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北方和南方办丧事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李家是北方人,但是他们是躲在这里的,所以,丧事也就摆了两天,第三天就下葬了。

    但是,他们却按照当地人的习惯,守夜还是要守过七天。

    就在头七当天夜里,李家所有人都聚在还没撤下去的灵堂里,他们准备了很多纸扎,就等着午夜一到,完成一些老规矩的事情后,丧事就算办完了。

    李万轩依旧跪在最前面烧了第一把纸钱,之后,依次从二爷开始,每个人都上来叩头烧纸,一直到最后一个人。

    然后大家就坐在这里闲聊,或是喝茶,等着午夜来到。

    其实,这个规矩要说起来,可能已经被很多人都遗忘了。

    在北方,尤其是大家族里,再办丧事过头七的时候,都有这样一个规矩。

    那就是,等到午夜的时候,由家里面几个和死者生前关系亲密的后辈们,拿着一双筷子往墙上放,谁的筷子最后贴在墙上不掉下来,就说明,死者回来了,和他最重视的一个后辈打招呼呢!

    以后,这个后辈就会得到大家的重视,死者生前的福报都会落在这个后辈身上。

    如果没有筷子贴在墙上,就说,老爷子走的安心,去的无牵无挂,更是喜事。

    所以,今天准备走这个老规矩立筷子的人里,只有主家这些人,从李万轩大伯开始,所有主枝的人都要做这个。

    这个事情不管是真是假,规矩就是这么传下来的。

    做完这件事后,就是把所有的纸扎都要烧掉,丧事就结束了。

    夜里十一点多,很多人都扛不住了,一个个困得不行,年纪小一点的,都靠在大人身上睡着了。

    李万轩看了看这些人,又看向小妖和奎子,小妖轻轻的点了下头,不引人注意的离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小雨,竹屋里显得格外的潮湿闷热。

    从门窗里飘进来的风,吹得里面的纸扎呼呼作响,有被吵醒的小孩子好像被吓到了,忽然就哭了起来。

    大人赶紧去哄,竹屋里的人也都被外面的雨声和孩子的哭声吵得精神了不少。

    “轩子,时间要到了!”李万轩二爷爷走到李万轩面前说道,“你爷爷最遗憾的就是临死没能见你一面,等会儿,你就站在第一个!”

    “知道了,二爷爷!”李万轩点头说道,“本来还想着带回来的好消息,能让爷爷好起来呢,没想到竟然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轩子不孝!”

    “好孩子!”李万轩二爷爷欣慰的拍了拍他的手,“难为你了!你不如现在就把好消息告诉你爷爷吧!他会高兴的!”

    说完,他转身想走出去几步,给李万轩留个独自和李家大爷说话的空档,虽然是对着一个黑白遗像。

    不料,李万轩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低声说道:“二爷爷,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既然爷爷不在了,轩子只能告诉二爷爷了!”

    李万轩二爷爷眼里露出诧异,但很快就变得温和了起来,点点头道:“有心了!”

    “可是,这件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太多,二爷爷,等会儿结束了,您回屋里先别睡,我去找您!”李万轩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李家二爷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没说话,离开了。

    很快,午夜到了,李家二爷开始让大家准备,人手一双木筷子,李万轩站在第一个,把手里的筷子按在墙上。

    忽然,一阵风吹来,就听二爷说,“放手!”

    所有人都把手松开了,就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好多人的筷子都掉在了地上,而诡异的是,这一次,李万轩的筷子真的凭空贴在了墙上,还不是他一个人,他大伯的筷子竟然也没掉下来。

    “爸来了!”李万轩大伯有些激动的说了一句,紧紧盯着墙上那双筷子。

    “好了!你们两个去给老爷子送个行!”李家二爷也有点奇怪。

    这种事情以前经历过不少,还没有谁真的凭空能把筷子立在墙上,今天不仅有了,还是两个。

    事情太过诡异,让人忍不住不寒而栗。

    有年轻的人,本就带着一些不屑这些迷信规矩的跟着做,但是,当他看到眼前诡异的一幕的时候,就被吓到了,来回看着周围,不停的双手作揖,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李万轩和他大伯两人,走到李家老爷子遗像前,先是跪下磕了三个头,嘴里叨叨咕咕的,之后就拿着后面家人递过来的纸扎扔进了面前的火盆里。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人也就都该回各自住的地方。

    临走的时候,李万轩看了他二爷爷一眼。

    李家二爷回了后面自己住的竹屋后,想着李万轩说的话,把人都打发到另外一个屋子睡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李万轩还没有过来。

    李家二爷等的困意上涌,有些坚持不住了,就靠在床上眯着睡着了。

    等他睡着后,竹屋的窗子外面,等待了好一会儿的奎子才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身后跟着小妖。

    小妖嘴角一翘,手里拿了一块不大的毛巾,走到李家二爷跟前,往他脸上一蒙,李家二爷的头歪到了一边。

    小妖退后一步,奎子把李家二爷从床上弄到背上,背着他就离开了,小妖四下打量了一下,见没有什么异状,跟在奎子身后也离开了。

    竹屋恢复了安静,只有桌上一盏灯微微的亮着。

    第二天一大早,李家这些人还没起来,就听见外面有人吵嚷,李万轩走出自己的屋子,就看到二爷爷家那边的人在跟人说着什么。

    “出了什么事了?”他走过去问道。

    “少爷!二爷不见了!”那人是跟着李家二爷时间最长的一个,已经四十多岁了,平时在李家也是管理内院的管家。

    “什么不见了?说清楚!”李万轩急了。

    “昨晚上回去后,二爷就睡了,可是今天早上我去叫他,屋子里没人,就以为出来了,结果,我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管家说道,满脸的焦急,“这大爷刚走,二爷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

    “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出去找人去!”李万轩对围着的人吼道。

    那些人赶紧一哄而散,出去找人去了。

    李万轩转回身,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回了自己的屋子。

    小妖正在扎头发,李万轩走过去,从镜子里看着她。

    “人没事吧?”他问道。

    “哼!”小妖没说话,只哼笑了一声,扎好了头发转过身,“然后呢?”

    “然后?”李万轩闻着小妖身上的味道,低低的说道,“当然是问出我爷爷死前和他究竟说了些什么?”

    “知道了!”小妖道,和李万轩擦着边走了出去。

    李万轩看着小妖的背影,眼神冷了下来。

    郊外,一个面积很大的芭蕉园里,有一个破旧的竹屋,李家二爷被人绑在一把椅子上,眼睛上蒙着一块布。

    慢慢的,他醒了过来,微微动了好一会儿,来回晃了晃头,才发现自己被蒙眼绑在椅子上。

    他忍不住开始挣扎,半晌后才放弃。

    微微的喘着气,细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有人吗?”他喊道,可是声音沙哑无力,“有人吗?”没有人回答,李家二爷喘了口气,继续挣扎,可是绳子捆的太结实了,双脚还被绑在凳子腿儿上。

    忽然,一声嗤笑传来,立刻让李家二爷来了精神。

    “谁在那儿?”他问道,然后侧过头仔细的听着,还是没有人说话。

    “谁在那儿?”他提高了音量。

    又过了好一会儿,李家二爷忽然就感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脖子上一凉,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谁?”李家二爷壮着胆问道,突如其来的危机感从头落到脚下。

    “嘘嘘!”有人在他耳边说道,“冷静!”

    李家二爷不敢说话了,蒙着眼睛,其他感官就被放大了。

    他感觉脖子上的刀,冷飕飕的在他裸露的皮肤上来回划着,双腿都开始不自主的抖了起来。

    “你想要什么?”他又问道。

    “我想要什么呢?”那人压低着嗓音反问道,又有些像自言自语。

    “你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李家二爷忽然变得无比恐惧,这个声音听起来好熟悉,可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我想知道,那个老不死的死前跟你究竟说了什么?”那人慢慢的说道。

    “你……”李家二爷忽然意识到,他大哥死前跟他说的话,有人听到了,只不过没有听全,要不然也不会有人费劲把他弄成这样。

    看来,这里已经不在他自己住的地方了。

    “死人能说什么?”李家二爷存着一丝侥幸,只要他不说,这人就不能把他怎么样。

    “说什么?说说,李家那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你怎么知道的?”李家二爷惊悚的问道,身体已经颤抖的越加厉害。

    “我怎么知道?”那人似乎很喜欢重复李家二爷的话,“我当然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唯一一个!”他忽然贴近了李家二爷的耳朵,“唯一一个,就是他死的时候跟你说的话!”

    “他……什么都没说!”李家二爷打定主意,大哥临死之前千叮咛万嘱咐,他说的话就连李万轩都不能告诉,除非他最后带着李家人找到那本书和那个地方,否则,就让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带进棺材。

    “哦!什么都没说啊!”那人笑了一声,离开了李家二爷。

    外面再一次陷入了安静,李家二爷来回晃了晃,耳朵交替的听着,可是没有一点声音。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似乎把这里的一切都和外面隔绝开了。

    “你在哪儿?”李家二爷很怕这种看不见的情况,外面的雨越大,越显得屋子里安静的可怕。

    “啊!”一声惨叫从竹屋里传了出来,融进了雨里,很快就消失不见。

    李家二爷左手一根手指齐根而断,切口处,鲜血像水龙头没拧紧一样,稀溜溜的流淌下来,在地上汇集成一小摊。

    “我们从头再来!”那个魔鬼一样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语气温和,却没有丝毫温度,“那个老不死的临死前,跟你说了什么?”

    李家二爷被断指疼的几乎昏厥过去,他的头发昏,瞬间失去了身上所有的力气。

    “他说……他说……”

    “他说了什么?”那个声音继续问道,语气依旧。

    “他说,那个秘密……只有我侄孙一个人知道……你们想要知道……就去,就去找他问……”李家二爷虚弱的说道。

    身边的人忽然就离开了,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竹屋里,只留着一个被捆在椅子上的老人,手指的鲜血还在不停的流着,而旁边,再没有其他人。

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了无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无忧并收藏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