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风月连城(华音系列) 天涯 风月连城(华音系列)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荒城已被夜色笼罩,疲惫到极至的居民们都已进入梦乡——尽管,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泪痕。

    而地底之城,却依旧笼罩在昏黄的夕照下。

    相思静静地躺在一堆枯槁的藤曼中,这些藤曼极长极细,落满尘埃,在夕照下呈现出一种银灰的色泽,纵横交织,就宛如一张头发编制的巨网,将相思紧紧裹住。

    相思眉头紧蹙,似乎在昏迷中仍能感受到巨大的痛苦。她单薄的衣衫被划开极细的口子,肌肤上隐现出道道痕迹。

    她躺在一座废弃的宫殿的核心。

    这座宫殿座落在那圆形巨坑的中央。方才从上往下俯瞰,并不能窥知全貌,只有来到它之中,才明白它是如此高大宏伟,远远超过了这座地底之城的任何建筑,也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也许,只有诸神,才能创造出如此伟大的奇迹。

    无数巨大的石柱宛如直入云霄般,无论如何仰望,都很难看到穹顶。重重叠叠的回廊、巨大的雕梁、整快岩石雕成的兽首、精致的阁楼……都在目光所及之内,错落有致地铺陈着,向一切置身其下的人,尽情展示着它的威严与奢华。

    只是,这座无比宏伟的宫殿已经支离破碎。

    一个巨大的空洞穿越穹顶而入,直达地心。原本雕绘着诸天星辰之图的穹顶被生生撕裂,宛如传说中在天战时碎裂的苍穹。

    无数巨大的裂隙从空洞处向劫后余生的穹顶蔓延,展开了一张恐怖的巨网。巨网下,一半的石柱已然裂开,剩下的那一半也大多倾斜,华丽繁复的宫室却成为一座巨大的废墟,悬停在头顶,随时都可能坍塌!

    漫天细如发丝的藤曼从每一处裂痕中心生长出来,纵横张布在这摇摇欲坠的宫殿中,在这广大的废墟中铺开一张张苍白的蛛网。

    相思正沉睡在层层蛛网的包裹下。

    重劫静静地坐在她身边不远处,身下是一道大地裂痕。

    这道裂隙撕开了宫殿中数尺厚的白石地板,直入岩土。它并不宽,只有数尺,即便常人稍稍用力也可跨过,但却极为深邃,裂痕底部竟有隐隐红光传来,仿佛是一柄尖刀,已深深刺入了大地的心脏,殷红的鲜血从伤口渗出,千万年不曾愈合。

    他就坐在那道地裂的边缘,修长的双腿随意悬在裂隙中,似乎也成为残破宫殿的一部分,随时都要坠落。

    重劫脸上苍白的面具被地底的红光照出点点痕迹。他看着相思,目光空洞而哀伤,似乎陷入了无尽回忆。

    炙热的气息从裂缝中涌出,将他身上那袭极其宽大的白袍掀起,又狠狠抛开。重劫似乎毫不在意灼人的热浪,只紧紧簇拥着身上的白袍,久久沉思。

    他那如雪的长发在热风中飘扬,几乎与四周满天的银色藤网融为一体,衬得他的身形更加纤细瘦弱,仿佛无尽废墟中,一道苍凉的月痕。

    相思就沉睡在裂痕对面。他隔着不远的罅隙,默默注视着她,仿佛一只织网的妖精,久久打量着沦入网底的猎物。

    他身后不远处,矗立着一座早已坍塌的神像。

    那神像已荡然无存,只剩下了一方莲台基座。从基座来看,这尊神像似乎并不高,大概只有真人大小,与这座宫殿的无尽宏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正是阿修罗王宫中,创世之神梵天的唯一法像。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恢弘如神迹般的宫殿,供奉的竟然只是一尊真人大小的神像?

    莲台只有数尺,并没有夸张的雕饰,看去真切近人,仿佛一朵刚刚从横塘中采撷下的莲花,还带着清晨的露气。

    莲蕊的中心处,是一道极为清晰完整的箭痕,从箭首到箭尾,完全没入石中。从箭痕的形迹来看,并不特别长大,未到三尺。很难想象宫殿穹顶上慑人的空洞竟是由它造成,更不要说地上那巨大的深坑和满城无边无际的废墟了。

    箭身已然消失,只剩下焦灼过的痕迹,仿佛一条无形的长蛇,还沉睡在莲座中。

    这白石雕成的莲台就沿着这箭痕裂为八块,却又被小心地拼合了起来。

    无法拼合的只是莲台上的神像。

    神像已化为散落的碎块,最完整的也不过拳头大小,在莲座四周分为数十堆,按照一定的次序堆积着。尚存的部分依稀可以看出,这些碎石分别是神像的手臂、头颅、法器、坐骑……显然它们已经被精心地整理过,却最终无法重塑还原,只得分门别类地堆在一起。

    石堆旁放着一尊琉璃缸,盛着幽绿的汁液,看上去粘稠而透明,大概是某种胶质。

    裂身千万的碎屑,静静地躺在琉璃缸中透出的碧光里,仿佛还在诉说,这座宫殿的主人曾埋首在这堆碎屑前,做过多么琐碎而繁重的工作。

    不知多少代的阿修罗王曾日夜劳作,试图拼合这尊神像。

    然而这些工作却只是徒劳。

    死一般的寂静从两人之间跃动的红光中蔓延开来,整个宫殿仿佛陷入了无尽的绝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再不会有丝毫改变。

    良久,重劫叹息了一声,从那道深深的地裂边缘起身。

    他缓缓走到神像面前,从最大的一堆碎屑中,捡出几块较大的碎石。他轻轻拂去碎石上的尘埃,将它们深深浸入琉璃缸。待幽绿的汁液将石块浸透,才小心翼翼地拼合到一起。

    他的动作轻柔而熟练,仿佛已经重复了上千次,哪怕闭上双眼,他也能清楚地知道每一块碎屑本来的位置。

    他俯身拼合碎石,苍白的长发垂下,一次次挡住了他的视线,然而他却宛如无觉,只专注于手中的石屑。

    他仿佛是一个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孩子,躲藏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一次次用砂土堆砌起属于自己的宫殿。或许旁人看来,这是毫无意义的游戏,但对他而言,这便是世间最完美的作品。

    那堆碎乱的石块在他苍白的手指下,很快呈现出一条手臂的姿态。

    那便是梵天神像的右臂。修长,光洁,透出完美的神性光辉——传说中,正是这只手创造了世界与万物。

    重劫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欣喜,他默默地看着这条手臂,仿佛一个孩子,在日落时的沙滩上,守望着就要被浪涛冲走的沙之宫殿,久久不舍离去。

    啪的一声裂响传来,在寂静的宫殿中,宛如炸开了一道惊雷。

    那条手臂就在他怀中分崩离析!

    重劫痛苦地阖上双眼,任纷扬的碎屑从他指间跌落。

    他缓缓从散发中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对自己的嘲弄。

    他并没有惊讶,仿佛早已料到了结果,又仿佛这结果已出现了无数次。

    又一次徒劳无功。

    他的心一阵刺痛,痛得忍不住笑出了声,突然,他猛地拂袖,将怀中的碎石凌乱地倾倒在地上!

    而后,他一面嘶声大笑,一面疯狂地挥舞着长袖,将那数十堆精心分类的碎块全部搅在一处!

    尘埃飞腾,透出呛人的气息。他宛如中了符咒的妖魔,在尘埃中剧烈咳嗽起来,他瘦弱的身形在白袍下微微颤抖,似乎已被这咳嗽折磨得立身不定。

    只是,他并未住手,白袍乱舞,将那些石堆搅得更乱,再难分别。

    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曾花了多长时间,才将这些石屑一块块分开。

    满天尘埃中,他嘶哑的笑声宛如啜泣。

    夕阳透过穹顶巨大的空洞,投照在被尘埃覆盖的大地上。那无限苍白的身影就在神的碎屑上狂舞,践踏着神的尊严,也践踏着自己的信仰,自己曾付出的努力。

    突然,一阵钟声从遥不可知的天外传来。

    重劫的身形立即顿住。他眼中的疯狂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宛如沸腾的熔岩,就在清冷的钟声中突然冷却,凝固为深深的痛苦与厌倦。

    良久,他拥起白袍,向神像后的一堵高大的石门走去,没有再看脚下的碎屑一眼。

    石门徐徐开启,又徐徐关上,一点幽微的火光从门中传来,随即又已杳无形迹。

    第三日的荒城。

    烈日灼人,炊烟断绝。

    所有的居民都惶恐地看着家里的炉灶。所有的饭菜,不管是昨日刻意节省下的食物,还是小心保存下的粟米,全都化为了腐烂的泥土,不能再入口。

    这座城池宛如被抛弃在荒原上的尸体,在极盛的日光下,渐渐腐败。

    城之五衰,已降其三。

    跟随杨逸之寻找的人,只剩下了一小半。饥饿夺去了他们的精神,整整一天,他们只清理了一条街道。每个人的眼神都空空洞洞,看不到丝毫希望。

    梵天之瞳,又在何方?

    随之,所有的房屋崩坏。

    第四衰,家室颓坏,使不能居。

    人们倒在破败的废墟中,虽然凌乱污浊,但这是他们的家,他们仍不愿离去。当杨逸之再召唤他们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响应他。

    他们已不再相信梵天之瞳的存在,他们也不相信,这座城池还有救。他们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杨逸之咬着牙,看着依旧明亮的阳光,看着这座空空的城池。

    日上三竿,但街道上却没有一个人,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们心中连重建家园的信心都没有了,只有一个念头:死。

    五衰将一个个降临在他们身上,他们存在的意义,便是奉献于神明的诅咒,无论如何逃避都无用。

    第五日必将到来,他们已被神明遗弃,注定将被永禁锢在这座死亡之城中。

    重劫站在满天藤曼中,右手持着一杯清水,这是荒城井水污秽前,他从井中取出的。

    他倚着一支巨硕的石柱而立,微微转侧着琉璃杯,却并不饮。

    他的左手,轻轻放在相思的额头上。

    相思就在他身前的重重银色罗网中沉睡着,似乎尘世的一切都已与她无关。

    重劫的手缓缓从她脸上抚过,他的动作充满了爱怜与温柔,一点点将笼罩在她脸上纠结的藤曼清理开来,又缓缓移去,然后是头发,衣领……

    他小心翼翼地将坚韧如丝的藤曼条条拆开,仿佛在打开心爱玩具上的层层包裹。

    突然,他纤细而苍白的手指颤抖了一下。数滴夭红的血珠从他指间滚落。

    一条横生的藤蔓无意中割伤了他的手指。

    他眼底掠过一阵怒意,猛地将那条藤曼连同周围的细丝一起抓住,凌乱地撕扯起来。

    那些本来已被理出的藤曼再度混成一团乱麻,柔韧无比,一时如何能撕得开?

    重劫猝然住手,看着尚在沉睡的相思,眼中的爱怜早已化为烦恶。

    他突然挥手,将手中那杯清水倾倒在她脸上。

    相思的身体一颤,一声极轻的呻吟,似乎醒转过来。

    重劫转过脸面对石像,不再看她。他突然将手中的空杯往石柱上重重一叩,一时碎屑乱飞,撞击在四周的白石上。

    空洞的宫殿中,传出一阵摄人的回响。

    相思刚刚从昏迷中苏醒,尚在恍惚之中,突然面临这突如其来的碎响,忍不住惊呼出声。

    重劫没有回头,只随手将一块尖锐的碎片塞入她怀中,冷冷道:“割断这些垃圾,自己走出来。”

    相思接过碎片,一时却不知如何下手。

    重劫拥起飘飞的白袍,望着不远处的梵天神像,微微冷笑道:“或者,我们应该做个游戏。我数到三,你还没有从那些该死的丝网里走出来,就永远留在那里罢。”

    他轻轻道:“一。”

    相思知道,触怒他的后果是什么,她还不想像那对母子一样,在他那些荒谬而残忍的游戏中丧命。她必须活着离开这里。

    她不再犹豫,用尽全力向身上的丝网斩去。

    丝网柔软坚韧,将琉璃薄片高高弹起,震得她手腕一阵发麻。

    重劫依旧没有看她,轻描淡写地道:“二。”

    他淡淡的声音却宛如催命的更漏,在空旷的大殿中回响。相思紧咬嘴唇,一手在丝网上一阵乱砍,另一手用尽所有力气将崩断的长丝撕开。

    细密的丝网终于破开一个小洞,她的身体一阵酸麻,却不知如何才能从这碗口大的小洞中钻出去。

    她已提不起丝毫力气。

    重劫不耐烦地道:“够了。”突然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从这狭窄的洞口中强行拖出。

    层层丝网梦魇般紧紧裹在她的身上,她觉得自己骨骼一阵碎响,似乎连呼吸都快要停止。那一瞬间,她全身如蒙陵迟般的剧痛,仿佛能看见无数道血痕就在自己的单薄的衣衫下颤抖、崩裂。

    突然,她身上一空,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已被重重抛在石像碎屑中。

    重劫背对着她,站在石像莲座跟前,淡淡道:“我说过,要给你一个选择。”

    相思从尘埃中挣扎着支撑起身体,静静等他说下去。

    他苍白的长发在夕阳下透出惨淡的光辉,一如他语调中的悲伤:“千万年前,梵天的祝福让我们建立了这座富饶的城池。但是最终却被湿婆摧毁。那一箭不仅洞穿了整个宫殿,也深深射入了梵天的法像。神像裂为碎屑,后来,我们世世代代,将这些碎屑从地底之城各处搜集起来,却发现梵天之瞳诡秘地消失了。”

    “这就是梵天的震怒,”面具下,他的笑容透出浓浓的悲伤:“城灭的那一天起,地底之城所有的雕塑、画像以及瞬间化为石像的尸体,便再也没有了瞳孔。无数双不曾瞑目的眼睛随着梵天之瞳一起消失,只留下漆黑的深洞,日夜仰望昏黄的天空。”

    相思的心底一震,她想起了在这座废城那些空洞的眼眶,它们千万年来都未曾闭合过,深邃的黑暗中透出无尽的痛苦,仿佛还在发出愤怒的质问。

    重劫怆然一笑:“我能看出臣民们眼中的愤怒、悲伤与绝望。作为阿修罗王,我们不仅没能守护自己的城池与种族,还让天神的震怒降临在这枯槁的土地上,永远不得安息。于是,父辈们相信,只要找到梵天之瞳,将神像拼接复原,梵天就会收回诅咒,再度降临这座城池,让鲜花重新盛开,让泉水重新流淌,让这座伟大的城池重建在辽阔的天地间。”

    他轻轻抚摸着破败的莲台,声音沉了下去:“为此,我们世世代代,在废城中苦行了千年。”

    相思的心底升起一阵凄凉。

    一个希望,等候了数千年后,也早已化为了绝望。她无法想象他们的执着,为了一个传说,他们便在在这荒落的城池中,一代代守候下去。

    重劫的手停伫在莲台的箭痕上,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及地的长发在他身后拖开一个巨大的白色阴影,微风吹起乱发,宛如在滚滚黄尘中,下了一场凄凉的雪。

    他单薄的身形便在这落雪的掩埋下,微微颤抖。

百度搜索 风月连城(华音系列) 天涯 风月连城(华音系列)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风月连城(华音系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步非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步非烟并收藏风月连城(华音系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