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与晋长安 天涯 与晋长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骑快马,从塞北至大晋都城,黎霜用了比别人快一半的时间,日月兼程,未有停歇。

    她回京太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连大将军黎澜也没想到。

    黎霜回到将军府的时候,黎霆比任何人都迅速的从府里冲了出来。黎霜这才刚刚下了马,便被黎霆扑了一个满怀:“阿姐!阿爹说你最近要回家我还不信呢!你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黎霜没来得及回答他的话,跟随着黎霆而来的便是威严如常的黎澜。大将军年纪快到半百,脸上难免有几条岁月雕刻的纹路,但这些纹路并不让他显现苍老之态,而是将那些岁月的积威深刻其中。

    一别三年,黎霜避走塞外,不愿回京,然而心里却也不是没有念过黎澜。

    她是将军府的养女,然而黎澜对她却并不比黎霆差,教她骑射,教她兵法,让她有机会能与京城里的王公贵族在一起读书习武,甚至顺从她的心意,帮她塞北为将,一走就是三年。

    黎霜对黎澜很难不说一句感激。

    黎霜推开还在撒娇的黎霆,上前恭敬一拜,身子匍匐,几欲叩于地上:“阿爹,霜儿不孝,三年未……”

    黎澜将扶了黎霜一把,抓着她的手臂,将她径直拉了起来:“几年不见倒与我生疏了,你不孝?你帮老头子我守住了大晋边塞,若你这叫不孝,黎霆这小子,就该拿去丢了。”

    “就是就是,阿姐你可别这样说了,回头老头子真要把我丢了!”黎霆在一旁插科打诨,老将军笑骂着拍了一下他的头,黎霜也不禁失笑。

    可到底是心头有事,黎霜的笑意很快便掩了下去:“阿爹。”她轻轻唤了一声,黎澜会意,点点头:“先入府,收拾一番。其他事,稍后再说。”

    黎霜却摇了头:“阿爹,我没时间耽搁。”光是一想到还有一人如今正在牢狱受苦,黎霜内心无论如何都无法静下来。

    黎澜闻言,微微垂了眉目:“何事匆忙?”

    “我要入宫面圣,求陛下允我五万兵马。”

    要动兵,黎澜皱了眉头,但见黎霜目光坚定,黎澜微一沉吟:“你打小沉稳,所做决定必有自己的缘由,阿爹不问,只是你要想好,此次回京本是陛下圣意,你若还有事请求陛下,可想到如何回报?”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黎霜是个好将领,但司马扬想要的,却并不是让她做个将领。

    黎霜阖首:“霜儿心里清楚。”

    在塞北打马回京的那一刻,她就想好了所有的后果了。

    可即便这样,她还是要救他,就算现在她连那人的名字也不知道,也要救。

    黎澜命人领黎霜入宫。宫城依旧,只是帝王已经换了一人,从此这宫殿与她小时候所知晓的那个宫殿,大不一样了。

    世事总是苍凉,然而也没有给黎霜更多感慨的时间,她终是在御书房里见到了司马扬。

    并非公开的召见,黎霜要请求的事,本也没办法让诸多大臣来讨论可否。

    一别三月,当初司马扬离开塞北的时候正是黎霜昏迷不醒之际。如今再见,两人一时都是沉默。只是相比于黎霜的沉凝,司马扬闪动的黑瞳里更像是有几分动容。

    “黎霜。”司马扬终于开口,打破了御书房中难耐的沉默,“你总是在我意料之外。”他随手扔下了手中的文书,站起身来,“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他绕过书桌,行至黎霜身前,唇边难得的有了一丝笑意,“你如今回来,我可再也不会……”他伸出手,作势要去拉黎霜的胳膊。

    黎霜眸光微微一垂,往后退了一步,却是单膝跪了下去,行的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军礼:“陛下。”

    司马扬手顿在空中。

    “黎霜斗胆,求陛下允黎霜一愿。”

    她这般说,司马扬忆起来了,那日石洞泥沼之中,他许诺黎霜,若果她那日能从泥沼之中出去,他会应允她任何一件事。

    想嫁给他也好,想离开他也罢,他给黎霜这样自由选择的权利。因为那样的时候黎霜选择舍己一命,救他一命。

    这是他给的报恩,也是他深藏与心的愧疚,而今黎霜一见面便对司马扬提出这事……

    她是想离开吧。司马扬心里如此揣测着,却也还是垂眸问她:“你要求何事?”

    “求陛下允臣五万兵马,出兵南长山。”

    “出兵南长山?”这是一个完全意料之外的要求,司马扬微微眯起了眼睛,“所谓何事?”

    黎霜仰头看着司马扬,眸光不卑不亢,“臣欲救一人。他曾舍身救长风营,鹿城于危难之际。”黎霜顿了顿,“也曾救臣于绝境之中。他于边塞有恩,于我有恩……”

    “是那赤瞳男子?”司马扬打断了黎霜的话。

    “是他。”

    司马扬默了一瞬:“你知晓他来历?”

    “不知。”

    “姓名?”

    “不知。”

    司马扬一时竟觉自己有些不认识黎霜。“你从边塞匆匆赶回,便是为了求我此事?”

    “是。”黎霜垂首,“臣知晓借兵一事实在荒唐,可臣别无他法。”

    御书房内,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司马扬是了解黎霜的,所以他也知道她沉默背后是怎样的坚持。她没有提要离开京城,离开他的事,但黎霜的这个请求,却让司马扬心底更凉于放她离开。

    以前的黎霜,何曾这样奋不顾身的只为一人。

    竭尽所能,穷极所有,为了一个连姓名也不知道的人。

    以前的黎霜,为国,为家,为将军府的荣耀,也为自己的成就,可现在,她说出口的这个请求,几乎把这所有的东西都抛弃了。

    “霜儿,我不瞒你,我若允你五万兵马,毫无缘由出兵南长山,朝中势力如何均衡……”

    “自是不敢使陛下困扰,南长山中有巫蛊一族人常年盘踞,以江湖手段,压榨百姓,横行多年,似匪似贼,犹如南方顽疾,需得根除。”

    找借口出兵对黎霜来说不再话下,兵者诡道,她扯起胡话来,也不输给朝廷里的油头官员。她找了出兵的理由,又道,“清剿南长山,当是将军府送与陛下的一分厚礼,待战后黎霜归来,必定将五万兵马以及塞北鹿城守军、长风营的军权一并交上,自此,黎霜再无军职,只是将军府一位待嫁女子。”

    有过军功的待嫁女子,嫁给谁,连大将军说了也不算,当今圣上才能为她的婚事做主。

    黎霜这话乍一听,并无任何不妥,但仔细一想,却又暗含几分引诱,甚至威胁的意思。允她五万兵马,她便上交军权,若是不允,这权,是交还是不交?那将军府还有没有一位女子待嫁?

    司马扬盯住黎霜一双点漆的眸,却又倏尔勾唇,淡淡的落了一抹笑:“好。”

    不用说明,领会便罢。

    司马扬是喜欢黎霜的,是青梅竹马,有儿女之情,有救命之恩。可他也是君,她也是臣。她帮他抓过狡兔,她的家族,也是他的走狗。

    他们之间,还有暗潮涌动,利益博弈与勾心较量。

    司马扬回身至书桌前,提了笔,未下笔前,又看了眼行军礼跪在前面的黎霜,她身着红衣银甲,面上有几分风雨兼程的劳累,头发也微带散乱,可她的身姿神色依旧犹如一根翠竹,永远坚韧。

    “霜儿。”司马扬落笔书了一道旨意,“只望他日,你莫要后悔。”

    回答司马扬的,只有黎霜恭敬的双膝跪地,颔首于胸,奉手于顶:“臣接旨。”

    黎霜求得五万兵马,择日出兵南长山剿巫蛊一族。朝野哗然,江湖震动。这个举措来得太过突然,谁也没有想到。

    一时之间,民间议论纷纷,猜测不断。

    黎霜全然不回应,她领了命,收拾罢了,便领了五万大军南下南长山,这一次,她不是去打仗,她只是去救人。

百度搜索 与晋长安 天涯 与晋长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与晋长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与晋长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