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生学霸不好当 天涯 重生学霸不好当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人的身体有时候很奇怪,一直忙碌紧绷的时候不会有问题,但一旦放松下来反而会出这样那样的毛病。

    沈樨一觉醒来整个人晕乎晕乎,在摸摸自己额头不出意外的烫手。她从小就很少发烧,哪怕感冒也就是咳嗽流鼻涕,重生回来后基本没生过病,所以她都快忘记人还有发烧这回事。

    课是没办法去上了,石瑶第一堂没课,自告奋勇去带她去学校医务室。

    “和顾神说了吗?他有课没?”石瑶边给她装东西边问。

    沈樨坐在椅子上半靠着桌子,摇摇头说:“他一上午的课,不去烦他了,等他下课再说吧!”

    “你呀,好不容易他回来了,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做女朋友的自觉,这种时候就应该麻烦男朋友。”石瑶恨铁不成钢。

    “你竟然会向着我说话?”沈樨故作惊讶。

    石瑶轻哼了一声,说:“男神成了好姐妹的男朋友,地位当然就下降了啊,不向着姐妹,你还想我挖墙脚啊?”

    沈樨听了只有笑的份,可是头晕一笑更晕。石瑶也看出来了,扶着她赶紧去医务室。

    “都烧到40度了,同学,你竟然还能自己走来医务室也是厉害。”护士小姐其实是护士阿姨,已经快五十岁的年纪,听说一家子都是医生,年纪大了之后,子女不让她再在大医院工作,太辛苦,她又不想闲着,就来申大工作。平时最是热心的一个人,凡是有学生来都爱唠叨,在学校bbs上也很有名。

    最后还是挂点滴,护士阿姨戳针一点都不疼,沈樨也乖乖的哼了没哼一声。

    “不错不错,这么点疼有些小姑娘鬼哭狼嚎的,真吓死我。”护士阿姨还不走,反正校医务室很空闲,“我让你同学去给你买早餐了,这药对胃有些刺激,没胃口也得吃点垫垫,不然等一下得难受。”

    “谢谢阿姨。”沈樨浑身无力,只能挤出一个笑容道谢。

    “别客气,怎么没有男朋友陪啊?现在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不是可抢手了?”护士阿姨也八卦,“你先别睡,吃了再睡。”

    沈樨知道她是好心,但眼皮实在有些重,顾不上回话就这么陷入一阵黑暗中。中间恍惚醒来过几次,一次感觉在顾定珩的怀里,然后背放到床上,还有一次是看到顾定珩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轻轻的用嘴唇碰着,小心翼翼,她都烧成这样竟然还能感觉到手痒痒的,心也跟着痒痒的,好像有一根羽毛在轻轻拨动心弦。

    等沈樨真正醒过来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睁开眼睛就看到顾定珩坐在那,一看到她睁眼马上扑了过来。

    “醒了?感觉怎么样?”

    沈樨定了定神,才清楚看到他,带着焦急和迫切,神色还有些憔悴。

    “生病的不是我吗?你怎么弄成这样?”

    顾定珩完全没预料到沈樨醒来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的,愣了一下才说:“我没事,灯光问题,你都睡一天了,饿不饿,头还晕吗?”

    沈樨一只手一直被顾定珩握着,另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开口道:“烧退了吧?不晕了,不饿,有点渴。”

    听她的声音就有些哑哑的,顾定珩终于松开她的手,倒了杯水给她,说:“点滴打完后你烧一直没退,医生说是你身体太疲惫了就自己启动了强制休息开关,没休息够不会退烧,结果到旁晚才退,你这几年到底怎么折腾自己了?”

    “也没怎么样啊?可能是见你回来太高兴,身体不习惯了。”沈樨喝了一大杯水,感觉活过来了。她真没觉得这几年有折腾自己,起码比她工作时好多了。不过转念一想,她当时工作得都重生了,估计是过劳死了……不由庆幸,还好她这几年没按照那个程度来过。

    顾定珩直直的看着她,好看的眉眼一直都拧得紧紧的,眼睛黑得不像话。他接到石瑶电话说她晕过去了的时候,心跳都停了半拍,他甚至都想到最坏的结果。等听到说是发烧的时候,只有他自己知道拿着手机手是抖成什么样了。也许自己经历过无妄之灾的病痛后,他特别害怕身边的人无端端的进医院。

    沈樨看他这样,也有些心虚,小声的问:“石瑶那丫头呢?是不是你上课的时候就找你了?”

    “你病成这样了还不找我?”

    语气有些冰冷,还有不可忽视的恼怒。这是顾定珩第一次凶她,她竟然有些招架不住。败下阵来不敢再看他的眼睛,讷讷的说:“我好像有点饿了……”

    知道饿了就好,顾定珩终于松了一口气,拿过放在一旁的保温壶,到处里面的鸡丝粥,食物的香气一下子弥漫开来。

    原本沈樨只是找了个借口,结果闻到这味道,食欲真的被挑了起来。

    “你做的?”

    顾定珩抬头瞥了她一眼,说:“王姨做的。”

    沈樨被他这一眼看得有不敢开口了,怎么觉得自己生病了反而对她凶了呢,自己说什么错什么。

    “你都病成这样了,你觉得我还会有心思去熬粥?”顾定珩嘴上语气不善,手上动作却很轻柔。舀了一口粥,轻轻吹了吹,才递到沈樨嘴边。沈樨没再开口,很配合的一口一口喝着粥。

    学校医务室的病房只有两间,一般也就临时挂挂水什么的,现在除了他们俩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别的地方灯都暗暗的,只有他们这里开了一盏日光灯。安静的环境中,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医务室外,张弛自己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只是在顾定珩接了电话就冲出教室时,他立刻想到了沈樨。电话他听到没几句,大约听到是在医务室。一堂课讲了些什么他完全没有听进去,心里不断有两个声音在博弈。一个说不是已经决定放弃了吗?不要去想了。一个又说就当普通朋友生病了也应该去关心关心。

    就这么挣扎了大半天,最终还是放心不下,不受控制的走到了这里。

    “怎么不进去。”

    张弛听到声音转身看到是唐宋,唐宋是他在申大附中时学生会的前辈。当时知道他是沈樨同班同学时,自己还开心了很久,想着可以多打听些她的消息。结果最先知道的却是沈樨和顾定珩在一起的消息,再后来是是顾定珩出国的消息……

    唐宋是才从校外回来,他的专业是路桥工程,经常需要出去测绘。一年多的大学生活下来,白净的肤色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健康的古铜色让他看上去精神奕奕,比以前小白脸的模样更引人注目。

    “既然不想进去,一起走走,怎么样?”

    张弛多少知道唐宋的性格,他这么说肯定是有话要聊了,他也是真的不想进去。

    两个男生一起走在夜晚的校园里,不是轻松的氛围,多少有些怪异。唐宋带他走到篮球场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你喜欢沈樨?”唐宋问的直接,没有丝毫拐弯抹角。

    “嗯。”张弛也不矫情,答的也直接。

    “喜欢多久了?”

    “从十三岁那年开始。”

    唐宋听了愣了一愣才又开口:“够早的。”又停了一会说,“听说过我和黄伊的事吗?”

    “嗯。”

    “我自己在感情上没有成功经验,本来不该跟你说教,只是失败的经验我有,就当惺惺相惜,吐吐苦水吧。”唐宋看了张弛一眼,继续说,“我之前以为自己失败是败给了时间,黄伊先认识他,所以我失了先机。后来我才明白,感情的事其实没有先来后到,也没有因为所以科学道理。爱情,是最没有道理可言的。”

    张弛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听进去,其实他本能的是想抗拒的。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有时候,我们能做的只有接受现实。”

    关于自己的那段感情,唐宋一向都吝于谈论,这次破例也是因为在张弛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但他本身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而张弛又是惜字如金。该说的都说了,唐宋也就走了,只留张弛一人在空旷的球场。

    在医务室的俩人并不知道这场谈话,顾定珩陪沈樨到了九点,值班的医生看沈樨没有再反复发烧,也就让他们回去了。

    “你快回家吧,陪我一天你也该累了。”沈樨赶着他走,接过他手里的药和水果。

    “嗯,我看你上去。”顾定珩的确有些疲惫,亲了亲她的额头就放她上去了。

    进了寝室,石瑶狗腿的跑来嘘寒问暖,还有孙雯雯和陈颖,一个劲的问顾定珩是不是悉心照料。

    “我是交友不慎才有你们这样的损友,尤其你,石瑶,你忘记去年你生病是谁照顾的你?”沈樨气哄哄的说,“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身边本来还在恢复期。”

    “我知道你心疼顾神,可当时你都昏过去了,我吓坏了,如果这都不告诉他,我怕我会被他宰了。”石瑶拉着她跟她道歉,“我也知道把你扔给他一个人不够义气,可你忍心我当电灯泡?再说,我也是随时待命好不好,有需要我随时可以顶上。”

    沈樨也不是真生气,只是有些心疼顾定珩,他刚回来没多久,身体又这个样子,自己还这么不争气。好在她也不是个爱自怨自艾的人,既然已经发生了也没什么好再纠结,只是决心把已经中断好久的跑步捡回来。

    那时候顾定珩刚出国,虽说她一再想让自己不受影响,但这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申大附中和申大的校园里留了太多两个人的记忆,让她措手不及,最后她再也坚持不了每天去跑步,就这样一天没跑、一星期没跑,最终一年也就跑了几次。难怪身体会抗议,也可能是知道顾定珩回来了,在提醒她。

    她生了一场病,结果是顾定珩和她一起开始了每天的晨跑,沈樨觉得还是挺值的。

    四月芬芳,沈樨和顾定珩一起看了几场展览,去了她曾经心心念念的旧书店,然后接到了全国工业设计大赛华东赛区的获奖通知。她的作品得了一等奖,将被选送进全国决赛。

    “之前想得全国金奖然后去德国找你,现在看来真是自己不自量力了……”沈樨翻阅了组委会一起送来的进入全国决赛的全部作品,有些沮丧的向顾定珩倾诉。

    “怎么会,你的作品虽然不像有些那么大手笔,但创意不错啊,太阳能的利用不是符合绿色环保的概念吗?”顾定珩一如既往的鼓励她。

    “可我觉得创新还是不够。”她虽然有后世的经验,但她也才知道原来现在大学生都已经有那么前瞻的眼光,很多东西虽然实际投产的可能性很小,但作为参赛的作品来说还是很出彩的!

    “有时候我也困惑,到底是以设计为主,还是实用为主?”沈樨说着自己的矛盾,她其实更倾向作品能投产,甚至量产,而不是仅仅存在与实验室。

    “我觉得你们设计产品最终目的不是应该给人用的吗?当然要考虑量产的问题。”

    沈樨看着他,笑了。是啊,曾经的顾总不也是一直在量产的道路上不断努力吗?她可不能忘了学习设计的初衷。

    正当沈樨在等待设计大赛的最终结果时,张弛已经走完申请交换生的所有流程,在最终的确认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既然得不到,又没有办法这么看着,那就只能走得远远的。

百度搜索 重生学霸不好当 天涯 重生学霸不好当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生学霸不好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重生学霸不好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