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谢池春 天涯 谢池春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唐灵钧的声音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韩采衣只当韩玠已经离去,怕谢璇还在里头躲着,便有意引开,“肯定是出去啦,走吧表哥。”

    “哪有这么快,我们也没见他出来。”唐灵钧喃喃,探头探脑的在书房里瞧了片刻,没发现韩玠的身影。他毕竟不敢在韩玠的书房里捣蛋,因韩玠身处青衣卫中,书房平常也不怎么带旁人来,唐灵钧没有四处找的胆量,只好蔫蔫的道:“大概出去了。”

    这话正趁了韩采衣的心意,当即道:“就说哥哥那么忙,哪有空计较这些。走啦表哥,待你去看我们后院那两条大狼狗。”

    “那大狼狗一点都不威武,哪像是从雁门关外带回来的,还不如我养的豹子。对了采衣,上回给你那个小豹子养得怎么样了?”唐灵钧也不是钻牛角尖的人,瞧见韩玠不在,只当他是有事要忙,便不再逗留。

    韩采衣当即道:“两只都好好的,瞧瞧去?”

    “说起这豹子,以前还说要给谢家那位六姑娘送一只呢,可惜叫你全给抢走了。”几个人开始往外走,唐灵钧意犹未尽,“要是有我的豹子在,哼,那个喂了药的獒犬哪还有本事来咬咱们淘气澹,对吧?”

    谢澹嘿嘿笑了两声没说话,倒是韩采衣呛他,“那时候你的豹子才多大,给人吃都不够塞牙缝。”

    几个人的声音渐渐远去,书房里再度安静了下来。

    谢璇紧绷着的神经稍稍放松,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掌心腻腻的出了层汗。

    寒冬腊月,每一处屋子里都笼着火盆,这内室里自然也不例外。谢璇一路冒着寒风行来,进了书房之后只顾着看字,后来被韩玠带到这个角落,一直没空解开大氅,如今被韩玠这般紧密的贴着,念及许多旧事的时候,更觉浑身发热。

    外头的声音一远离,她便吁口气想要推开韩玠。

    韩玠像是故意似的,俯身凑在她耳边道:“再等等,免得他们突然回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与寻常的音色迥异。这种沙哑并不陌生,尤其是在香气入鼻、锦帐暖床的内室里,曾经有很多次,克制压抑的沙哑声音响在耳边,撩得她芳心如水,碎不成声。

    谢璇先前只顾着外头的声音,如今才发现,韩玠紧贴上来的时候,小腹处坚实烫热。

    她登时大窘,使劲将韩玠往后推。

    韩玠却是纹丝不动,有些克制不住的吻在她的脸颊上,随即挪到唇边,覆上去轻轻吸吮。

    屋子里暖热的沉香味仿佛变了味道,谢璇觉得有些头昏脑涨,想要逃走,却又有些留恋——自踏入靖宁侯府门的那一刻,许多记忆便开始往脑海里窜,高兴的、不高兴的、温馨的、甜蜜的、刻薄的……起初的汹涌过去,直到进入韩玠书房的时候,才稍稍缓解。

    在看到熟悉的书房和韩玠的字时,隔着一世生死回味,那些美好的记忆便渐渐占据脑海。

    抛开韩夫人不论,其实韩玠待她真的很好。

    哪怕是她临死时曾怨过的数年分居,也似乎情有可原了。

    她甚至觉得愧疚,前世的凄惨收场并不能只怪韩玠一人,她的温和软弱、隐忍退却何尝没有推波助澜?如今韩玠极力挽回,身处青衣卫中诸事冗杂,还要帮着保全恒国公府这辆漏洞百出的破车,相较之下,她都做了些什么?

百度搜索 谢池春 天涯 谢池春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谢池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谢池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