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要不是看出这家伙想泡妞,抬高跃千愁的同时,也是在抬高自己,跃千愁还真的差点被他给感动了。抓起酒坛猛灌了一口。

    几女个个紧纠住拳头,脸上满是憧憬的神色。大胸脯烟霞更是喃喃自语道:“原来跃千愁是这样的人啊!”她边上的烟虹更是激动咬牙道:“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到他。”俩人貌似忘记了此来也是打听跃千愁消息的,而后提供给师门抓捕。

    “噗!”跃千愁一个忍不住,将酒喷向了篝火,火借酒势猛得升腾。见几人诧异的看着自己,有些尴尬的解释道:“火小了点。”

    几人一齐看向篝火,发现火不小啊!但还是往里面加了柴火。秦家兴边扔柴火边嘀咕道:“看你们那花痴样,那跃千愁不就是会唱个小曲嘛!连唱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就把你们给激动的。”

    “噗!”跃千愁刚灌进嘴里的酒,再次喷了出来,面无表情的抹着嘴巴指向篝火道:“火再大点,肉稍微烤焦一点,烤酥点才好吃。呃……烤得差不多了,再烤就要焦了,大家分了吃吧!”几人唯唯诺诺的照办。

    靠山亭下静悄悄,只有他们这块地方与众不同,又喷酒玩火,又是唧唧歪歪的,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方明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氛围,现在却被破坏的一塌糊涂,所有人的目光不再集中于他身上,都看向跃千愁所在的那堆篝火。这几人忙碌的很,正乐呵呵的分着烤野兔和烤鸡。

    “狗东西,秦家兴,烤鸡腿呢?被你一个人独吞了?”

    “妈的!你见过哪只野鸡长九条腿的?我自己都没有。”

    这俩人的话说的太粗俗了,跃千愁当即没好气道:“他妈的,给老子斯文点,没分到腿的,啃鸡屁股去。”

    付春和秦家兴立马没脾气了,不一会儿,九人在那里咬得“呱唧呱唧”,还不时的“咕嘟咕嘟”灌下一口酒,几人笑嘻嘻的连道好吃。可几人突然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来,只见所有人都看着他们。

    跃千愁愣了愣,对众人摆摆手道:“不好意思,我们先吃了,你们继续谈你们的弄竹先生和跃千愁。呃……对了,刚才不是说要唱小曲吗?来呀!唱啊!正需要歌助酒兴。”

    周围的人顿时笑成一片,貌似有把方明当成戏子的嫌疑。山坡上,青纱下的朱唇勾起了一抹漂亮的弧线,显然也笑了,可惜外人却看不到。

    如果换了其他逊色一点的人,只怕方明会要他好看,然而偏偏是这个白天还想收拾自己的家伙,只能咽下这口气。不过那脸色却不怎么好看,沉声道:“尊驾不把我放在眼里没关系,但不要玷污弄竹先生和跃千愁。”

    这家伙很会说话,分明是牵扯出两尊大神来压对方。然而论耍嘴皮子跃千愁根本就不怵谁,何况那两尊大神,跃千愁根本就不当回事,吓唬别的散修有用,吓唬跃千愁真是找错人了。

    “你这家伙脑子有问题吧?自己熊就不要搬别人出来撑腰,我什么时候玷污弄竹和跃千愁了?”

    跃千愁心道,还没见过如此极力维护自己的孙子。灌口酒,提了支啃掉大半的鸡腿,指着方明道:“话又说回来,我就算玷污弄竹和跃千愁,又关你屁事?我就玷污他们了,怎么了吧?那两个混蛋要是有意见,叫他们来找我牛有德,你就别多管闲事了。”

    这话说得可真够狂的,把方明给噎得没脾气,不提跃千愁。本以为搬出弄竹来,能吓到对方,谁知道这人居然敢点着弄竹的名字骂,而且还自报名号,貌似一点都不怕这话落到弄竹耳朵里去。

    跃千愁能怕才见鬼了,别说是在背后骂,就算是当着弄竹本人的面,也不知道骂过多少次了。

    付春和秦家兴面面相觑,这老大太牛了,不愧是姓牛。烟岚六女更是满脸的崇拜,这位前辈搞不好比弄竹先生的来头还大,否则谁敢这样骂一位化神中期的高手。

    此地顿时静悄悄一片,只能听到篝火燃烧的噼啪声,大家都在脑中搜索着“牛有德”这号人物,不过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另一边开始被方明搬出弄竹而吓得心生退意的天野,此时只觉得倍加羞愧,看人家那胆,再看看自己的这点胆量。

    方明脸色阴晴不定的盯着那骂完了继续喝酒吃肉的家伙,忽然似乎想通了什么似的,将手中的笛子扔进了储物袋,又拉出了一具古琴,面对山坡上的蒙纱女子缓缓盘膝坐下。

    众人见他将琴横于双膝上,顿时来了兴趣,知道他恐怕是要弹奏刚才所说的曲子了。跃千愁瞥了一眼,心想,这家伙还真挺多才多艺的,能吹笛子还能弹琴。

    “虽然各国修士都在追杀跃千愁,但我仍然认为,此人乃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奇才。在下酷爱曲律,奈何无缘当面请教,得到手的几首曲子,也只是听人转唱,并未得到完整的琴曲,只好自己琢磨配上了琴曲,希望不至于扰了大家的雅兴。”

    方明这话一说完,他那四位兄弟又是欢呼叫好。只听他继续说道:“这曲‘白狐’,据说乃是跃千愁刚加入华夏修真界时,偶遇一只修行千年的白狐,感其一生悲惨的遭遇,而临场发挥其天纵之才,信手拈来的神来之作,送与了那狐女。此曲在华夏修真界传唱已久,请大家洗耳恭听!”

    叮叮咚咚的琴音缓缓响起,一段前奏后,方明和着琴音,柔声唱道:“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夜静,琴曲歌声皆孤独!不得不说,方明确实有几把刷子,不愧术有专攻,确实演唱得动人心弦。连跃千愁的眼神都迷茫了起来,想起了自己和白素贞初遇的场面……此曲一响,所有人都陷入了婉转断肠的歌声和琴曲之中,更是从歌词中体会到了那只修行千年白狐的凄苦。众人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那‘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的痛心场面……跃千愁被身旁的几女给惊醒过来,只见她们忍不住发出了轻轻的抽泣声,红着眼眶,泪光闪闪。其他人亦是唏嘘蹉跎不已……待一曲终了后,众人仍然沉浸在其中难以自拔,你也摇头,他也摇头,那真是感慨不已。

    “师姐,那只白狐真的好可怜……”火爆脾气的烟霞居然一头栽进了烟岚的怀中,闷声痛哭了起来。付春和秦家兴也在发愣,手里拿的烤肉早就忘记了再啃。

    跃千愁看了实在无语,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的精神粮食匮乏,一首歌曲就能把人给感动成这样。

    方明看了眼山坡上的女子,貌似人家没什么反应,就算有反应也被那帘青纱给挡住了。于是左右扫了一眼,朗声道:“大家觉得此曲怎么样?那跃千愁可当得奇才?”

    “当得……”一群散修哄然响应,更有人惊叹道:“真是没想到啊!那个修真界屠夫居然会玩这个……”

    “岂止是会玩,连我这大老粗听了也觉得好听,完全不像以前听的那种‘嗯嗯啊啊’什么的,听了让人想睡觉。”

    “啧啧!有机会真的要见见这位跃千愁,看他到底长得是个什么样子?”

    妈的!老子就坐在这里!你们有眼不识泰山!跃千愁东张西望的到处看,头次发现做跃千愁挺好,很想站起来大声的告诉大家,老子就是跃千愁。

    “曲由心生,能做出如此歌曲来的人,又能坏到哪里去,想必也是有许多的被逼无奈。”方明感叹道。

    结果又是惹得众人一阵唏嘘,大家都知道,跃千愁之所以杀了那两千来号修士,起因也是各派追杀他夺宝而起。如今再想想,大家都起了几分同情,那跃千愁确实是被逼无奈走投无路才痛下杀手啊!

    “鸳鸯蝴蝶梦,这支曲子,据说仍是跃千愁作出后送给那位狐女的,狐女得此曲后忧伤顿解,从此飘然而去,再也没人见过她。”

    方明说到这里,摇头叹道:“说来,那白狐的际遇虽然凄惨,但是凭那跃千愁天纵之才所作的三首曲子,居然就有两首是送给她的,也实在是让人羡慕。那白狐也算是此生无憾了,哎!让人羡慕啊!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何人能让跃千愁再作出第四首绝唱!”

    他是不知道,其实跃千愁在妖鬼域历练的时候,还有过一首公之于众的曲子。奈何各派为了隐瞒妖鬼域历练的秘密,严禁门下弟子提到此事,所以那曲子没有在外面流传。

    “方明,快把那‘鸳鸯蝴蝶梦’唱来听听。”这次不用方明的四位弟兄活跃气氛,大家已经是有些等不及了,纷纷喊道:“是啊!是啊!快唱来听听。”

    跃千愁朝身旁打量了一下,六个女人个个眼睛发亮的盯着方明,就像是六只发情的母狗。弄得跃千愁腹诽不已,奶奶的,唱着老子的歌出风头……猛然想起自己也是盗唱的,有些无语了。

    “大家有命,焉敢不从!”方明微笑着拨动琴弦,动听的前奏完后,略带惆怅的唱道:“昨曰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曰乱我心,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明朝清风四漂流。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爱情两个字,好辛苦……”

    夜空下,篝火闪动,一群人听得心旷神怡,心弦随着歌词一个字一个字的颤动。那抽刀断水,那举杯消愁的无力感,众人似乎都有过,歌声将其中的意境诠释得淋漓尽致,怎是一个妙字能形容,大家从来没听到过这样的神来之曲。

    曲终,不少人看着手中的酒壶,仍喃喃自语道:“举杯消愁愁更愁……”

    “好美的歌!”烟霞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又在双臂抱胸的懊恼道:“跃千愁,你在哪里,能让我看你一眼也好啊!你可千万不能死啊!”

    其她几女更是痴痴呆呆的愣在那,连那烟岚也如在梦中一般的呓语道:“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这跃千愁果然是个看透人生百态的智者,短短十几个字便道尽了男女之间的悲欢离合,真乃是字字珠玑……”

    “鸳鸯蝴蝶梦!这歌名也好美啊!”烟菲曲起双腿,撑着下巴,眼里闪着梦幻般的光彩,道:“真想现在就能看到那跃千愁长得是个什么模样……”

    “嗯!”烟晴呆呆的接过话道:“我想他一定是个长得相貌堂堂,玉树临风的奇男子。”

    一群花痴!大爷就坐你们边上!跃千愁翻个死鱼眼,很不甘心的目光,在六个女人身上来回的扫过。随即狠狠的朝手里的鸡腿咬了口,那表情恨不得要把鸡腿给碎尸万段。几大口啃完肉后,又把骨头塞进嘴里,咬得嘎嘣嘎嘣……方明微笑着看向四周,全场的气氛终于又被他掌控到了手中,今夜注定是个属于他的夜晚。朗声道:“大家听完这两曲后,觉得如何?现在当知道我所言不虚吧!”

    “不错,这跃千愁确实是个人物……”

    “不折不扣的人才,不折不扣的高人啊!就连我这个粗人,也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好歌,果然是天纵之才……”

    大家伙的夸奖声一片,那简直是绵绵不绝。方明点头道:“歌好,曲好,词更是字字珠玑,描画得入木三分。此等词曲,恐怕也只有跃千愁能作得出来,并能搭配得相得益彰,让人听后终生难忘啊!最难得的是,据传,这都是跃千愁的即兴之作,此人真乃旷世奇才啊!”

    跃千愁喝着闷酒,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头次被这么多人夸。尤其是那方明,更是把他夸得天上地下绝世无双。按说他该高兴才对,可他看出来了,方明那家伙分明玩的是水涨船高的把戏,使劲的给他跃千愁注水,然后撑起自己的那条破船。

    俗话说,好歌还须好曲配。方明一开始就说了,这歌曲是他辗转从华夏修真界得来的,琴曲并不完整,是他自己琢磨配上的。他越是让大家认为这歌曲人间少有,等到大家回味过来后,只怕更加彰显了他的才情。

    这小子还真是个人物!比老子还无耻!跃千愁心里冷哼几声,什么他方明琢磨配上的琴曲,分明是按部就班,欺负这里人没听过。只怕接下来就要耍点小小手段,想让自己的愿望得逞了吧!

    跃千愁瞄了眼山坡上的蒙纱女子,也就是方明卖力表现的俘获目标……绝不允许哪个王八蛋占了老子的便宜去泡妞!

    他却不知道,那蒙纱后面的明眸几乎一直在注视着他。尤其是他那看不穿的修为,甚是显眼!基本上和他接触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他是天生如此,并非是让人一时走眼。

    “方明,先别说了,把那个什么‘笑红尘’再唱来听听吧!”

    “是啊!快唱唱吧!让我等再饱饱耳福。”

    一伙人已经听上瘾了,迫不及待的想再听到第三首,纷纷催促……然而果然不出跃千愁所料,那家伙玩起了钓美人鱼的把戏。只见方明缓缓起身收起了古琴,朝众人拱手赔礼道:“诸位,实在对不住了。今天就到这吧!来曰若有机会再说。因为这第三首曲子乃是绝唱中的绝唱,不调整好情绪就唱,实在是玷污了这首绝世佳作,我实在是不愿做出这样的事情。还希望诸位不要勉强,也勉强不来。”

    此话一出,众人那是一阵扼腕叹息声不绝。更有人喊道:“那明天如何?大不了我再等上一天再走,听完你这首绝唱中的绝唱。”

    方明温文尔雅的含蓄回道:“来曰再说,来曰再说。”始终没有给出个确切的答复。说着朝来的地方走去,他那四位兄弟高声叫好的欢呼着。

    “你小子叫方明是吧?”突然一声冷哼不和谐的传了出来。

    方明顿步循声看去,发现又是白天那位和自己作对的家伙。勉强的点点头道:“不错,有何指教?”

    “指教个屁!”跃千愁极度鄙夷的上下打量他道:“方明,方明,听这名字,应该是方方正正,光明正大的做人才对。这名字套在你这骗子上上,简直是有辱斯文。”

    大家都一愣,不知道他这话从何说起。方明脸色一变,沉声道:“我骗尊驾什么了?貌似我们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吧?”

    “小子,在我面前嘴硬,你是自讨苦吃。”跃千愁冷笑道:“我问你,你说你刚才所唱的曲子,其中的琴曲是你琢磨配上的?”

    方明心中忐忑,却强作镇静道:“不错。”

    “嘿嘿!不巧的很,我亲耳听过跃千愁弹唱这两首曲子。虽然他那举世无双、超凡入圣的技艺确实比你强千百倍,你跟他比起来就像垃圾一样,不过我怎么听着你俩弹出的琴曲曲调几乎一样。是你琢磨出来的?难道跃千愁盗用了你谱的琴曲?”跃千愁极度恶毒的说道。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修真界败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修真界败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