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静静的顿河 天涯 静静的顿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还没有形成那种漫长、巩固的长蛇似的阵线。国境上只是偶尔发生骑兵的冲突和战斗。宣战后的头几天,德军司令部就伸出了许多触角——精悍的骑兵侦察队,这些侦察队偷偷地绕过我军哨所,侦察军队的部署情况和数目,弄得我们的部队人心惶惶。卡列金将军统率的第十二骑兵师,是布鲁西洛夫指挥的第八军的前沿掩护部队。左边一点,第十一骑兵师在越过奥地利边境后,正向前推进。第十一骑兵师的几支部队攻克了列什纽夫和布罗迪之后,就在原地停下来,——因为奥地利人得到了增援,匈牙利的骑兵经常向我们的骑兵进行奇袭、骚扰,迫使其向布罗迪收缩。

    葛利高里·麦列霍夫自列什纽夫城下战役后,就被烦人的内心痛楚无情地折磨着。他瘦了很多,体重减轻了。不管是在行军还是休息的时候,不管是在熟睡还是打盹的时候,那个被他在铁栅栏旁边砍死的奥地利人经常在他眼前浮现。他非常频繁地梦见第一次肉搏战的情景,回忆折磨着他,甚至在梦中也感觉到紧握矛杆的右手在痉挛;醒来以后,就驱赶噩梦,用手巴掌遮着眯缝得发疼的眼睛。

    马队踏倒已经成熟的庄稼,田野里遍地是有尖钉的马蹄印,仿佛加里齐亚全境都遭过雹灾似的。步兵的沉重的靴子踏硬了大道,踏碎了公路上的石子,踏烂了八月的泥泞。

    凡是发生过战斗的地方,大地忧伤的脸上就被炮弹打得麻痕累累;嗜血成性的钢铁碎片,在血泊中生锈。夜晚,地平线上,红霞染遍半天,火光照亮了村庄、市镇。八月里,正当果子成熟和秋庄稼即将收获的时候,天空变得阴沉灰暗,偶尔有个晴天,则暑热蒸腾,令人昏昏欲睡。

    八月将尽。果园里的树叶油亮橙黄,果树枝上流出枯萎前红艳的黏液,远远地看去,仿佛果树都遍体鳞伤,正在流血死去。

    葛利高里很有兴趣地注视着同连伙伴们的变化。刚从后方医院里回来的普罗霍尔·济科夫脸颊上留下了一个马蹄印,唇角上仍然挂着痛苦和疑惑的神情,小牛犊似的可爱的眼睛眨得更厉害了;叶戈尔卡·扎尔科夫不论在什么场合总要骂一些粗野的下流话,而且比以前更加玩世不恭了,咒骂世上的一切;同村的叶梅利扬·格罗舍夫,本来是正经而又能干的哥萨克,不知道为什么全身变得像木炭一样黑,总在呵呵地傻笑,他的笑声是不由自主的、忧郁的。每个人的脸上都发生了变化,心里也程度不同地滋生着战争播下的悲伤。

    团队从火线上撤下来,休整三天,由从顿河开来的援军进行补充。连队正预备到地主的池塘里去洗澡的时候,从离庄园三俄里的车站上驰来一大队骑兵。

    等到第四连的哥萨克来到堤边的时候,这支队伍正走下缓坡,现在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是哥萨克骑兵了。普罗霍尔·济科夫正在堤岸上弯着身子脱军服上衣,脑袋刚露出来,抬头一看,大叫道:

    “是咱们的人,顿河人。”

    葛利高里眯缝着眼睛,看着向庄园开来的纵队。

    “补充兵员来啦。”

    “大概是补充咱们团队的。”

    “一定是把第二期服役的人都征召入伍啦。”

    “看见了吗,伙计们?那是司捷播·阿司塔霍夫呀!看哪,在第三列!”格罗舍夫大叫道,短促地尖声呵呵笑着。

    “把他们哥儿们也给弄来啦。”

    “那不是阿尼库什卡吗!”

    “葛利什卡!麦列霍夫!你哥哥,就是他。你看出来了吗?”

    “看出来啦。”

    “你得请客,浪荡鬼,是我头一个看出来的。”

    葛利高里的颧骨上皱起一片皱褶,仔细打量着,竭力想辨认出彼得罗骑的是什么马。“买了一匹新马。”他心里想,把视线移到哥哥脸上。从好久前会面以后,哥哥的面容已经大变了:晒得黑黑的,留着剪得短短的麦黄色的小胡子,眉毛也被太阳晒成了银白色。葛利高里摘下制帽,像演习时候一样,挥着一只手,迎上前去。许多半光着的哥萨克也都跟在他后头从堤岸上跑了下去,乱踏着空茎白芷的脆芽和根深茎老的牛蒡花。

    补充连绕过果园,向团队驻扎的庄园走去。这个连由一个大尉率领,他已经上了点年纪,身体倒很结实,新剃过头,刮得光光的、威严的嘴角上有几条呆板、坚毅的曲线。

    “一定是个哑嗓子的凶狠家伙。”葛利高里心里想,朝哥哥笑着,不时瞅瞅大尉健美的体态,他骑的是一匹凸鼻子的马,显然是加尔梅克种。

    “全连!”大尉用纯正的钢嗓子喊道,“成排纵队,左转弯,开步走!”

    “您好啊,亲爱的哥哥!”葛利高里朝彼得罗笑着,高兴、激动地叫道。

    “上帝保佑。到你们这儿来啦。喂,怎么样?”

    “很好!”

    “还活着哪?”

    “到今儿还活着。”

    “咱们全家都问候你。”

    “家里的人都好吗?”

    “都很健康。”

    彼得罗把一只手巴掌撑在健壮的、浅红色马身上,全身向后一转,含笑扫了葛利高里一眼,继续向前走去。别人的——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们的风尘仆仆的脊背把他遮住了。

    “你好啊,麦列霍夫!全村都问候你。”

    “你也是到我们这儿来的吗?”葛利高里从那一堆金色的额发上认出了米什卡·科舍沃伊,龇牙问道。

    “是到你们这儿来的。我们就像母鸡一样来打食啦。”

    “够你吃的!当心别叫他们把你吃掉。”

    “我们会当心的!”

    叶戈尔卡·扎尔科夫只穿一件衬衣,提着裤子,一只腿跳着,蹦下堤岸。他歪着身子,撑开裤子,想把一只脚伸进飘晃的裤腿里去。

    “好啊,乡亲们!”

    “噢噢!原来是扎尔科夫·叶戈尔卡。”

    “喂,你这匹儿马,难道前腿被拴起来了吗?”

    “我母亲好吗?”

    “还活着哪。”

    “我们给你带来她的问候。可是没有带礼物——因为太重啦。”

    叶戈尔卡脸上带着很严肃藏书网的表情听完了回答,就光着屁股坐到草地上,为的是不让别人看到自己伤心的样子,哆嗦得厉害的腿怎么也穿不进裤管里去。

    在漆成浅蓝色的围墙外面,站了一群半裸的哥萨克;连队——从顿河开来的补充队——顺着对面栽着两行栗子树的大道走进院子。

    “老乡,好啊!”

    “喂,你就是亲家亚历山大吧!”

    “是他。”

    “安得烈扬!安得烈扬!你这个大耳朵鬼,不认识我啦?”

    “喂,老总,你老婆给你带好来啦!”

    “基督保佑。”

    “有个叫鲍里斯·别洛夫的在什么地方啊?”

    “哪一连的?”

    “大概是第四连。”

    “他是什么地方人?”

    “是维申斯克镇河湾村人。”

    “你找他有什么事?”又有第三个人插进了这短促的对话。

    “当然有事啦。我给他捎来一封信。”

    “老兄,前天在赖布罗迪城下阵亡啦。”

    “是吗?……”

    “真的!我亲眼看见的。一颗子弹打进他的左胸脯里。”

    “你们这儿有黑河人吗?”

    “没有,往前走吧。”

    连队的尾部也进了院子,列队停在院子中间。池塘></a>堤岸上又聚满了回来洗澡的哥萨克。

    过了不大工夫,刚刚开到的补充连的人也来了。葛利高里和哥哥并排坐下来。堤岸上的黏土散发着浓重的霉湿的气味。岸边浑浊的池水泛着青草似的碧绿光波。葛利高里一面用指甲挤着衬衣缝和褶子里的虱子,一面说道:

    “彼得罗,我心里痛苦死啦。现在我就像个半死不活的人……好像上磨磨过,把我磨碎了,又吐了出来。”他的声音幽怨、颤抖,额角添的一条新的黑皱纹(彼得罗直到现在才恐怖地注意到它)斜横在额角上,这条皱纹使葛利高里的面貌变得简直认不出来了,有点儿吓人,显得非常陌生。

    “这是怎么回事?”彼得罗脱着衬衣问道,露出脖子周围有一圈整齐的日晒黑印的洁白的身体。

    “听我说,就是这么回事,”葛利高里急促、愤愤地说道,“他们唆使人们到处互相杀戮!简直变得比狼还凶残。哪里都是仇恨。我现在觉得,如果我去咬人一口——这个人立刻会发疯。”

    “你……杀过人了吗?”

    “杀过!……”这两个字葛利高里几乎是大声喊出来的,他把衬衫揉成一团,扔在脚边,然后,用手指头捏了半天喉咙,好像是在把卡在那里的词句顺下去似的,眼睛向旁边看着。

    “说下去!”彼得罗命令道,同时把脸掉过去,怕跟弟弟的视线相遇。

    “良心在折磨我。我在列什纽夫城下用长矛刺死过一个人。那是正在火头上……非这样做不可……可是我为什么要砍死这个人呢?”

    “怎么啦?”

    “还怎么啦,白杀了一个人,就是为了他,这个混蛋,我的良心在受折磨,夜里总梦见他,这个混账。难道是我的错吗?”

    “你还不习惯。用不了很久,就会习以为常了。”

    “你们连——是补充连吗?”葛利高里问道。

    “为什么?不是,我们已编入第二十七团。”

    “我还以为你们是来补充我们的呢。”

    “我们这一连分配到一个步兵师去,我们就是去追赶那个师的>99lib?</a>,不过补充队也和我们一块儿来啦,把些青年人送来补充你们的队伍。”

    “原来这样。好,咱们洗个澡吧。”

    葛利高里脱掉裤子,匆匆走到堤坝顶上,他的皮肤是深棕色的,背略微有点驼,但是身材很匀称,彼得罗觉得分别以来,他显得老了。他伸出两只手,脑袋朝下,跳进水里;浓重的绿波在他身上合拢后,又分成了两道水波,扩散开去。他向一群正在池塘中哈哈大笑的哥萨克们游过去,用手掌亲热地拍着水面,懒洋洋<bdo>..</bdo>地划动着肩膀。

    彼得罗费了半天工夫才把贴身的十字架和缝在母亲的祝福袋上的咒文摘下来。他把挂链儿塞到衬衣下面,露出一种恐惧的憎恶神情走下水去,水漫到他的胸部和肩部,他叫了一声,往水里一扎,游起来,向葛利高里追去;他们相隔一段距离,同向对岸灌木丛生的沙滩游去。

    游泳使葛利高里的头脑逐渐清醒,心情平静下来,他已经不像刚才那样热情奔放,一面挥手击水,一面沉着地说道:

    “虱子要把我吃掉啦。非常想家。现在要是能回去一趟多好啊:要是生着翅膀的话,我一定飞回去。就是看一眼也好啊。喂,家里怎么样?”

    “娜塔莉亚在咱们家呢。”

    “啊?”

    “她很好。”

    “父亲和母亲怎么样?”

    “很好。但是娜塔莉亚一直在等着你哪。她相信,你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葛利高里打了一下响鼻,默默地把灌进嘴里的水吐出来。彼得罗扭过头来,想看看他的眼睛。

    “你在信里问候她一句也好嘛。这个女人是为了你才活着的呀。”

    “她怎么的……还盼着破镜重圆吗?”

    “这怎么说呢……人总要有点儿盼头才能活下去呀。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娘儿们。很正派,守身如玉。什么风流放荡或者别的什么——这种事她根本不沾边儿。”

    “她应该嫁人嘛。”

    “你这话说得真怪!”

    “一点也不怪。应该这样。”

    “这是你们的事儿。我不管。”

    “杜妮亚什卡呢?”

    “已经快做新娘啦,兄弟!在这一年里,她长高了很多,你快认不出啦。”

    “噢。”葛利高里高兴起来,惊讶地说。

    “真的。她要出嫁啦,可是咱们连胡子尖也沾不着一滴酒。也许还会被敌人杀掉,这帮坏蛋!”

    “这太容易了啦!”

    他们爬到沙滩上,并排躺下,用两肘撑着身子,在烈日下晒着。米什卡·科舍沃伊从水里探出半截身子,从旁边游过去。

    “葛利什卡,到水里来!”

    “我躺一会儿,等等再去。”

    葛利高里在用沙土埋着一只甲虫,问道:

    “听到阿克西妮亚什么消息没有?”

    “宣战以前,我曾在村子里看见过她。”

    “她到那儿去干什么?”

    “到她男人那儿去拿东西。”

    葛利高里咳嗽了一声,用手巴掌刮了一堆沙土,把甲虫埋起来。

    “你没有跟她说话吗?”

    “只是问候了一下。她的样子很丰满,很快活,大概吃地主的饭吃得很舒服吧。”

    “司捷潘怎么样?”

    “把她剩下的一点东西都给她啦。圆满收场。不过你可要小心他。防备着点儿。有几个哥萨克告诉我说,有一回司捷潘喝醉了酒,威吓说:在第一次战斗中——就给你一枪。”

    “我知道……”

    “他饶不了你。”

    “我知道。”

    “我新买了一匹马。”彼得罗改变了话题。

    “卖了几头牛吧?”

    “把些老牛卖啦。总共卖了一百八十卢布。马是一百五十卢布买的。这匹马还不错。在楚茨坎买的。”

    “庄稼怎么样?”

    “很好。可惜还没有收割完,就把我们征召来啦。”

    谈话转到家务方面,气氛就缓和下来。葛利高里贪婪地听着家里的消息。这会儿他全神贯注的就是这些消息,这使他又变成像从前那个倔强、朴实的小伙子了。

    “好,咱们凉快凉快——就穿衣服吧。”彼得罗抖着身子,从湿肚皮上往下拂着沙土,提议说。他的背上和胳膊上都起了些小泡。

    哥萨克们成群结队地离开了池塘。在花园和庄园院子中间的木栅旁边,司捷潘·阿司塔霍夫追上了他们。他一面走,一面用小骨头梳子梳着披散下来的额发,把它们塞到帽檐下;他跟葛利高里走齐了。

    “你好啊,朋友!”

    “你好。”葛利高里停住脚,用有些发窘的、略感负疚的目光迎着他说。

    “没有忘记我吧?”

    “差不多要忘啦。”

    “我可是牢记着你哩。”司捷潘嘲笑说,脚不停地走了过去,抱住了走在前面、戴着下士肩章的哥萨克的肩膀。

    天刚黑下来,师部来电话,命令全团开赴前线。团队在一刻钟内准备就绪;这支刚刚补充了新兵的队伍唱着歌去堵塞前线上一个被匈牙利骑兵冲破的缺口。

    分别的时候,彼得罗把一张折成四折的纸片塞到弟弟手里。

    “这是什么?”葛利高里问道。

    “我给你抄了一个咒文。你拿去……”

    “有用吗?”

    “别开玩笑,葛利高里!”

    “我不是开玩笑。”

    “好吧,再会,弟弟。祝你健康。你不要冲到别人的前头去,不然的话,死神可是专门找急性人!多多保重!”彼得罗喊道。

    “那还要咒文干什么呢?”

    彼得罗挥了挥手。

    一团人马一直走到十一点钟,也没有采取任<big></big>何警戒措施。后来,各连的司务长才跑着传达命令:尽可能不出声行进,禁止吸烟。

    信号弹在远处的树林上空飞起,冒着紫色的烟雾。

百度搜索 静静的顿河 天涯 静静的顿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静静的顿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米哈依尔·肖洛霍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哈依尔·肖洛霍夫并收藏静静的顿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