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杨文坤开始讲述和廖江相识的往事。

    那还是很多很多年前,廖江当时刚才学校毕业出来,跟着之前的专家教授到云省一处地方进行考古研究。

    杨家苗寨所在的一处山里,当时一个游客在游玩爬山的时候,无意间失足滑落,掉进了一处深沟。

    当地救援队去了两批人,下到了深沟底下,发现那名游客竟然不是在地面,而是更深的掉进了一个深坑里面。

    就这样,一处不为人知的墓葬被发现了。

    史书记载,南诏、大理国,国王嫔妃陵墓豪华隐秘,葬于大山之中,南诏后期,大臣郑买嗣忘恩负义起兵谋反篡位,杀害了第13代国主舜化贞,推翻了南诏国,接着大开杀戒,残忍地灭绝了蒙氏皇室家族八百余口。

    不久,又大逆不道的挖掘历代南诏王陵,取走地宫随葬物品,焚烧全部尸体,再抛尸于滚滚波涛的澜沧江水之中。

    再后来,大长和、大天兴、大义宁三朝如走马灯一般灰飞烟灭,段氏继承南诏疆土改国号为大理,取“大理、大治”之意。

    鉴于前朝王陵劫难,自此不再兴建王陵地宫,上至国王下至达官,死后一律仿效佛教僧人涅槃,遗体火化,收骨殖保存于崇圣寺三塔地宫。

    明朝末年,又担心段氏后人不再受宠于上国,又把骨殖转移藏匿于观音山佛光寨山洞中安歇供奉。

    虽然历经劫难,南诏国还是有很多墓葬没有被人发现,皆藏于茫茫大山之中。

    而廖江这次去云省,就是因为在救援游客过程中发现的那处墓葬。

    当地考古队和京都考古队同时对其进行了保护性挖掘,从里面找到了很多的随葬品,对于研究那段历史非常重要。

    当廖江跟着自己的教授到达的时候,考古工作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一,却也止步于此了。

    廖江跟着教授下到了墓葬里,看到眼前的地宫简直是震撼无比。

    地宫建造的竟然比地面上的还要宏伟壮观,其程度可能也只有现在秦岭发现的地下城才能比得过了。

    地宫深处,主墓室的大门,是足有九层楼高的牌楼样式的石雕,上面有门有窗,雕梁画栋,栩栩如生。

    下面的大门,仿造京都皇城的样式,对开的大门,上面雕刻有大铜门钉,只是谁都打不开这扇大门。

    也不能用炸药炸开,一旦使用外力打开大门,必定会连精美的石雕牌楼全部都破坏掉。

    所以,他们只有另想办法了。

    既然这里廖江帮不上忙,就和自己的教授在地面研究从里面先出土的各种随葬品。

    他们住在山下一个小旅社里,那是一座两层高的竹楼,老板是一个漂亮的女子,虽然打扮是苗族风格,但她却是不择不扣的京都人。

    只因为父母的原因,她出生在这里,生长在这里,等到父母年迈后,就开起了这家民宿,后来因为来往的人多了,县里又对外开始宣传少数民族风情,就把这里打造成了县里最具特色的民宿。

    廖江年轻的时候,和现在的廖亦刚长得非常像,浓眉大眼英俊非凡。

    闲暇时候,他就会在竹楼院子里散步,而漂亮的老板也会跟他询问一些京都的事情。

    老板父母年龄大了,不能轻易走动,而她也没有去过父母嘴里所说的家乡。

    廖江就跟她说了很多很多,最后连她父母都来了,三五不时的就和廖江聊天。

    而在云省的这段时间里,廖江和这个漂亮的姑娘产生了感情,而她正是廖亦刚和廖亦菲的母亲。

    廖亦菲的母亲虽然是汉人,但是因为土生土长在苗疆,又因为容貌出众,被誉为苗疆之花,追求她的男子非常多。

    但是她却对这个京城来的廖江情有独钟。

    时间一长,就被寨子里,当时还不是杨家家主的杨文坤发现了,根据苗疆的传统,苗族的姑娘小伙一般都是通过“游方”、“跳花”等活动,借以认识,相互了解后,建立感情,进而确定婚姻关系,再由男方托人向女方说亲。

    而廖江,只是一个从京都来的,还说不准能待多久的年轻人,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苗寨之花的青睐,杨文坤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廖江他们在这里做研究,肯定要和这些苗人打交道,杨文坤借故认识了廖江,他就想看看这个廖江究竟有什么能耐,会被苗寨之花看上。

    刚开始的结识带着明显的目的性,但是廖江渊博的知识和难得一见的容忍气度,没过多久,就让杨文坤心服口服,从心里佩服这个只知道做研究的廖江。

    久而久之,两人就成了无所不谈的朋友,廖江也从杨文坤那里了解了不少苗寨的传说和风俗,对于后续的研究帮了不少忙。

    说起来简单,但是回忆起来还是难免互相吃味。

    “你就是借着近水楼台,才能娶走我们苗寨最美的那朵花!”杨文坤说道。

    廖江对于早逝的亡妻,感情很深,再次提起,忍不住有些伤怀,但还是忍不住回怼杨文坤。

    “这就是缘分!要不然,她在那里出生长大,也没见她看上谁!”廖江说道。

    廖亦刚对母亲还是有很深的印象的,只有廖亦菲对她的印象有些模糊了。

    “她的确很漂亮!”刘顺点点头道,“不愧是当初是你们苗寨之花!”

    “她有多漂亮?”对容貌最感兴趣的莫过于杨灵了。

    “她就像天上的月亮,山上的山茶花!”杨文坤不无怀念的说道。

    廖江对于别人夸自己的妻子一点都不介意,“的确,她配得上这样的赞美!”

    对于没见过廖亦刚母亲的周天这些年轻人来说,真的很难想象他的母亲到底有多漂亮,还好,廖江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幸好,亦菲长得很像她!”廖江说道。

    “哦?你还有个女儿?”杨文坤问道,“怎么没见她来?”

    “她最近似乎有点忙,我都有好长时间没见到她了!”廖江笑着解释了一句。

    桌上,刘顺、廖亦刚,尤其是周天,那可真是表情好精彩!

    “这次来京都还要一段时间才离开,下次一定要找个时间见见,我们苗寨之花生出来的女儿究竟有多漂亮!”杨文坤说道。

    杨灵也满眼期待,很想见见当年苗寨之花的女儿究竟长得有多漂亮。

    只有周天嘴里发苦,万一廖亦菲在场的时候,杨文坤和杨灵再说出什么圣女和大祭司的话来,啧啧啧,她那个脾气,周天真的不敢想。

    可是,事实却不如周天的意。

    “亦刚啊!打个电话给亦菲,看看她现在在哪里,如果在京都的话,就让她过来见见你杨叔和杨灵妹妹!”廖江立刻说道。

    杨文坤和杨灵一脸期盼的看着廖亦刚,而廖亦刚却先瞥了周天一眼,嘴角微翘,掏出了电话。

    “菲菲啊!你现在有没有事……好,现在到京都大饭店来,爸爸要给你介绍个老熟人认识……好,好!”

    廖亦刚放下了电话,“她正巧在旁边逛街,马上就来!”

    “逛街?”周天眉毛一挑问道,心说,要来就一个人来,千万不要三个一起啊!

    可是,周天的祷告再一次没有被老天爷听到,没过二十分钟,包间的门敲了两下被服务员打开了,廖亦菲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

    周天心说,我能走吗?

    “爸爸!哥!刘叔!白衣和小树也在啊!”廖亦菲打了一圈的招呼。

    后面跟着的白果儿和宋小蕾也挨个见了礼。

    “先坐下吧!”廖江说道,“看你们拎的大包小包的,买了不少东西啊!”

    “是啊!马上果儿过生日了,我们今天就一起逛街买点东西!”廖亦菲说道。

    “嗯,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廖江一向很宠廖亦菲,指着杨文坤说道:“这是杨叔,是我和你妈妈多年的老朋友了!”

    “杨叔好!”廖亦菲赶紧起来鞠躬。

    “这是你杨叔的女儿,杨灵,你应该叫妹妹!”廖江继续介绍杨灵。

    廖亦菲扭头看着这个水灵的漂亮女子,竟然坐在周天旁边,嘴角立刻翘了起来,“杨灵妹妹!”

    “姐姐好!”杨灵赶紧说道。

    廖亦菲立刻又说道:“这个是宋小蕾,是白衣的妹妹,你也该叫姐姐!”

    “姐姐好!”杨灵笑着又点头叫人。

    “这个是白果儿!”廖亦菲看了周天一眼,“是周天的妻子,你该叫嫂子!”

    “嫂子好……嫂子?”杨灵顺口叫了一声,然后忽然后知后觉的看向周天,“你结婚了?”

    “是啊!”周天真的无奈,不过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哦!”杨灵没说什么,依旧笑着点点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果然!”杨文坤从廖亦菲进来,就一直看着她,等到一圈人介绍下来,才开口说道,“真的是太像了!”

    廖江也微笑着点点头。

    一桌人,越聚越多,吃着聊着很热闹。

    只不过,欢声笑语里,只有周天一个人是苦笑,廖亦菲不时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他的时候,他就觉得后背发凉,但是人多,也不好解释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应酬着。

    等到宾客尽欢,周天让黑鹰负责把杨文坤和杨灵送回住的酒店后,才跟着其他人的车往后走。

    他坐在廖亦刚的车上,后座是廖江,那三个女人坐在陶小树的车上跟在后面。

    “周天!”廖江忽然说道,“这些天上面没催去秦岭的事情,不过,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通知让过去,你没事就不要离开京都了!”

    “好的!廖伯伯,最近的确没什么事!”周天答应道。

    到了廖家门口,周天下了车,自己往回走,陶小树的车越过他直接开到了别墅前。

    三个女人下了车,宋小蕾看着宋白衣低着头不说话,宋白衣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你大了,大哥也不能再管你什么了,不过,受了委屈记得回来就行了!”

    “知道了,大哥!”宋小蕾点点头,然后就被廖亦菲和白果儿给拉走了。

    周天走过来,“进去坐会儿!”

    宋白衣和陶小树跟着周天走进了别墅,黑鹰已经准备好了茶具,三人坐在茶桌旁喝起了茶。

    酒后喝点茶,神清气爽,却不料宋白衣忽然说了一句:“周天!你如今责任不比常人,不要再招惹什么桃花债了!”

    周天嘿嘿的尬笑了几声,陶小树却有些不解,“桃花债?你说今天那个杨灵妹妹?”

    宋白衣看了他一眼之后,就直直的看向周天。

    周天叹了口气,“白衣,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下午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

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了无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无忧并收藏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