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天色已经渐渐暗下,跃千愁在天台上缓缓转动身子,目光扫视四周,虽然没有看到商会联盟布下的人手,但是韦春秋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想必假不了,已经有人在盯着自己。

    “我真的和万剑魔君没有关系。”跃千愁无奈摇头道:“一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竟然还能搞得风声鹤唳的,这万剑魔君也算死得不冤。大明轮执掌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能驾驭万剑?”

    声音从背后传来,跃千愁霍然回头,只见一身金袍清清瘦瘦的大明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再看看韦春秋和云鹏的表情,两人神色正常一点都不意外,显然早就知道大明轮来了。

    “见过大明轮执掌。”跃千愁拱手行礼后,辩解道:“我不过是一散修出身,只是运气稍微好点而已,和万剑魔君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大明轮冷冷淡淡的打断道:“没人关心你的出身和运气,我不想听这些,仙帝更不会听这些废话,哪怕你的出身再高贵,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不要绕任何圈子,你只需要老老实实解释清楚,你为什么能和万剑魔君一样驾驭万剑?”

    那该这么说?跃千愁一怔,世上还有这样的人,不关心事情的前因后果,只要最终答案的人,这还算是人吗?不由看了眼韦春秋,韦春秋似乎看出了他的疑虑,遂传音道:“没什么好奇怪的,仙帝金太统治了仙界这么久,能让他产生兴趣的事情很少很少。我也是刚从大明轮嘴里知道,仙帝金太早就不过问什么事情,事情大多交给了下面的人来处理,凡事他只问最终的结果。若是谁敢骗他,一但被发现了,他只会一杀了之。”

    看来是个失去了人生乐趣的可怜家伙!跃千愁挠了挠头道:“我修炼的这套剑诀名叫‘归元剑诀’,和那个传说中的万剑魔君根本没有任何关系,这样说可以了吧!”

    “归元剑诀?”三人闻言一阵思索,貌似都没听说过这套法诀。大明轮随后简单明了的问道:“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这个跃千愁早有准备,摸出一块玉牒递出道:“这就是我修炼的‘归元剑诀’,执掌如果不相信可以验证。”

    大明轮接过玉牒查看了一下,发现里面记载的的确是一套剑诀,也不管跃千愁同意不同意,直接收了起来道:“一下也难以分出真假,东西我先留下了,如果确认这套剑诀真的能驾驭万剑,到时候会派人还给你。”

    韦春秋皱眉道:“大明轮这恐怕不妥吧!修行法诀乃是修行之人的根本,是最值得保密的东西。人家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已经很坦诚的拿出来给你看了,你还不相信?你还要带走?”

    “对仙宫来说,只要仙宫需要,就有权利窥探仙界的任何**。”大明轮淡然道。

    “你……”韦春秋顿时有些恼怒了。跃千愁赶紧一把拉住他,道:“这剑诀其实是虚有其表而已,万剑齐发看起来挺吓人,实际上是花架子,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威力。执掌拿就拿去吧!只要能证明我的清白就行,也不用再还了,反正我这里复制了好几套。”

    其实他修炼的剑诀是改进过的,而给大明轮的却是扶仙岛的原始版本,要不要都无所谓。退一万步来说,牺牲一些东西换取自己的清白很有必要。

    一番寒暄后,韦春秋突然对跃千愁说道:“你先忙你的去吧!我们有些私话说。”

    跃千愁看了三人一眼,拱了拱手一肚子嘀咕的离去,不知道这三个老家伙想密谋什么,居然要让自己回避……目睹他离开后,韦春秋面带愁容道:“大明轮,老实告诉我,仙帝金太会相信吗?”

    “仙帝金太相不相信关键要看你们两人的态度。”大明轮淡然道。

    韦春秋和云鹏有些疑惑的相视一眼,韦春秋狐疑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大明轮缓缓转身,双手撑在了白玉栏杆上,默默盯着那遍洒银辉的弯月看了会儿后,才问道:“云鹏一直在白云山潜修,而你也消失了这么多年,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何你们两个会是以一种为跃千愁效力的方式出现?他到底是什么来历能值得你们这样做?你们和他到底又是什么关系?为了他跃千愁,真值得你们两个牵连到这件事情里来?如果他真的和万剑魔君有关系,你们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云鹏波澜不惊的目光闪了闪,盯在了大明轮的身上。韦春秋皱眉道:“跃千愁不是连自己修炼的法诀都拿出来了吗?想必假不了吧!有这样的铁证在,难道还撇不清他和万剑魔君的关系?”

    “铁证?你是说这个?”双手撑在白玉栏杆上的大明轮转身摸出了跃千愁给他的那块玉牒,当着韦春秋和云鹏的面直接捏碎成了齑粉。韦春秋惊呼道:“大明轮,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是什么意思?”大明轮冷哼道:“就算是铁证又如何?你真以为仙帝金太会为个跃千愁大费周章,翻来覆去的查个水落石出?我可以明白无误的告诉你,他会宁可杀错也不放过。三天!三天之内消息肯定会传到他耳朵里去,而他在这三天内也会等我的消息,如果三天内听不到我的处理结果,那么三天后,仙宫的执法卫队便会从仙宫出发。跃千愁必死无疑是不用说的,整个天下商会也将会面临一场屠杀,包括和他交往过深的人,一个都别想活命。而我也会因为办事不力,受到惩罚!”

    分外迷人的月光在瞬间变得阴冷起来,至少在此时的云鹏和韦春秋心中是如此,他们就是和跃千愁交往过深的人之一,同样难逃一死。清冷的天台上一阵鸦雀无声后,韦春秋打破平静道:“那你为何还要让跃千愁给个合理的解释,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大明轮霍然转身,面朝楼外月光下的群山,缓缓说道:“只是想试探一下罢了,至少死也要让我死个安心吧!”

    边上的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一直不吭声的云鹏冷冷道:“没那么严重,你当年加入仙宫不就是为了好好的活着?如今你贵为商会联盟的执掌,‘死’这个字离你太遥远了。”

    天台上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大明轮闻言缓缓闭上了眼睛:“云鹏,当年我们三个在仙界快意恩仇,你应该知道我们得罪了多少人,当时我们的处境已经岌岌可危了,仙宫之所以招揽我们,看中的无非也是这一点。你当我不想逍遥自在?你当我不想无拘无束?如果当时你们两位当中有一位愿意接受仙宫的招揽,那我肯定不会接受招揽,可关键是你们两个打死都不愿意加入仙宫,那么倒霉的只能是我了。”

    “什么意思?”韦春秋不解的问道:“我们加不加入仙宫和你加不加入仙宫有什么关系?”

    大明轮闭眼不语,貌似不想再解释了。云鹏却是浑身一震,目光死死的盯着大明轮道:“看来这么多年来,是我们误会你了。可你当时为什么不解释?”

    大明轮闻言睁开双眼,目光投向迷茫夜色中,露出一丝苦笑道:“当时真要是解释清楚了,只怕你们两个也要抢着加入了。等到事后想跟你们解释,可你们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后来由于仙宫之内相互倾轧的厉害,想想不再和你们联系也好,免得害了你们。”

    云鹏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绪,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而韦春秋的脑袋则不停的左右晃着,目光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双手揪了揪头发,着急道:“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偷歼耍滑的事情你不是挺厉害的吗?”云鹏讥讽归讥讽,最后还是提醒道:“当年我们树敌太多,被追得到处乱跑就是个例子,后来他加入了仙宫,我们立刻轻松多了,再也不用到处逃命了。”

    话说到这种地步了,韦春秋又不傻,结合两者刚才说的话,往事产生的误会立刻烟消云散了。总之,当年大明轮加入仙宫也是被逼无奈,大家惹祸太多三天两头的被人追杀,结果惹出的高手越来越多,眼看大家都要玩完了,恰好仙宫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奈何云鹏和韦春秋宁死不屈,打死都不愿意加入仙宫被人给约束。

    身为好兄弟的大明轮自然知道俩兄弟的心结,因为仙宫是整个仙界驯养仙兽最多的地方,他们同属于仙兽,所以对仙宫很不感冒。大明轮虽然也不愿意被人给约束,但是没办法,为了保住自己和兄弟的命,只好委曲求全了,谁知却因此闹得兄弟不睦,白白被误会了这么久,今朝算是洗刷了冤屈。

    “云鹏,你说这家伙会不会是因为当时没我们两个逃的快,为了保命才加入了仙宫?”韦春秋嘿嘿笑道,一旁的云鹏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星空下,三人不知不觉的并排站在了白玉栏杆前,就像许多年前一样,一轮明月当空照,青翼玉翅影相随……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修真界败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修真界败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