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临渊行 天涯 临渊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池小遥迟疑一下,也取来苏云送的玉叶,贴在自己的眉毛上方。

    两枚天眼相继开启,她顿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确变得耳目聪明,脑筋转得更快,甚至连自己的性灵神通的运转,也变得精细入微!

    “这两种玉叶,比街上卖的要好了太多太多!”

    她不禁惊讶,其他灵士打造的天眼玉叶她也买过不少,都是格物时要用,功效都差不多。

    而闲云和涂明两位文昌学宫首座炼制的天眼玉叶,竟然多出了道门和佛门的各种不可思议的神通!

    将天眼用在学习上,的确可以学得更快,学得更多,领悟得更深!

    “苏师弟的脑子真灵便,居然可以想到这么用!和他生的小孩一定聪明!嗯,我若是和他生小孩,一定要叫苏云遥,等到苏云遥六岁的时候……等云遥结婚的时候……不行,我的思维转的太快!”

    她连忙停止胡思乱想,立刻开始讲课。花狐、狸小凡等人也是又惊又喜,池小遥无论讲什么,他们都可以轻易记忆下来,池小遥无论观想什么,他们都可以观察到任何细节!

    天眼让他们观察到的东西比平时更多,领悟的东西比平时更深,再对照文昌学宫的书籍,参悟得更快!

    闲云和涂明对视一眼,各有所思。

    他们也没有想过天眼可以这么用,如此一来,士子无论领悟还是学习,都进境神速,省去不少时间。

    但是,这也需要强大的财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苏云那样,直接拿出六十块青虹币。也不是每一位炼制天眼的灵士,都有闲云和涂明这样的造诣和修为。

    池小遥讲得喉咙发干,终于停了下来,这时她才骇然的发现,自己这一堂课竟然把自己最擅长的《药理》讲了大半!

    要知道,这可是半年才能学完的课程!

    当然,这半年来还有其他十三门课需要学。

    不过这么短的时间讲完这么多课程,而且苏云、花狐等人竟然学了下来,非但学了下来,而且记忆、理解、领悟甚至掌握住了,这才是令人无比震惊的!

    一个两个人拥有这等聪明才智倒也罢了,怎么可能一下子有五个人都拥有这等聪明才智?

    更为可怕的是,池小遥觉得自己似乎也拥有这样的聪明才智!

    因为她发现自己在讲课过程中,竟然从这些早已学过的课程里领悟出新的东西,新的见解!

    “这两种天眼,的确值这个钱,甚至可以说是卖便宜了!”池小遥赞叹。

    午间休息时,苏云没有休息,而是与闲云涂明二人讲解他改良的洪炉嬗变和毕方神行,又以气血化作蛟龙和毕方,任由两人观摩细节。

    到了下午,池小遥把《药理》讲完,又开始讲《解剖》。到了傍晚下课,《解剖》也讲了小半。

    池小遥与苏云等人额头上的两枚天眼还在,依旧没有消失,池小遥啧啧称奇,心道:“以往买的天眼玉叶,只能维持半天时间。两位老师炼制的天眼功效居然可以维持这么长,就算是一块青虹币一枚,也是赚大了。”

    闲云与涂明二人也未曾离开山水居,二人一直都在整理洪炉嬗变与毕方神行,遇到疑问便径自询问苏云,苏云也知无不答。

    只是他们整理之后,发现单纯论招法的话,毕方变比蛟龙吟也是不逊,但是比心法的话,毕方神行比洪炉嬗变就逊sè太多太多。

    他们越学这门功法,便越是觉得深奥。

    更可怕的是,苏云竟然开始教他们造化之术!

    造化之术是元动境界骊渊境界才能接触到的东西!

    除了造化之术外,还有形气转续,变化而嬗,这就更加高深复杂了,牵扯到形气变化的各种形态,以及五行相生,即便是天象境界的大高手也未必能够摸完全清楚!

    更离谱的是,苏云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花狐也是觉得理当如此,即便是狐不平、青丘月和狸小凡,也觉得他们有些大惊小怪。

    筑基境界学这些,不是应当的吗?

    闲云道人是青苗院首座西席,涂明和尚是释迦院首座西席,两人各有来历,修为深不可测,但是即便是他们,也觉得洪炉嬗变有些太难,不是筑基境界的士子能学会的东西。

    苏云五人却能学会,着实令人震惊。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苏云五人之所以能学会,主要还是教导他们的是裘水镜,帝师裘水镜!

    裘水镜不仅仅教会了苏云五人,还教会了其他二十个士子!

    而且裘水镜创造洪炉嬗变这门功法,根本不是用来筑基的,而是用来做大一统的,是用以长生的功法!

    这一天的学习,苏云也是收获颇丰,学到了在乡下庠序中学不到的知识。

    系统的学习对现在的他来说大有好处,从前他只是专精于旧圣绝学,眼界较窄,而学习《药理》、《解剖》等学问,让他眼界变得更加宽广。

    正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又所谓触类旁通,有时候真的需要从其他看似没有交集的学问中汲取知识,才能解决困扰自己的难题。

    夜sè渐深,苏云清静下来,靠在座椅背上,闭目养神。

    他催动眼中的八面朝天阙,天门开启,苏云性灵晃动,再度出现在天门后的那个奇异的世界中。

    古怪的是,他的性灵的额头居然也长有两枚眼睛,正是那两枚天眼!

    闲云和涂明的修为的确强横,炼制的天眼也极为持久,现在也没有消失。

    苏云飞速向前,很快来到曲伯的尸身面前,手掌放在仙图上。

    仙图中的内容在飞速变化,化作应龙图!

    “真有应龙这种生物!”

    苏云四只眼睛立刻观察图中应龙!

    他必须争分夺秒,忽秒都不能浪费,必须要在仙剑到来之前,尽可能的完善观想应龙!

    仙图中,应龙正在对抗天劫,苏云虽然早已习惯,但心中还是不免有些纳闷:“为何仙图所照的神圣,每个都是在渡劫?这仙图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他顾不得多想,细致的查看仙图中应龙的方方面面,拥有两枚天眼,省时省力,观察更细致,观想更深。

    苏云甚至一边观摩一边修改应龙感应篇!

    终于,一道剑光袭来,仙图中的应龙应剑而裂!

    苏云趁此机会,观察应龙身体内部构造,将应龙裂开的那一幕映入脑海中,转身撒腿狂飙而去!

    “仙剑,你追不上我——”

    苏云一路狂飙,纵身一跃跳入天门!

    乡下少年睁开眼睛,心里怦怦乱跳,站起来走了两圈,去看看狸小凡狐不平青丘月等小狐狸是否已经睡着。

    只见三个小狐狸跑到一个房间里,在床上踩着花狐的背蹦来蹦去,大呼小叫。

    苏云呵斥两句,让他们睡觉,又把花狐也训了一顿,四个小家伙这才乖乖回房睡觉。

    苏云心境平复下来,这才回到饭桌前,心道:“仙剑已经离开了吧?这次我要去查看开明兽!”

    他再度潜入另一个世界,果然仙剑不知所踪。苏云立刻兴冲冲向仙图奔去,还未来到跟前,手掌便已经探出。

    又过不久,仙图中的开明兽被一剑劈成两半,苏云转身撒腿狂奔。

    卧室里,狸小凡和狐不平原本睡在两张床上,此刻却滚到地上,狸小凡正揪着狐不平的衣领,拳头向对方脸上招呼,打了几拳便被狐不平掏裆,捏住他的要害。

    狸小凡嗷嗷直叫,然后两个小狐狸便被苏云拎着耳朵分开。

    苏云yīn沉着脸,把他们塞回各自的被窝,呵斥两句,让他们睡前做功课。两个小妖怪这才乖了下来。

    苏云回到饭桌前,再度进入天门后的世界,直奔仙图,观察梼杌。

    过了片刻,少年狂奔而归,哈哈笑道:“仙剑,你追不上我,我修为大增!”

    青丘月的卧室里,睡梦中的小女孩把被子蹬到一边,四仰八叉的睡着了,苏云悄悄为她盖好被子。

    天门后的世界,苏云兴致勃勃的往前冲:“这次完善饕餮!”

    片刻后,少年狂飙而回:“仙剑还是追不上我!”

    花狐做完功课,正在洗澡,苏云推门看去,又关上了门:“二哥好像长高了点……”

    ……

    “仙剑还是追不上我!哈哈哈哈!”

    苏云来到山水居二楼的亭台上,借着学宫路边的灯光看去,只见几个学宫的先生正在拖一具尸体。

    苏云目光闪动,这时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出现在他窗边,低声道:“苏士子放心,监控你的眼线,已经被处理掉了!”

    苏云茫然:“涂明大师,这是……”

    ……

    “就是追不上我!”

    ……

    终于,苏云观摩到第十二神圣獬豸,撒腿狂奔,哈哈笑道:“仙剑只能在我屁股后面吃……”

    嗤!

    一道剑光闪过,苏云性灵回归自己的灵界之中。

    少年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只见屁股上多了一道剑伤。

    苏云站起身来,却见自己身体的屁股后面也裂开一道大口子,深几见骨。

    鲜血很快把整条裤腿染红。

    花狐洗好澡披着衣服出来,见到苏云一条腿红了,惊讶道:“小云,你怎么受伤了?”

    不久之后,苏云趴在董医师的杏林药材铺的病榻上,董医师为他缝合伤口,瞥了他一眼,只见苏云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备受打击。

    池小遥用银针在他白嫩的屁股上戳一戳,苏云的屁股蛋子动了一下,但是人还是一动不动。

    “下午我离开的时候还是好端端的,怎么晚上便受伤了?”池小遥颇为不解。

    “皮的。”

    董医师道:“小遥,把线剪了。”

    池小遥把缝合的线剪断,向花狐道:“他是性灵受伤,连累肉身。让他现在这里养一晚,明天早上再回去。这几天,你让他老实学习,不要四处乱跑。我虽说免费医治,但一天重伤一次,我这药材铺早晚要亏本关门!”

    花狐也是纳闷:“小云没有四处乱跑,他好端端的在家里,我做完功课去洗了个澡,然后他屁股便中了一剑!小云,你说是不是这样?”

    苏云用枕头蒙着脸,一言不发。

    花狐道:“先生,学姐,你们多多照顾他,我还需要回去,家里还有三个孩子。”

    池小遥把他送出门,等他坐上车这才放心回来,只见苏云依旧趴在病榻上,屁股露在外面。

    池小遥连忙上前,帮他提了提裤子,却见苏云没有反应,于是在他另一瓣屁股蛋子上拍了一下,只见那半个屁股蛋子像豆腐一样弹了两下。

    池小遥低笑一声:“有趣……”

    苏云哼了一声,回龙河的小螭龙落荒而逃,心里怦怦乱跳:“师弟没有睡着,我还以为睡着了呢!”

    宅猪:月票解锁还差两千四百月票,解锁后可为临渊行加入一期专题,恳请大家月票支持一波!

百度搜索 临渊行 天涯 临渊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临渊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宅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宅猪并收藏临渊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