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幽木林间星光点点,是那攀爬在树上的萤火虫。书生一踏入林间小径,树上的萤火虫便飞出两只来,在前方不时交错飞舞着,照亮着前途。书生尾随两团亮光,云淡风轻的徐徐慢行,和他一身儒雅的装束倒是相得益彰……幽木林的面积其实并不大,两只萤火虫在前方慢慢引领飞行了数百米后,便到了小径的终点,前方豁然开朗,一座精致的白色小庄院出现。两只萤火虫迅速飞了过去,落在了屋顶上,那里本就星星点点的停歇了不少的萤火虫。

    小庄院白玉的围墙,白玉的房屋,围墙还不到一人高,诚仁站在墙边便可以将里面的情形一览无遗。围墙有进出的门,却无遮挡的门板。

    书生赤足踏上了门槛,看着院子里铺满了细密平整的黑色细沙,虽是黑色的,却干净平整的厉害,让人不忍心破坏,伸出的脚又缩了回来,听到里面“嗡嗡”不绝的声音,顿时苦笑道:“我可以进来吗?”

    “没事就不要进来了。”清灵幽幽的声音混杂在嗡嗡的声音中响起。

    “那我还是进来算了。”书生无奈的摇了摇头,伸出的赤足顿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狠心一脚踩在了细腻柔软的黑沙上,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进来。

    院子里的左边屋廊下,一个黑衣女子长发披肩,半张脸掩盖着黑纱巾,正在转动着一具石磨,“嗡嗡”的声音正是石磨发出来的。廊柱上攀爬着几只萤火虫,将蒙面女子推磨的情形照耀的一清二楚。

    石磨的出槽口下,摆着一只银色的瓮,有细腻均匀的黑沙正在从出槽口滑落,淅淅沙沙的流进了银瓮中。石磨上方的圆盘中,有一个拳头般大的投料口,蒙面女子一手推磨,另一只手上抓着几块黑色的神品灵石,不时会往投料口中放入一块。

    通常一般人磨的是豆子,磨出来的是豆腐,她磨的却是灵石,这磨出来的黑色细沙不知道该叫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能将坚硬的神品灵石给磨成细沙,这石磨应该也不是一般的石磨。

    书生在细沙上踩出一行脚印,走到屋廊下回头看了看自己踩出的杰作,还盯着煞有其事的看了一阵,似乎想看出点什么名堂,结果一无所获的耸了耸肩。于是又盯着推磨的蒙面女子看了一会儿,握拳在唇边微微咳嗽一声道:“何必如此麻烦,这东西想要多少,我可以给你弄出多少来。”

    “你这算是没话找话吗?”蒙面女子看都不看他一眼,皱了皱眉道:“身上一股银秽的气息,以后干了那苟且之事,三天之内不许进我这门。”

    “这都能闻到?”书生提前胸口的衣服闻了一下,没有嗅到任何异常的气味,遂苦笑道:“我特意慢慢走来,就是想散尽身上的味道,没想到还是……”他忽然一怔,回头看了看自己小楼的方向,其实和这座庄院隔得并不远,也就几百米的距离,对方的修为虽然不高,但那种肆无忌惮放纵的声音想听见应该并不难,回过头来又微微咳嗽一声道:“你不会是已经听到了吧?”

    “那女人叫那么大声,想不听到都难。不过这和听不听到没什么关系,你身上确实有那种银秽气息,我若是闻多了,会影响我的卜算能力,严重的话,卜算能力甚至会消失,你以后注意了。”蒙面女子淡淡说道,那种男欢女爱的事情在她嘴里犹如嚼蜡一般无味。

    “原来是这样!”书生脸上的神情一肃,点头道:“我记住了。”

    蒙面女子又添了块神品灵石到石磨上的投料口里,匀速的推着磨,淡淡说道:“不要再拐弯抹角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找我什么事?”

    书生站在走廊下,背起了手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亲手雕刻了两面冥皇令牌,除了我身上的一块外,还有一块我送给了你……”

    蒙面女子忽然停下了推磨,“嗡嗡”声也随之消失了。关注着她脸上表情的书生还以为说中了什么,却见她弯腰抱起了地上的银瓮,原来是银瓮里面的黑色细沙已经装满了。蒙面女子抱起银瓮,看了他一眼道:“为什么不说了?”

    书生当即被她噎了一把,看着她走到廊下,抱着银瓮慢慢走到院子那头的角落,伸手到翁里抓起一把把黑色细沙,一点点的往院子里挥洒。书生抚了抚额头,有些无奈道:“你是不是把我给你的那面令牌送人了?”

    “是的!”蒙面女子边挥洒着黑色细沙,边缓缓后退道:“难道不能送人?”

    “没有,我从不干预你做任何事情。”书生目光一阵闪烁,盯着她的背影道:“可我也知道你不会轻易和陌生人打交道,我只想知道为什么要送给跃千愁?”

    “跃千愁?”蒙面女子一怔,手里的活停了下来,她想起了在人间地宫里遇见的那个扎了满头小辫子的土著,很奇怪的土著。

    她给他卜算过一次,发现那土著竟然是一个死过两次却依然活着的人,于是想清晰的卜算一下他离奇的死法,结果发现无法窥视,想卜算一下他的将来,还是无法窥视,就连其修为也一样让人无法窥视,只猜出了个名字,是个浑身充满了谜一样的人。

    她有记忆以来,只遇见过三个让自己无法窥视命运的人,然而这三个人偏偏都出现在困住自己的人间,而且时间都很接近,一个是杀了守护自己的两位冥将的毕长春。还有一个就是那满头小辫子的土著正是叫跃千愁,她印象很深刻,所以一提起这个名字立马就想了起来。

    但是自己当初并没有把冥皇令牌送给那个满头小辫子的跃千愁,自己也不可能把冥皇令牌送给一个无法琢磨的人。而是在进入九幽冥洞之际,忽然发现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女鬼修,窥视其命运发现这女鬼修的命运将来所达到的高度简直让人无法置信。

    这位女鬼修命中注定有贵人相助,然后成就其非凡的将来。她想窥视其命中贵人是谁,竟然能助她达到那样的高度,可是根本无法窥视到那位贵人,这也就是她有记忆以来,第三个让她无法窥视到的人。

    也就是在窥视到那女鬼修的一丝命运后,自己才将冥皇令牌送给了她,希望能在未来帮上她,以便双方能结下善缘。就在自己将冥皇令牌送给那女鬼修后,忽然发现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人在看着自己的举动,隐约感觉到应该就是那女鬼修的贵人,可是自己根本无法察觉到他在什么地方……现在听到书生说自己送给那女鬼修的冥皇令牌落在了跃千愁的手上,她微怔之间有了一丝明悟,也许那第三个让自己无法窥视到命运的人根本就不存在,而是前面遇到的两个人中的一个,如此一来那女鬼修的命中贵人便呼之欲出了,应该就是那个扎着满头小辫子的跃千愁。

    他竟然能把那女鬼修扶持到那样的高度,那他本人将来的成就岂非更高……蒙面女子的目光一阵惊疑不定,隐隐闪过一丝激动和兴奋,喃喃道:“终于让我找到你了。”这蒙面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和跃千愁在人间照过面的冥界圣女。

    书生默默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从第一次见到她从那无边无际的神秘禁地走出来后,还是头次见到她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激动和兴奋的样子,这女人一向对任何事情算无遗策,屡屡帮了自己的大忙,就连当年自己和金太能从人间天劫中逃生,也是沾了她的光,否则两人定是死路一条。

    加上她从那无边无际的神秘禁地走出来的神秘身份,自己对她一向不敢轻慢,奉为天人。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丰富的表情……书生惊讶之际心头非常的不平静,琢磨着“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是什么意思?忍不住问道:“莫非那个跃千愁和你有什么关系?”

    冥界圣女回过神来,脸上又恢复了平静,微微摇头道:“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回冥界的时候和他有一面之缘,说过几句话而已。”

    她没有说清是在回到冥界之前,还是回到冥界之后,书生却是理所当然的当成了是回到冥界之后发生的事情,缓缓点头道:“一面之缘就能让你送出令牌的人,想必是你看出了点什么。也是,记得初次在化龙门看到这小子的时候,他竟然抱着离广的小儿子跃上了龙门,一举助那乳臭未干的小儿化龙成功。虽然那黄毛小儿能跃龙门成功是自身的原因,但是现在想想,才想起冥河黑鲤一族跃龙门一向有一个‘有缘人’的说法,能做黑鲤化龙的有缘人,想必不会太简单,必有什么因果在内,是我忽视了。”

    “帮助冥河黑鲤化龙?”冥界圣女一愣。

    “是!”书生笑道:“你不太关心什么事情,所以没有和你提起罢了。”冥界圣女抱着银瓮,脸上微微绽放出一丝笑容,轻声道:“还真是个贵不可言的‘贵’人,看来我没有猜错……”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修真界败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修真界败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