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临渊行 天涯 临渊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co,最快更新临渊行最新章节!

    “我的马呢?”

    药材铺前,苏云一脸迷茫,只见他栓在这里的龙骧不翼而飞,除了龙骧之外,拴马的灯柱也不见了。

    灯柱是被一股极大的力量连根拔起,地底的石墩子都被薅了出来。

    这时有人走上前来,道:“苏士子,的马把灯柱带走了,念在士子是初犯,把灯柱的钱补上便可。”

    苏云黑着脸,摸了摸袖兜,囊中羞涩,他的钱都给了裘水镜。好在池小遥看出他的窘况,连忙把灯柱钱付了。

    龙骧带着灯柱返回天市垣,苏云无法带着学姐兜风,只好与池小遥一起步行回文昌学宫。

    路上池小遥跟他讲课,柔声细语,苏云时不时以性灵翻阅书籍,相互对照,学得飞快,遇到不解之处,池小遥稍加解释,苏云便了然于胸。

    两人不知不觉间走到文昌学宫,一边走一边继续讨论,忽然一辆负山辇在前方停下,左松岩推开车窗,探出头来,呵呵笑道:“苏士子,池士子,上车来,我载们一程!”

    苏云和池小遥连忙上车,左松岩笑眯眯道:“池士子先去楼下,我有话与苏士子说。”

    池小遥委屈不已,只得下楼一个人坐着。

    苏云坐在左松岩对面,左松岩微笑道:“听闻上使与圣人结伴同行,去老无人区查案。不知道这一行,老无人区死了几个天将或者妖神啊?”

    他心中颇为爽快,心道:“以往这位上使捅出篓子,都是我来兜着,差点便让老瓢把子兜不住,不得不请出十七州一百零八郡的瓢把子助阵,可谓是丢了颜面。而这一次,终于轮到圣人来兜底了!”

    他很想看一看朔方圣人薛青府吃瘪的样子。

    苏云小心翼翼,道:“这次去老无人区查案,老无人区的天将和妖神一个没死。”

    左松岩呆了呆,试探道:“是神王死了,还是妖王死了?”

    “也都未死,神王受了重伤。”

    苏云迟疑一下,道:“薛圣人差点死掉了。”

    “轰隆!”

    小楼中传来剧烈的气血震荡,却是左松岩气血不稳,体内的气血浮动了一下。

    苏云也被震得气血涌动不休,有如浪涛澎湃。他急忙稳住气血,只见桌子上到处都是细密无比的裂痕,又看了看窗户,窗户上也都是致密的裂痕。

    “左仆射的修为真浑厚!”苏云暗赞。

    左松岩长长吸气,终于压下心神的悸动,询问道:“朔方圣人陪一起去查案,差点死了?圣人也兜不住?”

    苏云小心翼翼道:“圣人受了重伤,差点性命不保。我把他送到董医师那里医治了,董医师说要再观察治疗几天才能痊愈,现在修为应该还剩下一两成。”

    左松岩不由打个冷战,脸色阴晴不定:“连圣人都差点折损了,苏士子的威力真不小。们查的到底是什么案子?”

    苏云如实相告:“童家老神仙已经来了,与老无人区的神王联手,暗算我与薛圣人。我拼命相救,请来一些朋友帮忙,这才逃出生天。”

    “救援薛圣人,还请来朋友帮忙?”

    左松岩疑惑,试探道:“上使在无人区有朋友?”

    苏云又迟疑一下,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的承认:“仆射,实不相瞒,我在天市垣也有一点点小小的势力……”

    左松岩捋了捋胡须,深深看他一眼:“上使,深不可测知道吗?”

    苏云愕然:“仆射何出此言?”

    左松岩冷笑道:“朔方圣人薛青府,乃是朔方第一高手,放在元朔国来看,他的战力也可以稳稳位列前十!他与一起出行办案,他差点死了,现在还身负重伤,而却好端端的,屁事没有。只是蕴灵境界,他却是征圣境界,甚至说不定原道境界!不是深不可测,谁还能配得上这句称赞?”

    苏云委屈万分,辩解道:“是我朋友厉害……”

    左松岩面色凝重道:“童老神仙既然来了,那么事情便凶险多了。童家的老神仙在东都朝廷中有如常青树,根深蒂固长盛不衰。这老儿在朝中经历了元帝、哀帝和平帝三朝大帝,始终屹立不倒。朔方学宫便是他建的,不少达官贵人便是出身自朔方学宫,见了他的面,都要称一声老师。”

    苏云扬了扬眉毛,询问道:“老神仙的目的,是什么?”

    左松岩冷笑道:“神仙当久了,想换换口味做皇帝。他在朝野的势力枝繁叶茂,或许,他就是那个领队学哥。而七大世家也要借此机会,再进一步,成为皇亲国戚!”

    苏云眼帘低垂,轻声问道:“那么,圣人想做什么?”

    左松岩深深看他一眼:“他想成圣,真正的圣人。民间封圣不行,须得皇帝亲自封他为圣。既然他有这个念想,便可以与他联手应对朔方时局。上使,老神仙出现,我要亲自去见水镜,早作准备!”

    苏云起身,告辞下楼。

    池小遥连忙与他一起下了车辇,低声道:“这栋小楼碎了。”

    她话音未落,突然轰隆一声巨响,负山兽背上的小楼碎成齑粉,木屑烟尘弥漫,待到烟尘散去,苏云看到左松岩依旧端坐在那里,屁股下的木椅还在。

    然而一阵风吹来,左松岩屁股下的椅子便化作木屑被风吹去。

    池小遥悄声道:“左仆射好像被什么吓到了,古怪,什么东西能把左仆射吓成这样?”

    苏云不答,与少女一起向前走去,前方山水居在望。苏云突然问道:“小遥学姐,觉得我深不可测吗?”

    池小遥噗嗤笑道:“啊?是们家当中最单纯的那个,哪来的城府?就算是青丘月那小丫头,城府都比深!”

    苏云叹了口气,心中默默道:“为什么像左仆射这样的人,都把我想象得如此阴险狡猾?”

    之后几天,苏云总算安稳下来,左松岩不再逼他查案,他得以静下心来求学。池小遥这几天留宿在山水居中,趁着晚上为他补课,苏云总算追上青丘月等人的进度。

    大年三十这天,池小遥终于把十四门功课授完,其中儒学课、道学课和释学课这三门课程她也讲了,只是这三门属于旧圣绝学,论知识,就算是年纪最小的青丘月,其学问也足以做池小遥的老师。

    因此,反倒是苏云做先生,给她补了这三门课。

    其他功课,如天文地理这类课程较为简单,只需要记忆,很是轻松。最难的还是术数,术数本是出自结绳计数,后来道家发扬光大,再到后来色目人的学问超越了元朔,文昌学宫的术数有色目人学问的影子。

    色目人的术数太繁琐,文昌学宫加以简化,以符文来代替色目人的术数词汇,更方便学习理解。

    短短几天时间,苏云和几个小狐妖已经基本掌握士子几年才能掌握的内容。

    但是花费的金钱,也是其他士子几年才能花完的一笔数字!

    请池小遥为私学先生倒是不贵,但每人二十枚天眼,却相当于短短十天花掉十块青虹币!

    要知道有些灵士半年也未必能赚来一块青虹币。

    年夜饭过后,苏云与池小遥在学宫中漫步,只见学宫中有些留校的男男女女结伴而行,正在欣赏烟花。

    ——那是灵士们用自己的神通在半空中制造出的绚丽景象,一道道神通在天空中爆开,姹紫嫣红,五颜六色,照亮夜空。

    苏云和池小遥停步张望,只见夜空绚丽,池小遥低声道:“今年年前,各种事件频发,天灾人祸不断,人祸更甚,让朔方人心惶惶。今天,才总算有些年味儿了。”

    两人在学宫中慢吞吞的走着,只见学宫中的烟花升腾,朔方城其他地方也有灵士的神通不断升起,在天空中炸开,照亮夜色,驱散黑暗。

    天空中还有各种绚丽的图案,有绚丽文章铺在空中,字字绽放光芒,突然化作明亮的山水,天上的街道,儒家圣人行走在其中。

    又有佛陀浮现,寺庙林立,大大小小诸佛漂浮在空中;

    又有道家的仙人骑鹤而来,大大小小的洞天从空中浮现;

    又有音律自空中响起,竹笛,洞箫,箜篌,古琴,古筝,大鼓,号角等各种乐器在空中奏响动人旋律;

    还有人用神通在天空中搭建了建筑,长桥卧波,楼宇宫阙,水利交通。

    还有那楼船画舫,行驶在天上的神通长河之中;奇花异卉,在空中绽吐芬芳;有长龙游动,游走于炫目的神通之间;有凤凰翱翔,振翅在山林之上。

    还有那海中才有的大鱼,在天上游弋,神话里才有的神兽,在空中行走。

    画中才有的仙人,传说中祥瑞,各大显学的祖师,仿佛都以神通的形式活了过来,出现在朔方的年夜上。

    苏云突然听到青丘月的叫声,循声看去,只见青丘月、狸小凡和狐不平没有留在山水居,而是趁着年夜跑了出来玩耍,几个小妖狐蹦蹦跳跳,哇哇惊叹。

    苏云心中微动,头顶性灵神通大黄钟浮现出来,当的一声钟响,只见黄钟内一条条蛟龙游出,连奔带跑,冲到那几个正在看烟花看神通的小妖狐身边。

    蛟龙头颅一拱,把他们拱到龙背上,一条条蛟龙腾跳如飞,载着他们越升越高。

    青丘月、狸小凡和狐不平抓住龙角,惊叫连连,突然又咯咯笑了起来,只见他们已经来到空中,身边到处都是绽放的神通。

    狐不平大着胆子站起来,突然纵身跳出,站在一头走过的貔貅背上,向青丘月和狸小凡兴奋的招手。

    青丘月和狸小凡也从蛟龙背上跳出去,踩着一连串飞过的文字,在空中奔跑,闯入一片长桥上。

    长桥散发着光芒,两只小狐狸俯身桥下看去,只见散发出灯光的画舫从桥下驶过。

    两个小妖狐刚刚跳下桥,还未落到画舫上,便见貔貅飞来,貔貅背上的狐不平抓住两人,沿着长河向远处的城里奔去。

    那里,神通更多,在天空中形成另一座天上城市。

    苏云气道:“这几个小家伙,真不让人省心!”

    突然,池小遥抓住他的手,拉着他向前跑去,笑道:“师弟,咱们也去年夜游街!”

    苏云怔了怔,只见前方的学姐衣裙飘扬,荡在他的脸上,池小遥回头,宛如这一年冬日的阴冷过去,笑容如春光在少女的脸上渐渐变得妩媚起来,把他的心情也照耀的明媚了几分。

    苏云跟着她向前跑去,池小遥轻盈的纵跳,脚下踩着一支支箭羽,越升越高。苏云头顶黄钟徐徐转动,时不时飞出一只毕方,也垫着两人的脚步。

    他们升上空中,在神通形成的天上的街道中行走,去见那一尊尊大佛的虚影,去见古代的圣人,去拜会神仙。

    少年少女站在巨大的鲲背上在空中游弋,身后的大河澎湃,流于江山之间,又或者站在画舫船头,指点着岸上的景致,背后灯笼高挂。

    他们在飞来飞去的乐器中行走,倾听着美妙动人的旋律,身边有凤凰伴飞,鸳鸯遨游。

    只见天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许许多多年轻的灵士也结伴在天上游走,欢声笑语从天上传来。

    朔方的过年夜,说不出的热闹。

    他们玩耍到下半夜,直到天上的神通渐渐少了,这才沿着一片绚丽文章从空中走下,来到云桥上。

    两人走在云桥上,只见还有行人流连忘返,有少年男女坐在长桥上相互依偎,等待着看新年的日出。

    这一夜,苏云见识到了万千奇妙的神通和城市的繁华。

    宅猪:新肺炎疫情国病例过五万人了,湖北有四万八,宅猪也为此很忧心,一月底的时候,以个人的名义捐给武汉慈善总会一万元。

    猪不是搞了几次直播吗?书友在直播中打赏了一千六。汗颜,搞直播只是觉得这是与读者交流最直接的途径,没想到还有打赏。这笔钱宅猪就当成善款,以临渊行书友的名义,又捐给了武汉慈善总会。

    在武汉慈善总会的公众号,新型肺炎防控,收支明细里,搜索临渊行,就可以看到这笔钱了。

    当然,宅猪的公众号,也趁机关注一下呗~~

百度搜索 临渊行 天涯 临渊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临渊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宅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宅猪并收藏临渊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