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宋白衣和陶小树也不着急,难得到周天家,多坐一会儿聊聊天,没料到宋白衣一语道破周天的难处。

    周天就把下午在廖江那里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最后无奈的说道:“你说,这事儿怎么破?你俩帮我想想办法!”

    “行啊!哥们儿!谁有你这能耐不要笑死了!要我说啊,管他什么祭司圣女的,先上了再说!”陶小树笑着说道。

    宋白衣看了他一眼,最后看着周天,也只能无奈的笑着摇摇头,说出的话却跟刘顺说的差不多。

    “别到时候自己收拾不了就行!”

    “你说什么呢?现在外面像周天这样的有钱人,谁不是家里一个,外面不知道多少个啊!再说,我可知道,苗疆虽然也是一夫一妻跟我们一样,但是好像大祭司没有这个限制!”陶小树的话无意于火上浇油。

    “小树,你想害死我吗?”周天幽怨的眼神终于从廖亦刚那边无果后,转移到了陶小树的身上。

    “咋了?有问题吗?”陶小树不解的问道。

    “有问题吗?你把吗去掉,有问题,还是大大的问题!”周天叹了口气说道。

    “难道说?”陶小树小心的往楼上望了一眼,“不会啊!果儿看着就温柔贤淑的小单纯,她不会背后是河东狮吼吧?”

    周天和宋白衣给他的说法逗笑了,“算了!”周天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喝茶!”

    三个人喝了会儿茶,周天说道:“刚才回来的路上,廖伯伯跟我说,上面说不准什么时候就通知再去秦岭一趟,让我没事就不要离开京都了,你们也是,上次说好了,如果再去,就带你们一起去!”

    “那可太好了!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陶小树高兴的说道,还带着隐隐的兴奋。

    宋白衣也有点期待,就点点头道:“可以!反正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离开京都的!”

    正说着,周天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掏出电话一看,十分意外,竟然是佟顺打来的。

    “佟顺!”周天开心的接通了电话,但是听着听着,他的脸色就变了,“你别急,慢慢说!”

    周天又听了一会儿电话后,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神无比凌厉,“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赶过去,你和张叔一定要把佟姑姑照顾好!”

    挂上电话,周天看向陶小树和宋白衣,“看来,不离开京都也要离开了,东北那边,我师父的一个熟人出了事,我要立刻赶过去!”

    “东北?严重吗?要不要我们一起跟你去看看?”宋白衣站起来问道。

    陶小树也表示同意,但是周天想了想后就摇摇头,“民间文物展才开始,我离开后,说不定会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们留下!我带黑鹰去就可以了!”

    既然如此,两人也不多留了,跟周天说好如果需要帮助立刻联系他们,就开着车离开了。

    周天立刻给顺打了个电话,“师傅!我马上去东北,佟瑶姑姑出事了!”

    来不及和其他人打招呼,周天只是上楼和三个女人说了一声,自己有重要事情要出去几天,让她们安心呆在家里等她回来,就带着黑鹰和黑一、黑五离开了。

    他这次没有开车,而是直接去机场坐上了飞机,飞到了离张林生所在的县城最近一个城市,黑城的机场,然后租了一辆车后,直奔林场而去。

    一路上周天都没有说什么,现在坐到了车里,黑鹰终于来得及问一句:“佟顺出了什么事?”

    “有人袭击了佟姑姑!”周天说道。

    黑鹰点点头,他上次和周天来过,他是知道张林生、佟瑶和刘顺的关系的。

    “什么人干的知道吗?”黑鹰又问道。

    黑一和黑五也收起了平时的嬉笑,一起认真的听着。

    “佟顺说,是当地那些土匪和几个不知名的外来人!”周天答道。

    “外来人?什么人?难道说,他们在外面也得罪了什么人?”黑鹰有些不解。

    当然,他虽然知道那些土匪是为了佟瑶手上的招魂铃的,但是他不知道佟瑶已经让周天把真正的招魂铃带给了刘顺。

    “佟顺说外表看着和我们差不多,但是功夫路数却很诡异,全身黑衣,黑布罩头蒙面,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是从哪里找来的!”

    “黑衣,黑布罩头蒙面……”黑鹰叨咕着,黑一开着车猛然转头看过来。

    “老大,会不会是J国人?”黑一问道。

    黑鹰眼睛眯了起来,“如果是他们就有些麻烦了!”

    “J国人?他们参合进来做什么?”周天不解了。

    黑五却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皮的嘴唇,“来一个杀一个!”

    十月下旬,林场这边已经完全进入了冬季,早些天下了第一场大雪,路上车辆很少。

    他们的车很快就开到了林场。

    在停车场停了车后,他们直奔服务中心,还是上次那个女孩子,一看到周天,立刻就站了起来,“佟顺说你们要来,没想到这么快,我带你们去!”

    来不及寒暄,周天跟着小姑娘出了服务中心,往后面走去,没多远就看到一排像是住宿的木屋。

    在门口跺了跺脚上的雪,几人开门进去了。

    木屋里很暖和,小姑娘一直把人领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

    “佟顺!”小姑娘敲门喊了一声。

    门开了,佟顺满脸的憔悴出现在周天面前。

    “佟顺,你这是怎么了?”周天大惊,之前见过的那个热情洋溢帅气的小伙子,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周天?你这么快就到了!快进来!”佟顺赶紧把门打开,让周天几个进去。

    佟顺跟小姑娘说了几句话后,小姑娘走了,他把门关上了。

    “周天!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给你打电话!”佟顺说道。

    “你别急,坐下跟我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天拉着佟顺坐下。

    原来,周天他们离开后,张林生就回到林场,一边养伤一边给游客看病,日子也没什么波澜,那些土匪也没有再出现。

    可谁料到,就在十一的时候,佟顺值完班,就准备回去看看佟瑶。

    张林生听说后,就说好跟他一起回去看看。

    于是,两人带了一些生活用品,赶着一匹马就去了林子深处佟顺的家。

    到了家,一切如常,他们也没有多留意,还和平时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佟顺出去接佟瑶,张林生就在家里生火做饭。

    可是,一直到天色已经黑透了,佟顺还没有回来,张林生就有些坐不住了。

    他压了炉膛里的火,拿着手电筒,带好门,就出去了。

    他也是知道佟瑶住的地方的,那是一个在更深处一棵十几个人伸手环绕都很难环抱一周的大树,树根处有一道裂缝,里面是空的,历代的萨满大巫师就住在里面。

    外面看起来,只是觉得这棵树非常粗壮,没有人会知道里面还住着人。

    而里面,却早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温暖舒适的屋子。矮矮的坐榻上面铺着厚厚的一张虎皮,平时休息,晚上睡觉,再盖上熊皮的被子,一点也不冷。

    而地上,是一个烧木柴的炉子,最边上是一些生活必需品和锅碗厨具以及一些粮食和肉干蔬菜。

    最显眼的莫过于墙壁上挂着的一个狰狞的面具,蓝黑色的面具,大眼突出,嘴巴外翻露着尖尖的獠牙。

    面具上面是五个突出的骷髅头,两侧垂着两个带着羽毛的布条。

    这是萨满巫师的面具。

    旁边一个木板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器具,一看就是各种萨满巫师用的法器。

    当张林生走到离这个树屋不远的地方的时候,他猛然停下了脚步,就看到一群人对着那个树屋不断的扔着火把,眼见着就把这个曾经历经多少代的树屋给烧毁了。

    但是奇怪的是,张林生看不到他们进去。

    耳边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铃铛声,还有萨满巫师特有的吟唱声,那是佟瑶的声音。

    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

    张林生把自己藏好,往那边观察着,他看到了佟顺不时掀开门帘,对着外面就扔出一些东西,那些人就像怕被粘上似的,立刻散开了一点。

    有人对着里面高喊:“老太婆,识趣的话,赶紧把东西交出来,要不然,就把你们活活烧死在里面!”

    张林生急得团团转,自己赤手空拳什么都没带,而那些人都是人高马大的,足足有七八个之多。

    正当他着急上火的时候,忽然,佟瑶吟唱的声音提高了,声音尖锐直刺耳膜,就看门口那几个人忽然就捂住了耳朵弯下了腰。

    他刚想过去,就看到那几个人旁边的阴影里跳出来几个黑影子。

    仔细看去,那几个影子原来是身穿黑衣,黑布罩头蒙面的人,身材都十分瘦小,个头也不高。

    为首一个人对着木屋挥舞着双手跳了好一会儿,那几个之前受不了佟瑶吟唱的人,总算好了一点。

    然后他们就好像气急败坏一般,大声骂着。

    “曹尼玛的!给脸不要脸!给我烧!”

    那几个人刚想再点燃火把扔过去,就听见一阵鼓声带着铃铛声传来,那些人连带着几个黑衣人立刻就像被定住了一般。

    张林生见状,赶紧拔腿往那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道:“顺子,佟瑶!快出来跟我走!”

    听到张林生的声音,门帘掀开了,佟顺露出满头是汗的脸,回头说了一句什么,立刻就扶着佟瑶从里面出来了。

    佟瑶现在已经一身的萨满巫师打扮,一边走一边跳着,手里敲着鼓,身体扭着,腰上的一圈铃铛哗啦哗啦的响着。

    张林生急的不行,看着门口像是被定住的几个人,催促道:“快走!”

    佟瑶似乎也累的不轻,三人走出一段后,佟瑶几乎瘫在了地上,佟顺立刻把人背上,和张林生往家里跑去。

    可是,佟瑶这边一停止,木屋门口的那几个人就缓了过来。

    他们说了几句什么后,立刻追了过来。

    这里不安全,回了家难免被他们堵住,张林生还是决定连夜就回林场,毕竟那边人多,这些人肯定不敢乱来。

    到了家门口,牵上马把佟瑶扶到马上,三人快步往林场赶去。

    可是,后面那些人也是熟悉这边林子的人,眼看就要到林场的时候,佟顺只觉得耳边风声响起,一道黑影突兀的出现。

    黑影带着寒意,一刀劈向马上的佟瑶,马猛然受惊,抬起蹄子就踢了过去。

    黑影出现的突兀,消失的更是突然,但是,凌厉的刀锋还是让马受了伤。

    屁股上挨了一刀后,马彻底受了惊,扬起前蹄“灰溜溜”的叫了一声,把佟瑶掀了下来,重重的抛在了雪地上,一溜烟的跑了。

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了无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无忧并收藏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