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覆雨翻云 天涯 覆雨翻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韩柏在与锺仲游和解符两大凶人动手前,心情本是非常轻松,岂知给这两人缠上后,差点要叫救命。

    早先宫内一战,他乘锺仲游一着之差,把他击伤败退,故不无轻敌之意,又以为他仍是内伤未愈,所以不大把他放在心上。但甫一交手,这年适百岁的魔门高手,立即显示出深不可测的攻击力量,而且一点受伤的形迹也没有。只看他能这么快复元,便可知他的魔功深厚至何等惊人的境界。

    至于被忘情师太在背上打了一掌的解符,亦不知运用了什么魔门秘法,强把伤势压下去,与锺仲游配合得天衣无缝,逐渐把战圈收紧,务要置他韩柏于死地。

    此时锺仲游化掌为爪,爪化为拳,拳化作指,速变三次,点在刀锋之上,一股如山洪暴发的狂劲,沿刀涌至。

    韩柏虎躯剧震,往后疾退。

    他本欲把对方内劲吸纳,再以之对付解符。那知这邪佛动气里带着一丝奇寒无比的杀伤之气,若硬将之吸纳。若如抓上一团藏有利针的绵团,必伤无疑。骇然下运起捱打奇功,以正反内气将之化解。但原本占着的主动之势,也因而土崩瓦解。

    罢被他劈退的解符见机不可失,脚步迅移,行云流水般绕往他身后,冷喝一声,手上软剑化作重重寒芒剑影,暴雨般往韩柏去,就像韩柏把空门尽露的背脊自动往他送来。

    锺仲游施尽浑身解数。硬与韩柏拚了一记,破了他天马行空般的刀法,心中大喜,小退两步,又如影附形般欺身而上,趁着对手忙于化解他魔功的一丝空隙,配合着解符的攻势。

    前后夹击韩柏。

    “叮!”的一声响彻官道。

    秦梦瑶的飞翼剑与自芳华的长簪短兵交接。

    林路上一时杀气满漫。

    操舟者是范豹和他的手下,随行的除颜烟加外,还有另一“贵客”,就是以毒计分别害死上官飞和纪惜惜的天命教军师单秋白。

    江风吹来,拂动了这色艺双绝的名妓鬓边的秀发,自由写意,增添了她几分平时难得一见娇野活泼的韵味。

    浪翻云两手负后,神色平静地看着反映着天上月照的滚滚奔流。

    怜秀秀微移娇躯,香肩轻轻挨贴着这天下无双的绝代剑手,蹙眉道:“京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为何竟传出隆隆炮响?”浪翻云淡淡道:“朱元璋死了!”怜秀秀芳躯剧震,愕然望向这使她情迷心醉的轩昂男子。眼中射出恐惧的神色。没有了朱元璋,天下岂非要重陷群雄割据的乱局?

    浪翻云长长吁出一口气,叹道:“鬼王的相法真厉害,看穿朱元璋过不了这三天大喜之期。造化弄人,帝皇将相,贵患不肖,谁也不能身免。”怜秀秀皱眉道:“翻云怎知皇上驾崩了?”浪翻云淡然道:“朱元璋老谋深算,精擅争战之道,若他还健在,乱党那是他对手,怕连顽抗的力量都没有呢。而他更不用出动火炮,徒闹得满城风雨。故此炮声一响.等若起了他的丧钟,天下势将有几年乱局。”怜秀秀移入他怀里.拉着他的手环箍着她纤腰,颤声道:“翻云不担心梦瑶小姐和她的朋友吗?”浪翻云嗅着她动人的发香,浅叹道:“我现在愈来愈相信一饮一啄,均有前定,担心也只是白担心。何况他们若有差池,我心会生出感应。秀秀还是专心享受眼前此刻的长江美景吧!”怜秀秀受他感染,抛开心事,据首后仰,靠到他宽敞的肩膊上,俏目亮闪地看着他道:“秀秀这样算否和情郎私奔呢?”浪翻云哑然失笑,颇生感触。

    先后两次挟美离京.处境都是那末相似,这不是命运是什么?惜惜惨遭毒手,他再不会让同样的事发生在怜秀秀身上。

    怜秀秀玲珑剔透,见他沉吟深思,也闭上美目,静心享受与这唯一能跟庞斑抗衡的剑手那醉人的温存。

    忽闻浪翻云叹道:“黑榜十大高手,现在只剩下浪某和范良极,谁想得到半年之间,竟会生出这么天翻地覆的变化呢?”紫禁城。

    朱元璋的御书房内,今趟据龙桌而坐的是换上了龙袍的允。

    抱夫人侧坐一旁,黄子澄和齐泰两人则肃立桌前,向允报告最新的发展。

    允虽有点劳累,神情却亢奋之极。

    他终于登上了天下至首的宝座,只要待朱元璋的“假大殓”丧礼完成后,便可正式成为大明的君主。

    黄子澄此时道:“燕王只得区区山东水师护航,行踪又在我们掌握中,除非他能胁生双翼,否则休想飞回老巢去。”抱夫人柔声道:“黄卿家万勿轻敌,燕王能被老头子看得起,必非易与之辈,旗下的僧道衍更是智计不凡,与怒蛟帮的翟雨时,并称为廷内廷外两大军师,不可小觑。”齐泰从容一笑道:“纵使他们有宝过周瑜孔明的才智,亦将回天乏力,现在天下已落在少主掌握之内,朱棣以区区一省之力,凭什么来和皇上对抗。至于怒蛟帮则既失基地,又是元气大伤,更不足虑。”允欣然道:“如此朕应否立即发动大军,一举把燕逆的势力铲除呢?”黄子澄干咳一声,道:“此事欲速不达,现在至关紧要的事,就是先巩固朝中势力,把所有同情燕逆又手握实权的朝臣大将除去,待天下归心时,才将其它藩王连根拔起,方是上策。”抱夫人皱眉道:“这岂非予跟燕逆勾结的藩王有喘息之机吗?”齐泰接入道:“太后明鉴,黄修撰之言不无道理,燕王或不足处,最令人头痛的就是虚若无那老贼,若他养好伤势,复出与我们作对,绝不容易应付,故必须趁此天赐良机,把一向与他关系亲密的权臣大将罢免铲除,代之以我方信任的人,否则始终是祸乱之源。”

    允点头道:“两位卿家均言之成理。”转向恭夫人道:“母后啊:只要终能击杀燕逆,馀子还何足惧呢?”抱夫人感到这宝贝儿子像在一夜间长大了,点头表示同意后,转向齐黄两人道:“无论燕逆能否逃回顺天,怒姣帮终是心腹大患,只看他们大破黄河帮,可知在水上他们仍是没有敌手。若给他们夺回怒蛟岛,声势重振,又少了魔师宫这对手的牵制,那时乱臣贼子,谁不依附,所以当务之急,实乃力保怒蛟岛的不失,再使铲除掉他们深植在洞庭和长江的势力。

    只要皇令能在长江通行,其它藩王纵想作反,也是无爪无牙,恶不出样子来。”齐泰奋然道:.“这事就交由臣下去办,只要臣下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怒蛟帮得逞。”抱夫人微笑道:“怒蛟帮日下虽高手如云,幸好势易时移,只要我们依照原定计划请出一些潜隐的高手,再配合我们强大的实力,怒蛟帮也馀日无多了。”向爱儿笑道:“皇见还不下令,委任齐卿家作讨贼的大元帅?”允闻言欣然下旨。

    齐黄两人扑伏龙桌之前,慨然受命。

    就在这一刻,整个争霸天下的重心,忽然转移到这个小小的怒蛟岛去。

    白芳华的发簪眼看要刺中秦梦瑶,忽然间对手以一个曼炒无边的娇姿美态,飘退数尺,飞翼剑跳弹而起,以令人慢得不耐烦的速度横劈过来,偏又洽到好处地扫在簪身上。

    白芳华奋满簪内的真气像泥牛入海,消失得了无痕迹,一点劲都用不上来,骇然疾追。

    左边的不老神仙,右边的妩媚、迷情二女,见状分由两侧抢上,一把拂麈、两支洞箫,狂风暴两般向这绝代女剑侠攻去。

    秦梦瑶嘴角逸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行云流水般往白芳华击去,同时剑光大盛,惊人的先天剑气嗤嗤作响,不老神仙还好一点,姬媚二女箫刀未触,早给她迫迫开去。

    白芳华才退了五步,飞翼剑又攻至眼前,连不老神仙也难以阻延秦梦瑶半刻。

    另一边传来“当!”的一声。

    韩柏哈哈大笑。倏地横移,反手一刀劈出,正中后方解符的软剑,便把对手震退两步。

    同时嘲笑道:“这么夜了,还不回家睡觉,不怕撞上给你害死的冤魂猛鬼吗?”解符两眼射出狠毒神色,冷哼道:“死到临头,还要嘴刁!”鬼魅般闪往韩柏另一侧,左袖轻扬,一蓬专破气功,细如牛毛似的金针,骤雨般往他下盘去,阴损无伦。

    “邪佛”锺仲游此时赶了上来,不知如何两手同翻,多了一长一短两技铁笔出来。长的有三尺,短的长度刚好是长笔的一半,使人一瞧就知是专走凶奇险辣的路子。

    即便对着了尽禅主,这魔门上一代硕果仅存的大凶人,仍没有出动这封家伙,可见他是如何深藏不露,亦知他对韩柏恼恨之深,决意不惜一切置其于死地。

    韩柏忽感笔劲迫来,吓了一跳。

    锺仲游倏忽间扑至身前,双笔短的迳取咽喉,长的横扫腰腹,刚柔兼备,笔未至,真劲透笔尖而出,凌厉之极。

    韩柏一声长啸,脑中涌起战神图录内的奇招异法,心与神守,左掌往下虚拍,震散了解符的歹毒暗器,鹰刀一挑,呛的一声,还开敌人横扫腰腹的lll0一笔,头往后仰,教对方短笔刺不着咽喉,同时飞起一脚,往锺仲游小肮猛踢过去,拿捏的时间都位,妙若天成.教人叹为观止。

    锺仲游哈哈一笑,攻向他咽喉的一笔中途变招,往回拉下,笔柄准确无误地猛撞在韩柏脚尖处。

    “蓬!”的一声爆响,两人同时剧震退后。

    锺仲游心中骇然,暗呼魔种厉害,竟能硬挡他着满了近百年功力的一击,更增杀死对方之心。

    韩柏亦是心中叫苦,他全仗捱打神功的奇妙化解方式,才挡得住对方数次全力狂声。而问题是对方因有解符助攻,故每次都能取得喘息之机,而自己则没有这种优势。

    解符的软剑又至,剑气森寒,罩射他左边太阳穴。

    在韩柏陷于苦战之局时,秦梦瑶向白芳华攻出了五剑,同时把不老神仙和妩媚两女硬挡在战圈之外。

    她晋入了剑心通明.一滴不漏的剑道至境,不但对身旁四名敌手洞察无遗,韩柏那边的交战情况,亦无法逃过她的慧心。

    白芳华魔功秘技的高强,大大出乎她意料之外,已青出于蓝,比单玉如还要高出半筹,而且韧力惊人。假若不用分神应付不老神仙和妩媚迷情二女,她有把握在十招之内把白方华收拾,但多了这三个人,她却休想豪无损伤地取白芳华之命。

    这还是不老神仙因早先一战功力损耗过剧,使不出平时的大半功夫,否则她能否必胜,仍在未知之数。

    她更晓得韩柏情势凶险,动辄有落败身亡之虞。

    锺仲游和解符都是年老成精,狡猾如狐的魔头,无论战术战略均老辣无比,根本不予韩柏任何机会和侥幸。

    清楚了敌我形势后,秦梦瑶已有定计。

    飞翼剑弹上半空,化作满天剑影,暴雨般同时往众敌去。

    白芳华成了被秦梦瑶针对的主攻对象,给他杀得左支右绌时,蓦地压力一轻,正欲还攻,只见飞翼剑尽在簪尖前比划,似攻非攻,教人看不破玄虚,空有绝技,却一招也使不出来,惟有往后追开,争取回气的时间。

    “当:当!”两声。妩媚迷情两女箫管不知给对方以何种手法点个正着,沛然莫测的剑劲透箫袭来,两女娇哼连声,便被迫开。

    忽然间,变成了不老神仙一人面对着秦梦瑶的飞翼剑。

    这晚节不保的白道钜子由参战至今,为保元气,一直没有用上全力,只以游击战法,牵制着秦梦瑶,此时心知不妙,便往横闪,意图移往白芳华之旁,免陷于孤军作战之局。

    秦梦瑶以绝世剑法,营造出此种有利形势,岂肯白白放过,悠然一笑,娇躯闪移,竟掠到白芳华与不老神仙之间,右手飞翼剑有若乳燕翔空,依循着玄妙无伦的轨迹,转向急扑而来的白芳华,另一手竖起一只看似嫣柔无比的玉指,往不老神仙点去。

    此刻妩媚迷情两人退至丈许开外,仍在运功化解秦梦瑶的先天剑劲,欲援无从。

    不老神仙见对方虽只一指戳来,但手法招式却精妙至无可复加的地步,不但遥制着自己所有逃路,更骇人的是对方这轻妙淡写的一指,竟能牢牢吸引着他的心神,使他宛若置身狂风骇浪,万顷凶涛之中,而偏在这狂暴的态势中,心灵涌起了至静至极的奇妙感应,这两种极端对立的感觉。骇得他心悸神飞,知道白己因功力大幅减退,心神被对方所制。

    不老神仙狂喝一声,勉力掣起拂尘,施出压箱底本领。拂尾猛扫敌指,只望白芳华能及时把对方牵制,他便有逃生之机。

    白芳华何等精明,一见秦梦瑶的攻势,知她把目标移往不老神仙身上,心中冷笑,暗忖无论你秦梦瑶如何厉害,也休想在分出一半功力对付自己的同时,能击杀不老神仙这种气脉悠长,功底深厚扎实无伦的宗师级高手。娇笑声中。银簪抖出朵朵簪花,往秦梦瑶印去,不但虚实难分,且气动嗤嗤,无孔不入地往对手袭去,务求把秦梦瑶牢宰制抓着。

    妩媚迷情两女终是功力深厚,迅息间回复过来,两管箫化作重重光影,铜墙铁壁般配合着往秦梦瑶直压而去。

    今次两女学精乖了,魔功尽展,互为补辅。以免再给秦梦瑶有逐一击破之机。

    那边厢的锺仲游和解符,一直留意着这边的战况,知道时机已至,只要能损伤韩柏,定可分这仙子的心神。

    由开战至今,战情虽凶险万分,其实两人均有所保留,只以车轮战法消耗韩柏的功力,使他难有喘息之机。

    现在既打定主意痛下杀手,立时全面发动攻势。

    首先锺仲游把魔功提至极限,真气泉涌,透笔尖而出,再次以长笔取上,短笔取下,疾攻韩柏面门和下阴,速度既不同,刚柔亦有异,功力之精纯深厚。确是惊人之至。

    解符手中软剑画出一道寒芒,人随剑走,便往韩柏撞去,极尽阴毒狠疾的能事,教人有莫之能御的感觉。

    韩柏表面虽被夹攻得气虚力怯,可是他的魔种乃魔门瑰宝,天性能克制任何魔门功法,更兼道功魔种大成,道魔二气循环不休,无有衰竭,损耗的只是气力,真气却是丰沛澎湃,在此压力骤增的时刻,仍能夷然无惧,一声长啸,竟往上跃起,手中鹰刀化出重重刀浪,往下方两人罩击而去。

    但亦是无可奈何。

    任他如何厉害,终难以同时应付这两大魔头的全力一击。

    换了是庞斑或浪翻云,亦惟以种种战略,避免此种不利的形势。

    锺解两人同时大喜,韩柏身在虚空,虽可暂时躲过被前后夹击之厄,但那能持久,分别使出拖吸之力,务要把他牢牢扯着,欲遁不能。

    鏖战至今,两方的战情均到了决定性的时刻。

    秦梦瑶的灵觉一直紧紧和爱郎连结在一起,对韩柏的心意洞悉无遗,淡边微笑中,飞翼剑羚羊挂角般点在白芳华簪尖之上,却没有发出兵刃交击的声音。

    白芳华见秦梦瑶竟蠢得来和自己在内劲上见其章,心中狂喜,全力催劲时,忽感不妙。

    只觉对方宝剑虚虚逢逢,自己簪内蕴旧的真劲有若石沉大海,无影无踪,赌得魂飞魄散,惊知中计。

    这亦难怪白芳华,那想得到秦梦瑶的道胎内暗藏魔种,根本不怕她的魔功,故能在出其不意下.不但化去她这雷霆万钧的一声,还顺手牵羊地把她的劲气借去,以之对付另一边的不老神仙。

    秦梦瑶这一着非常冒险,假设白芳华看破她的手法,有所防范,那她不但借功不成,还会身受其害。

    于此可见高手争锋,胜败实只差一线,谁犯错误,谁就要惨承苦果。

    秦梦瑶这时玉括点在不老神仙拂尘上,此曾享誉白道的至首人物,浑身剧震,横退开去。

    秦梦瑶轻轻一叹,飞翼剑迥飞而来。

    不老神仙正拚力化解秦梦瑶指尖袭来的真气时,倏地前后左右尽是如虹剑气,狂喝一声,把拂尘抖得笔直,脱手弹出,电射对手,同时两手挥出万千掌影,作最后挣扎。

    这时妩媚迷情刚好赶至,全力往秦梦瑶攻去。

    秦梦瑶剑气再盛,像给一朵仙云托着般疾升半空,驭剑而行,以一般人肉眼难辨的速度,身剑合一.化作一道虹芒。往韩柏的战圈投去。

    韩柏和锺仲游、解符三人已到了生死立判的时刻,三人显角均渗出了汗珠,对他们这种魔功深厚的人来说,这种异常之象,正显示三人均透支了真元。

    解符此时软剑由硬化软,软鞭般向正往下落来的韩柏抽去,岂知真气一滞,竟缓了一缓,骇然下知道内伤正处于发作边缘,都还敢逞强发劲,改攻为守,双膝屈下,软剑在头上化作护身剑网。

    韩柏早先刹那间于虚空处连挡两魔头迅雷急电的十多击,本是危如系卵,现在蓦地压力一轻,有若鸟脱困笼,狂喝一声,鹰刀全力往锺仲游破空而来的双笔劈去。

    锺仲游积近百年厅功,岂是易与之辈,更知秦梦瑶正凌空驭剑来援,要杀韩柏,便乘此唯一良机。

    他的面容立时变得冷酷严峻,气势阴森冷厉,双笔突生变化,波谲云诡,强猛中含着至阴至毒的真气,欺韩柏魔功比不上他的深厚,只要刀笔交触时,韩柏因真元损耗得比他更厉害而略有不挤时.那丝阴毒之气便可长进对方经脉脏腑,使对手永难痊愈。

    交手至今,他已大约摸清韩柏化解他魔功的方式,但他为人深藏至极,直到这关键时刻,才猛施杀手,务使对方猝不及防下,中了毒计。

    韩柏此刻心灵澄明通透,虽及不上秦梦瑶的剑心通明,亦所差无几,立时发觉敌手有异。一声长啸中,脑海自然地汉起兽神图录的景象,刹那间心神嵌进了大自然的天心里,只觉天地精气,与自己冥合为一,无分彼我。心领神会下,鹰刀卷罩而下。

    这也是他福缘深厚处.错非解符内伤发作,今趟他势不易有命离去。

    “呛哙!”两声激响。

    韩柏往上抛飞。

    锺仲游全力两击,就像撞上了一堵无形气壁,奇功毒劲,尽傍反弹回来,难过之极,被迫滚地化解。

    解符回过气来,要趁韩柏真气近乎虚脱之际,凌空进击,秦梦瑶人未至,剑气先至,骇得他慌忙移开,免致在气机牵引下,成为了秦万瑶这奋满势子驭剑一击的唯一目标。

    白芳华等掠赶而来,却慢了平步。

    秦梦瑶宝剑化作千道寒芒.压制着下方诸魔,凌空会上韩柏,探手搂着他的粗腰,便飞投进月夜下的密林里,迅即消没。

    白芳华等赶至刚弹起来的锺仲游之旁.均脸脸相觑,想不到以己方如此实力,尚奈何不了对方两人。

    不老神仙则凝立原地,本来婴儿般嫩滑的容颜现出纵横交错的皱纹,颓然一叹,坐倒地上。猛地涌起满腔悔意,一念之差,致落得今日之果。

    对这样一个曾叱风云的人物来说,那比杀了他更令他难过。

百度搜索 覆雨翻云 天涯 覆雨翻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覆雨翻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黄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易并收藏覆雨翻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