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红楼之不可惜 天涯 红楼之不可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第三十章

    贾敏拿着帕子掩唇一笑,“都是兄长的孩子,哪来的厚此薄彼呢。”别说是你生的,还是姨娘生的,我认的只是我兄长的血脉。

    再说了,再看看你生的那东西。又是问玉,又是摔玉的。还有什么这个妹妹我以前见过,这么纨绔子弟的样子,谁敢让孩子跟他玩。

    你生的是宝,我们林家的孩子可比你这个儿子更贵重呢。

    这个时候的贾敏还不知道,若不是惜春装了一把提前透了剧情,再加上她闺女聪慧消弭了一场尴尬,接下来的取字事件,可是会让贾敏对于宝玉的印象就会更差了。

    贾敏和林如海都活着呢,就要替人闺女起字。这是当着人父母的面调戏人家闺女,还是内心深处恨不得他们两口子去死呀!

    “听说林姑老爷那一次受伤不轻,现在还在保养着。我娘家前儿送来了一只老山参,一会让人给姑奶奶送来。阙哥小小年纪,看着怪让人心疼的。”别嘚瑟了,谁知道你男人能不能活到你儿子成年呢。

    “多谢舅母关心,家父一切安好。”听到王夫人气急败坏,不怀好意的话,不等贾敏反击,林阙难得的呛声了。

    有人语怀恶意的说起自家父亲,为人子女谁又能忍的下来。父亲说过他是他们家的男子汉,要为母亲和姐姐撑起一片天。

    林阙虽然才五岁,但是林如海与贾敏对他的教养却是一点不敢懈怠。尤其是林如海受伤的这大半年,林阙像是突然长大了好几岁一般。

    当然,这不排除林如海曾经害怕自己坚持不下来,或是命不久矣,做出的一系列拔苗助长的爱的教育。

    “母亲,二舅母不喜欢珍珠粉,皇上赏给父亲的药材里,不是还有一只何首乌。书上说那个吃了最是利发的。母亲派人送给二舅母可好?”黛玉看到弟弟如此,也鼓起勇气,先是看了一眼王夫人的发鬓,然后诚肯地像自家母亲建议道。

    母亲说过,女人最在意的,一直都不会发生改变的事情,就是容貌。

    母亲刚刚说二舅母年老色衰,现在她也可以在这方面上功夫。

    反正二舅母的气色看起来也不是多好,头发也渐渐出现了霜色,比母亲大不了几岁,竟然看起来差了那么多。

    所以母亲也是关心二舅母的,不是吗?

    父亲的身体,一直是全家人的心病。大夫虽然说父亲只要好好保重,安心静养,虽是寿数无法更改,但再陪伴她们些年月,却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父亲的身体,最怕的是引发并发症,一场风寒都会成为夺手父亲生命的元凶。

    他们全家人都在小心翼翼的祈祷着,可是二舅母如此言语和恶意,实在是欺人太甚。

    她在进京的船上,也听到母亲说起她与二舅母之间的恩怨。这一次二舅母向母亲炫耀挤兑时,母亲才会反驳。可是二舅母千不该万不该将话题扯到父亲身上。

    别说弟弟忍不了,她也忍不了。

    王夫人握着佛珠的手一紧,皮笑肉不笑地扫了一眼黛玉,这才看着贾敏说道,“这孩子倒跟姑太太小时候一样,聪明伶俐的紧。也不知道将来有没有姑太太这样的好福气。”

    瘦了巴几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没福气的。口齿如此不饶人,也不是个大度的。还想做她家宝玉的媳妇,做梦还比较快一些。

    “多谢二舅母夸奖。母亲,玉儿说的提议可好?”黛玉也不是吃素的,听到王夫人这样说,先是当成没听出来的样子,谢过王夫人的‘夸奖’,然后又一脸认真地寻问母亲自己的提议。

    “瞧你这孩子,好像母亲多吝啬似的。月桂,你现在就去让人将那只何首乌给二舅太太送过来。噢,再去装一匣子珍珠粉给大舅太太。”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听说南边豪富,姑老爷一直在南边当差,应该不差这个些东西。噢,瞧我,姑老爷成了伯爷,我这做嫂子还没有恭喜呢。我听说,那爵位将来传给阙哥儿时,都不会降等的。这姑老爷就是本事人”

    贾敏:“大嫂廖赞了。”怪不得刚刚在老太太上房时,这位大嫂子竟然是一句话也不说呢。这思想真奇葩。想到自已的娘家人在儿女面前丢了人,贾敏的面上也有些个烫。

    王夫人:“”为什么看着大房出丑,自己也会觉得丢脸呢。话说到这里,真的是恭喜别人的好时机吗?

    黛玉:“”外祖母家里的怪人怪事就是多,先是四妹妹,然后宝二表哥,现在又是大舅母。

    林阙:“”为什么都是古怪的样子,他竟然觉得四表姐更可爱一些呢

    这一场谈话,就在这种稀奇古怪的气氛下结束了,再之后,几人便再也没有说话。一路沉默地向前面接待林如海的地方走去。

    因为几个大人不是亲手足,就是都不年轻了,两个小孩子还没有到避讳的年纪,所以一行人便也没有什么顾忌的见了面。

    相互说了几句话,林如海和贾敏便去了贾母上房准备告辞离去,结束这一场让人心累的拜访。

    到了贾母那里,贾母极力挽留,但贾敏以林如海的身体不能太过劳累为由,坚决拒绝了母亲的挽留。

    “我看林丫头怪可人的,不如便留在这里陪陪我老婆子吧。你一走多年,老婆子还以为有生之年,再见不得了。现在看着你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你父亲在天有灵也能瞑目了。”说着说着,贾母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老太太快别伤心了,您看姑妈这不是回来了吗?姑父姑妈以后都要留在京城,您老什么时候想见了,便能见着了。您老说是不?”王熙凤眼疾手快地连忙上前,拿着鸳鸯手中的帕子便给贾母擦拭眼泪。

    刚刚去前面的时候,王熙凤几人不方便跟着过去。此时在贾母上房,便没了什么顾忌。

    林如爷虽然没了官职,但还有爵位。林家还有一个男丁,这身份可比云大丫头更值得拉拢。想到此,贾母就提出了将林黛玉留在府中做陪的要求。

    贾敏自然是不同意的,且不说府中王氏姑侄当家,会不会怠慢了自家的宝贝姑娘。只说她刚刚和二嫂发生了一点‘小摩擦’,黛玉又话中暗示二嫂皮肤和头发都不好。这会子让黛玉留下来,她这个亲妈,可真是不放心。

    可是见到自家母亲这个样子,贾敏又说不出拒绝的话。

    “凤哥儿说的是,左不过隔着两三条街的路程,什么时候母亲想我了,或是我想母亲了,直接坐车便过来了。到时候母亲可别嫌我来的频繁才是呢。”

    贾母听了呵呵一笑,“不嫌,不嫌。你便是住下来,那才好呢。我们娘们日日亲香着。来,林丫头,到外祖母这里来。回头就住跟外祖母住,可好?”

    外祖母笑得很亲切,很和蔼。可是林黛玉就是满心地不愿意留在这里。四妹妹古灵精怪,宝二表哥疯疯颠颠,二姐姐看着自己的奶娘都皮笑肉不笑。还有三妹妹,说句话都要看一眼二舅母,

    最重要的是二舅母刚和母亲进行了一场有深度有内涵的交流,她留在这里会不会被迁怒?母亲,这里有吃人的妖精呀。

    许是贾敏看到了自家闺女平静外表下的不安,想了想笑着回了贾母,“好叫老太太知道,我这个玉儿,最是娇气。从来没离开过我们身边。别人我也不放心,因为是老太太,再没有推辞的。本来老太太留她,我只有高兴的。只是刚到京城,且不说之后会不会水土不服,只是总要带着她拜访几家府邸,才能放她到老太太这里享福。

    今儿我且先将人领回去,过个几日,再将我们丫头给太太送来,老太太看可好?”

    贾母一听这话,倒也不好真的将人现在留下。只得依了贾敏的话,“她才多大呀,再累着了她。算了,你这当太太的都不心疼她,只有我这讨人烦的老婆子多上点心了。今天我也不留你们了,过几天我再派人去接她过来小住。”

    贾母也知道贾敏说的再理,毕竟林家刚刚进京,总要下帖子拜访几家关系亲密的人家。带着孩子去拜访,一是说到没话可说时也有个话题。二也是让人知道林家有女的意思。三嘛,便是多出去走走,见见人,将来也不会养成一副小家子气的腼腆。见了人就羞手羞脚的。

    想到这里,贾母就又想到了当年贾敏这么大的时候,她也是每逢聚会都会带着她出去。

    这一晃就是这么多年了,她闺女的女儿也到了出门做客的年纪了。

    转头看去,发现自家的两个孙女,对于她们的话题既然是无动于衷

    唉,她老了。这些个丫头都被关傻了。

    心念一转,就又到了别的地方上面。

    说来,贾母应该是古今中外的人中,最痴迷罗隐的粉丝了。

    今朝有酒今朝罪,明日愁来明日愁。可不正是贾母的生活写照。

    当然了,估计在贾母的心中,李白也有着一定的地位。李白的那首将近酒,那可是彻底地说出了贾母的心声。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这也是贾母的自我评价,和对心肝宝玉的定位

    不过那心宽的跟护城河似的,也不得不让人敬佩。

    看来人家能活到老封君的年纪,还真的不是偶然。

    只是可怜了这些被老妖精压在山底下的一众小妖精了。

    贾敏莞尔一笑,“哪里用得着老太太派人去接呢。老太太这么疼我们玉儿,她自小就没有个姐妹,老太太这里这么多的姐妹们可以玩耍,心里早就坐不住了。”

    反正各家拜访完,也就要过年了。最快的时间也是过年初二的时候了。正月来住上几天,倒也没什么。

    不过贾敏转念又看到一直坐在自家老娘身边的宝玉,眉头跳了跳。过完年,她闺女七岁,宝玉可就八岁了。看老太太的意思,确是没有搬出去的打算。

    这哪行呀!

    爱屋及乌,反之亦然。看王夫人不顺眼,贾敏看宝玉自然也就没有顺眼的地方。看他像个小姑娘似地委在老太太怀里,贾敏也有些个瞧不上。

    她儿子三岁就不喜欢让人抱了呢。刚到四岁,他们老爷就领着去前院读书了。现瞧瞧宝玉,白瞎了那副皮肉了。

    这么想的贾敏显然忘记了,他儿子那副冷情到冷漠的脾气了。那是一般人能亲近得了的吗?

    别说贾敏瞧不上宝玉,就是宝玉看着这位美妇人的贾敏也有些个腻味。说了半天,竟然还不让林妹妹留下来,真是不过份了。

    老太太说话,竟然也要反驳,太没有规矩了。

    “姑母,林妹妹一个在家里多孤单。您把林妹妹留下来吧。”

    “宝二表哥,难道我不是人吗?我姐姐回家去,还要照顾我呢。”长这么大,头一回见到这么多的奇葩,林阙除了林海检查功课外,说话不超过十句的习惯,今天算是打破了。

    “我没有说林表弟不是人。我只是说我们府里人多更热闹一些。要不,林表弟和林妹妹一起留下来。我们也好日夜亲香。”

    呸,谁跟你日夜亲香。

    林阙听到宝玉这种天真的话,连咬牙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今年四岁半,都知道邀请别人来家里做客要先征求到长辈的同意,可是这宝玉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父亲和母亲大人不是说这里是大舅舅的府邸吗?

    二舅舅家的嫡出二子也可以代主人邀请别人来小住了吗?外祖母是长辈,想做什么,自然是可以的。可是一个小辈这样做,真的好吗?

    为什么说外祖母健在,还要说这里是大舅舅的府邸呢。因为父亲可是讲过的,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女子三从四德中,夫死从子。所以这就是大舅舅的家。

    林阙有些早熟,书读的也不少,虽然知道宝玉刚刚说的话太失礼,但是他觉得自己还是要顾忌一下母亲的颜面的。因此,又找了个理由回宝玉。

    “宝二表哥,父母在,不远游。我和姐姐自然是要早晚对父亲和母亲晨昏定省的。难道在这里,宝二表哥都不给舅舅舅妈请安的吗?”

百度搜索 红楼之不可惜 天涯 红楼之不可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红楼之不可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红楼之不可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