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之鬼眼受爷 天涯 重生之鬼眼受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陈州瘟疫来的凶猛,去的也迅速,不过陈州虽尸毒已解,但陈州也百废待兴。

    欢喜的是忠义王与凤少矜平安无事,房蔺君也醒了过来,虽然身体依旧虚弱,但幸而没留下什么病根。

    然而,已经整整两日了,姬夏陌却依旧没有醒来,靳无极急的眼睛通红,日日不吃不眠守着姬夏陌,只怕出什么意外。

    楼寅为了救姬夏陌元气大伤,暂时只能寄身狸猫,无法再化人形。

    笙空心事重重,既担心姬夏陌昏迷不醒,又心忧待姬夏陌醒来该如何与他相处。

    直到第三日……

    陈州城外,姬夏陌即将启程再探江湖路,凤少矜与忠义王相送。已经入了冬,寒风呼啸,入目枯黄萧瑟,仿佛在为陈州冤魂呜呼。

    凤少矜看着姬夏陌感慨。“陈州未定,你就这般离去?”

    姬夏陌低头脚尖点着地面不言语,凤少矜叹了口气。“也罢,朱玉盛虽已疯癫,但陈州铁证终难逃一死,余下琐事,就交于我吧。”

    忠义王上前,取下指间戒指一枚递给姬夏陌。“以此龙戒为信物,他日你若有何难处,尽可携此信物前去忠义王府。”

    姬夏陌看着忠义王,迟疑的接过戒指。“多谢。”

    见姬夏陌懵懂,凤少矜只当姬夏陌有伤未愈,并未去深想。“我不知你在江湖有何奇遇,你虽得仙师授于奇术,却万不可自傲自持,以免惹祸上身。”

    “我会的。”姬夏陌点头。

    “陈州一事你倒乖巧了不少。”凤少矜笑弹姬夏陌的额头打趣。“若非还需我入京回禀父皇陈州始末,我定要与你江湖游历一番。”

    “陌陌。”靳无极下了马车走到姬夏陌身边。“时间不早了,该出发了。”

    姬夏陌向凤少矜与忠义王微微颔首,转身与靳无极离去。

    “夏陌!”凤少矜突然叫住姬夏陌  ,姬夏陌回头,疑惑的看着凤少矜欲言又止。

    “夏陌……”凤少矜犹豫。“父皇重病,皇城不安。”

    靳无极握着姬夏陌的手收紧,眼底闪过暗芒。姬夏陌愣了愣,迟疑开口“什么病?”

    “病情来势汹涌,皇城恐难以平静。”凤少矜上前两步,双眼紧盯着姬夏陌。“若他日诸王夺嫡之乱,夏陌,心在何处。”

    沉默的看着凤少矜,靳无极隔开凤少矜的视线,表情冰冷。“陌陌无心庙堂,在下陪他江湖逍遥,劝王爷莫惹不快。”

    靳无极说罢便带着姬夏陌上了马车,看着马车驱动,凤少矜低声叹气,本应潇洒不羁的眼中已染上淡淡的愁绪。

    忠义王轻拍凤少矜的肩膀“姬夏陌懂得奇门遁甲的异术,又恣意妄为心比天高。他日皇城内乱,他若回了皇城,恐又生风波,倒不如放他江湖离去。”

    “我可真羡慕他。”凤少矜看着渐远的马车感叹。“江湖逍遥,快意恩仇,再不问那金丝笼中的阴谋诡计,血肉残杀。”

    “这是皇家的命,命不由你,也许这便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吧。”

    靳无极坐在马车上深思凤少矜刚刚的话,若皇城一旦风起,姬夏陌身为丞相府长公子,又怎能置身度外?

    “靳哥~”一双小手抱住靳无极的脖子,姬夏陌整只小小一团猫在靳无极的怀里。

    看到怀中乖巧的少年,靳无极目光软和下。“可是累了?”

    姬夏陌闷闷摇头,仰脸可怜兮兮的看着靳无极。“靳哥为何叫我与那些奇怪的人说些奇怪的话?”

    靳无极表情一僵,张嘴不知如何解释,只能收紧抱住姬夏陌。房蔺君一旁看的啧啧称奇。“这一觉醒来,天变了不说,这混世魔王竟也变得这般乖巧了?”

    靳无极不善的目光扫过楼寅,楼寅猫眼冰冷,声音也冷的只掉冰渣子“本尊怎知他一觉醒来竟成了傻子!”

    “也不傻,就是蠢了点。”房蔺君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姬少侠受困因果锁阵,身体魂魄分离,如今不过是魂魄与身体融合后的病症,修养些时间便可。”笙空解释。

    “这与傻子有何分别,白白浪费封魂印。”楼寅冷声道。

    “我的封魂印,与他怎样都不是浪费,陌陌就是砸碎了我也不心疼,你何须多管闲事。”靳无极反驳。

    被两人唇枪舌剑的头疼,笙空无奈。“他的魂魄与身体没有缝隙,不会有大事的。”

    房蔺君拿块糖酥逗弄着姬夏陌,看着姬夏陌亮晶晶的大眼睛,只觉得心里痒痒的。“不说别的,傻了的小陌还蛮可爱的。”

    “靳哥。”半天抢不到糖酥,姬夏陌顿时红了鼻子。“他欺负我。”

    一记眼刀刮得房蔺君打了一个哆嗦,靳无极将一碟糖酥端到姬夏陌面前,满意的看到姬夏陌露出笑脸。

    房蔺君缩缩脖子不敢再去逗弄姬夏陌,看着靳无极打趣“说来也怪,小陌成了傻子忘记了所有人,偏生就单记得你。”

    靳无极凝视着怀中乖乖啃着糖酥的姬夏陌,眼中的温柔几乎想要将少年融化。

    “许是心里搁不下,已经融到血肉里去了。”笙空打趣。

    楼寅冷冰冰的扫了腻歪的两人一眼,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的转身不看。

    “靳哥。”姬夏陌糖酥吃的满脸都是,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靳无极。“我们要去哪里?”

    “我们去江湖名榜武林大会好不好?”

    “好!”姬夏陌点头,看着靳无极的眼中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信任。

    房蔺君掀开车帘看着窗外低声道“陈州虽已事了,却总觉得心里惆怅。眼看冬天到了,那些百姓躲了人祸,却又如何挺得过去天灾?”

    “陈州之事势必天下皆知,朝廷不会放任不管。”笙空宽慰。

    “最好如此吧。”房蔺君叹气。

    “江湖名榜排位赛,当初约了逍遥山庄的褚灵幽,也不知他可会赴约。”房蔺君说着去看姬夏陌。“你可要早早的想起来,褚灵幽欠了你不少钱,可别忘了叫他还。”

    姬夏陌茫然的抬头去看靳无极,靳无极轻轻为他擦去脸上的狼狈。“有我看着,他不敢。”

    虽然听不懂靳无极说的什么,但却看明白了靳无极眼中的纵容和温柔,姬夏陌抱着靳无极软软的蹭着。“靳哥真好。”

    房蔺君一旁看的胃酸,想起以前姬夏陌总是挂在嘴边的话,不禁各种羡慕嫉妒恨。“这才是真爱啊。”

    靳无极温柔的抱着姬夏陌,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他的陌陌,永远都是他的陌陌,无论变成什么样子。’

    殷栗坐在车棚上,看着落日的晚霞,漂亮的眉眼间是淡淡的愁绪。冬日的烈风呼啸刺骨,入目百里的枯败仿佛被大火焚烧过的萧瑟,乌鸦从头顶飞过,沙哑的叫声映着冬日的黄昏透着悲凉。

    ‘又出现了’。殷栗微微侧目,眉间蹙起。

    自陈州起,那双诡异的眼睛无时无刻的跟随着她,几乎被它灼伤般的炙热,让殷栗反感的同时,还夹杂着些许的似曾相识。

    殷栗淡淡一笑,双手枕着脑袋在车棚上躺下。

    ‘无论你是谁,总有一天我能抓到你。’

    秦焱带兵赶到陈州,虽已是先做好准备,但看到陈州凄惨后还是震惊不已。

    迅速的将救助灾民的事情安排下去,秦焱带着一队侍卫前往凤少矜与忠义王那里。

    “御前护卫秦焱参见忠义王,五王爷。”

    “灾民救助事情可有去办?”忠义王发话。

    “相关事宜已经安排下去,主为救驾,赈灾银钱随后不日便到。”秦焱停顿了下又道。“皇上命下官护送忠义王与五王爷回宫,并押解罪犯朱玉盛进京受审。”

    “秦护卫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今日在此歇息一日,明日本王随你回京面圣。”

    “是!”

    回答了忠义王几个问题,又说明了皇城最近的情况,忠义王伤后又受惊,身体虚弱,秦焱没敢多打扰便告退了。

    离开暂时落脚的院子,秦焱放松紧绷的神经追上凤少矜。“五王爷,姬夏陌呢?”

    “陈州事了自然是离去了。”

    “走了!?”秦焱睁大眼睛。

    秦焱的反应在凤少矜的意料之中,压下笑意,凤少矜一本正经的点头。“今早刚走,与你刚好错开一步。”

    凤少矜说罢便离开了,秦焱在原地愣了半天,表情变幻莫测,然后一声怒吼响彻院子。

    “姬夏陌,你个混蛋玩意,别让老子逮到你!!!”

    柏府,柏子贵正常的吃了晚饭,回房休息后遣退所有的下人,一个人看着窗台的化妆镜怔怔出神,眼睛明明灭灭,最后变成一片死寂。

    待到深夜,所有的下人都睡了,柏子贵一人起身开门走了出去。柏子贵表情诡异的穿过宅院,月光照在他惨白一片的脸上,格外的惊悚诡异。

    柏子贵一人来到僻静的院子,挖开棺木的深坑已经填上,沿着窗外的墙下孔雀草开的艳丽。

    柏子贵嘴角微微扬起,伸手推开紧闭的房门。“我来了。”

    漆黑的房间,飘渺的白纱后静放着一副黑色棺木,余光从门外照进屋内,落在棺木猩红的符印上。

    “子贵……”

    姬夏陌几人深夜落脚歇息,房蔺君拨弄着篝火,仔细的烤着两只山鸡。笙空静坐一旁念经,手里有节奏的拨弄着佛珠。猫身的楼寅自下车便没了踪迹,也不知跑哪去了。

    姬夏陌闹着不肯洗手,靳无极哄了半天忙的满头大汗,最后耐不住姬夏陌要哭的节奏,只能放弃。

    姬夏陌傻了脾气也大了,虽不会无理取闹,可时不时的小性子也闹的靳无极手足无措。

    但痴傻后的姬夏陌却最喜欢黏着靳无极,几乎是形影不离,一刻见不到靳无极便哭个不停。即使痴傻,却也有些小聪明。知道靳无极是自己的靠山,只要一被房蔺君欺负就去找靳无极哭诉,偶尔还会狐假虎威,搞得靳无极哭笑不得。

    看不惯靳无极奶爸的属性,房蔺君摇头道“你别惯他,你越惯他他便越与你闹,要我说打一顿就乖了。”

    姬夏陌瑟缩了一下,靳无极冷眼瞥了房蔺君一眼,随即低头安抚姬夏陌。“不打你,我会保护你的。”

    “靳哥疼我。”姬夏陌仰着小脸期待。

    “好。”靳无极微笑。

    “靳哥爱我,我也爱靳哥。”姬夏陌满足的抱住靳无极蹭来蹭去。

    抱着少年软软的身子,靳无极眼中化成了一片。“是,我爱你。”

    姬夏陌伸出小手递给靳无极,眨着眼睛萌翻了靳无极这个大叔的心。“听靳哥话,洗手。”

    靳无极握住姬夏陌的手,取出水袋帮姬夏陌清洗。“真乖。”

    “靳哥好,喜欢靳哥。”

    房蔺君牙根酸疼,生无可恋的捂脸。“没救了!”

    “接住!”将烤好的山鸡挑一只好的扔给靳无极。“有些烫,仔细喂他别烫到了。”

    看着傻乎乎的姬夏陌,房蔺君嘲笑的眼中是淡淡的担心。“江湖名榜武林大会还有半月的时间,以我们如今的速度再过两个镇子十天左右即可到达,可这只怎么办?”

    “我会带着他。”靳无极挑较嫩的肉撕下来吹凉喂给姬夏陌吃,表情冷淡的吓人。“我不会叫他离开我。”

    “有你我自然放心小陌的安全,可你呢?”房蔺君最后一句说的极轻。

    靳无极沉默许久,等不及的姬夏陌开始自己去撕鸡肉吃。“靳无极有罪,百铒无罪。”

    “你这张脸皮能瞒多久?”

    “报了仇,我就只剩他了。”靳无极看着姬夏陌出神。

    “小陌是丞相府独子,姬丞相会让你断了姬家的香火吗?”房蔺君皱眉。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又不蠢怎能看不出靳无极对姬夏陌特别的感情?他不歧视靳无极与姬夏陌之间的关系,但他并不看好两人的未来。“他是姬家的长公子,不可能与你浪迹江湖。姬丞相不会动自己的儿子,但他会杀了你的。”

    靳无极埋头不语,这是他一直都明白的,也是一直都想要逃避的。陌陌是姬家的长公子,而自己只是无家可归的江湖白衣,无论从哪里讲,他都配不上陌陌。

    陌陌还小,他有时候也会想,这是不是陌陌一时的冲动?也许等陌陌长大了,明白了他自己感情,会不会离开他,娶妻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

    “你怎么了?”软软的声音打断靳无极的胡思乱想。姬夏陌怯怯的拽着靳无极的手臂,将一块鸡肉送到靳无极嘴边。“靳哥,你吃。”

    轻轻摸着姬夏陌的脑袋,靳无极笑容温暖。“对不起,吓到你了。”

    “你别难过,我以后会听你话的。”姬夏陌将脸埋到靳无极的脖子内,显然是被靳无极吓到了。

    “我不难过。”只要有你陪着,再痛苦我都不难过。

    姬夏陌将鸡肉递给靳无极,转身气愤的瞪着房蔺君。“丑八怪,不许欺负我家靳哥!”

    房蔺君“……”丑八怪??

    “靳哥别怕。”姬夏陌像护小鸡崽似的护住靳无极。“我来保护你。”

    “好。”靳无极。

    看着一场闹剧的笙空,微微睁开眼睛,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百度搜索 重生之鬼眼受爷 天涯 重生之鬼眼受爷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之鬼眼受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重生之鬼眼受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