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京都,刘顺打完电话后,就一夜没睡,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上,他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终于又听到了佟瑶和张林生的消息,还通了电话。

    一时间,过往的回忆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里。

    尤其是佟瑶跟他说:记住她爷爷说的话,一定不要再来东北!

    可是究竟为什么?刘顺却还有些不理解,尽管当时查遍了所有资料,也知道了一些关于萨满教的事情,但那毕竟没有人证实过。

    而张林生却跟他唏嘘不已,虽然没有拒绝去京都,但也没有说立刻就去,只是一个劲儿的夸他收了个好徒弟,还救了他一命。

    他和张林生没说多久,和佟瑶却说了一个多小时,两人虽然互相说着当年的那些话,谁都没有提两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刘顺还是能听得出来,他对佟瑶并不是一厢情愿。

    怪只怪当时那个年代,不是所有的情情爱爱都能像现在的年轻人那样,轻易的就能说出口。

    可是最后,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真的不想再见我一面吗?”

    得到的回答让他百感交集,很想立刻就去东北,又忌讳佟瑶说的不让他再去东北的警告。

    佟瑶说道:“我想,我每天都想,只是这样,我觉得就很开心了!如果有下辈子,你记得来找我!”

    放下电话,刘顺就忍不住的落了泪,紧接着,就是和张林生通电话,总算把心里的酸痛打消了过去。

    可是,放下电话后,再想起来,刘顺还是忍不住的心酸。

    这辈子不结婚,他真的不后悔!

    ……

    张林生受的伤已经无大碍,佟瑶第二天就不告而别了,搞得周天连连后悔,还有很多话没有来得及说。

    但是张林生却劝他,万事不可强求,你佟姑姑也有自己的坚持。

    就这样,张林生和他们一起回了林场,自己的家住不了了,他只能住到林场那里。

    又在林场休息了一天,周天和黑鹰终于开着车回了县城。

    县城里,白果儿三个女人玩了一天就腻了,这里本就不大,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呆在宾馆里只能看着电视打发时间。

    后来,还是黑一跑去前台借了一副麻将,才算把几个女人的兴趣从郁闷中给拉了回来。

    周天和黑鹰回到宾馆的时候,一推门,就看到三个女人不顾形象的和黑五正在打麻将。

    而黑五脸上被贴了很多纸条,看着周天和黑鹰的眼神要多幽怨有多幽怨。

    “呦!黑五,你这搞什么行为艺术哪?”黑鹰一看黑五的样子就乐了。

    见周天回来了,麻将也不打了,三个女人立刻上来嘘寒问暖的。

    黑鹰赶紧把黑一和黑五拉出去回了自己的房间。

    周天被几个女人围着都来不及插话,就干脆笑着听她们说话。

    “你去哪里?”白果儿问道。

    “是啊!你一走就是好几天,这里也没啥好玩的,都闷死了!”宋小蕾说道。

    “老实交代,都见了谁了?”廖亦菲问的问题最尖锐,立刻把另外两个女人的话题引导了过来。

    “对啊!你去见谁了?”

    “对啊!还不带我们!”

    “我错了,我错了!能不能让我先洗个澡换个衣服啊?”周天举起双手投降。

    “咦?你身上什么味道?”廖亦菲嫌弃的捏着鼻子离开周天远远的。

    “天哪!好难闻!”白果儿也跑到了廖亦菲旁边。

    只剩下宋小蕾一个还在周天身边,她扭头看向两个好姐妹,又转回头仔细的在周天身上闻了闻,“就是没洗澡的味道,还好,还好,没有其他女人的味道!”

    说完,好像是松了口气似的,也跑到了一边。

    转眼身边就空了,周天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然后眼珠一转,拿上自己的衣服进浴室,“等会儿晚上吃过饭,我带了好东西给你们!”

    “什么东西?”等周天进去洗澡后,廖亦菲忍不住狐疑的问道。

    “看看就知道了!”白果儿拿过周天的背包打开了拉链。

    “这都是什么啊?”宋小蕾看着白果儿一样一样的往外拿东西。

    “肉干……蘑菇……木耳,这是什么?”白果儿忽然拿着一袋毛茸茸的东西问道。

    廖亦菲拿过来仔细看了看,“好像是猴头菇!”

    “猴头菇?”宋小蕾凑过来,“我吃过的都是切成块的,原来长这样啊,整个的有这么大个儿啊!”

    几个女人在周天的背包里也没发现什么让他们值得惊喜的东西,就都猜测起周天到底还有什么没有给他们看。

    “会不会在他身上,带进浴室里去了?”白果儿望向浴室。

    浴室里,浴帘后面,周天正在痛快的洗着澡,洗手台上放着换下来的衣服,衣服上面,一个蓝布包静静的躺在那里。

    他决定,这边该办的事情也办了,一路游山玩水的也差不多了,最让他满意的就是救了小老虎一家后,得到的那颗果子,让他的本源诀又上了一层。

    只是可惜了,果子只有一个,小无铭的事情,还是要在另想办法了。

    晚上,周天用一个以前就用的套路,说是有好东西给她们看,把三个女人成功的留了下来。

    搞得第二天黑鹰他们几个都一直用很羡慕的目光看着他。

    “老板,你就是我偶像!”黑鹰暗搓搓的的跟周天说道。

    “你也可以!”周天笑而不语了,这种事情真的光是羡慕不行的,还要有一个好体力。

    黑鹰笑着摇头,“我试过,没有你厉害!”

    “看不出来啊?”周天笑着看着黑鹰,旁边的黑一听到了。

    “嗯嗯!”他清了清喉咙,“有些事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然后,掏出了墨镜戴上了。

    黑鹰被他说得一囧,周天却忍不住笑喷了,扶着黑五笑的都弯了腰了。

    黑五也只是笑呵呵的听着,“你们都好厉害!我还小,不过,论体力,你们都老了!”

    “哈哈……”这下,连黑一都忍不住了,万年冰山脸,顿时笑的都皱到了一起。

    只有黑鹰一个人有点郁闷,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

    “走了!”黑鹰干脆先上了车。

    几个女人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白果儿就问道:“说什么呢?把你们笑成这样?”

    周天努力忍着笑,“没笑什么,赶紧上车,我们回家了!”

    三个女人莫名其妙的上了车,开出去一段后,终于忍不住了,就再次问周天,他们刚刚笑什么。

    好不容易把这件事情忘了,现在又被提起,周天开着车都笑的浑身乱颤,就一边笑着一边给他们学了一遍。

    最后,还不忘炫耀一下自己,“还是你们老公我厉害,这事情只有你们最有发言权,男人自己说了,都是吹牛!”

    顿时,三个女人的脸都红了,一起对着周天“呸”了一声,默契的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一路高速,从东北最北端的小县城一直开回京都,路上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一行七人总算到了家。

    把人放下后,周天就立刻去了刘顺那里,亲手把那个招魂铃交给了刘顺。

    “这是佟姑姑让我一定要带给您的,说是只有放在您这里她才放心,这个世界上,她只信任您一个人!”周天说道,把蓝布包交给了刘顺,其实周天也猜到了,电话里,佟瑶肯定会把这个告诉刘顺的。

    刘顺看着那个蓝布包,半天不语,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才缓缓打开。

    青铜铃铛静静的摆在桌面上,上面似乎有佟瑶对他说不完的话,刘顺沉默不语,周天识趣的出了房间,让刘顺一个人呆着。

    和前面刘家大爷几人说了会儿话,又看了看无铭,给他留了一些本源之力在体内,督促他勤加练习后,周天就离开了刘家。

    不知道为什么,周天并没有觉得开心,反而心里沉甸甸的。

    这一夜,刘顺几乎不曾合眼,只是盯着那个招魂铃看着。

    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把周天喊过去了。

    “昨天本来要说正事的,今天跟你说说,过些天,有一场民间文物展,几年前曾经举办过一次,给华国增添了不少稀世珍宝,这一次,规模比上一次还要大,及全国选上来的各种珍品参加展览,我们刘家作为世家被邀请作为民间代表参加,顺带着带你和你师兄也看看,民间的珍宝真的很多!”刘顺说道。

    “好!”周天答应道,“师傅,既然是代表,那您是不是也要拿出什么参加展览啊?”

    “那是当然了,刘家不说别的,古董这一块儿还是有很多能够拿得出手的!”刘顺笑了下说道,“你等着,我拿给你先让你开开眼!”

    说完,刘顺去了里间,拿出来一个盒子放到了桌子上。

    “这一件,是迄今为止保存最完好的一件元青花了!”

    “哦?”周天顿时来了兴趣,打开盒子仔细往里面看去。

    青花瓷,又名“白地青花瓷”,源于唐宋,盛于元明,人们常把青花瓷比作舞台上的青衣,素雅高洁,清丽婉转,像极了中国的水墨画。

    而元青花之所以价值连城,珍贵异常,要从原料来源、艺术交织和存世情况三个方面来说明了。(大家可以自行百度,这里就不赘述了)

    众所周知,元青花存世极少,大多数瓷器上都绘有大花大叶或是动物图案,尤其是具有故事性的人物图案更为珍贵。

    刘顺拿来的这件元青花,是一件高不过三十厘米,直径却有三十多厘米的瓷罐,素底宽圈足,直口短颈,唇口稍厚,溜肩圆腹,肩以下渐广,至腹部下渐收,至底微撇。

    主体纹饰“鬼谷子下山图”,描述了孙膑的师傅鬼谷子在齐国时节苏代的再三请求下,答应下山搭救被燕国陷阵的齐国名将孙膑和独孤陈的故事。

    满眼的光晕,几乎让周天有些头晕,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道:“师傅,这个,这个,不是几年前在Y国一个拍卖会上拍了一千多万英镑吗?怎么,怎么会在你这里?”

    “呵呵……”刘顺笑了,“你说呢?”

    “难道是您拍下来了?”周天疑惑的问道。

    “不是!”刘顺摇摇头,“这个是刘家世代保留下来的!”

    “那……”周天愣了一会儿,心想不会是有两个一样的元青花吧,但是他紧接着又摇头否定了,都知道元青花因为烧制方法和原料的问题,不可能烧出两个完全相同的东西,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这么说,难道,拍卖会上那件是赝品?”周天几乎是失声惊呼了。

    刘顺点点头,“没错!只不过,对于元青花的鉴别,很多都是通过肉眼观察来辨别的,因为它独树一帜的原料和花纹,所以,那一件赝品,做的的确可以以假乱真!”

    “我的天哪!”周天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继续低头看着眼前这个真家伙。

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了无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无忧并收藏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