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霍佳推开桑时西从他身边走过。

    捉奸这种事情,她还算满在行的。

    不过是她被人捉奸,和桑时西第一次婚姻那会,她可能是被刺激的,和一个有夫之妇混在一起,然后人家太太收到消息就大半夜的去捉奸。

    其实当时也没做什么,她刚换好睡袍端着一杯红酒正琢磨要不要把对方灌倒,人家太太就气势汹汹地杀过来了。

    对方带着一大队人马准备把霍佳弄死的,但是那些人冲进来,对方太太手一挥:“给我弄死她!”

    霍佳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地举杯喝酒,当她宽松的睡袍衣袖滑下来,露出了她胳膊上象征三合会的纹身之后,那些人一个急刹车,转头又跑了。

    所以,霍佳只有一次不太完整的被捉奸的体验。

    捉别人,还是第一次。

    她走到床边手捏着被角回头去看桑时西,他还靠在门口双手抱着手臂看着她,表情淡定。

    霍佳也抿唇,他现在淡定,好,她就当着他的面撕碎这个林羡鱼,看他是否还是这么淡定。

    她捏着被角掀开被子,伸手就去抓躺在床上的小贱人的胳膊,却摸到了一手软软滑滑的肉。

    然后,那个粉色蕾丝裙子下的身体忽然叫了起来。

    “好痛...”

    林羡鱼的声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齿了?

    霍佳低头一看,她正抓着白糖的藕节一般的手臂,白糖睡眼惺忪一脸惊恐地看着她:“阿姨,好痛。”

    她往床上又看了看,整张床上只有白糖再也没有其他人。

    而白糖身上穿的是一件粉色蕾丝的短裙。

    霍佳眉头拧成麻花:“你怎么穿成这样?”

    “我没有睡衣。”白糖可怜巴巴,挣扎着:“时西爸爸,我好痛。”

    “霍佳。”桑时西终于慢慢地向她走过来,拿下她握着白糖手臂的手:“人家还是个孩子。”

    他虽然没有笑意,但是语气里充满了捉狭。

    哦,怪不得他这么淡定,感情床上的不是那个林羡鱼,而是小卷毛穿了林羡鱼的衣服。

    本来是捉奸,结果弄了个乌龙,霍佳颇没面子也下不来台。

    这时林羡鱼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大桑,怎么了,一惊一乍的,肉肉都被弄醒了。”

    “小鱼姐姐。”白糖看见林羡鱼就撒娇,光着脚从床上下来张开双臂让林羡鱼抱他:“好痛。”

    “怎么了?”林羡鱼摸摸白糖递给他的胳膊,那里都被霍佳给抓红了:“霍小姐,你回来了?那肉肉我可以还给你了?”

    霍佳依旧冷着脸,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我只是回来拿东西。”

    林羡鱼莫名地看着霍佳的背影:“她的行李箱都放在房间里压根没打开,她拿什么东西?”

    桑时西笑吟吟地看着她:“你的睡衣很不错。”他拍拍白糖的脑袋:“既然起来了就去洗漱,然后下楼吃早饭。”

    一大清早林羡鱼的脑袋不太灵光,整个人成蒙逼状态,她瞅着桑时西:“什么意思?”

    桑时西也走进洗手间去洗漱,把林羡鱼撂在门口。

    是不是成年人的游戏就是不好好说话,非要打哑谜才显得自己有逼格?

    肉肉在隔壁哇哇哭,她赶紧炮弹一样蹿出去。

    肉肉醒了就要喝奶,还好余婶和蔡婶会带孩子,帮她去冲牛奶和给肉肉换尿不湿,白糖洗漱完了就噔噔噔跑下楼去吃早餐。

    一大清早林羡鱼就忙的晕头转向,伺候完了肉肉开门准备下楼,忽然门口一个白色的人影,披着漆黑的长发,长发下是一张雪白的脸,差点没把林羡鱼吓得一个屁股蹲。

    她看仔细了,是卫兰。

    她捂着心口扶着门框站住了:“夫人,您这悄没声息地站在我门口吓死我了。”

    “林羡鱼。”卫兰很是幽怨,像个忧郁而死的女鬼:“你把这些孩子都给我弄走!我这里又不是幼儿园!我一整晚都没睡着!”

    “他们又没跟您睡。”林羡鱼小声嘀咕:“再说隔音这么好,能听见什么?”

    “你半夜在屋子里走动,我怎么没听见?”

    “我是给肉肉冲奶,再说我声音很小而且在我自己的房间里,您怎么能听得见?”

    “我就是听得见。”卫兰眼睛布满红血丝,看来真是没睡好:“你们每一个呼吸,那个破孩子每一次哭我都听得清清楚楚!”

    “卫夫人。”林羡鱼探究地看着她:“您不会是神经衰弱吧?我们的房间还隔着一个,哪里会听得这么清楚?”

    卫兰瞪着她片刻,然后就摔门走了。

    卫兰讨厌孩子,林羡鱼自己也没权利扔掉他们啊。

    肉肉是霍佳的心头肉,她可不敢扔。

    还有白糖,多可爱啊,还特别懂事。

    作为一个特别护士外加保姆,她活的特别艰难。

    早上吃过早饭,林羡鱼要去医院里看林宁,去锦城好几天都没有看林宁了,他今天康复训练第一天,她得陪着。

    她出去之前跟桑时西请假,他正坐在花园里晒太阳,这一次他格外好说话,头也没回用后脑勺对着她:“去吧。”

    “那,肉肉。”她指了指楼上:“肉肉在睡回笼觉。”

    “余婶她们会照顾他。”

    桑时西忽然这么善解人意,真让林羡鱼不太习惯。

    霍佳在医院里,阿什接受治疗的医院里。

    昨天中午阿什忽然出现了不适的反应,被送进了急诊室里,霍佳昨晚一直待在医院里。

    直到卫兰的一张照片发过来,她正好回来拿东西,就顺便捉奸。

    谁知道捉了一个小卷毛,真是贻笑大方。

    霍佳再次回到医院,发现急诊室的门口多了一个人。

    她眉头紧蹙,问阿九:“她什么时候来的?”

    “其实她一直都在,从昨天阿什进了急诊室之后她就一直在,你在这里她就在后楼梯口。”

    “那就还在后楼梯口待着好了,赶她走。”霍佳从包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燃,刚好身边小护士走过不认得霍佳的,赶紧制止她:“小姐,这里是医院,不让吸烟。”

    霍佳两根手指夹着烟放进嘴里猛吸了一口,然后对着小护士吐出烟雾,那青色的烟雾笼罩在霍佳凌厉的眼睛前方,呛的小护士捂着嘴咳了好几声,最后被霍佳的眼神给吓退了。

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芭了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芭了芭蕉并收藏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