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妈的!这不是冤枉人么?鬼才想闯到你无尽黒涯来,明明是你们把我们从冥河里逼上来的,现在倒成了我们图谋不轨了……跃千愁一阵无语,奈何摸不清对方这个传奇人物的脾气,不敢太过放肆。.

    两个心怀忐忑的家伙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已经承认了自己是冥皇座下的冥将红甲战军。不过让二人奇怪的是,对方竟然不知道苍云信是谁,那岂不是说,对方也不知道暮光之城发生的事情,看来对方在此设卡并非针对他们……跃千愁当即起了试探之心,抱拳行礼道:“在下仙界天下商会掌门跃千愁,我二人乃是游历冥河途径此地,绝对没有任何不轨的企图,还请将军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他想看看对方有没有听说过自己,如果没有听说过,那就好办了。

    红甲战军冷哼道:“连仙界的无名小辈也敢跑到这里来厮混,还说不是图谋不轨,来人!把他们押下去审问!”

    包围着两人的红甲军士立马哄然遵命,跃千愁大手一挥道:“慢着!”对方不认识他,他倒是不怕了,伸手摸出了一块黑色牌子,对着红甲战军亮出道:“谁敢动我!给我睁大眼睛看清了这是什么!”

    见他又整出了假冒的冥皇令牌,苍云信嘴角不经意的抽了一下,不过他自然不会揭穿。

    “冥皇令牌……”看清他手上东西的红甲军士们都是一脸的动容,就要大礼参拜。谁知红甲战军挥手阻止了众人,盯着跃千愁手上的令牌仔细看了看,不以为然道:“我跟随冥皇这么多年,从未听说他把令牌赐给过外人,更不用说是你这个小小的仙界修士。这块冥皇令牌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越看越像是假冒的。”

    苍云信闻言心中立即咯噔一下,整个人好比直接掉进了冰窟里。心中连道糟糕,这红甲战军不愧是冥皇的亲信手下,一下就看出了这冥皇令牌是假冒的,这下要出大问题了,对方岂能放过假冒冥皇令牌的人……苍云信的右手已经摸上了左手腕上的储物镯做以防万一的准备。

    放屁!跃千愁差点急了,没想到对方会这样说。他虽然糊弄苍云信和蜃尤说这冥皇令牌是假的,只是想避免二人刨根问底的怀疑,但是他心里去清楚,这冥皇令牌乃是冥界圣女亲手送给虞姬的,断然不会是假冒的。

    “将军!话不能乱说,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冥皇令牌,岂能假冒,你最好看清楚了再说,否则就是对冥皇的大不敬!”跃千愁色厉内茬的喝道。苍云信此时只想送他五个字——死鸭子嘴硬!

    “是真是假无须争辩,我这里有一个人一看便知你手上的冥皇令牌是真还是假。”红甲战军一脸不屑的看着他,冷笑道:“把他们两个带走!”

    “慢着!”跃千愁一声大喝。

    “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莫非到了这里你还想反抗?”红甲战军目光变冷。

    “我们可以跟你去验证真假,若是真的又该如何?”跃千愁可谓是信心十足,手里的货是真的自然不用怕。

    “敢跟我讲条件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如果你手上是真的冥皇令牌,谁也不敢把你们怎么样,无尽黒涯可以任你们横行无忌,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按红甲战军本来的脾气,他是不可能这样耐心实足的,早就先把两人抓走了严刑审问再说,但是他这次是奉命前来演戏的,也由不得他。

    “好!”跃千愁喝道:“我就跟你们去,我倒要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颠倒黑白说我手中的冥皇令牌是假的。”

    “带走!”红甲战军喝道。

    “慢着!”跃千愁再次拖延。这次红甲战军的脸色真的有些不好看了,在这里还没人敢三番两次的忤逆自己,当即沉声道:“又想怎么样?”

    “冥河中还有我一位朋友,我必须一起带上。”跃千愁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转身对着冥河水面喝道:“蜃尤出来!”蜃尤在下面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一脸死灰色的从冥河中闪了出来。没办法,身上有禁制不想跟上也得跟上。

    其实跃千愁也不想蜃尤跟来冒险,但是在蜃尤体内中下了青火珠,一但双放隔开的距离太远了,短时间内没问题,可时间一长,立马就会失去控制,蜃尤必死无疑。他现在也不知道这红甲战军到底会把他们带到哪里去验证冥皇令牌的真假,想想为了稳当还是把蜃尤带上。

    就这样,三人又被炼狱大军给包围着一起向冥河两岸的深处飞去。途中,苍云信忍不住传音问道:“跃千愁,你手上的冥皇令牌明明是假的,你还敢跟着他们走,一但事情败露,我们被困在无尽黒涯的深处,就更加难以脱困,你到底想搞什么东西?”

    “你放心,这冥皇令牌仿制的质量极高,除非是冥皇本人,否则外人别想分出真假来。我就不相信谁敢在不明真假的情况下,敢对手持冥皇令牌的人怎么样,你大可以把心给放在肚子里。”跃千愁自信满满的传音说道。

    “希望吧!”苍云信只能一声叹息,他现在是有一种陷入泥潭而无法自拔的感觉了。不过他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一但死到临头逃无可逃了,一定要先把跃千愁给宰了为自己的孙子报仇,也顺便当是给自己报仇了,否则自己一定会死不瞑目……来到冥界后,久闻无尽黒涯的大名,可惜一直无缘得见,就连蜃尤当年也只是敢在冥河中偷偷的观望而已,像如今一样在空中堂而皇之的俯视无尽黒涯,还是给了三人一种震撼和心悸的感觉……原来这就是无尽黒涯的真面目!

    炙热红滚的熔浆不断汩汩从地底下如泉水般呢喃涌出,缓缓的在茫茫大地徘徊四流,是如此的震撼人心。如海一般宽广的熔浆原野上,渲染成了红色的雾气升腾了不知道多少年,红雾下的熔浆原野上有犹如田野间纵横的条条阡陌。

    “嗬哟…嗬哟……”男男女女悲凉凄苦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回荡不息。

    数不清的男男女女浑身**不着片缕,犹如奴隶一般光着脚踩在滚烫的阡陌上,齐心协力肩扛手拉拉着一条条硕大的铁链。铁链的另一头拖着好像筛子样的东西,在滚烫的熔浆中过滤着从地底随着熔浆一起涌出的什么东西。

    四周有许多炼狱大军的军士手提着长满刺的蒺藜长鞭,一但发现有偷懒者,便是“呼”的一下直接抽出,随着皮开肉绽响起的是凄厉惨叫。受到鞭刑加上体力不支的奴隶当即被蒺藜长鞭抽进了滚烫的熔浆中,在熔浆中哭天喊地的悲号不绝,身体冒着阵阵黑烟的沉入熔浆中,又见执法的军士拿出一面五菱镜子朝沉入熔浆中的尸体照射出一道白光,立刻会见到一缕绿芒摄入镜中。

    这种场面飞行的途中随时可见,看得跃千愁三人有些毛骨悚然。

    在茫茫的熔浆原野中,也有丘陵山地,飞过时可看到数不清的[***]男女一身脏兮兮的在山地中进行露天的采矿。同样不时能看到手提蒺藜长鞭的军士毫不手软的行刑,惨叫声依然不绝于耳。

    更让他们大开眼界的是,偶尔能看到衣衫整齐的女人被炼狱大军押来扔进山地中,一看就是犯了什么事刚被抓来的。一但有这样的女人被扔下,周围忙碌的男奴隶们立刻扔下手中的活,蜂拥而去,女人的惊叫声中衣衫褴褛的碎片纷飞,眨眼就被剥了个精光。

    一群脏兮兮的男人和禽兽无异,按住相对于他们来说体态白皙的女子,纷纷抢着扑上去轮暴,一个接一个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奇怪的是,那些本该严厉执法的炼狱军士却置若罔闻,任由这些男人施暴,不免让人觉得这个时候才是这些男奴隶们休息的时候。

    途中看到的匪夷所思的一幕幕让三人简直不寒而栗,那些炼狱大军的军士根本就不把这里的囚犯当人看,估计在他们眼里就是猪狗不如和禽兽无异,在永无止境的折磨那些囚犯,手段千奇百怪,让这里成了活生生惨不忍睹的炼狱。

    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那些不着片缕的男男女女的奴隶们,要么就是被封了修为,要么就是直接被废了一身的修为,以肉身的纯体力干着各种重活苦活。还有那些地底冒出来的熔浆地火本就对冥修有着压制,在这种环境下干活,所受的煎熬可想而知,从蜃尤在空中飞行受到炙热高温烘烤而有些不舒服的神情便可知一斑。

    不过让三人觉得奇怪的是,那些炼狱军士同样是冥修,却似乎一点都不会受到熔浆地火的影响,三人很容易怀疑到了他们身上所穿的红色盔甲,估计是这盔甲能帮他们抵御地火的煎熬。

    经过小半天的飞行,远处熔浆渲染的红色光影中,一座巍峨的大山犹如狰狞巨兽般矗立。飞近一看,大山脚下劳作的苦力犹如蚂蚁般密集,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似乎在锻造着什么东西,其间耳熟能详的蒺藜鞭子挥舞的声音亦是不绝于耳,惨叫声此起彼落。

    山上有些数不清的洞窟,有红甲军士在里面进进出出,整座山犹如红蚂蚁的巢穴一般。三人端详间,红甲战军已经率先飞到了山顶上,那上面有一座宏伟宫殿。

    众人紧随其后落在了宫殿前的广场上,站在山顶上静静环顾四周,看到的是红光荡漾的海洋,红色升腾的雾气喧嚣升天,气势恢宏。山下不断传来的凄厉惨叫声,让三人体会到了这无尽黒涯的意义,明白了这冥界刑罚之地为什么让冥界修士们噤若寒蝉,想必没人愿意被送到这里来。

    红甲战军扫了三人一眼,随后看向了宫殿屋宇的屋顶上,三人不由跟着看去,只见一名书生打扮的白衣男子负手赤足静静的站在屋脊上,背对着广场上的众人,面朝着茫茫红色熔浆世界,一动不动!红光漫天中一身白衣随风微微飘荡!

    三人立刻瞠目结舌的呆住了,他们虽然都没有亲眼见到过冥皇,但是对于冥皇喜欢一身白衣书生打扮的装束却是久有耳闻。此时此刻在无尽黒涯的某个宫殿屋顶上见到了一个如此悠然而立白衣书生,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难道此人就是传说中那个深居简出的冥界至尊——冥皇?

    三人有种气息短促的感觉,感觉有些不真实,也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跃千愁发现自己此时看到的这个白衣书生背影,完全和在东极圣土初见冥界圣女的那个地宫壁雕中见到的书生背影完全吻合,同样是背影,仿佛壁雕中的那个书生突然从脑海中走了出来。

    此情此景,三人没有任何怀疑的肯定,这个背对着他们的白衣书生就是那个威震三界的冥界帝王——冥皇白启!

    苍云信和跃千愁突然想起之前红甲战军说过的话……我这里有一个人一看便知道你手上的冥皇令牌是真还是假!

    两人回味起来顿时满嘴的苦涩,原来他说的这个人就是冥皇白启,还真是找对人了!

    苍云信和蜃尤缓缓回头看向跃千愁,眼神近乎绝望,前者更是暗中无限怨念的传音道:“跃千愁!你玩啊!怎么不玩了?这下玩不下去了吧!冥皇法驾在此,这次谁都别想跑了,老夫算是被你给坑惨了!”

    “你又没见过冥皇!也许只是和冥皇长得像而已!”跃千愁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道。

    “放屁!”苍云信立马送了这两个字给他。

    红甲战军闪身到了宫殿的屋脊上,对着白衣书生行礼禀报了些什么,下面的人一个字都听不到。这一幕无疑将跃千愁的最后一丝希望给湮灭了,能让红甲战军恭敬行礼的人,这无尽黒涯能找出第二个来吗?

    屋脊上负手赤足而立的白衣书生微微点了点头,红甲战军立刻闪回,站在了跃千愁对面,一脸戏谑道:“我给你找了个能辨别冥皇令牌真假的人,拿上去给他看看吧!”

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修真界败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修真界败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