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兽人之黑白配 天涯 兽人之黑白配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敖白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将敖襄撕开,随手一丢,敖瀚惊险接住。

    “敖白,她是你王嫂!你疯了啊?”敖瀚怒吼。

    龙王龙后沉默看着,又对视了一眼,均发现了对方眼中的为难与挣扎:私心说起来,他们都更加喜欢长子敖瀚,对于如珠似宝宠着长大的敖沣更是溺爱到了骨子里——至于敖沂?他是敖白的孩子,又素未谋面,当然没有什么感情。

    “究竟是谁疯了?”敖白护着伴侣后退,怒不可遏,“你们居然打起了沂儿护心血的主意?你们都当我和纪墨死了吗?”

    这个瞬间,敖白确实伤心失望到了极点:什么父母?什么王兄王嫂?我们带着沂儿,千里迢迢回到东海龙宫,你们身为沂儿的长辈,半句嘘寒问暖也无,张嘴就想让沂儿去死?

    揭开护心鳞、水晶戳破心脏获取护心血,那沂儿还有可能活吗?

    敖白心寒到了极点,纪墨的脸色也已经不能更难看。

    敖瀚被兄弟指着鼻子痛斥,脸色同样不好看,但又的确理亏,无法反驳。他默默搂着痛哭流涕的敖襄,十分的焦躁。其实,在敖瀚原本的计划里,不应该就这样贸贸然提出要求,他本想先试探一番的。

    但敖襄却根本忍不住,她已经随着独生爱子一起、病入膏肓,只要有一丝的希望都想拼命尝试。

    敖襄继续哭,那声音已经不能听了,又沙哑又粗嘎,几近失声。

    但是,虽然她的孩子病重确实不幸,可也不应该提出要取别人家孩子的心头血做药引这种要求——别人家的孩子也是父母的心头宝。

    “看来,我们是不应该回来的。”纪墨冷冰冰地说。他愤恨地想:简直荒谬!我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怎么可能给你们做药引?敖白说得没错,你们当我们是死的吗?

    敖白看着上首的龙王龙后,目光锐利无比,直看得父母扭头回避。

    “纪墨,你不要这样说。”又是龙后开口控场,她吁了口气,努力和善的微笑,恳切看着下方的人鱼。

    “那你希望我怎么说?”纪墨悍然质问,此刻他就只是保护孩子的父亲,“小沣病了,我和敖白也很担忧、也希望他早日康复——但敖襄说的什么话?拿我沂儿的护心血做药引?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上一条伤害过沂儿的龙,已经被敖白撕成碎片了!你们想要沂儿的护心血?除非我和敖白都死了!”

    纪墨激动得浑身剧烈颤抖,血全部都往头顶冲,对着敖襄怒目而视、厉声呵斥,一副想吃龙肉的凶狠模样。

    龙后哑口无言,她也颓然往后靠,不再说话。确实,手心手背都是肉,尽管薄厚不一。敖沣敖沂都是她的直系亲孙子,敖雅对纪墨可以不屑一顾,但敖沂不一样,虽然还没有见过面,但份量可比纪墨重多了。

    “敖白,管好你的人鱼,咱们好好谈谈。”敖瀚试图控场,缓和一下剑拔弩张的气氛。

    “先管好你们自己吧!”纪墨毫不畏惧地吼,“之前没有和你们相处过,但我想着到底是亲人、共同守着东海生活,所以才千里迢迢带着沂儿回老家一趟。没想到你们居然如此自私歹毒,竟然想要我沂儿的命?你们不配做沂儿的长辈!”

    纪墨就是这样的性格:平时从不轻易发火,非常温和仁厚、典型的以和为贵的地球鱼思维。但一旦被激怒了,就火力全开,管特么天王老子的脸皮都敢揭了、丢到地上一通猛踩。

    龙王龙后被一起骂了进去,他们坐不住了。

    “你这条人鱼怎么说话的?一点修养都没有!敖襄不过是随口一提,你急什么?不同意可以慢慢商量!”龙王同样回以怒吼,他根本没有被这样当面顶撞过。

    敖白一直护着伴侣,他冷声嗤笑道:“商量?父王想怎么商量?呵,我告诉你们:没、得、商、量!”

    纪墨一声长叹,疲惫地说:“敖白,咱们回去吧。”他发了好一通脾气之后,只想尽快回去看看敖沂。早上出门没带他,纪墨听孩子哭得那么伤心,心里也很不好受。

    敖襄听到立刻急了,她立刻又想扑过来,哭喊着、甚至直接跪伏在纪墨身前,苦苦哀求:“纪墨!纪墨!你先别回去,你不能回去,敖沂不能离开,我求求你们!我求你们了!”

    不等敖白纪墨生气,就是龙后听着长媳说的也不像话,敖雅抢先发作:“敖襄!你这是什么话?小沣病重,我们一样难受,但你再着急说话也要有分寸啊。唉,瀚儿,带你的伴侣回去吧,我看她是累了。”

    纪墨冷静了下来,盯着龙后看,再次叹服于对方的手段和巧妙言辞——果然,敖雅不是个愚笨的,她城府很深。怪不得能在跟敖昆相恋生下大哥之后、又顺利嫁给了实力最雄厚的东海龙王。即使后来私情败露,但她还能坐稳了东海龙后的位置,当真不容小觑。

    敖瀚用力箍住了不断挣扎的伴侣,他看着冷漠旁观的人鱼,心里的怨恨渐渐越来越深,心想:就算你不愿意帮我们,至少也要帮忙劝慰我的伴侣吧?怎么人鱼还有这样狠心绝情的?

    “敖白,你别往心里去啊,你王嫂她这是急昏头了。”龙后柔声细语地对幼子说,她很明智,已经果断放弃了从纪墨身上寻找突破口的策略。

    岂料,敖白也不再是昔日极度渴望亲情关爱的小白龙了,他冷声道:

    “母后不必再说,王嫂昏头了不要紧,你们别跟着一起昏头就行!今天就这样吧,我们昨天傍晚才到,还没有休息好,先告退了。”

    其实敖白心里还有几句话没说出去:我们回来一趟,看到父王母后身体安好,也就放心了。封海事情繁多,很快会返回西西里,愿大家各自保重吧。

    敖白说完之后,牵着纪墨的手,坚定地转身、准备往外面游。

    龙王龙后顿时傻眼了,敖襄更是拼死挣扎着要扑过去拉住纪墨。

    “敖白!”龙王气得七窍生烟,猛然一拍扶手,水晶当即碎裂、掉了一地,龙王的手掌不可避免地流血了,于是他更加生气,大吼:“回来!我让你们离开了吗?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王?”

    敖白听而不闻,带着纪墨继续往外面游。

    这时,左前方的那道小门突然跌跌撞撞地游出了一群龙,领头的蛟龙惊慌失措地喊:

    “不好了不好了!王子不好了!大祭司让您几位赶紧进去!”

    敖瀚敖襄立刻变了脸色,龙王龙后也焦急不堪,他们一窝蜂地游进了后面,消失在了正殿里。

    于是,整个正殿空荡荡,只剩下敖白和纪墨。

    “大祭司?”敖白眯着眼睛,咬着牙说,“他居然还没有滚回西海?还敢待在东海?”

    “希望海神保佑小沣早日康复。”纪墨轻叹,“不管怎么说,一个四岁的孩子总是无辜的。至于那什么大祭司?哼,我呸!我看他才是病得不轻了,什么护心血做药引,简直胡说八道!”

    回来的第一个早上,夫夫俩简直被灌了一肚子的气。

    敖白护着伴侣往旧龙宫游,很明显,他们现在不适合进去探视病重的敖沣。

    期间,敖白冷着脸,回头看了好几下:大祭司?哼!

    *****

    一大清晨的起来,急匆匆去了新龙宫一趟,一场闹剧后,又很快回来了,还不到吃午饭的时候。

    “敖白,看来我们得想别的办法了。”纪墨低声说,“封海要紧,沂儿更要紧。眼下若是我们有所求,就等于主动朝他们亮出了软肋。”

    “我知道。”敖白安抚道,“纪墨,你放心,他们昏头、我没有昏头,你和沂儿要是有个闪失,即使我当上了四海龙王,又有什么意思呢?”

    纪墨又说:“此地不宜久留,看敖襄那疯狂的样子!我觉得,如果沂儿不是有我们护着的话,说不定敖襄会亲自扑上去取了沂儿的护心血!我看了她的眼神就觉得害怕。”穿越鱼小声说,简直不寒而栗。

    敖白眉头紧锁,极力克制自己的怒火,努力冷静分析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大家千里迢迢刚游到这里,除了我和容拓,其他都是普通蛟龙,需要休息才能缓得过来……咱们回去好好商量一下吧。”

    夫夫俩手牵手,互相安慰。

    事实上,敖白纪墨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结为伴侣以来,碰到的困难不能说少,每次都是同心协力、咬牙携手共同渡过,谁都会不轻易说丧气话。

    但他们真是想破脑袋也猜不到,回东海龙宫一趟,居然会碰到这种事。

    与此同时,留守旧龙宫的容拓黑洲他们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爸爸爸爸爸爸……”小龙哭得在地上不停翻滚,闭着眼睛呼唤纪墨,谁哄都没用。

    “小王子,别哭了。”黑洲束手无策,只会干巴巴地哄。

    “来来来,小王子,你睁开眼睛看看,这是这个什么东西啊?”容拓趴在敖沂身边、卖力诱哄,手上举着个漂亮的水晶幼龙摆件,栩栩如生、俏色雕刻、惟妙惟肖。

    然而,小龙连眼睛都不肯睁开,只是声嘶力竭地哭。

    这也不能怪敖沂,说到底,都是因为敖白纪墨育儿经验不足,容拓黑洲他们更是单身龙!早上的时候,他们本来不应该当着敖沂的面、任凭孩子眼睁睁看着离开的——小龙出生到现在,要么跟着爸爸、要么黏着父亲,即使被容拓他们带着玩,多半也能扭头就看到纪墨或者敖白。

    唉,他们本应该偷偷的、静悄悄的离开。

    今天倒好了,小龙已经能记事认人,在他单纯的认知中:爸爸和父亲居然手牵手游走了?不带上我?我哭得那么大声他们也没回来?他们不要我啦?

    不得不说,今天早上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敖沂的承受范围。简单而言,此时的小龙正处于被父母‘狠心抛弃’的巨大惶恐绝望当中。

    “小王子,别哭了,别哭了好吗?”容拓都快要跟着哭了,他试图伸手去抚摸一下小龙,但敖沂迅速起身游走了,换了个地方躺着继续打滚。

    西西里海的众护卫龙:“……”

    因此,当外面传来纪墨的声音时,可想而知他们有多激动了。

    “不是吧?沂儿居然还在哭吗?”

    容拓连滚带爬地冲过去开门,抓狂大喊:“你们终于回来了!再不回来我们都要跟着一起哭了!”

    敖白纪墨匆匆游进来。

    纪墨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话,正躺着伤心打滚绝望哭泣的小龙已经一跃而起,犹如一枚发射的炮|弹、瞬间冲向了纪墨!

    “哎、哎……唉哟!”纪墨甚至没有看清,就已经被小龙紧紧缠住了,胃都差一点被撞了出来,幸亏后面有敖白及时帮忙撑住,否则纪墨肯定会被狠狠扑倒在地上。

    “爸爸!爸爸!爸爸……吼吼吼咦咦呀……”小龙惊喜至极,死死攀在纪墨身上,发出了一连串的欢喜叫声。因为哭得太久,他的声音都哑了。

    孩子就是孩子,只要确定自己没有被父母抛弃,他就能一秒钟破涕为笑。

    “沂儿,你该不会哭了一早上吧?嗯?”纪墨心疼地亲了又亲,笑着哄道:“不是告诉过你了吗?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啊,真是傻孩子!快给叔叔们道个歉,看你把叔叔们哭得都头疼了。”

    敖白安抚性地拍了拍容拓等几个同伴的肩膀,歉意道:“辛苦大家了,我没想到敖沂能哭这么久。唉,他太小了,听不懂道理。”

    容拓大大吁了口气,狼狈地摆了摆手,他和同伴后来也想明白了,说:“照顾一下幼龙而已,没什么!我们觉得啊,小王子可能就是亲眼看着你们游走了,没带上他,他误会了,觉得害怕吧。”

    纪墨略一思考,再回忆起早上的情景,顿时更加心疼了,抱着小龙来来回回地游,把他当作是刚出生时那样地哄。

    敖白明白过来后,也立刻游了过去,揉了几下小龙的脑袋,又握着他的爪子哄了几句:“沂儿,别难过了,我和你爸爸只是出去办事,这不就回来了吗?”

    这对年轻的夫夫没有想到,才这么大一点的孩子就已经懂这么多了,只是一个短暂分别,居然会把敖沂给吓成这样!

    过了很久,小龙才完全停止了抽噎,但他仍然趴在纪墨肩上、不肯松开,小龙脑海中已经有了“爸爸和父亲会丢下我、手牵手游走”的可怕记忆。

    ****

    终于将伤心哭闹的小龙交还给了他的父母,容拓黑洲他们别提有多轻松了,虽然敖白纪墨他们很快赶了回来,但早上那段哄孩子的时间当真是无比煎熬。

    “……哈哈哈~你是不知道啊,小王子哭得到处打滚!”容拓缓过神来,又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说说笑笑,“我们拿什么好玩的给他他都不要,就是哭,又要我们放他出去找你们,我们哪里敢啊?就只好关上门,看着他哭……哈哈哈,纪墨,小王子边哭边打滚这一招是跟谁学的啊哈哈哈……”

    西西里海众龙团团围坐,中间是堆放着的食物,他们已经吃饱了午饭,正在闲聊。

    小龙仍旧趴在纪墨怀里,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要是往常,小家伙应该是满屋子打转、四处调皮捣蛋的。

    纪墨看着容拓,无奈地说:“唉,小孩子能记事了就是这样的。你别以为他小、什么都不懂,其实小孩子有时候是很敏感的。”

    容拓拿了个贝壳在敖沂眼前晃悠,哄道:“小王子,还难过啊?不要难过了,我都说了你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对了,王,新龙宫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现在大家都吃饱了,可以说了吗?”

    纪墨和伴侣对视一眼,后者微微点了一下头。

    这时,敖白握着小龙的爪子,微微将其翻转,手指慢慢抚摸着其白嫩光滑、还没有长出坚硬鳞片保护的腹部,片刻之后,食指停在了小龙的护心鳞上。

    ——这是龙族身上、唯一一片、出生就有的、从不蜕换的护心鳞片,坚硬无比,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缓缓变大,任何时候都会严密覆盖着龙的心脏。

    小龙懵懂地抬头望着父亲,出于信任,尽管自身要害被按住,他也丝毫没有挣扎,还以为父亲是在逗自己玩、挠痒痒,他傻乎乎地笑出了声音,又微微扭动起来,快乐极了。

    看着幼龙活泼可爱的样子,容拓黑洲他们也友善地笑,他们都没有成家,十分渴望尽快拥有自己的后代。

    纪墨和敖白看了,心里真是柔软又酸涩,更觉得作为父亲的责任重大。

    “真是傻孩子。”纪墨感慨道,“你让爸爸怎么放心?”

    “敖沂!”敖白认真伸出一指、轻轻点着小龙的护心鳞,严厉嘱咐道:“听着,敖沂,这个位置,你必须要藏好了!千万要藏好了!”

    小龙仍旧在笑,又以为父亲伸出手指是在跟自己玩,他迅速扑上去、抱住了敖白的一只手,缠住了不断欢呼。

    敖白彻底没脾气了。

    倒是黑洲一贯谨慎心细,他分明看出了龙王龙后心情都是欠佳的,刚才他就问了,对方却没立刻说,更显事态严重。

    “王,新龙宫那边不好吗?”黑洲担忧地问。

    敖白的手指再次轻轻点着小龙的护心鳞,沉声回答:“新龙宫比这里还奢华气派,没什么不好的——不太好的是敖沂。”

    众龙愣了一下,容拓茫然地问:“敖沂?小王子有什么不好的?”

    “我王兄家的幼龙小沣病了,他们从西海请了个大祭司过来,那大祭司给了份秘药,据说只缺个药引了。”敖白说到这里时,忍不住黯然摇头。

    纪墨面无表情,接了下去,“那药引就是同脉幼龙的护心血。”

    众龙再次愣住,不是他们孤陋寡闻,实在是这消息太惊悚了。

    黑洲最先反应了过来,他脑子一炸、瞬间联想起了龙王刚才逗孩子的神态,失声惊问:“不会吧?难道他们想要小王子的……护心血?”

    然后西西里海的护卫龙全炸了,后背发凉、不约而同扭头,看着正咿咿呀呀自得其乐的敖沂。

    容拓艰难地指着敖沂,问:“纪墨,你的意思是、他们想要、小王子的护心血?”

    纪墨平静地点头,“正是。所以我们在新龙宫吵了起来,不欢而散。”

    “什么?”容拓跳了起来,怒骂:“只是吵了起来?就没抽他们大嘴巴子?就没教训他们?”

    黑洲也被吓住了,他喃喃地说:“那什么大祭司可真敢说啊,居然开口说要同脉幼龙的护心血?说得轻巧,取了护心血的幼龙还能活吗?不过,他们真的是明确提出要咱们小王子吗?”

    敖白解释道:“大家冷静些,早上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开口的是我王嫂,我父王母后和王兄不敢直言——当然了,他们已经被我和纪墨当场驳回,这种要求我们断无同意的可能!我们怎么可能同意?退一万步说,纵使不是沂儿、是其他幼龙,我们也会阻止,哪条龙的命都是命!”

    敖白的话说得太直白、太坦荡荡,此事又牵扯到他的几个至亲——看着西西里龙王悲伤失望的眼神,旁的龙也不好肆意批判斥责。

    纪墨也提醒道:“各位,大丈夫能屈能伸。这里是东海龙宫、不是西西里。因此我们就算再生气,也要保持冷静,不能轻举妄动。”

    众护卫龙都冷静下来了,憋屈地捏紧了拳头。

    憋了半天,容拓只能把火朝别的地方发:“……他们实在是太胡来了!请的什么大祭司啊?没本事就直说,何必张口就要咱们小王子的命呢?我倒想知道,他自己有几条命!”

    恰好这时,外面传来了黑宁焦急的声音,“六、西西里王?”

    容拓硬梆梆地问:“你找我们龙王有什么事?”

    黑宁心急火燎地游进来,十分紧张地说:

    “龙王龙后过来了,说是想看看敖沂小王子,还带着那个大祭司,他们已经游到门口了!”

百度搜索 兽人之黑白配 天涯 兽人之黑白配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兽人之黑白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兽人之黑白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