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世妆娘. 天涯 盛世妆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司妍当即紧张起来。假若游戏进程恢复,童蕊这边的士兵进来送饭诧异于她也在还是小事,更大的问题在于……

    她说消失就消失亓官仪是不是会被吓死?!

    司妍懵了一瞬就要往帐外跑,听完她那句话也发了懵的童蕊一拽她:“你干什么?”

    “我赶紧回去啊!”司妍喊道,“不然亓官仪世界观都要崩塌了!”

    “你这么回去他就不会崩塌了吗?”童蕊道,想了想又说,“你由着他崩得了,把他交给我,你换个人开感情线。”

    “我艹,滚!”司妍一把推开童蕊,揭帘出帐,直奔主帐去。

    主帐外,亓官仪四处找着人,手脚发冷。

    这……没法解释啊?奇门异术?

    他找得有点漫无目的,完全不知道司妍去了什么地方,也不敢贸然询问周边的士兵。他想,她刚才大大方方进主帐必定是有很多人看见了的,他这样一问她在哪儿,肯定要让人觉得奇怪。

    这种怪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不远处,皇九子的帐子里,亓官保一口气灌下大半瓶伏特加后胸中灼热,他一时无法再喝,放下酒瓶抹了把嘴边的酒渍,一头躺回床上:“算了,不稀奇,我早知道她觉得七哥比我好,这事儿本来也轮不上我。”

    jack在旁没接话,拿着瓶朗姆连喝了三小杯,才重重地舒了口气:“是啊,跟我也是本来就沾不上的。”

    他心下觉得,亓官保还是比他幸运些的。他至少还可以大大方方地喜欢司妍,但他身为为玩家服务的个人npc,这种感情根本就不可以有,一旦挑明,销毁程序一触即发。

    军帐间,司妍张惶地跑着,越想越是心慌。

    如果亓官仪真的看见她“一瞬间没了”……这后果她想都不敢想。

    他可能会觉得她是个怪人,就再也不喜欢她了。这倒……倒还好,她虽然喜欢他,但现下感情也说不上有多深入,如果要分手,她想她是能接受的。

    哭一场睡一觉,第二天起来画个美美的妆,她还是她。

    可是亓官仪的世界观一旦崩塌就是另一回事了。即便她旁敲侧击地问过类似的问题,即便亓官仪当时给她的答案大气豪迈,她还是无法想象这种事真正发生将会如何……

    人对未知领域都有恐惧,对已知领域都有依赖,把已知颠覆成未知,本身就是一件会让人抵触的事。

    何况,这件事还是“你生活在一个人造的世界里”“你是假的”……?

    得知自己随时会被毁灭掉的感觉绝壁不好啊!!!

    司妍想着都替他心慌,不知不觉的居然抹了把眼泪。透过泪意她看过去,遥遥地看见一抹熟悉的暗红色斗篷,还有银色的铠甲护臂.

    她下意识地停了脚,气喘吁吁地缓着气,却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个背影,心里说不清的紧张忐忑。

    数步外,亓官仪仍是一个字都没和别人提,心里的恐惧则抑制不住地蔓延开来。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怪事,唯一一件能和此事一比的,大概就是先前赫兰关下那道奇怪的墙了,那道被司妍称作“空气墙”的东西。

    可那道墙,是他们都希望它消失,它却雷打不动;眼下的事,是她毫无征兆的凭空消失。

    他便觉得这比那道墙还要可怕。他不知道去哪儿找、怎么找,同时还在止不住地担心她会不会再消失一次。

    “……七殿下?”带着几分犹豫的声音在他身后一响。

    亓官仪猛地回身,不及思索就将她一把拥住,懵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颤抖着问她:“你到哪儿去了……”

    “我……”司妍刚吐了一个字,余光瞥见一个黑影猛地飞过来,她一惊侧首一避,那黑影“咔”地刺进旁边的树上。

    她定睛看看,满目惊悚:竟是支cpb唇釉???

    还是现实中特别好看的玻璃材质的那种黑管???.

    时间回到一分钟前。

    皇九子的帐子里,因为几瓶酒都是高度数,两个人很快就都喝得大醉。

    亓官保已经睡过去,jack尚有几分余力,就想尽力再倒一杯。

    他的精力全投在眼前的酒杯上,放下酒瓶时手碰到了旁边的空瓶也没注意,那空瓶倒下去,倚到了另一边的烛台上。

    这一杯饮尽,jack也昏昏入睡。

    那个空瓶又倒了一些,烛台终于滑落在地。

    “警报,检测到火灾因素——警报,检测到火灾因素——”系统提示音标准而冷漠地响着,但是,没有人有反应.

    树边,司妍看着那支突然飞来的cpb唇釉还没回过神,亓官仪猛一拍她肩头:“小心!”

    她往下一蹲,他伸手接过从她身后飞来的金碟,拿稳了一看,司妍更惊讶了:“e大饼?!”

    也是原包装,金灿灿的十分诱人。

    然而她话音刚落,他左手往侧旁又一挡,再度接下一个。

    这回是一支娇兰臻彩唇釉,实实在在的金属外壳,砸脑袋上是送命题……

    一时间,司妍心里在想“这世界疯了”!

    紧接着,军营里就乱了。

    各种化妆品护肤品横空乱飞,毫无防备的士兵们尖叫着躲避,她从来没见过这么酸爽又扯淡的场面。

    原在帐中的亓官修听到动静出来查看,刚一抬头就被一黑色的大箱子迎面拍一跟头。

    “咝……”司妍不忍直视地避开目光。这东西她认得,是丝芙兰190色的礼盒彩妆盘,一大箱子囊括眼影腮红唇膏等各种东西,质量嘛说不上讲究,但一大箱才三四百块,性价比还是可以的,很多化妆师啊coser啊都爱囤一个。

    这么实在的东西拍脸上……

    亓官仪惊呼一声“五哥!”,一边接着帮她挡开各种飞来的“暗器”,一边赶去查看亓官修的情况。

    亓官修被撞得脑子都发了懵,迷迷糊糊地揉了揉太阳穴,看看旁边被撞开的那个箱子:“你们俩吵架能不能悠着点儿……”

    “这不是我们吵架扔东西……!”亓官仪解释了一句,司妍则忽地反应过来:“jack呢?!”

    “什么……?”五爸爸还晕着,司妍急道:“我那个胡人朋友!我得找他去!”

    这事太奇怪了,她甚至都不认为这可以被归类为“bug”。

    正说着,不远处有士兵疾呼:“着火了!!!”

    “九殿下的帐子,着火了!!!”.

    一片混乱,十分紧张。

    那火势并不大,但燃了帐布,就在顺势继续烧。

    士兵们急忙取水扑火,其间还有各种护肤品飞撞。司妍眼见紫身绿盖的瓶子从头顶上飞过直冲火焰而去,不及多想连忙飞身把它攥住。

    她在地上打了个滚儿才停住,赶过来扶她的亓官仪寻了个盾牌挡着,一路上就听那盾牌被撞得咣咣响。

    “怎么样?”他问。司妍摇摇头:“没事……不能让这个撞上火!”

    亓官仪眉心一跳。

    于是,这成了一场很罕见的救火过程。

    乱七八糟飞来的东西太多,许多连司妍都无法判断究竟有没有酒精。亓官仪便让人迅速围了帐篷,共围了两层,外层持盾,挡低处的东西;内层持弓箭,把高处的射下来。

    于是,在火终于被扑灭后,军营中一片狼藉。

    碎裂的玻璃瓶、塑料瓶、胶管包装散落一地,华泫水、滋**、sk2神仙水等各种水渗进泥土里。一支被箭钉进树上的玉容面膜从裂缝里往下渗着浓稠的液体,滴滴答答地落在下方的树枝上,像是树胶一样。

    司妍纵使惊魂未定,看着眼前这一切……也还是一阵心疼!

    再往前走,靠近起火点的地方,还有各种被烤焦、烤化的东西。

    一支christian  louboutin的唇膏被摔掉了盖子,融化的膏体像是鲜血一样,从管身里流出来。

    司妍深吸了口气,努力不看这些,正正色:“九殿下怎么样?”

    “救出来了,人没事,但好像……喝高了!”负责救人的士兵抹着汗道,“还有您那个胡人朋友也在,也喝高了。应该就是不小心洒了酒起的火,现下在主帐里醒酒呢。”

    司妍:“……”

    合着是……喝酒误事?

    那这漫天飞化妆品是怎么回事?jack喝多了会干扰到系统?还是着火影响到了jack继而影响到了系统?

    她和亓官仪一起走进主帐,两个人都还醉着。

    亓官仪铁青着脸一瞟亓官保:“伤还没好就这么喝,真有本事。”

    亓官保只穿着一身中衣,肩后的伤口依稀渗出血来,他叹了口气过去给他盖被子,司妍也叹了口气,去查看jack的情况。

    “jack?”她叫了一声,他没有反应,她想了想,又用私聊面板喊他,“jack?”

    jack皱了皱眉头,喉中咕哝了一声。

    “jack你快醒醒啊!”司妍扫了眼旁边因为火灾的关系暂时顾不上她突然消失的问题的亓官仪,压音道,“我跟你说出大事了!你快醒醒,不然世界观都要崩了亲!!!”

    jack美貌的脸上,眉心搐了一搐:“我跟你说……”

    司妍立刻聚精会神:“嗯?你说?”

    “我跟你说,你绝不是最惨的……”他迷迷糊糊的,说出的话好像跟她并无什么关系,“你只是,你只是比不过你哥哥。可我……我根本就,没机会。”

    他声音忽高忽低,说得断断续续。司妍侧耳倾听,听得一头雾水,回过头来一看,却见他弧度好看的眼中,正缓缓流下一滴清泪。

百度搜索 盛世妆娘. 天涯 盛世妆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世妆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盛世妆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