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没什么不行的,只要你有能耐摆平在冥界发生的任何麻烦就可以。不过……”苍云信朝窗外看了一眼,淡淡说道:“你还是想办法先把眼前这一关过去再说吧!”

    跃千愁闻言登时心痒不起来了,神情一阵抽搐,自己倒不是怕事,而是和黑冥大军之间的麻烦不解决根本就没办法在这里发财,这里毕竟是黑冥大军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啊!

    他之前被关押的时候,还想着有大明轮的执掌令牌在手不用着急,可以找黑冥大军的最高统帅黑池夫人帮帮忙,可如今看来,还不知道黑池夫人有没有插手到这件事里面,倒是不好急着把大明轮的执掌令牌拿出来了。然而这麻烦不解决还不行,先不说还要继续在冥界找毕长春,哪怕不找毕长春,自己以后总不可能永远不来冥界了吧!

    忽然,跃千愁眼睛微微一亮,他陡然想起了那个半张脸用黑纱巾挡着的女人来,记得那个冥界圣女曾经给了虞姬一块令牌,说是遇见什么麻烦的时候那块令牌能帮上些忙,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老苍!你有没有听说过冥界圣女?”跃千愁摸着下巴问道。

    苍云信和蜃尤闻言几乎是一起看了过来,神情间皆有些愕然。苍云信狐疑道:“冥界圣女?听倒是听说过,不过好像没什么人见过,据传此女一向深居简出,好像比冥皇白启还更神秘,在冥皇宫的地位很是超然。你问她干什么?你千万别告诉我说你认识冥界圣女!”蜃尤也是一脸的狐疑。

    老子还真认识她!跃千愁不置可否的对两人耸耸肩,确认冥界圣女真的有那么牛逼就行了。他东拉西扯的转移了话题,过了一会儿忽然神神秘秘的问苍云信道:“有没有隐蔽点的地方借我用下,能够不让人打扰我的那种?”

    “干什么?”苍云信不解道。

    “问那么多干什么,我自有用处。”跃千愁神神秘秘道。苍云信脸色微有不快,沉声道:“跟我来。”说罢走了出去,跃千愁朝蜃尤招招手,示意他也来。

    苍云信把两人领到了之前的那个地下密室内,他还想看看跃千愁到底想干什么,结果跃千愁对他义正言辞道:“个人**,禁止观望。”

    苍云信顿时大袖一甩,气哼哼的走了出去。蜃尤很自觉,本也想尊重跃千愁的**权,谁知跃千愁指着他喊道:“帮我在门外守着,禁止任何人窥视。”

    蜃尤道了声是,守在了门外,跃千愁把地下室的石门一封,在室内到处查看了一遍后,焕然消失在里面……人间妖鬼域阴风谷,愁云惨雾下阴风凄厉,跃千愁陡然出现在鬼王大殿外,大步朝鬼王大殿走去,外面把守的鬼修们顿时诚惶诚恐的跪下一大片拜见。还没走上鬼王大殿的台阶,里面的虞姬等人已经被外面此起彼伏的“掌刑使”三个字给惊了出来,以虞姬为首纷纷掠到外面参拜。

    “都起来吧!”跃千愁平和的朝众人抬了抬手,随后指着虞姬笑道:“你跟我来一下。”一群人方缓缓站了起来,神情异常恭敬。

    “是!”虞姬跟在了跃千愁身后,两人一前一后不疾不徐的登上了鬼王大殿前的台阶,隐没在深宫内……走到大殿中央后,跃千愁停步朝鬼王大殿内到处看了看,发现依然是当年模样,没有一丝的变动。虞姬束手在他身后,抱拳道:“虞姬听候吩咐?”

    跃千愁转身看着眼前毕恭毕敬的俏佳人,依稀能想起两人当年初次见面的场景,淡淡笑道:“此来找你借用一件东西,当年冥界圣女送给你的那面令牌还在吧?”

    虞姬稍微怔了怔,随即赶紧从腰间的储物袋里摸出了那面不到巴掌大的黑色令牌,双手奉上。跃千愁接到手上再次看了看,一面云纹,一面高山,山有六峰,五峰拱卫着中央的最高峰,居中隐隐有一座巍峨宏伟的宫殿。令牌的材质似乎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木质,通体黝黑,正是当年见过的那面令牌。

    放在当年,跃千愁还不知道这令牌上的宫殿是什么意思,但是如今的阅历已经非当年能比,微微一阵沉吟后,隐然猜到了五峰拱卫的宫殿恐怕就是威名赫赫的冥皇宫。

    “东西暂借我用一下,到时候还你。”跃千愁笑着收了起来,目光无意中瞥到了对方腰间的储物袋,遂摸出了两只储物镯递给她道:“我也不白借你的,这两只镯子算是租金,里面各有十个储存空间,比储物袋携带方便且好用。”

    虞姬又是一怔,当即惶恐躬身道:“虞姬不敢。”对她来说,那个什么令牌一点用处都没有,不是跃千愁提起她都忘记了,就算跃千愁索要走了她也没感觉,哪还敢收掌刑使的租金。

    “给你就拿着,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我这里多的是。”跃千愁抓起她手,硬塞到了她手中,心中却是琢磨着,万一那什么冥界圣女追究起来为什么令牌到了自己手上,自己多少也有个理由应对。

    虞姬的身子忍不住一颤,这么多年来,抓过她手的男人对方是第二个,捏着一对镯子躬身道:“谢掌刑使!”

    跃千愁也不愿跟她多客套,笑眯眯道:“有件事情你要提前做准备,你在暗中物色一个接你鬼王之位的人选,暂时不要公布,也许要不了多久我要带你离开妖鬼域。”

    “啊……”虞姬霍然抬头,明眸内满是惊讶,也有忐忑,更多的是对未知前途迷茫的彷徨。

    “不要想多了,是让你帮我办事。当然,这只是我暂时的想法,具体会怎么样,到时候再说。”跃千愁笑着摆了摆手道:“好了!我还有事情,你忙你的吧!”

    虞姬恭送的话还没说出口,跃千愁已经焕然消失在了大殿内,不由看着手中的一双储物镯发起了愣来……送自己手镯,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掌刑使看上了自己?

    回想想又是一脸释然,刚才根本没有从掌刑使眼中看到任何因色而动的**,何况凭掌刑使的权势想要什么样的女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显然是自己想多了。她转而开始查探起两只储物镯中的玄妙来,发现里面果真各有十个储物空间,不由有些惊喜的套在了两手手腕上,比划了一下,发现的确比储物袋好用多了。

    蜃尤把守的那间密室石门被隆隆推开,跃千愁笑眯眯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蜃尤转过身来,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才进去了这么一点时间就出来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秘密的事情。

    两人顺着通向地下密室的台阶走了上去,发现苍云信正背个手守在外面,看向跃千愁的目光闪烁不已。跃千愁笑呵呵道:“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你一直在不务正业,仙帝大婚的曰期可是不远了,到时候看你怎么交差!”苍云信冷笑道。

    跃千愁登上最后一级石阶,双手抱着肚子嘿嘿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多走走多看看才能增加作曲的灵感,我刚才之所以要找个不让人打扰的地方,就是因为突然有了好的灵感需要梳理一下。”说完慢慢晃走了,苍云信将信将疑的看着他的背影……三人不离不弃的在一间屋里窝了整整一天,蒙头大睡的跃千愁忽然坐了起来,另两个盘膝而坐的人不解的看着他。跃千愁蹦下石头床,看着窗外沉声道:“那鹿林到底在搞什么鬼,等了一天还没有禀报个结果出来,老子还有事情,没时间陪他玩。”他们现在已经弄清了那鹿姓将军的名字。

    “那你想怎么样?莫非真有胆子和黑冥大军对着干?人家可不管你身上有没有仙帝的法旨在身。”苍云信不屑道。

    “老虎不发威,当老子是病猫!走!找他去。”跃千愁大步朝外面走去,他现在是底气十足,就差找机会发飙了,已经耐着姓子等了一天,不会再等第二天了。

    苍云信刚想叫住他让他不要冲动,然而跃千愁已经掠向了空中,连忙和蜃尤一起追了上去。

    “站住!”一声厉喝响起,四面八方百条人影已经团团将他们三人给围住了,为首一人扶着腰刀冷声道:“不知诸位想去哪里?”

    “让姓鹿的来见我!”跃千愁脸色阴沉道。为首那人漠然道:“将军现在没空!”

    “架子还挺大!那我去见他。”跃千愁身子一动,为首的将领“锵”的一声拔出了腰刀一拦,四周百名军士立刻齐齐拔刀相威胁。这番动静立刻又引了不少人飞到空中观望……“滚开!”跃千愁一声厉喝,单掌一拍,数不清的紫火高能刀立刻在他身边如龙卷风一般旋转,裹着他直接朝前方冲去。

    他根本就不压制那股能让冥修心悸的恐怖气息,挡住他的人不明深浅,当即惊得迅速闪开。苍云信心中一惊,这小子到底抽什么风,一言不合就敢对黑冥大军动手……蜃尤跟着苍云信迅速跟了上去,那闪开的冥修将领在没有接到死命令前,也不敢强行阻挡苍云信,放由两人穿了过去。不过他随后摸出了一只黑色的牛角号角,举在嘴前“呜呜”吹响。

    沉闷的号角声当即响彻了整个暮光之城,无数人被黑冥大军的征战号角给惊得飞到了空中观望究竟。千来名黑冥大军的军士迅速飞到了空中杀气腾腾,统率众人的将军鹿林在左右相随下,大步走出了城卫府。

    跃千愁三人就站在城卫府的门口,苍云信和蜃尤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前面的跃千愁,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而四周围观的人群却是心惊不已的看着他们三人,有些担心苍云信又要出手祸及大家。

    将军鹿林目光灼灼的看着三人,沉声道:“怎么回事?”

    那吹响号角的将领迅速过来禀报道:“禀将军,跃千愁说要见你,我说了将军没空,他却对我黑冥大军出手强闯!”

    鹿林霍然盯向跃千愁,冷笑连连道:“还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对我黑冥大军出手,真当我们是摆在这里好看的不成。”

    “少在这里废话!”跃千愁负手而立,面无表情道:“我给黑池夫人面子,才耐着姓子等了一天。你不是说要往上禀报吗?我是来听你们上面处理结果的,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

    鹿林现在根本就无视跃千愁,只是目光阴冷的盯着苍云信道:“苍供奉,我只问你一句,你是留下等候我们上峰的指示,还是要陪跃千愁一起强行离开?”

    话里威胁的意味很浓,苍云信目光一阵闪烁,想冲出去容易,但是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黑冥大军中高手如云,只怕一闯出这里,立马就要承受漫无止境的追杀了。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跃千愁一声冷笑,背在身后的手伸出一只,袖子里的手掌抓着一面黑色的令牌缓缓迎向鹿林,沉声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

    他估摸着冥界圣女应该不会糊弄人,就是不知道这面令牌到底能解决多大麻烦。不过他相信,这面令牌就算作用不大,至少也能让黑冥大军有所顾忌不敢乱来吧!

    鹿林根本就不屑一顾,盯着苍云信正要继续逼问,他身旁左右军士的脸色齐变,忽然唰的一下全部对着跃千愁单膝跪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鹿林一愣,左右喝道。

    “将军,是冥皇令牌!”他身边有人声音颤抖的传音说了句。

    跃千愁一看跪下众人的样子,心中立刻有了底气,冷笑连连道:“还真是狗胆包天,居然敢对我手上的令牌不屑一顾,我倒要看看你有几颗脑袋。”

    鹿林的目光挪到跃千愁手中的令牌上后,顿时被那令牌上五峰拱卫主峰的图案给惊住了,那分明就是冥皇山。尤其是那令牌的材质,采用的乃是冥皇宫后宫幽木林中的幽木制成,整个冥界也只有冥皇居住的地方才长有幽木,根本无法假冒。当即失声道:“冥皇令牌!”

    哆嗦着弯下双膝“咚”的跪在了地上,发出颤音道:“属下鹿林不知令使驾临,罪该万死!”他一跪下,加上他口中的那句“冥皇令牌”,空中的千名军士立刻脸色大变,纷纷落下单膝裹着行礼。

    这莫名其妙的一幕出来,上上下下的人震惊一片……“冥皇令牌……”空中一片失声,不管是仙界的也好,还是冥界的也好,都不敢在空中托大,纷纷闪了下来束手而立,表示对那深居简出的冥皇的尊敬。

    苍云信和蜃尤瞠目结舌的看着跃千愁,打死两人也想不出跃千愁突然会搞出这一幕来,他昨天还是黑冥大军的阶下囚,还差点被杀了,今天反过来挥手间就让不可一世的黑冥大军臣服在脚下,这反差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苍云信心中的震惊可谓是难以言喻,竟然是传说中冥皇亲自手刻、可以号令冥界的冥皇令牌,虽然这冥皇令牌并不能真的号令整个冥界,但是这面令牌所到之处,整个冥界有几人敢冒大不讳阻拦?那无异是挑战冥皇的威严,须知冥皇一怒三界都要震动啊!

    他想不通跃千愁怎么会有冥皇令牌,这东西总不可能到处都有吧!他左想右想,翻来覆去的想,就是想不通,跃千愁怎么会和冥皇牵扯到一块去了……其实别说是他们,跃千愁自己也有些惊住了,他估计这面令牌会有些作用,只是想解决目前麻烦的。诚如苍云信所说,离仙帝大婚的曰子已经不远了,光从冥界入口到暮光之城就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再赶上一段路,再通过那个什么无尽黒涯,再到那冥界禁地寻找毕长春,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如果再算上往返时间的话,时间实在是不够用。

    他在这里耗不起那时间,这才借了虞姬手上的令牌一用,准备快刀斩乱麻解决麻烦。可他做梦都想不到,手上的竟然会是冥皇令牌,是能让黑冥大军也臣服在脚下的冥皇令牌……完了!那什么冥界圣女不是在坑人嘛!这东西怎么能随便乱送,关键还是送给了虞姬那么一个修为弱小的鬼修,任谁都会认为肯定不是太贵重的东西。要不是这样,自己岂能随便拿出来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跃千愁心中一阵苦笑,目前是快刀斩乱麻把麻烦给解决了,但是这块令牌竟然是冥皇令牌,威力未免有些大过头了,看现在的动静就知道了,冥皇初期的高手都跪在了自己脚下颤抖,只怕后续会有更大的麻烦接踵而来。

    先不说别的,首先消息传到冥皇耳朵里去了后,冥皇白启肯定要追查冥皇令牌怎么会到了自己的手上,搞不好就要派人抓自己了。就算冥皇会放过自己,仙帝金太只怕也会想搞清楚自己手上怎么会有冥皇令牌,这下麻烦大了,很有可能闹得仙冥两界都没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修真界败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修真界败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