有,看得林恕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已经提到嗓子眼儿的荤话又重新咽了回去。

    他有点儿搞不懂盛骄阳了。

    说他骚,却透着纯;说他纯,却又不时透出一股子勾人的骚劲。

    在盛骄阳面前,他已经好几次做出反常的事来。

    林恕隐约觉得,如果今天晚上就这么放他回去的话,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不顾盛骄阳的反抗,林恕臂上微微用力,就把他抱离了地面。又是一个轻巧的转身,两个人已经站在了花洒下,一个赤-身-裸-体,一个穿戴整齐。

    没等盛骄阳反应过来,温热的水已经兜头淋下来。

    “啊!”盛骄阳惊叫一声,“你做什么?”

    林恕缠在他腰上的手不动声色的爬上去,手势纯熟的解他衬衫的扣子,“我要和你洗鸳鸯浴。”

    他说的是“我要”,而不是“我想”,温柔而又强势。

    盛骄阳知道,他根本没有反驳的立场。

    就像一只漂亮的宠物,不能仗着主人的宠爱就为所欲为。更何况,盛骄阳根本不知道林恕现在对他抱持着怎样的态度。

    所以,盛骄阳只是乖乖站在水下,任林恕善解人衣的剥掉他的白衬衫,牛仔裤,内裤。

    浴室里的灯光要比卧室明亮许多,让林恕能够更加清楚的欣赏盛骄阳的身体。

    不得不说,造物主是极其偏心的。

    林恕从未成年起就游历花丛,到如今已至而立之年,谈不上阅人无数,但也算得上是身经百战了。或妩-媚,或清纯,或端庄,或放-荡,什么款的没有见过。

    可是,面对着盛骄阳的身体,他一时竟挑不出瑕疵来。

    所有的一切,都恰到好处。不过分强壮,也不过分瘦弱。不十分高挑,但也不显得娇小。

    总归,还是那四个字:恰到好处。

    林恕非常满意自己所看到的,默默的在心里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

    盛骄阳被他看得尴尬极了,比刚才在床上还要尴尬,直想找个角落藏起来。

    可是,周围除了光秃秃的毛玻璃,就是冰冷坚硬的大理石墙面,根本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不,还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他躲藏。

    盛骄阳咬着唇,小心翼翼的向前两步,轻柔的把自己塞进了林恕赤-裸而宽广的胸膛里,“不要再看了……”

    林恕有片刻的失神。

    又来撩拨他。

    这种羞怯的撩拨,让林恕完全丧失了抵抗力。

    况且,他本来也没有要抵抗的意思。

    林恕的双手爬上他如丝缎般光洁的后背,温柔的摩挲,“我不是柳下惠,扛不住这样的诱惑。而且,我刚才是为了照顾你才那么快结束的,你该不会以为我的战斗力真的只有十分钟那么渣吧?你该懂得意犹未尽的意思。”

    两个人肌肤相亲,盛骄阳清晰的感受到林恕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发生着变化,那里散发着的高热几乎要灼伤他的小腹。

    “……我受不住……第二次。”盛骄阳把脸贴在他胸口,断断续续的说。

    操!

    林恕几乎要爆粗口了。

    他怎么能如此折磨他!

    无比羞怯的勾引着他,却又无比纯洁的拒绝着他。

    林恕思虑了一下,做出最后的让步,“你可以用手。”

    *

    b市的马路从来都是川流不息的,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

    盛骄阳坐在副驾的位置上,看着车窗外的繁华夜景,脸上有不自然的潮红。

    刚才在浴室里……那样羞耻的事情……

    他偷眼去看驾驶席上的林恕,见他表情自若的很,仿佛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只是他的一场梦,和他不相干。

    盛骄阳终于深切的体会到了“衣冠禽兽”四个字的含义。

    似乎注意到盛骄阳的视线,林恕转头看过来。

    盛骄阳急忙转身,装作在看风景。

    林恕笑着说:“这套衣服很适合你。”

    “这套衣服”已经不是盛骄阳穿来的那套衬衫牛仔裤。

    他的衣服早在被林恕拖进浴室里时淋透了,所以林恕打电话让司机小李从车里拿了一套新衣服送到酒店房间,让盛骄阳换上。衣服还没有拆封,而且是国际名牌,一看就价值不菲。

    盛骄阳有些犹豫。

    “难道你想光着身子出去吗?”见他没有动作,林恕大概也猜出他在顾虑些什么,于是说道:“就算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盛骄阳依旧裹着浴巾站在那里,林恕继续道:“这件衣服原本是我买给别人的生日礼物,你先穿着,我再买给他就是了。”

    盛骄阳没办法,只得拆了包装,把衣服换上。

    没想到,意外的合适,颜色和款式他也很喜欢。

    林恕很满意。

    盛骄阳并没有对他的称赞给予热烈的回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车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作为一个情场高手,林恕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咳嗽一声,正要起个话头调节一下气氛,盛骄阳却开口了:“就在这儿停吧。”

    这么快就到了吗?

    林恕靠边停了车,探头往外看了一眼,“丽都花园”几个红色的大字在高楼的顶端发着光。

    “你住在这个小区?”林恕问。

    “嗯。”说完,盛骄阳却依旧静静地坐在座位上,丝毫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这是要他帮他开车门的意思吗?

    以往,遇到这样的人,林恕都会在心里骂一句“操!真他妈矫情。”,但还是会绅士范儿十足的下车帮他们开车门。这回,他却埋怨自己脑袋秀逗,没有把殷勤献在前头。

    林恕推开车门,刚要下车,右手却突然被拽住,“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没有任何的起承转合,林恕整个人突然就不好了,“……什么话?”

    盛骄阳今天晚上第一次直视林恕的眼睛,心脏几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我想进演艺圈,我想要做演员。”

    果然。

    林恕脸上残留的一点儿笑意彻底消失不见了,眼底像结了一层冰,冰冷而锐利。

    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不是吗?可为什么失望还是像潮水一般漫上来?是因为还抱有微弱的期待吗?期待他会不一样?

    林恕,你真蠢啊,又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了,怎么还会对卑劣的人性怀有期待?

    林恕这段时间对盛骄阳积累的全部好感,在他说出那句话的瞬间,全部烟消云散了。

    “还真是直接啊,一点儿都不拐弯抹角,直抒胸臆。”林恕嗤笑一声,说:“可是,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吧?刚从床上下来,就开始伸手索要报酬了?你又凭什么以为陪我睡了一觉,我就会心甘情愿的捧你?纵使你献给我的是处子之身,也并没有什么稀罕。说实话,我反而不喜欢你这样的处-男,躺在那儿像块木头一样,不懂配合,不会叫-床,跟奸-尸没有两样,一点儿都不爽。    ”

    盛骄阳脸上并没有什么受伤的神情,因为他早就预想过更糟糕的话语,“林恕……”

    “闭嘴!”林恕怒不可遏,“不许你叫我的名字,听着真他妈恶心。”

    盛骄阳默默的叹了口气。

    床上床下,变化可真是天翻地覆。

    可是,情有可原。

    “林总……”

    “我让你闭嘴,你耳朵聋了吗?!”林恕怒吼。

    这句没有任何感情的“林总”,更加让他觉得不舒服。

百度搜索 竹马PK总裁 天涯 竹马PK总裁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竹马PK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竹马PK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