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仙武帝尊(神武仙踪) 天涯 仙武帝尊(神武仙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啊....!

    太古洪荒,一代圣魔的嘶吼咆哮,未曾断绝,还在负隅顽抗,总想着冲破封印,一声声嘶嚎,满载着魔性与灭世威压,震得混沌天电闪雷鸣。

    奈何,女帝已到。

    有真正的古天庭女帝,亲自镇守,任他魔威盖世,一样无力回天,只剩嘶吼咆哮,无限的响彻。

    缥缈之上,女帝静若磐石。

    荒帝境的她,是真的永恒成不朽,垂落的一缕缕光,绚丽古老,所有世外法则,皆已成虚妄。

    下方,叶辰与分身还在送酒。

    时而,他们会侧眸,望一眼深处,初代圣魔雷声大雨点小,嚎的倒是响亮,却是出不来。

    两人虽隔着无尽的虚无,可叶辰,却能感知到一代圣魔在看他,双目猩红,暴虐而阴森。

    叶辰侧眸,与之隔天对望。

    初代圣魔至强,只一眼便可看出,与其对视,心灵忍不住战栗,真要打的话,一巴掌便能呼死他。

    “蝼蚁,众生皆蝼蚁。”

    圣魔舔着猩红的舌头,笑的凶残,自看得出,叶辰已成代替了古天庭女帝,成了新的博弈者。

    对叶辰,他是真的恨。

    正因叶辰逆天证道,开创了先河,才致使圣体与圣魔间的杠杆失衡,导致他魔力被削弱,他也不会被封到现在。

    “苍生气运,浩然长存。”

    叶辰淡淡道,抱着酒坛转身走了,初代圣魔可怕,那是因修为绝对的压制,若是同级别,能将其打哭。

    自深处收了眸,叶辰又挨个送酒。

    至于一代圣魔,他忙完自会去看,荒古圣体一脉的至尊、圣魔一脉的至尊,早晚要见面的,他二人,也终会有一战。

    “后生可畏啊!”

    天之下,如这等话语,此起彼伏,列代的至尊们,无论是诸天的、洪荒的,亦或古天庭的,看叶天帝的眼神儿,都刻满了欣慰之光。

    成帝早,貌似没啥吊用。

    常言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啊!

    “吾洪荒...可还好。”

    穷奇帝在接过酒壶时,笑着问道,如饕餮帝、梼杌帝那些,也都一同看来了。

    “不...怎么好。”

    叶辰分身想了一秒,说的颇含蓄。

    众洪荒帝皆挑眉。

    “就是...被灭了个族。”

    噗!噗!噗!

    叶辰分身话方落,便闻吐酒水声,也或许是吐血声,一尊尊洪荒帝,坐都没坐稳的,老血喷的霸气侧漏。

    这个惊喜,来的有点儿突然。

    “谁灭的。”

    饕餮帝一声大喝,许是用力过猛,又是一口老血,种族被灭了,那还了得?

    “俺们老大...他媳妇。”

    叶辰分身倒也实在,此事藏不住的。

    “我....。”

    众洪荒帝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栽那了。

    “看看再说。”

    叶辰分身取了玉简,当场捏碎。

    玉简中,封着的皆是古老的画面,每一幅,都是血淋淋的,都是洪荒造的浩劫,将大好的山河,造的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洪荒帝的动作,出奇的一致,都捂了胸口,又酝酿了一口老血,不知该吐出来,还该咽下去。

    连他们看了都火大,更莫说后代至尊了。

    这特么的...活该被灭啊!

    “瞅瞅,不怨俺们吧!”

    “要说也是,你们家那帮兔崽子,太闹腾了。”

    “身为先辈,你们难辞其咎。”

    众叶辰分身扎堆儿,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洪荒帝,正儿八经的...一通的数落,如一个个老辈,在训斥小辈们,且骂的头头是道。

    洪荒帝的脸庞,本因油尽灯枯而苍白,被这一通数落,一个个都黑的透亮了。

    “后生...可畏啊!”

    红莲女帝就在不远处,这一句话,说的意味深长,她以为,她就够凶狠了,只焚了八荒众神。

    不成想,还有更狠的。

    相比她,圣体家的媳妇,才是真的凶啊!竟踏平了整个洪荒。

    “看开些,事儿不大。”

    太虚龙帝颇心善,拍了拍饕餮帝,那货再特么吐血,五脏六腑都能给吐出来,不是怕饕餮帝火大伤身,主要是恶心哪!

    饕餮瞥了一眼龙帝,脸色越发黑了。

    你他娘的,被灭的不是你家的人,站着说话不腰疼,整个洪荒族都被踏平了,还特么事儿不大?

    同样遭这目光的,还有红莲女帝,每逢说起洪荒,红莲女帝都是众洪荒帝...特别关注的对象。

    你个疯娘们儿,当年杀的很痛快吧!

    “想打,随时奉陪。”

    红莲女帝瞥了一眼,想起古老事,就莫名的火大,当年若非天庭女帝插手,她会一路踏平洪荒族。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饮酒。”

    另一边,传来大日如来的微笑声,轻轻推开了叶辰分身递来的酒壶,笑的慈祥温和。

    “你家灵山,也被灭了。”

    叶辰分身干咳,抠了抠耳朵。

    “给老衲...来杯茶。”

    佛帝脸上的笑,顿时散了个干净,出家人不喝酒,但听了这事儿,着实堵得慌。

    怎么说嘞!喝杯茶压压惊。

    “看开些,事儿不大。”

    神族至尊笑道,也拍了拍佛帝。

    “前辈,神族也被灭了。”

    “我....。”

    “妖族,也被灭了。”

    “我....。”

    “魔族,也被灭了。”

    “我...。”

    叶辰分身颇善解人意,不止送酒,还给送惊喜,那些被灭了传承的至尊们,比吃了秤砣更恶心,一个个的捂着胸口,也不知是心疼,还是胃疼。

    特别是神族至尊,那神色,就跟变戏法似的,前一秒还安慰佛帝来着,这一瞬,那是被啪啪的打了一记耳光啊!

    “都俺们老大干的。”

    叶辰分身们咋咋呼呼,大拇指还朝身后指了指,一副大义凛然的神色,说的那叫一个铿锵有力。

    坑本尊,他们是专业的。

    “有西瓜没。”

    人皇找了个舒服地儿,揣起了手,正儿八经的看大戏,手中若再有两块西瓜,那就更应时衬景了。

    传说中的吃瓜群众,说的就是他。

    其他列代至尊,深吸了一口气,瞅瞅这个,瞧瞧那个,贼看好叶辰的分身,一双双目光,最后齐齐落在了叶辰本尊身上。

    比起分身,最看好的还是他。

    你确定是你援军,而不是来给众帝添堵的?诸天一百三十帝,至尊的传承,你家灭了一半啊!

    “来前辈,喝酒。”

    叶辰还抱着酒坛,挨着个的发酒。

    对众帝的目光,当做未瞧见。

    天地那个良心哪!我可是安安分分的,是你家的后辈先惹我的,老子进来没打人,就很给面子了。

    “小家伙,你的神藏....。”

    说话的乃东华女帝,目不斜视。

    “帝荒前辈,随后便到。”

    叶辰微微一笑,祭了本源之力,没入了东华女帝体内,替她补充神力,也抚慰多年的疲惫。

    东华女帝暗淡的眸,顿的湿润,在瞬间泪流满面了,略显苍老的仙躯,颤抖不已,哭的泪眼婆娑。

    若非亲耳听闻,她都不敢相信,她的帝荒还在人世,也是诸天援军的一个。

    “冥帝也活着,托晚辈...给前辈捎了句话:多年不见,甚是想念。”

    叶辰还在灌输神力,悠悠的说着。

    难得见了东华女帝,那得坑冥帝一回,传说中的珍藏版,可不是白看的。

    不给我看,那就朝死了坑你。

    别说,冥帝二字一出,东华女帝眸中的泪,瞬间燃了干净,换上的是燃烧的火苗。

    她这辈子,就俩愿望了:

    第一,与帝荒白头偕老;

    第二,把冥帝那厮...送回娘胎。

    “魔渊前辈...也活着。”

    自东华女帝这收眸,叶辰又望向了神色黯然的红莲女帝,该是听了帝荒还活着,想起了她的魔渊。

    此话一出,红莲女帝也哭了。

    情字,真是一个神奇又的东西,无论东华女帝,亦或红莲女帝,在听闻那话后,憔悴的形态,又瞬间年轻不少,浑浊的眸,也变的清澈些许,更多了精气神儿。

    叶辰一笑,祭了一缕神力,便转身走开了。

    他再定身,已是玄古大帝身前。

    准确说,已是玄古天帝了。

    没错,玄古还活着,就在太古洪荒。

    唯一一尊战死的帝,也仅是世人所认为的,至于玄古是如何避过世人眼光的,身为帝的他,方法多的数不清。

    “吾儿,可还在。”

    玄古帝微笑,一语沙哑沧桑。

    “战外域至尊而死。”

    叶辰叹息道。

    闻言,玄古帝本就浑浊的双眸,又暗淡了一分,该是早已想到,只不过,如今听了确切消息而已。

    “你家儿媳,在来的路上。”

    叶辰留下一句话,缓缓转了身,这口中的儿媳,自是指白芷,已定了三生姻缘。

    其后一路,多是伴着悲凉。

    众帝子如晓鹿、离风秋、子羽、九琉....但凡战死的,叶辰都未曾隐瞒。

    哎!

    如炎皇他们,也多摇头叹息了,帝是至尊,也是人,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哪能不心疼,一缕缕浑浊的泪,伴着酒水,淌满了脸庞。

    嗯?

    叶辰走时,突觉圣躯蓦的轻颤,准确说,是圣骨与本源在颤,且极为剧烈。

    他微皱了眉,望向了一方。

    那里,有两个白发老人,正坐在玉石上,在对着他笑,笑的温和慈祥。

    “辰战、霸渊。”

    叶辰怔了一下,虽是苍老不堪,可元神的尊荣,是骗不了人的。

    那,的确是他圣体一脉的先辈,一为史上第一尊圣体、一为划时代的大成圣体。

    叶辰缓缓走来,眉宇在此微皱,是辰战和霸渊无疑,但并非荒古圣体,而是普通血脉。

    可他这两先辈,分明已死了啊!他在意境中,看的清清楚楚,皆是葬在了诛仙剑手中。

    “女帝救了吾等。”

    辰战微笑,道出了古老秘辛。

    “向天低头,才得以证道成帝。”

    霸渊自嘲一笑。

    这话的深意,叶辰自是听的懂,他圣体一脉的两个先辈,在女帝救后,该是弃了圣体血脉,才踏出了那一步,只不过,并非是在诸天证道,而是在太古洪荒成的帝。

    “前辈...属古天庭吧!”

    良久,叶辰才问道,问的是辰战。

    辰战不语,只笑着点头。

    已到太古洪荒,没啥可隐瞒了,他之前身,的确是古天庭的帝,轮回之后,才成诸天辰战,且是一尊荒古圣体。

    “穹苍前辈,多半也是吧!”

    叶辰笑着侧眸,看向了辰战身侧的那尊天帝,该是个沉默寡言的至尊,斜躺在岩石下,拎着酒壶,默默的喝酒。

    没错,是穹苍,曾在神窟见过,当年乃是穹苍的邪念,还曾与他抢辰战本源,对其尊荣,至今还记忆犹新。

    不成想,竟也活着。

    穹苍颇为缄默,对叶辰的问话,也只微微点了点头,便又闷头喝酒了,也是耗的油尽灯枯,已白发苍苍,老眸浑浊。

    “这就对了。”

    叶辰喃喃一笑,犹记得在当年在大楚神窟...得辰战本源时,穹苍曾对辰战残念,说过的那句话:你我前身共战天....。

    如今听来,完全解释的通了。

    “玉帝,可还在。”

    少言寡语的穹苍,蓦的一语。

    “前辈还认得玉帝?”

    “古天庭的,哪个不认识。”穹苍淡淡道。

    “活着。”叶辰一声干笑。

    “玉帝,乃穹苍的师弟,两人同为神尊的徒儿。”辰战微笑的传音。

    “神尊?”

    “女帝的兄长,齊婳斩的那个,便是他了,女帝问鼎荒帝前,神尊乃天庭最强,只差半步,便可问鼎荒帝。”

    “这....。”

    叶辰怔了一下,心中不免唏嘘,难怪道祖说玉帝与天庭有渊源,竟与女帝的兄长,还有这层关系,也难怪穹苍会问起玉帝,同有一个师尊,两人该是情同手足。

    鉴于这关系,他跟玉帝的恩怨,自然不会再说出来,免得穹苍再跳起来骂娘。

    “那些,你可认得。”

    霸渊灌了一口酒,环指了一圈。

    叶辰侧眸,顺手指看去。

    这一看,眸子顿的微眯。

    认得,哪能不认得,皆他荒古圣体一脉的人,在大成劫中,都曾见过的。

    他望见了冥古。

    诸天史上,冥古乃唯一一个葬在寂灭神体手中的圣体,在晚年,被绝杀身亡。

    至于周围的,前身也都是圣体。

    如今,却都是天帝级,多半与辰战和霸渊一样,为女帝所救,弃了圣体血脉,而后证道成帝。

    “列代圣体,除帝荒外,基本都在这了。”辰战笑道。

    “看...看出来了。”

    叶辰干咳,从未想到,圣体一脉的先辈,竟都还活着,竟都在太古洪荒,这一点,是他始料未及的。

    想到这,他拱手又一礼。

    “后生可畏啊!”

    列代圣体,都露了温和的笑容,当年他们未做到的事,后辈们做到了。

    偏偏,这不是先天圣体的后辈,开创了荒古圣体一脉...不能证道的先河。

    他,乃实至名归的圣体至尊。

    “众位,莫藏着掖着了。”

    霸渊笑道,又一次环看众圣体。

    话落,他袖中飞出了一个乾坤袋。

    如他这般,辰战、冥古、在场的列代圣体,也都如此,皆有一个乾坤袋送来,悬在了叶辰身前。

    “圣体本源、血脉、神藏。”

    叶辰一眼洞悉,能见储物袋中,封着的是何物,该是列代至尊弃掉的圣体,以特殊秘法封存。

    “吾坚信,终有一日,会有一尊后世圣体,来拿先辈的馈赠。”

    “这一日,我们等到了。”

    霸渊笑的温和,已弃血脉成帝,便不能再成圣体,这,便是为后辈留的。

    “多谢先辈馈赠。”

    叶辰并未推辞。

    还真是,来太古洪荒便有造化,若融合圣体一脉的本源、神藏和血脉,必定能一举破入天帝巅峰。

    “你们家的女帝,是俺们老大的媳妇。”

    “上.过床的。”

    “还生了个娃,叫叶灵。”

    至尊们的酒送完了,但满天地,都是叶辰分身大呼小叫声,基本都聚在了古天庭至尊那边,咋咋呼呼的。

    之后,便是吐酒水声。

    不说其他,连沉默寡言的穹苍,都不由坐起来了,拎着个酒壶,上下扫量着叶辰。

    还有霸渊、辰战、冥古、乃至所有听到那话的至尊,都对叶辰投来的了异样的目光。

    那眼神儿,真如看神一般。

    特别是天庭的帝,神色颇精彩,嘴角还来回的抽搐,都不知那是谁家的娃,未免太尿性了,俺们古天庭的统帅...你都敢拱。

    那一瞬,那辈分最低的小圣体,俨然已成列代至尊瞩目的对象,瞧那一双双眼神儿,足可以用崇拜来形容了。

    论古往今来的人才,你绝对是最出类拔萃的那一头,还有谁是你不敢撩的。

    “这话,说来就话长了。”

    叶辰讪讪一笑,被至尊们顶着,只觉浑身上下都不自然,且凉风阵阵,多是女帝爱慕者,所投来的目光。

    这不能怪他,还是当年那句话,天晓得那是女帝的轮回身,当年也没人告诉他啊!

    再看虚无,盘坐在缥缈的女帝,也被下方惊的开了眸,瞥了一眼叶辰与列代至尊,淡漠的神情下,也潜藏着一抹不自然。

    她是六根清净的,但她体内的楚萱与楚灵,就不怎么清静了,因她二人的情,总会在某个瞬间,祸乱她之心神。

    “前辈们聊,我去他处看看。”

    万众瞩目下,叶辰忙慌转了身,奔向了一代圣魔那边,临走前,还收走了自己的众多分身。

    不说话,没人把你们当哑巴。

    PS:今天两章。

    (2020年4月28日)

    多谢大家的一路支持和鼓励!!!

百度搜索 仙武帝尊(神武仙踪) 天涯 仙武帝尊(神武仙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仙武帝尊(神武仙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六界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界三道并收藏仙武帝尊(神武仙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