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过了好一会儿,佟瑶终于远远的看到了张林生几个人的背影,她赶紧喊道:“救命啊!”

    几个人听到喊声,都停下了脚步,看见佟瑶哭着跑回来赶紧迎过去。

    “佟瑶?你怎么了?文书呢?”张林生紧张的问道。

    “林生哥!哇……”佟瑶只叫了一声就开始哭起来。

    “佟瑶!出了什么事了?麻溜儿说,急死人了!文书呢?”王大哥一见佟瑶的样子就知道出事了。

    “你们刚走,他就要背我,我说……我说拿个棍子我自己能走……可是,可是他……”佟瑶一边哭一边说着。

    “你快说啊!急死人了!他怎么了?”刘顺问道。

    “他就说要跟我处对象……还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就骂了他……然后他就生气了……扔下我一个人……我害怕死了……就拼命地跑……哇!林生哥!吓死我了……”佟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王大哥气坏了,“这个混蛋!走!先回去,我一定要把这事汇报上去!”

    趁着王大哥不注意,佟瑶一边哭着,一边给刘顺三人使了个眼色。

    “没事,别怕!有我们在,还有王大哥,回去一定要告诉领导去!他也太坏了!”张林生气愤的说道。

    “对!一定要告诉领导去!不能仗着他是文书,就对佟瑶……那啥吧!这件事情要是不处理好了,等我回京都去告他一状去!”刘顺也气愤的说道。

    “正好!我也要看怎么处理他!”陶三更加义愤填膺,“要不是我觉悟高,真的恨不得揍他一顿!”

    几个人一边骂着,一边回到了林场。

    一进木屋,佟瑶就扑到王姨怀里大哭起来。

    众人一见,都关心的过来询问出了什么事情。

    刘顺和张林生还有陶三都气的扭过脸去,坐到佟瑶旁边去哄人。

    “小王!你来说说,怎么好好的,咋搞成这样儿了?不是说你和文书带着他们去打猎去了吗?”那个戴眼镜的领导模样的中年人走过来问道。

    王大哥把狍子交给后厨的人后,先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了,才一抹嘴气哼哼的把事情说了。

    别人如果说这话,恐怕还要寻思寻思可信性,但是王大哥这个人那都是林场这些老职工们看着长大的。

    他父亲因公牺牲后,他就顶了他父亲的职位在林场工作,为人憨厚老实,从来不会说谎,所以,他说的话,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

    “他怎么能这样?”佟瑶爸爸一听就火了,“去年的事情要不是领导劝着,我早一枪崩了他了,这回太过分了!谁都别拉着我!”说着,佟瑶爸爸就把墙上的一把猎枪拿了下来。

    张林生爸爸一把把人抱住,旁边又上来好几个人一起拦着他。

    “老佟!冷静点!”张林生爸爸劝道。

    “谁都别劝!想想,你们可都是看着佟瑶长大的,怎么就看的下去被那个畜生欺负?”佟瑶爸爸都红眼了。

    佟瑶有些心虚的看向张林生几人,三人赶紧对她微微摇头。

    “丫头,你告诉我,那个混蛋呢?”有人过来问佟瑶,脸上一样带着愤怒。

    “我不知道,他把我扔下就跑了!”佟瑶趴在她妈妈怀里低声说道,“我当时害怕死了,只顾着往回跑,没看到他。”

    佟瑶爸爸手上的猎枪被夺下来后,又被众人按到了凳子上,又说了好一会儿话,那个领导又发话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等文书回来再说,毕竟是一面之词……”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林生父亲给打断了。

    “场长,一面之词?难道这几个孩子都说谎?小王也说谎?”张林生父亲义正言辞的问道,“如果这件事情不给丫头一个交代,还要包庇的话,就别怪我越级向上面反应了!”

    “你爸爸很牛啊!”刘顺偷偷跟张林生说道。

    “我爸是副场长!”张林生悄悄说道,“只不过那个场长有来头,在这里一直都是他还说了算。”

    “哦!”刘顺和陶三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还不见文书回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在座的人不免有些担心。

    “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出啥事了吧?”有人嘀咕道。

    “林子里有陷阱,还有兽夹,别不是……”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回来说清楚好,这一直不回来,是不是心虚?”

    “好了!”场长终于发话了,“干等着也不是事儿,分出去几个人去找找吧!”

    不管怎么说,人命还是大事,还是先把人找回来再说才是正确的。

    那个时候的人,都非常正直善良,没有人因为文书做了什么而不去管他,还是带着一丝担忧,出去七八个人找人去了。

    王大哥肯定也要跟着去的,毕竟之前怎么走的他最清楚。

    剩下的人又好好哄了佟瑶一会儿,几个年纪大的女的,都不禁叹气。

    “那个孩子瞅着好好的,咋就不干人事儿呢?”

    “谁说不是呢?”

    “这么大了都没对象,说不定有啥毛病!”

    “瞅着也不像啊?”

    “这还能瞅出来?”

    “挺好的文书,咋就放到咱们这嘎达来呢?说不定……”

    几个人越说声音越低,最后几乎几个脑袋都碰到一块儿去了。

    “哼!还跟我说,让我帮他打听京都大学进修的事情,我看,他就是想往上爬!我说怎么那么热情,跟他也不熟,原来他这么坏啊!我还当跟叔叔阿姨们一样对我们好呢!”刘顺有些义愤填膺的说道。

    “他的心眼儿太坏了!像我们这么单纯的,最容易上当受骗,怪不得出来前,我爸千叮咛万嘱咐的让咱们别上当受骗!没想到,这么淳朴的地方,竟然有这样的败类!”陶三火上浇油的说道。

    张林生刚想说什么,佟瑶爸爸忽然眼睛就扫了过来,那个眼神让刘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太犀利了,怎么看着跟自己老子似的。

    一眼看穿,一眼看透,什么猫猫狗狗的心思,就一眼,全给抖搂出来了。

    刘顺跟他眯眼笑了下,把头扭到了一边。

    佟瑶爸爸看着长相高大威猛,眼睛一瞪挺吓人的,但是刘顺转过头去了,没看到他眼底带着一丝笑。

    到了快半夜了,那些出去的人才回来,七手八脚的把找到的文书放在了椅子上靠着。

    “怎么回事?”场长赶紧走过去。

    文书的样子很狼狈,浑身是泥,脸上都是黑一块白一块的,冻得浑身发抖,虚弱的在那里话都说不出来。

    “快点!姜汤!”场长对着后面喊了一嗓子,有人赶紧进厨房去了。

    所有人都端着姜汤喝着,张林生爸爸说道:“在一个陷阱里找到的!”

    等到所有人都缓过一口气来,场长开始询问之前的事情。

    前面说的基本上和佟瑶说的一致,只是最后,却出现了分歧。

    “你说,你是给她找棍子不小心掉下去的?”场长问道。

    文书点点头,指着佟瑶说道:“不信,你问她,她说回来喊人的!”

    佟瑶愣了一下,眼眶就红了,摇着头说道:“不是这样的,他自己跑的!”

    “我来问你!”刘顺站了起来,“是不是你要我们先走的?”文书点点头。

    “是不是你说你要背佟瑶回来的?”

    文书又点点头。

    “是不是佟瑶几次说不让你背的?”

    文书还是点点头。

    “她让你找棍子,你推了好几次,你还要背她?”

    问题越来越清晰,每次文书点头,其他人脸色就冷一分。

    “最后,佟瑶坚持让你去找棍子的?”

    文书再一次点头。

    “你说你去找棍子,然后把她一个人丢下了?”

    文书先是点头,然后一愣又摇头,“不是!”

    到底是不是,文书解释不清了,因为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已经带上了鄙夷。

    “我去找棍子,掉下陷阱,然后她说回来叫人救我,我没有丢下她……”

    “妈……”佟瑶带着颤音又哭了起来。

    王姨搂着她,“闺女,不怕!”说完,她带着恨意看向文书。

    “先不说谁对谁错,本来今天是我家老佟要带孩子们去打猎的,为什么你私自带着他们去,都不跟我们大家伙儿说一声?”王姨质问道。

    所有人又都看向文书。

    文书现在真的很想解释,他就是显示一下热情,巴结一下从京都来的两个人,可是,看着那些不信任的面孔,一时间让他有口难言。

    “你们,你们要相信我!”文书着急的说道,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话,“我说的是实话,我……”

    佟瑶爸爸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把他半拎起来,“如果不是大家给你说情,我今天就一枪崩了你!”

    “你,你,你粗鲁!”文书的脸一下子白了,“你自己的问题还没说清楚,你敢?”

    他的话音一落,佟瑶爸爸嘴角露出诡异的一笑,把手松开了,还帮文书抹了抹被他抓皱的衣服,看了眼场长,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哦……”陶三忽然拉长了音,恍然大悟的样子。

    “哦……”刘顺和张林生也做了同样的表情。

    每个人看着文书都面露了然的神情。

    场长的脸异常难看,从到这里工作开始,也就这个文书一直为他所用,而且非常好用,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他说东,文书就不往西。

    平常人看来,文书就是他的狗腿子,而他自认,文书是自己的心腹。

    但是,现在,文书说出这话来,明显就是因为佟瑶爸爸之前的事情还没完,他就敢对人家闺女动手了。

    这件事情性质就很恶劣了,就算他想像去年那样帮他说话都难了。

    “场长,你要相信我!我可是什么都听你的!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的,今天你一定要帮我说句话!”文书慌不择路的寻找靠山的支持。

    “哦……”这一回,张林生和刘顺陶三三人一口同声的做恍然大悟状。

    所有人看向文书的目光,转向了场长,眼神里带上了不信任和怀疑。

    “你瞎说什么?什么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难道是我让你去带他们打猎的,难道是我让你对佟瑶做出那种事情来的?”场长气急败坏的训斥道。

    “场长!”文书什么都顾不得了,要是真的被上级认定耍流氓,搞不好就要蹲大狱了,“你不能落井下石啊!不是你说让我盯着他们的吗?我每次都跟你汇报的,你不能翻脸不认人啊!”

    “你……”场长顿时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威胁,“你给我闭嘴!”

    “场长!你不能不管我!”文书几乎都要哭了。

    “先把他关到自己的屋子里,马上跟上面汇报,至于怎么处理……”场长狠狠的看了文书一眼,“听上面决定!”

百度搜索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了无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无忧并收藏超品赘婿(周天白果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