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佟顺说的惊险,周天几人听得更是心都提了起来。

    “那佟姑姑怎么样了?”周天现在最关心这个。

    “我奶她摔得不轻,之前就耗尽了精力才挡住那些人,又被摔了一下,现在都没醒!张叔说……”佟顺有些说不下去了,眼圈都红了。

    “赶紧带我去!”周天道,他知道,如果现在有人能救她的话,那就只有自己了。

    佟顺也不耽误,立刻带着周天出了林场,直奔不远处的一处地方。

    如果刘顺还在的话,一定认得出这个地方,正是当年和陶三来的时候,张林生和佟瑶带他们去过的那个老猎户家里。

    现在,老猎户夫妻两个早就过世了,只剩下他们的女儿,当年被黄皮子迷了的那个叫四丫的。

    她后来嫁了林场一个工人,老实厚道,两人一直生活在这里,对于张林生和佟瑶也都一直当成亲戚一样来往。

    佟瑶现在就躺在炕上,脸色惨白,张林生坐在旁边正和四丫两口子说着话。

    “张叔!周天来了!”门外,佟顺喊了一声后,就带着周天几人进了屋子。

    “周天?”张林生大感意外,“你怎么来了?”

    “是我打电话让他来的!”佟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这孩子,这不是添乱吗?”张林生忍不住责怪了他一句。

    “张叔!这件事情怎么能不告诉我呢?”周天赶紧帮佟顺说话,“您如果不告诉我,那才是把我和我师父当外人了!”

    周天把刘顺抬出来了,张林生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佟姑姑怎么样了?”周天看向躺在炕上的佟瑶问道。

    “唉!”张林生叹了口气,忽然想起来还没有介绍四丫,赶紧又说道,“既然来了,就不急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四丫姑和你姑父!”

    这是什么称呼?

    周天也不介意,赶紧微微鞠躬,“四丫姑,姑父!我是周天!”

    “好好,你坐!你坐!”四丫丈夫一看就是老实厚道,紧张的招呼周天。

    “好,您也坐!”周天赶紧说道,回头看了眼黑鹰,黑鹰立刻把带来的东西拿了上来,“来得急,也没有带什么好东西,东西不多,您别挑理!”周天说道。

    “这咋好意思呢!”四丫赶紧说道,冷不丁见到陌生人,还有点局促。

    “四丫,他师傅就是刘顺,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当年救过佟瑶的那个京都小伙子!”张林生说道。

    四丫这才笑了起来,看周天的目光里带上了一丝热情,“哦,原来是刘顺的徒弟啊!那就是自家人了,赶紧坐吧!我去做饭去!你们唠!”

    说完,她一拉自己的丈夫,两人就出了房间。

    周天走到佟瑶面前,在炕沿上坐下,“张叔,佟姑姑到底怎么样了?怎么没送医院?”

    “她这问题,送医院没用!”张林生闷着头抽烟,声音也有些伤感,“她就是耗尽了精力了,就算黄大仙儿显灵也救不了她了!”

    周天听了,扭头又仔细看向佟瑶,她身体里灰蒙蒙的一片,好像还在不断的增加着,就像是生机要丧失了一般。

    而她的头上,也有一块阴影,周天觉得很像是摔倒后撞击产生的血块,很可能是导致她至今不醒的原因。

    “张叔,佟姑姑还能醒吗?”周天问道。

    张林生又叹了口气,“不知道!”

    周天有些无奈,但是身上的电话响了,让他不得不停止观察佟瑶。

    电话是刘顺打来的。

    “师傅!”周天叫了一声,然后听了几句后,就把电话递给了张林生,“张叔,我师父要跟你说话!”

    张林生接过电话,“顺子啊!”刚说了一句,他就有些哽咽,最后怕自己在周天几人面前失态,就拿着电话出去了。

    周天给黑鹰使了个眼色,黑鹰就站到了门口,周天把手放到佟瑶的额头上……

    周天发现,他能帮助佟瑶驱散头上的淤血,却无法让她的生机恢复。

    心里忍不住生出一股无力感,想当初他救治柳秀芬的时候,本源诀还没有练到现在这般地步,既然柳秀芬能好,为什么佟瑶不行。

    他哪里知道,佟瑶现在已经是到了油灯枯竭的最后一刻了,就算他能达到他那个便宜师傅第五层那种地步,也是无力回天的。

    等到张林生拿着电话进来的时候,豁然发现佟瑶已经醒了。

    “佟瑶!”张林生嘶哑着声音喊了一声,“你终于醒啦!如果你再不醒,恐怕……顺子!”他对着外面给四丫两口子帮忙的佟顺喊了一声。

    佟顺顺声走了进来,“奶!你醒啦!”

    说着,他的眼眶又红了起来。

    佟瑶被扶起来靠在墙上,她摸着佟顺的脑袋,看向张林生,“让你们担心了!”说完,又看向周天,“谢谢你!”

    周天:“?”

    他没想到佟瑶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说谢谢,难道说她知道刚才自己做的事情。

    “你不用意外,你做了什么,我都看得到!”佟瑶努力笑着说道,把手伸向周天,“能再见到你,真好!”

    “佟姑姑!我来晚了,早知道我就早点来了!”周天心里也难过,知道佟瑶现在也就是回光返照,也不忍心说破。

    “佟顺,以后你就管周天叫声哥!奶不能陪你了,以后有个哥照顾你,我也放心!”佟瑶说道。

    她说的话无异于遗言,佟顺的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奶!你说什么呢?你会好起来的!”

    周天明白,佟瑶这是交代后事了,他对着她郑重的点点头,“以后,佟顺就是我亲弟弟!您放心!”

    佟瑶笑了下,看向张林生,“林生哥,这么多年了,你也该好好歇歇了,如果这里没什么事,你就离开吧,去京都找他去!”

    张林生低着头不说话,但是谁都能感觉得出来,他已经难过的说不出一句话来了,哪怕只要一张口,就会哭出声来。

    周天的眼眶也有些酸涩,“您放心,我一定也会照顾好张叔的!”

    “嗯!你是个好孩子!”佟瑶的声音明显虚弱了下去,“你带着佟顺回去,交给你师父就行,告诉他,这孩子的名字,他一定会好好待他的!”

    “奶!”佟顺已经哭得不行了,“我哪里都不去,我就在这里陪你!”

    “傻孩子,到时候你跟着你张叔,以后你们也是个伴儿,陈丽那个丫头是不错,不过奶早知道,你们没有那个缘分!”佟瑶说的话让周天他们都愣了,佟顺似乎也忘了哭,呆呆的看着佟瑶,“相信奶,不会骗你,她是跑马星的命,你是流云的命,你们本就不在一个路上,有缘无分而已!”

    佟顺现在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哭,两件事情都让他心里更加犯堵,趴在炕沿上呜咽着。

    “周天!”佟瑶似乎喘气有些费劲,周天抓着她的手,“你是仙皇的命,只有你能照顾好他们,拜托你了……”

    “好……佟姑姑!”周天刚点头答应,就看到佟瑶微笑着头一歪,已然离去了。

    佟顺的哭声响了起来,周天也湿了眼眶,张林生更是捂着眼睛呜咽出声,四丫两口子听到动静快步走了进来。

    “妹子啊!”四丫失声痛哭起来。

    一时间,小小的一座木屋里,充满了悲伤的气氛,就连院子里的狗都耷拉了脑袋窝在自己的狗窝里,散养的几只鸡也都飞进了窝里不出来了。

    周天在这边呆了三天,帮着张林生和佟顺给佟瑶按照他们的规矩办了丧事。

    他没太敢给刘顺打电话,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可是张林生却说,必须要让他知道,直接要了刘顺的电话,自己打了过去。

    至于两人说了什么,周天不知道,只看到张林生一个人躲在旁边的屋子里说了半天的话。

    这几天守灵的时候,周天和黑鹰几个人嘀咕着什么,佟顺悲伤的跪在灵堂不停的给佟瑶烧着纸,也没注意。

    而就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黑鹰悄悄的出去了一趟,没人知道他去干什么去了,只是三天后他回来了。

    周天不能守到过头七,因为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当他告辞的时候,没说带上佟顺和张林生,可是张林生一下子就感觉出来什么似的。

    他拉着周天的手说道:“周天!你是不是要去找那帮人?你不能去!不能去!”

    佟顺听了,立刻走过来,“哥,你要找那些人报仇吗?我跟你一起去!”

    “你跟着裹什么乱?”张林生斥了他一句,“不行,你们谁都不能去,太危险了,那些人都是杀人如麻的土匪!不能去!”

    周天见张林生一下子就猜到他离开的原由,不由地苦笑,“张叔,我必须去!要不然,回去我没法和我师父交代!”

    “那也不行!在这里就要听我的!”张林生固执的拉着周天。

    周天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拿出刘顺来,“要不然这样,张叔,你给我师傅打个电话,如果他也不同意,我肯定就不去!您看行不?”

    张林生一听,心里琢磨了一下,“好,现在就打!”说着就掏出了电话。

    结果,他打通后,刚说周天要去找那帮土匪给佟瑶报仇,刘顺就立刻说好,还让他转告周天,要把那帮人赶尽杀绝,一个不留!

    “这……这……”张林生没想到刘顺比周天还要冲动,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找谁说理了。

    最后,他只能重重的叹了口气,蹲在了地上抱着头不说话了。

    “哥!带上我!”佟顺眼里带着坚毅。

    周天看着他,心里犹豫,但最后还是点点头,“好,到时候别顾着拼命,先要保护好自己才能报仇,如果你跟着不听话的话,我就让你一路睡回来!”

    “好,我都听哥的!”佟顺见周天答应了,就脱下了身上的孝衣,只在胳膊上扎了黑箍,转身就先上了车。

    看着开出去的车,张林生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佟瑶刚走,这些孩子就去找那帮土匪报仇去了,万一再有个三长两短的,让他怎么活啊!

    可是,再想阻止也已经晚了,黑鹰开着车直接去了佟顺的家,佟顺说,家里还有几杆猎枪。

    到了家里,佟顺果然在菜窖里拿出来四杆猎枪,给黑鹰他们一人一把,还有每人一盒子弹。

    “你哪来这么多?”周天问道。

    “每个月林场都有配额,这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不只有野兽,还有偷猎的,哥,你别担心,我是有证的,也是护林员!”佟顺说道。

    周天这才放下心来,可是转头又看到佟顺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奇怪的东西别再了腰上。

    “这又是什么?”周天问道。

    “法器!我奶留下的,到时候说不准有用!”

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了无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无忧并收藏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