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美人戾气重 天涯 美人戾气重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珠华那里笔墨都还摊开摆着,便引着苏长越直接过去了小跨院,堂屋正中新添了一张书案,案后并放两张椅子,是珠华和明光的位置,以他两人年纪,共用一张书案并不拥挤。

    案上一应齐全的笔墨纸砚,案角摞着几本启蒙读物和名人法帖,不管学得怎么样吧,这个氛围看上去是挺有书香意味的,凡读书人见了都会有亲切之感。

    苏长越就一点不认生地站案后去了,沉吟片刻,提笔沾墨,沉腕落字,墨迹游走间,一篇王维的短诗跃然纸上: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時鸣春涧中。

    珠华伸头看看,她只能认得出是非常标准的楷体,墨迹干了的话,和那些字帖上的字在工整严稳度分不出什么差别来。

    人家这个水平,笑她她也只好认了。

    但苏长越却觉不足,他眉头一动,似有懊恼:“写顺了手,一时忘了,你与我不同,不用写这种无聊的字。”

    抬手把搁去一边,另换过一张来,重新写起。

    珠华起初茫然:哈?先那字很好啊,哪不对?再说字分个美丑她能理解,无聊是什么评价?

    但等苏长越一句写完,她忽然就理解了他的意思。

    同一篇短诗,仍是楷体,但笔锋一转为圆润灵动,整个的感觉一下就活了起来,第一张虽然也好,但就没有这股活泼泼的“跃然纸上”的意味。

    “你本来习的是颜体?”张推官认出来了,出声道。

    苏长越笑道:“是。”看向珠华,“你习的是柳体,不过柳体我练得时间短,后来就搁下了,写得不太好,你若要,我就再献个丑。”

    珠华摇摇头:“谢谢,不用了。”

    她把那张颜体捧到手里看,她原来选柳体也就是随便选的,本身并不执着,这会看着人现场写出这张字来,在她手里总不听话的毛笔到了少年手里如臂指使,笔尖勾挑提按,流淌出一个个墨色方块字,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出来的成品赏心悦目,一下把她的心拉偏过去了。

    她看一看就抬起头来宣布:“我以后就学颜体好了。”

    苏长越一下被逗笑了:“你心变这么快。”

    张推官也忍俊不禁地摇头:“小孩子,就是这样。”

    横竖珠华不用考科举,学些诗词文章不过陶冶情操,随心就随心了,张推官也不去压她,转而拿起先前的第一张来看,赞道:“台阁体能练到这个水准,门面这一关是必过了。”

    看过了交给珠华,嘱咐她:“你虽用不着,也别丢了,可以留着给光哥儿,他日后习字时用得着。”

    张推官讲出“台阁体”三个字,珠华模模糊糊有点印象了,她不记得哪看来的,这大概属于此时的考试专用字体,考生们不管平时怎么放飞习的哪位名家,进了考场必须得老老实实得写这个字体,该字体最大优点是端正整齐,形同印刷。

    她便应了放去案角,由它继续晾干。

    再说得几句,天色将暮,钟氏那边遣了丫头过来,催他们去吃饭。

    **

    东院一片和气,正院里却是惨雾层层。

    张老太太第一回昏的时间不长,但她醒过来的时间不巧,因为她刚由丫头急慌慌地搀着回到张兴文躺着的屋里,就听到大夫和冯一刀这个专业人士会诊之后,给出了结论:张兴文的宝贝保不住了,必须得切,不然持续坏死下去,不出三天,他连命都得一起赔进去。

    张老太太虽有了一点心理准备,但这个话太刺激人了,她瞪着眼,喉咙里嗬嗬两声,痛快昏了第二次。

    她这次昏得久,再度醒来的时候,天色已从黄昏转换成了清晨。

    张兴文那边的切除术已经做完了。

    好消息是:切除术还算成功。

    坏消息是:他永远失去了男人的独有功能,另外,暂时还不能确定他的命是否就此保住了。

    ……这不疯能行吗?

    张老太太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她的愤怒了,都这样了,居然还跟她说不能确保儿子的性命!

    大夫也很愤怒:这种大症本来就有恢复观察期的,一个好好的人切了还不能保证百分百就能活着变太监呢,何况张兴文这种。这趟诊实在是出得吃力不讨好,辛苦了一夜没睡,没得着感谢罢了,又被喷一脸!

    怎么就能有这么讨厌的老太太呢!

    还是张老太爷懂事些,来给安排了房间让他和冯一刀一起吃饭歇息去了。

    张老太太也顾不上和大夫一直生气,忙奔进去看儿子的状况。

    张兴文醒着,生不如死地醒着。

    他还接受不了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

    明明上一刻汪小姐唾手可得,他还巴结上了徐四公子,眼看就要走上人生巅峰,怎么下一刻就天地翻转,跌进他从未想过的深渊里了呢?

    简直像做了一场噩梦。

    可怕的是身上的疼痛无处不在地提醒着他,这场梦永远醒不过来了。

    他完了。

    张兴文就这么躺着,乍看上去还很安详,因为他的力气都耗尽了,再也挣扎不动,嗓子也嚎哑了,说不出话语来。

    张老太太近前来一看他这比死人多口气的模样就吓傻了,顾不得自己那点情绪了,忙扑在床前语无伦次地安慰他:“三儿,你别伤心,总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的——”

    张兴文毫无触动,眼皮都没动一下:还有什么办法?他是活活地失去了那个器官,再麻痹不了自己了。

    张老太太更怕了,努力想法劝说他:“对了,你不是喜欢那个汪小姐?娘有办法,还叫她嫁给你,你娶了她,就都和从前一样了!”她再也顾不得什么要保密的了,一股脑全倒出来,“珠丫头那有个叫红樱的丫头,你知道吧?老大那个假正经和她有了首尾,而且红樱还有了身孕!这个大把柄他是再也赖不掉的,娘拿着这事去要挟他,他是个要脸的人,不敢不帮忙的,到时一定能帮你达成心愿!”

    ——其实张老太太此时心里未必不清楚,以张兴文现在的状态,哪怕红樱怀的是个金疙瘩也不抵用了,张推官拼着事情传扬出去名声尽丧,也不可能受她的要挟给帮这个忙,这么去坑人,不只是结死仇了,简直是结世仇的节奏。

    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明知道是瞎话也说得斩钉截铁的,别说,还真有点效用,张兴文眼球转动了一下,终于向她看过来了,嘴唇蠕动着,用气音问了句话。

    “红樱有了身孕?”

    张老太太有点吃力地辨认出来,忙用力点头:“没错,所以三儿你别担心,你想要什么,娘怎么也给你弄到手!”

    张兴文的眼里有了点亮光,他费劲地开合着嘴唇,挤出来点嘶哑得不行了的声音。

    “红樱的孩子不是大哥的,是我的,快把她要过来。”

    ……

    儿子在废掉之前居然留下了种,这本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但张老太太一听之下,浑身却如浸入冰水之中,顷刻间从头凉到了脚。

    她看向儿子的眼神变得恐惧无比,声音都剧烈地颤抖起来:“三儿,你说真的?”

    张兴文疲倦过度,没精力分辨母亲的状态,他在枕上点点头,继续费劲地挤出声音来:“时间对得上,快去。”

    “……哦,哦。”

    张老太太失魂落魄地站起来往外走,她不敢想昨天她是怎么把红樱弄出来,又怎么愚蠢地交回去的,但她又不能不想,脑子里不受控制地一一闪现昨天的画面。

    那不是张推官的种,怎么会呢?

    儿子什么时候和红樱勾搭上的,她怎么一点儿不知道?

    这等能勾引亲戚家男丁的贱人,还有什么贞洁可言,也许她除了儿子之外,也和张推官有一腿呢?

    ——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儿子的!

    这一句一在心里出现,她的那些其它怀疑就立刻都虚软无力地消散了,再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张老太太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一句话。

    她加快了脚步往东院跑,因为太急切慌乱,她连个丫头都没想起来带,直愣愣地就扑进了东院。

    她这么个又像逃荒又像讨伐的姿态是很引人注目的,来请安的苏长越在数丈外犹豫片刻,皱了皱眉,转身循原路回去了。

    张推官洗漱过了正预备去看看张兴文怎样了呢,还没出门,先叫张老太太堵上来了,她劈头就厉声问:“红樱呢?!”

    张兴文应该醒了。

    张推官会意过来,淡淡道:“老太太找红樱做什么?她病着,在休息。”

    红樱已经落了胎,现正躺在院里一间偏房里,她身下还淋漓不尽,这么个一看就是小产的模样暂且不好发卖,总得等两天才成。

    张老太太很明白这所谓“病着”是什么,但她执拗地不愿也不敢相信:没这么快的,红樱昨天才被送回来,老大一定没来得及下手,他就是诈唬她,红樱的孩子一定还在!

    抱着这个希望,她也不问了,往里便冲,张推官不好与她发生碰触,但也不能让她在东院里乱闯,索性喊了个丫头,直接让带她去红樱那间房里去看。

    门扉啪一声被推开,这是间很狭窄的小屋子,红樱躺在床上,应声半抬起头来看,她那个灰蒙蒙的脸色已经说明了问题,但张老太太犹自不信,跌撞过去在红樱短促的尖叫里一把掀开了她盖的薄被,下面的一片血色几乎要刺瞎了她的眼睛。

    她的,孙子……

百度搜索 美人戾气重 天涯 美人戾气重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美人戾气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美人戾气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