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静静的顿河 天涯 静静的顿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三一节前两天,村里在划分草地。潘苔莱·普罗珂菲耶维奇去参加划分草地的会。从那里回来吃午饭的时候,他一面哼哼唧唧地脱着靴子,一面舒舒服服地搔着走痛了的脚,说道:

    “分给咱们的一块是在红石崖边。草并不特别好。上界直到树林子,有些地方光秃秃?99lib?的,连一根草都没长。小冰草长得倒很不错。”

    “什么时候割草呢?”葛利高里问道。

    “从过节那天起。”

    “你们带达丽亚去吗?”老太婆皱着眉头问道。

    潘苔莱·普罗珂菲耶维奇用手一挥,意思是说:“别唠叨啦。”

    “用得着——就带去。去收拾午饭吧,老站在那儿干什么,傻啦!”

    老太婆碰得灶门叮当响着,从炉子里端出炖着的菜汤。潘苔莱·普罗珂菲耶维奇坐在桌子旁边,把分配草地和骗子村长几乎把村里所有的人都欺骗了的事讲了半天。

    “那年他也骗过一回人,”达丽亚插嘴说,“先把地分成等份,然后他就调唆玛拉什卡·弗罗洛娃嚷着抽签。”

    “老畜生。”潘苔莱·普罗珂菲耶维奇拉着长声说道。

    “爸爸,谁去垛草和耙草呢?”<var></var>杜妮亚什卡胆怯地问道。

    “那么要你干什么?”

    “爸爸,我一个人可忙不过来。”

    “咱们叫阿克秀特卡<span class="" data-note="是阿克西妮亚的爱称。"></span>·阿司塔霍娃一块儿去干。前些日子,司捷潘求咱们替他割一割。应该答应他。”

    第二天早晨,米吉卡·科尔舒诺夫骑着一匹备着鞍子的白腿儿马来到麦列霍夫家的院子。

    滴滴答答地落着雨点。浓厚的黑云笼罩在村落的上空。米吉卡从马上弯下身子开开板门,骑进了院子。

    老太婆站在台阶上对他喊叫起来。

    “野小子,你跑来干什么?”她流露出明显的不满神情问道。老太婆不大喜欢这个不顾死活、好斗的米吉卡。

    “伊莉妮奇娜,你这是要干什么呀?”米吉卡把马拴在栏杆上,惊异地问道,“我是来找葛利什卡的。他在哪儿?”

    “在板棚下面睡觉呢。你是不是中风啦?连路也不会走啦?”

    “大婶子,你真是多管闲事!”米吉卡气哼哼地说道。他挥舞着一根很漂亮的鞭子,敲打着锃亮的皮靴筒子,摇摇摆摆地向板棚底下走去。葛利高里正睡在一辆卸掉前辕的大车上。米吉卡好像是瞄准一样,眯缝起左眼,用鞭子抽了葛利高里一下子。

    “起来,庄稼佬!”

    “庄稼佬”在米吉卡嘴里是一句顶厉害的骂人话。葛利高里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

    “你干什么?”

    “睡得够多啦!”

    “别胡闹,米特里,不然我要生气啦……”

    “起来,有事情。”

    “有什么事?”

    米吉卡坐在大车边缘的横木上,用鞭子向下敲打着靴子上的干泥,说道:

    “葛利什卡,太气人啦……”

    “为什么?”

    “真他娘的,”米吉卡狠狠地骂道,“他简直臭美得太不像话啦,——一个骑兵中尉就这么神气。”

    他愤怒地,从牙缝里急急忙忙地向外吐着字句,两腿直哆嗦。葛利高里站起来。

    “哪一个骑兵中尉呀?”

    米吉卡抓住他的上衣袖子,怒气已经稍微消了些,说道:

    “立刻备上马,咱们到草地上去。我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我这样对他说:‘咱们来比比看。’他说:‘把你所有的好朋友都叫来,我要把你们大家都比倒,因为我这匹骒马的生母曾经在彼得堡军官赛马会上得过奖。’要我看,他那匹骒马和它的生母——都该见鬼去!——我决不能叫他赶过我的牡马!”

    葛利高里急忙穿上衣服,米吉卡紧跟在他后面走,气得结结巴巴地说道:

    “这个骑兵中尉是到商人莫霍夫家来做客的。等等,他姓什么来着?好像是姓利斯特尼茨基。是个胖胖的、一本正经的家伙。戴着眼镜。戴眼镜也白搭,我是不能叫他追过我的牡马的!”

    说笑着,葛利高里备上了留着配种用的老骒马,从场院的大门溜出——为的是不叫父亲看见——赶到草原上去。他们俩向山坡下的草地跑去。马蹄子踏着稀泥呱嗒呱嗒地响。有好几个骑马的人都在草地上那棵干枯的白杨树边等着他们。利斯特尼茨基中尉骑在一匹身躯细长、健美的骒马上,还有七个骑马的本村青年。

    “从哪儿跑起?”中尉扶了扶夹鼻眼镜,欣赏着米吉卡的牡马胸部强壮的筋肉,问米吉卡。

    “从这棵白杨树到皇家池塘。”

    “这个皇家池塘在哪儿?”中尉眯缝起近视眼问道。

    “喏,就在那边,大人,树林子旁边。”

    马都排好了队。中尉把鞭子举到脑袋顶上。他的一边肩膀<tt>99lib?t>上的肩章高高地耸了起来。

    “我喊到‘三’——就放马,好吗?一,二……三!”

    中尉第一个冲了出去,一只手按着制帽,俯在鞍头,霎时,他就跑到其余的人前头去了。米吉卡站在马镫上,神情慌张,脸色苍白;葛利高里懒洋洋的,好久才把举到脑袋顶的鞭子打在马屁股上。

    从白杨树到皇家池塘有三俄里路。半路上,米吉卡的牡马身子挺得像箭一样直,追上了中尉的小骒马。葛利高里懒洋洋地跑着。他从一开始就落在后面,骑在马上小跑着,好奇地注视着跑远的、已经七零八落的骑士队伍。

    在皇家池塘旁边,有一个春水冲积成的土丘。那像驼峰似的、黄色的土丘顶上生着一些枯萎的、尖叶子的蛇葱。葛利高里眼看着中尉和米吉卡都一下子就跃上土丘,而且飞驰到那边去了,其余的人也都跟在他们后头一个一个地滑了过去。当葛利高里跑到池边的时候,那些大汗淋漓的马已经站在一起,下了马的小伙子们围住了中尉。米吉卡露出了抑制着的喜悦,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洋洋得意的神情。可是中尉的态度,却使葛利高里纳闷,他竟一点也不感到惭愧:靠在一棵树上,抽着纸烟,用小手指头指着自己那匹好像刚洗过似的小骒马说道:

    “我已经骑着它跑了一百五十俄里路。昨天才从车站赶到这里。如果它休息好了的话——科尔舒诺夫,你就不会追过我啦。”

    “可能。”米吉卡宽宏大量地说道。

    “全区再也没有比他的牡马跑得更快的啦。”一个最后跑到、满脸雀斑的小伙子羡慕地说。

    “是匹好马。”米吉卡由于刚才过分激动,所以现在手还在哆嗦,他拍了拍牡马的脖子,呆呆地笑着,看了看葛利高里。

    他们俩离开了众人,顺着山坡,没走村内的街道,往回骑去。中尉冷淡地跟他们道了别,把两个手指头向帽檐上一伸,就转过脸去。

    已经快要走到通向自家院子的胡同口的时候,葛利高里看见了正朝他们走来的阿克西妮亚。她一面走着,一面低头剥着一根小树枝;一见葛利什卡,就把头低得更厉害。

    “你害什么臊呀,难道我们是光着屁股吗?”米吉卡喊道,又挤了挤眼睛,“我的小宝贝,唉,苦命的小娘子呀!”

    葛利高里朝前望着,等快要走过她身旁的时候,突然把慢慢走着的骒马抽了一鞭子。骒马后腿蹲了下去,——向上一踢,溅了阿克西妮亚一身烂泥。

    “咦,咦,咦,恶魔!”

    葛利高里掉转马头,让激怒的马朝阿克西妮亚冲去,责问道:

    “为什么你见面不问好?”

    “不配。”

    “就因为这个才给你溅点泥——别那么神气!”

    “让开!”阿克西妮亚喊道,两只手在马脸前面挥动着,“你为什么叫马来踩我?”

    “这不是马,是骒马。”

    “反正一样,你给我让开!”

    “你为什么生气,阿克秀特卡?是为前几天的事儿?……”

    葛利高里朝她的眼睛看了看。阿克西妮亚想要说什么,但是她那乌黑的眼角上突然挂上了泪珠;嘴唇可怜地哆嗦着。她痉挛地吞下眼泪,悄悄地说道:

    “别缠我,葛利高里……我没有生气,我……”她没有说完就走开了……

    迷惑不解的葛利高里在大门口追上了米吉卡。

    “晚上去游戏场吗?”米吉卡问。

    “不去。”

    “怎么啦?她叫你去过夜?”

    葛利高里用手掌擦了擦脑门,没回答。

百度搜索 静静的顿河 天涯 静静的顿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静静的顿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米哈依尔·肖洛霍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哈依尔·肖洛霍夫并收藏静静的顿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