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每天都在和男主角抢男人 天涯 每天都在和男主角抢男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慕容霜笑着打开手中的折扇:“原来是春风阁的头牌红叶,百闻不如一见,果真是天人之姿。”

    老鸨身后有两个被半路晾在一边的客人,其中一个大肚子的胖男人突然插嘴进来,接了慕容霜的话:“春风阁头牌红叶也不过如此,哪及公子的万分之一?若是能和公子共度春宵一晚,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大肚男人一脸色眯眯地盯着慕容霜看,不加掩饰的眼神展露了他此时龌龊的心思。

    竟然敢调戏男主角,勇士啊!陶星在心里默默给这个大肚男人点了根蜡。

    可他很快就顾不得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胃里一阵钝痛,酸涩的感觉冲上喉咙,陶星毫无征兆地“哇”的一下吐了慕容霜一身。

    场面诡异地寂静了。

    在夸人帅的时候吐了被夸赞的人一身,几个意思?是说被夸赞的人丑呢?还是说被夸赞的人丑呢?亦或是说被夸赞的人丑呢?

    陶星仿佛没感觉到气氛的古怪,还摆摆手一边吐沫子一边对慕容霜解释:“我不,呕……我吐不是因为你长得丑……哎不对,我是说你长得不丑……哎不对不对,我的意思是你的长相还没有到让我吐的地步……”

    “……”全场更寂静了。

    慕容霜用扇子挑起陶星的下巴,笑得温柔,说了句总裁文里的狗血台词:“很好,我看中你了。”

    陶星抖了抖鸡皮疙瘩,他敢肯定他在慕容霜的眼里看到了杀意。

    老鸨听他这么说一下子就急了:“大人,红叶明儿就是初|夜了,今晚真不能陪您……”

    “公子若是真心想要红叶,不如明夜再来,争取夺到红叶的初|夜,到时候岂不是想做什么都不用怕被打扰了?”

    陶星向老鸨身后那个人望去,和大肚男人一道的客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一开口却是为老鸨帮腔,一番话听起来是在替慕容霜考虑,实则缓解了局面的尴尬,远的不提,至少让陶星能够逃过今晚的陪客下场。

    陶星看向那个男人,男人也在看他,见他望过来,对他抱拳笑道:“在下王侯威。”

    说着还不着痕迹地给陶星使了个眼神。

    陶星眨了眨眼,什么意思?勾搭我?

    所幸慕容霜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说了几句场面话就走了,大肚男人追着慕容霜出去,王侯威也离开了,走之前还特意对陶星道别。

    客人都走了,老鸨才露出气得铁青的脸色,训了陶星一顿,因为明天还有初|夜这场重头戏,倒是没有罚他。

    这里的枕头大多数是用木头做的长方体,太硬,陶星很不习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陶星干脆坐起身,和水渚淡聊天:“你说王侯威为什么要帮红叶?我看过这具身体的记忆,红叶并没有见过王侯威这个人。”

    水渚淡:“你要听实话还是假话?”

    陶星:“哪有人想听假话的?”

    水渚淡:“实话所透漏的信息在义务帮助范围之外,扣除5积分才能回答。”

    陶星:“又是扣除积分,你们系统太坑了!又坑又抠!”

    系统不愿意剧透,他又睡不着觉,陶星烦躁地挥了枕头一下,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木质枕头被挥出了床,摔到地面上。

    陶星跳下床,对水渚淡说:“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水渚淡:“有吗?”

    “绝对有!”

    陶星环视一圈,最终目光锁定在枕头上,冲过去拿起来,敲了敲又摇了摇:“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这里面肯定有东西!”

    陶星有种发现了武林秘籍的神秘感,在木质枕头上来来回回按摸了好几遍,终于被他按到不知道设置在哪里的机关,木质枕头侧面弹出一个夹层。

    陶星拿出夹层里的东西,对着月光仔细看:“这是……玉?”

    玉身通体雪白莹亮,两侧刻着繁复的花纹,一看就是质地上乘,价值不菲的好玉。可是陶星要这玉没用啊,他把玉小心地放回铺满棉花的小夹层,再按进枕头里去。

    如果在他没占用红叶的身体前,红叶就偷藏了这么贵重的私房钱,那红叶为什么不当了它然后自己赎身买房过更好的生活呢?

    陶星用棉被包着枕头勉强睡了一夜,第二日早早就被叫起来为晚上做准备。

    陶星看看站在屋子角落沉默不语的小蓝,问他:“小青呢?今天怎么没见到他?”

    春风阁里的每个小倌身边都会有一个小厮,唯有红叶身边有两个。不是红叶架子大,也不是头牌的特权。

    小蓝是上一任春风阁头牌雨落的贴身小厮,后来雨落死了,小蓝孤苦无依,等待他的将会是艰苦的劳役生活,红叶看小蓝可怜,就跟老鸨求情,让小蓝跟着他做另一个小厮。

    小蓝回道:“小青因为昨晚没有劝阻公子你去后院,今日被罚去灶房劈柴了。”

    小小年纪就要劈柴,身体怎么受得了?这惩罚也未免太不厚道,陶星心疼小青,归根结底祸还是他闯的,但是他要是现在去找老鸨求情,正在气头上的老鸨不能拿即将初|夜的他出气,背地里肯定会想着法子更加折磨小青。

    陶星叹了口气,吩咐小蓝:“这些碎银子你拿去,给小青买点好的治疗外伤和活血的膏药,晚上偷偷给小青,别被人发现了。”

    小蓝双手接过碎银子,诧异地看了陶星一眼,公子以前什么时候也没对他们这些下人这么上心过。

    夜晚很快降临。

    春风阁彩灯高挂,时间还未到,一楼大堂高台前便挤满了人,陶星从后台慢慢走出来,人群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

    剪裁别致的红袍衬得肌肤越发白嫩柔滑,大开的领口露出圆润的肩头和性感的锁骨,衣袍边缘刚好遮住胸前的两点,流畅的弧线奔腾而下,柔韧的腰肢盈盈一握,收束的衣袍在两股间叉开,每走一步细白的小腿就会露出来,要露不露比直接裸|露更加撩人。

    底下围观的人群都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太美了……”

    “尤物啊!今天来这一趟真是值了!”

    “你们几个快回府再给我拿几箱银两来!早知道春风阁新头牌这么美我就多带点金块了……”

    “这个是新头牌?那以前的旧头牌呢?年纪大了还是被人赎走了?”

    “这你都不知道?老头牌早都死了,当年这件事闹得可轰动了呢!”

    “一个小倌馆的头牌而已,再美的人,去世了也不至于用轰动来形容吧?”

    “这位兄弟你有所不知,雨落除了脸之外是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他有个了不得的老相好,就是前几天也刚去世的大将军!”

    “啊?!”

    “没想到吧?我当初听到这个事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大将军去世的前一月特意跪求皇上开恩准许他最后的几天都和雨落呆在一起,皇上被大将近的诚意打动,允了大将军这个请求。”

    “感动?赵兄你快别逗我了,一个卑微的男|妓,能付出真感情?笑话。”

    “可惜雨落体弱多病,大将军去世后不久雨落也跟着去了。”

    “我倒是见过雨落一次,生得是乖巧水灵,本以为这样的美人不多见,没想到新头牌比雨落还娇俏可人。”

    “朱兄此言莫不是看上了这新头牌吧?”

    “唉,我倒是想和他共度春|宵,可惜看此情景,身上的银票是不够的了。”

    “哈哈哈。”

    陶星站在高台中央,面无表情地看着满室脑子里全是精|虫的男人们,脸上一个大写的冷漠。

    他感觉此时的他就跟拉到菜市场的小肥猪一样,还是清洗、剃毛、宰杀一条龙服务的那种。

    老鸨讲了几句话后,初|夜买卖开始。

    台下的客人都疯了,一个比一个开价高,最后停在了一百两上。

    老鸨环视一圈,问道:“可还有人出更高价?”

    陶星淡定地看着人群,他知道接下来的剧情,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他会被别人买走。

    只是台下黑压压的一群人,他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主角受慕容晓在哪里。

    就在老鸨倒倒数到最后一个数字之际,二楼的雅间里传出一个沉稳的男声:“八百两。”

    此言一出,举众哗然。

    一百两已经是笔不小是数目了,更何况八百两?寻常百姓不吃不喝一辈子恐怕都挣不到八百两,谁那么财大气粗为了一个小倌的初|夜把钱当纸撒?

    众人循着声音望去,二楼的一间雅间木门大敞,只见两名锦衣男子端坐于屋内,说话那人手持一把折扇,风度翩翩,玉树临风。

    慕容霜对四周的眼神毫不在意,微微一笑,令人如浴春风:“若是无人竞价,那红叶便是在下的了。”

    慕容晓就坐在慕容霜旁边,脸色铁青,桌子上的茶水从端上来到现在一口都没动,一开始听手下汇报说慕容霜要来京内闻名的小倌馆,慕容晓打死都不信,他那个对美色冷淡到极点的弟弟竟然也会去那等灯红酒绿的烟花之地?

    他借口偶遇跟了来,慕容霜进了包间后与他闲聊看起来与往常无异,实则紧紧关注楼下动态,慕容晓看得分明,心中对红叶妒恨非常。

    楼下的群众们都以为今晚红叶必定是属于这位长相儒雅的土豪了,老鸨也张了张口打算趁这位爷没反悔之前赶紧拍板,却在此时,二楼另一间雅间的窗户被人打开,正好在慕容霜所在房间的斜对面。

    “谁说没人?我出九百两。”

百度搜索 每天都在和男主角抢男人 天涯 每天都在和男主角抢男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每天都在和男主角抢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每天都在和男主角抢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