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魔琴遗音(武侠gl) 天涯 魔琴遗音(武侠gl)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133章:好梦最易醒,多情难为。

    靳无颜道:“苏木他们至今未找来,只怕是被爷爷截去了,而我为了你,屡次违背他的意愿,只怕我们距离分离的日子不远了。”遗音心中不舍,说道:“你非得跟你爷爷走吗?”

    靳无颜坐直身子,看着遗音:“我何尝愿意离开,没遇到你之前,我心无牵挂,只愿做一翻轰轰烈烈的事情,也算没有白活这一回,可是现在不成了,我舍不得你,想要与你白头到老。”

    遗音道:“既是如此,我拼了命也要将你留下来。”靳无颜绝美的脸颊挂下两行泪珠来,接道:“别说傻话,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你要好好活着,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

    遗音说道:“可是……”靳无颜伸出食指,封住遗音的双唇:“你先听我说。”接着找到自己的衣襟,拿出玲珑公子写的奏折和召集令,说道:“等下出去,你把这些东西交给晁家四兄弟,请他们帮你送出去。”

    遗音瞧着靳无颜手中的锦卷,十分不解:“这是什么?”

    靳无颜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嘱咐道:“如果我真的离开了,也会赶在讨伐大会之前赶回来,但你要抓紧时间修炼武功,届时波云诡谲,我不希望你有任何闪失,哪怕一点点也不行。”

    遗音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心中十分感动,将靳无颜紧紧搂住:“那你也要答应我,照顾好自己。”靳无颜见她如此依恋自己,十分高兴,但想到千花万魔咒始终会对遗音产生影响,心中又泛起酸来,双手拧着遗音的耳朵,说道:“我不在的时侯,你不准拈花惹草。”

    遗音见她吃醋的模样,心中一阵悸动,身子顺势扑了下去,说道:“论美貌、论智慧,天下间能与你媲美之人少之又少,我尝到过你的滋味,那些凡夫俗子,我如何看得入眼?”

    靳无颜的身子被遗音压着,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轻声啐道:“什么叫做尝到过我的滋味?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说话这般下流。”害羞的撇开脸去,遗音正好在她脸颊落下一吻:“还不是因为你勾引我。”

    靳无颜气急,转过脸,瞧着遗音:“你不仅下流还无赖。”遗音不以为耻:“可是你喜欢。”

    靳无颜轻轻捶了遗音肩膀两下:“可是我还是不放心,讨伐大会,白姐姐也会来,我只怕你……”她越想越不放心,立时翻身而起:“不行,我得去采药,抓紧时间炼制清心寡欲丸。”

    想到白芷庸,遗音心中仍然会痛,心中暗道:“我与庸儿合欢的时候,心中总有负罪感,但是与无颜亲热,却能放松自如,看样子,我一开始就错了,是我对不起她。”

    靳无颜见她发呆,心道:“肯定在想白芷庸,真是个讨厌鬼!”心中一酸,险些摔倒,还好遗音及时反应过来,将她接住:“你只会说我,你身边也有狂蜂浪蝶,我还提心吊胆呢。”

    靳无颜贴在遗音身上,听她语气也泛着酸味儿,立刻破涕为笑,问道:“你吃醋啦?”遗音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当然,我与庸……白姐姐已经绝无可能了,今生今世赖定你啦。”

    靳无颜听她改了称呼,心中欢喜,口中却道:“呆子。”

    嬉闹之中,屋外传来匆匆的步伐声音,晁家四兄弟停在门口,晁老大轻咳了一声,问道:“遗音姑娘,雷雨之中,我似乎听到你的悲鸣,发生什么事了吗?”

    遗音呆了一呆,暗道:“来的真不是时候。”目光一转,瞥见床上的锦卷,于是说道:“多谢前辈关心,在下无恙,恰巧晚辈有事麻烦四位前辈,请四位前辈到大厅等我,我马上就来。”

    晁老大听到屋里有两个呼吸声,心中突然明了,老脸一红,说道:“老夫多虑了,我们这就移步大厅。”心中暗道:“她有事麻烦我们,正好趁此机会好报答相救之恩,也好两不相欠。”

    少时,遗音拿着锦卷来到大厅,见玲珑公子也在,分别向他们施了礼,开门见山的说道:“四位前辈,晚辈有一事相求。”晁老大瞧了一眼她手中的锦卷,说道:“可是与这些锦卷有关?”

    遗音点了点头,说道:“这里有十一封锦卷,其中一封呈给朝廷,另外十封分别是给博楼、苍岩、琅琊、万石、武陵、缙云、巫家堡、春寒宫、广寒宫、黑龙谷十大门派。”

    晁家四兄弟吃了一惊,晁老大暗道:“苍岩、琅琊、万石、武陵、缙云五大门派崇尚老庄之道,长居山中修行,若非改朝换代之大事绝不出山,难道?”想到此处,心中既好奇又为难。

    遗音知道他们乃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人物,让他们充当信使,实在是强人所难,但她自己在江湖中又声名狼藉,假如亲自送信只会令人怀疑她挟持玲珑公子所为,反而弄巧成拙。

    她思量再三,一抖衣袂,当场跪了下去:“四位前辈,晚辈有一个不情之请,请四位前辈成全。”晁家四兄弟心中念着遗音的救命之恩,交换了眼色,将她扶起,说道:“愿效犬马之劳。”

    遗音见四人答应了,心中十分感激,将锦卷递给他们,又吩咐人准备了酒菜与之践行。

    四人启程,玲珑公子瞧着他们的背影,心中暗道:“看样子,我想半途拦截是无望了。”当下豁达一笑,瞧向遗音,问道:“靳姑娘呢,怎么没见到她?”遗音道:“她在湖边钓鱼。”

    玲珑公子道:“靳姑娘真是好兴致!”遗音道:“她嫌弃我太笨,说吃鱼能使人变聪明。”

    玲珑公子笑了笑,说道:“鱼的确有一定的药用,但吃鱼能变聪明鄙人还是第一次听说。”遗音也来了兴趣:“玲珑公子博学多才,竟然对鱼也有研究?”

    玲珑公子道:“遗音姑娘夸奖了,鄙人只是依书直说,比如黄鱼可开胃益气,调中止痢,明目安神的作用,可治久病体虚,少气乏力,头昏倦倦;而青鱼则有补气养胃,化湿利水的作用。”

    两人说着说着便到了江边,只见江面轻烟薄雾,小舟荡漾,倒是有几分惬意,遗音举目远望,只见靳无颜穿了一身蓑衣,手握着鱼竿,坐在一条狭长的小舟之上,而小舟正飘向江心。

    遗音提了一口真气,踏波而去,此处距离江心少说也有二三十丈,玲珑公子见她竟然不依靠任何辅助,奔了过去,既吃惊又佩服,飘身落到不远处的渔船上,说道:“老丈,开船。”

    遗音轻轻的落在小舟之上,叫道:“无颜。”靳无颜抬头看向她,笑面如花:“你来啦?”

    遗音痴痴的看着她:“你笑起来真美。”靳无颜娇羞的横了她一眼:“花言巧语。”却难掩心中欢喜,吟起诗来:“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蘭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

    遗音学着登徒浪子的模样,拱手说道:“敢问姑娘,此诗可是出自诗经郑风?”靳无颜忍住笑意,说道:“姑娘说得不错,你可知诗中之意?”

    遗音自信一笑:“姑娘听好了。溱水洧水长又长,河水流淌向远方,男男女女城外游,手拿蘭草求吉祥。”靳无颜道:“没想到你呆头呆脑的竟也知道。”

    遗音白了她一眼:“我在你心中到底有多笨?”靳无颜调皮一笑:“反正不聪明,否则也不可能让我单相思这样久。”她似乎越想越气,又似乎在故意撒娇:“来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划桨。”

    遗音缓缓坐下:“遵命,娘子。”靳无颜惊喜不已:“你叫我什么?”

    遗音避而不答,反问道:“钓到鱼了吗?”靳无颜一脸沮丧,摇了摇头:“没有。”

    遗音却乐了:“终于有一样事情能难住你啦。”靳无颜见她嘲笑自己,心中不服:“不准笑,我就不信,你能钓到。”

    遗音目光灼灼的瞧着她,问道:“若我钓到了有何奖励?”靳无颜知她没安好心,但心中又喜欢遗音调戏自己,反问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遗音想起方才未完成的亲热,目光更加灼热,说道:“若我钓到了鱼,你就得陪我喝酒,不醉不休。”靳无颜暗道:“只怕你想戒酒行凶吧。”也不点破,点头说道:“一言未定,谁怕谁。”

    将近酉时,遗音终于钓到一条小鱼,甚是得意:“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美人儿,咱们上岸喝酒吧。”靳无颜没料到她真能钓到鱼,有吃惊又害羞,侧过身去:“别这样看着我,我不会赖账的。”

    遗音将渔舟使到江边,牵着靳无颜的手轻跃登岸,却没打算回腾龙帮。

    靳无颜奇怪的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遗音指了指远处的玲珑公子,说道:“我只想和你两个人喝酒。”可是她没主意到,除了玲珑公子以外,远处凤凰树下,还站着一名老者。

    遗音带着靳无颜去了酒楼,对着店小二说道:“麻烦来一条上好的鱼和几道小菜,哦,还来一壶上等的女儿红。”店小二点头记下,笑着道:“好呐,客官请稍等。”

    靳无颜故意装傻,问道:“‘女儿红’不应该是男女成亲当日喝的么?”店小二没走远,闻言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靳无颜脸一红,说道:“笑什么笑,你来跟我说说,这酒为什么叫女儿红?”

    店小二本就没念过书,只是听得客人叫多了,知道并非成亲之时才能喝,但要他说出个所以然,却半天抖不出一个字儿。

    掌柜解围说道:“让两位见笑了,今儿有我们这里来了几条四鳃鲈鱼,下酒再好没有,给两位来一条,当作赔礼道歉。”遗音知道靳无颜的脾气上来,随时会出人命,赶忙说道:“多谢掌柜。”

    遗音打发走店小二和掌柜,故意问道:“无颜明知故问,是何意思?”靳无颜看穿遗音的心思,气呼呼的说道:“你怕我伤害那店小二的性命,既然如此,你来告诉我。”

    遗音觉得自己上当了,无奈的道:“书中记载,此酒为嫁女必备之物,但世上爱酒之人太多,哪里还能等到谁家嫁女儿才去喝,商贾投其所好,高价收购,不知今天咱们喝的是哪家姑娘的珍藏。”

    靳无颜道:“你这般关心,莫非要去寻这酿酒的人家,上门提亲?”遗音横了她一眼:“我若真娶了这酿酒人家的姑娘,你岂不要扒了我的皮?”

    靳无颜道:“我在你心中就这样凶残?”遗音暗道:“你对我或许下不起手,但对那酿酒对人家可就不好说了。”如此一想,不由得为自己的余生感到悲哀。

    靳无颜见她不说话,刚要追问,只见店小二抱着一坛酒上来,口中吆喝道:“酒来了。”

    遗音打开泥封的盖子,见酒色透明澄澈,纯净可爱,笑了笑道:“来,我们今日就好好的品一品这传说中的‘女儿红’。”说着便为靳无颜斟了一碗酒。

    靳无颜闻到酒香,忍不住说道:“女儿红有六味道,分别是甜、酸、苦、辛、鲜、涩,犹如恋爱的味道,这碗中之酒,颜色俱佳,不知味道是否上乘。”遗音道:“试试便知。”

    正在此时,店小二托着大圆盘而来,道:“客官,你们的菜来了。”他首先将鱼端到众人面前:“这道红烧鲈鱼是我们店的招牌菜,这种鱼肉质白嫩、清香,而且没有腥味。”

    遗音见这碟鱼色香味俱全,正要动筷子,忽然听到楼梯格格作响,似是一头庞然巨兽走上楼来,接着又传来店小二的惊叫声:“喂,你干什么,这东西不能拿上去!楼板要给你踩穿啦。”

    遗音抬眼瞧去,只见一名老者扛着一口铜钟走了上来,靳无颜也回头瞧去,只吓得心中突突乱跳,立刻站了起来,迎了上前去,叫道:“爷爷。”原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子车鸣。

    子车鸣‘嘭’的一声把铜钟放在桌子上,只听‘喀嚓’一声,桌子立刻碎裂开来,铜钟砰的一声落到地板上,冷冷的说道:“你还记得有我这个爷爷?”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人听得浑身一颤。

    遗音立时上前,将靳无颜护在身后,拱手施礼:“晚辈司徒遗音见过前辈。”子车鸣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瞧了她一眼,遗音却觉得一股无形的暗劲铺天盖地朝自己涌来,但她不敢移开半步。

    过了片刻,子车鸣才说道:“以前总是听无颜提起你,却未见过你本人,未想到你还有几分骨气。”靳无颜知道子车鸣对遗音暗中施压,但她心里清楚,此刻越护着遗音,遗音越要吃苦,是以埋头咬唇不语。

    遗音道:“前辈过奖了。”子车鸣道:“老夫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老夫此次来是带孙女回家,你若真心喜欢她,就带着聘礼来明鬼楼接她,不然就别来纠缠。”

    遗音顶着压力,头上已经冒出细汗,问道:“不知前辈要什么聘礼?”子车鸣道:“老夫不需要金山银矿,只需要你取一人首级,若是不能取其首级,带她来见我也是可以。”

    遗音自然知道他口中所说之人就是知更,但天地茫茫,要到哪里去找,于是说道:“如若找不到呢?”子车鸣道:“若是找不到,你便永远别想再见到无颜。”

    遗音忍无可忍,猛提一口真,左手一招“回风拂柳”,右手一招“星河在天”,同时反扑回去,岂料子车鸣身子微侧,竟然没能避开这两掌。

    但遗音却高兴不起来,掌力方与子车鸣身子相遇,立知不妙,自己用了多少掌力打到他身上,就有多少劲力反击出来,遗音吃了暗亏,险些站立不稳。

    靳无颜心疼遗音,把心一横,抱着遗音一转,自己承担子车鸣的力道,但遗音比她更快,刚一转身,又抱着她反身回去,说道:“好好呆着,不准乱动。”话音刚落,嘴角已经溢出血来。

    靳无颜努力让自己冷静,灵光一动,说道:“爷爷,拳脚无眼,你伤了她,谁替你找人?”

百度搜索 魔琴遗音(武侠gl) 天涯 魔琴遗音(武侠gl)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魔琴遗音(武侠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魔琴遗音(武侠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