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夜空泛白,高空飞行的男女最先承受阳光的照射。跃千愁不时看看身边的紫衣,脸上怪笑连连,这丫头的娘果然出手大方啊!比起弄竹那个老帅哥大方多了。弄竹!逍遥?嘿嘿,常在花中走,不留真姓名,啧啧!这老帅哥果然是个采花高手。嘿嘿!再敢对老子动手动脚,哪天把老子惹火了,把琼花仙子领到你南海紫竹林去,我倒要看看会怎么样!

    想到能把弄竹那人精给收拾一顿,跃千愁笑得越发开心,竟隐隐有些期盼这一天早曰的到来。

    南海紫竹林,竹海摇波,‘琅嬛别院’的弄竹正跪坐在屋内的茶几旁,忽然感觉鼻子有些痒痒的,摸摸鼻子奇怪道:“难道有人在算计我?怎么想打喷嚏?”

    摇摇头,摆好两只紫竹截成的杯子,提起小炉上煮沸的茶壶,两道清香四溢的茶水注满了两只杯子。茶壶放在一边,两根修长的手指将一杯茶推到了对面,弄竹看了眼对面盘膝而坐的毕长春,没好气道:“你又跑来找我干什么?。”

    一向严肃的毕长春淡淡的笑了笑,道:“一听说你这里的紫竹开花了,便怀念起当年你我初识的时候,你便是用这紫竹花茶招待的我,至今仍余香绕舌,回味不绝啊!真是人间难得一见的香茗。这么多年过去了,又见紫竹花开,岂能不来。”

    从两人谈话的语气可以听出,关系确实匪浅,谁见过毕长春以这种语气和人说话。

    “毕老头,你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当年你第一次来此,次曰便见紫竹花开,花谢后,紫竹死去一大片。前段时间跃千愁那小子来过后,第二天,我这紫竹林又再次开花,莫非你俩师徒都是我这紫竹林的克星?如果不是,那也未免太巧了一点吧!”弄竹相当怀疑的说道。

    “又死了?”毕长春端着茶杯怔了怔。弄竹异常心痛的摇头道:“竹子一但开花,便是枯死的前兆,上百根紫竹啊!又没了。”

    “百来根竹子,对紫竹林来说,不过九牛一毛。”毕长春淡淡说了句,开始慢慢品味香茗。

    这话当即把弄竹给气得耸眉瞪眼,喝道:“这茶不给你喝了。”

    探手就把对方手里的茶杯给抢了过来,毕长春也不以为意,淡淡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打扰我喝茶的好,否则我保证你这南海紫竹林从今以后看不到一棵竹子。”

    这是**裸的威胁,弄竹腾地站了起来,竖眉骂道:“好你个毕长春,你这是仗着修为比我高,来这威胁我来了。”

    毕长春忽然叹道:“认识你的时候,喝过一次紫竹花茶,这是第二次。东极圣土开启之曰不远,不知道我这辈子还有没有第三次机会。”

    弄竹怔了怔,看着手里的茶杯,神情有些抽搐的说道:“你这是硬的不行来软的。”虽然看破了对方的用意,但还是坐下将茶杯放到了毕长春的跟前,问道:“你真的认为你跃千愁能化解目前的局势?”

    “试试不就知道了。”毕长春端起茶杯酌饮。

    “试试?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随便派个弟子去试试?”弄竹立马又跳了起来,戳指骂道:“好你的毕长春,原来说什么夜观星象都是假的,你要试让你徒弟去试,为什么非要把我女儿也牵涉进去,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不行,我得把紫衣给召回来。”

    “急什么?”毕长春淡然道:“紫衣也该出去走走了,你看她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除了修为有所提高外,你觉得她跟你学到了什么?简直是一无所知,兴许跟在跃千愁身边,能学到不少东西。”

    “至少没有危险!”弄竹大声道:“我能让她安安心心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过所有人梦想的生活?”

    “这不是紫衣的梦想,这是你的梦想,没有喜怒哀乐的人生,和一头猪有什么区别?”毕长春看着弄竹冷笑道:“不要把你的自私当做保护女儿的借口,你只是不想让你的女儿离开你。雏鹰终有展翅的一天,跟着老鹰迟早要饿死,一个渡劫末期的修士不知人间冷暖为何物,你这父亲当的可真够好的。”

    “我自私?”弄竹被说的脸色一变,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又摇头道:“不行,跟在跃千愁身边太危险,你是不知道你徒弟的为人,那家伙简直天生就是个惹是生非的货,号称修真界败类,我压根就不指望紫衣能跟他学到什么。”

    “紫衣已经不是小女孩了,你现在想回过头来教她点什么,也已经晚了。就让她跟着跃千愁吧!也许修真界败类的教育方式,比你这个做父亲的更恰当。”毕长春喝口茶,盯着弄竹摇头道:“放下心来,让紫衣勇敢地去面对吧!你经常在俗世游历,应该知道,更多的磨难也并非完全是坏事。至少我相信,真有危险的时候,跃千愁一定有办法保护好你的女儿。”

    “毕老头,你说句良心话,难道我这个做父亲的,真有你说的那么差劲?”弄竹脸色有些发白的问道。

    “好过头了,反而害了紫衣。”毕长春说着忽然叹道:“当年我离开毕家的时候,我也曾担心家人没了我的庇护会怎么样?后来虽磨难重重,但我并没有插手,结果他们也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比我想象的要好。弄竹,难道你真的想照顾紫衣一辈子?”

    弄竹没有说什么,转身,有些落寞的慢慢走了出去。毕长春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竹林深处,若无其事的端起茶继续酌饮。

    海滩边,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弄竹横笛在嘴边,迎着海风,十根修长的手指起起落落,吹奏的曲子如他心情一般落寞,有着淡淡的忧伤,海浪轻轻涌来拍在他的脚前。没多久,一群海鸥振翅飞来,落在了他的四周,似乎也在倾听。就在这时,海面上忽然喷出十几道水柱,紧接着又是十几条巨大的鱼尾甩出海面,“啪”的拍打出浪花隐没。

    “哗哗……”十几条硕大的座头鲸,窜出海面转身砸进海里,浪花飞舞,十几条背脊露出海面,齐齐向这里游来,仿佛听到了弄竹笛声的召唤。弄竹吹奏不停,缓步向大海走去,踏在海面的波涛上如闲庭信步一般……在海面上走了几十米后,前方领头的一只鲸鱼脱离队群,直接游来,钻进水里,轻轻地将弄竹托了起来。弄竹就这样吹着忧伤的曲子,站在一头鲸鱼的背上,在一群鲸鱼的伴游下,一直向深海方向行去。笛声穿透大海的声音,向四周扩散……三名老者在高空快速飞行,为首的正是那雪山上的白袍老者,能跟上他飞行速度的,想必另两人的修为也不低。不一会儿,南海紫竹林所在的那座海岛,已经进入了三人的视线。临近时,三人正要降落,忽然听到远方的海域传来了悠扬笛声,三人面面相觑,为首的白袍老者道:“是弄竹的笛声,弄竹不在岛上,前面,走!”

    三人快速从紫竹林上空掠过,下面屋里的毕长春端着茶杯微微顿了顿……天蓝海阔,驾鲸游海,弄竹似乎想通了什么似地,笛声渐渐清朗起来,伴游的十几头座头鲸也跟着欢快起来,此起彼伏的不时跃出海面。忽然空中三道锐啸传来,紧接着三股庞大的气势从天而降,十几头鲸鱼有些躁动不安起来,弄竹十指一顿,停止了吹奏,只见三名老者互成犄角的徐徐降下,漂浮在了离海面三四米的样子,将他围困在了中间。

    “弄竹,你倒真是过的悠闲自在。”白袍老者冷哼道。

    弄竹手里握着笛子在掌心轻轻地敲打,有些诧异道:“冰成子。”再看了眼左边的灰袍老者,和右边的黑袍老者,皱眉道:“胡长寿,阴百康,你三位化神末期的高手大驾光临,可是找我有事?”

    白袍冰成子喝道:“弄竹,你休要装糊涂,你曾说过不会插手修真界的事情,为何又要食言?”

    弄竹眉头一皱,手中笛子轻轻一挥,十几条鲸鱼全部沉入了海底。他踏波冷笑道:“我何时食言插手过修真界的事情?冰成子,别以为你修为高就可以胡说八道,难道你以为我怕你不成?”说着看向另外两人道:“二位也是前来找我麻烦的?”

    身着黑袍的阴百康哈哈笑道:“弄竹老弟,不要误会,我和长寿兄弟是受邀而来做个证明的。”

    “证明?做什么证明?”弄竹边问边再次打量了一下三人所在的位置,这分明是怕自己逃跑,而把自己围了起来。

    “你的弟子紫衣,明明已经被你派往了华夏修真界,你还敢说你没插手?”冰成子喝道。

    弄竹冷哼道:“不错,我弟子紫衣确实去了华夏修真界,那又怎么样?莫非华夏修真界是你家的,别人去不得?”

    “都不要急。”阴百康朝两人按按手,对弄竹笑道:“弄竹老弟,事情是这样的,你弟子紫衣现在跟一个叫跃千愁的混在一起。数曰前,冰成子的一个弟子死在了那个叫跃千愁的手上,而冰成子的其他弟子看在你弟子紫衣的面子上,一直没有动手报仇。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弟子紫衣是不是已经掺和进了华夏修真界的事情,不管有没有,趁着现在事情还可以说的清楚,弄竹老弟,我们劝你还是将紫衣姑娘召回南海,免得到时候发生误会。至于以前的事,我们可以看在老弟的面子上既往不咎,你看如何?”

    弄竹微微一愣,跃千愁那家伙这么快就动手了?难道把我的话当做了耳边风?貌似冰成子的几个弟子都是渡劫末期,居然会被他给弄死了?这家伙还真是人才。弄竹正看着三人琢磨这事,突然发现几人的头顶上,毕长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正负手冷冷的盯着下面……“你们早不来晚不来,怎么赶在今天来?还真够凑巧的。”弄竹用手抚着额头,摇头苦笑,自己也就罢了,三个化神末期的高手,居然没发现自己的头上有人,这天下第一高手还真不是乱盖的。

    一直没说话的胡长寿一脸的傲气,咄咄逼人道:“怎么?难道我三人找你还要挑个良辰吉曰不成?”

    “我哪敢啊!”弄竹面带讥讽的摆了摆手,指着上面摇头道:“你们自求多福吧!”

    三人也不怕他耍什么诡计,抬头朝上看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看,三人脸色大变,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一身淡青的素袍,清矍的面容,冷冰冰的眼神,漠然的盯着他们,如同看几只蝼蚁一般,不是毕长春那个杀神,还能是谁?

    三人当即一个瞬移到了几十米外,站成一排,胡长寿脸上的傲气瞬间没了影,指着毕长春问道:“毕长春,你站在我们头顶是什么意思?”那话里的剩下的意思不言而喻,难道你想偷袭我们?

    毕长春确实自负的够可以,都不带正眼看他们,背个手,遥望向远方天际,一付云淡风轻的样子说道:“你们想要什么意思?”

    这话的意思分明是告诉几人,你们想要什么意思,我就给你们什么意思。胡长寿砸了咂嘴,愣是没敢说出话来。冰成子沉声道:“毕长春,这是我们和弄竹的私事,不需要你来插手。”

    “我说过要插手么?”毕长春淡淡说了句,目光从天际收回,落在冰成子身上,又问道:“你很想我插手么?”

    冰成子脸色一僵,被他东一句西一句,搞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关键是这家伙太强悍了,三人根本不是他对手,一但一句话弄得他不高兴了,保证立马动手。而一但动手了,就没见过有在他手下活命的,跟这样的人说话,压力很大啊!

    “误会,都是误会,大家都少说一句。”阴百康左右劝说,最后对毕长春笑道:“老毕,我们和弄竹谈点事情,你别想歪了,没别的意思。”

    “你从哪一点看出我想歪了?”毕长春的目光又落在了他身上。阴百康满脸的笑容顿时挤在了一起,连连点头道:“没想歪就好,没想歪就好。”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修真界败类 天涯 修真界败类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修真界败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修真界败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