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桑榆刚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还没来得及开门进去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南怀瑾居然回来了。

    她靠在门框上狐疑地问他:“你忘带什么东西了?“

    南怀瑾说:“没有。”

    “你不是去找那个骆飞算账?”

    “突然觉得没必要。”

    “他给我下药啊!他还给我打麻醉针。”

    “你就这么放过他了?”

    “不然呢?”

    南怀瑾拉开房间门:“我想我了解他多过了解你,想要我相信打麻醉针,他应该做不出来。你胳膊上那个小红点应该是昨天在医院里打针留下来的吧!”

    南怀瑾拉开房间门走进去。桑榆站在门口看着门在她的眼前缓缓合上。

    没错,胳膊上的小红点的确是昨天打针留下的,估计是刚才南怀瑾出了门就反应过来了,没把他给诓住。

    她还想借南怀瑾的手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个骆飞,可惜他太理智了,一个男人太理智就说明他还没有爱上面身边的女孩。

    桑旗和夏至从美国回来了,白糖在美国的消息是假的,他们根据南怀瑾找到的地址去了,但是并没有找到白糖。

    他们一踏进踏进桑家的大门便看到花园里的树上缠着的白布,不还挂着白灯笼,看上去很是渗人。

    夏至捂住肚子站住,桑旗搂住了她的肩膀。

    “这一定是卫兰干的,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们就住到别墅去。”

    夏至知道卫兰为桑时西的事而耿耿于怀,她挂的满花园都是白色灯笼和布条就是为了膈应她。

    “我没事,卫兰也太小儿科了,这种事情我还承受的住。“

    他们穿过花园走进大宅,一进去就看到客厅里挂着的桑时西的照片,占据了半面墙,照片前面放着鲜花和香烛以及供品,将偌大的客厅布置得像一个阴气阵阵的灵堂。

    桑时西的照片很眼熟,夏至一眼就认出来桑时西的这张照片其实是他们俩的结婚照,在结婚当天的现场拍下来的。

    其实它的右边还有人,就是夏至,只是将夏至的那部分照片给截下来了而已。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将双人照当做遗照的,卫兰的狠毒之心毕现。

    夏至站了片刻低声对桑旗说:“我给桑时西上一炷香。”

    桑旗点点头,在桌上拿了两支香点燃了交给夏至。

    桑时西人已经不在了,之前的那么多纷扰和恩怨也就随着人逝去而消失了吧!

    现在问现在还恨不恨桑时西,有多恨,恐怕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

    人死了,爱恨情仇都消散吧!

    尽管桑时西还留下了一个谜题,不知道白糖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

    桑时西有一万个令夏至恨他入骨的理由,但是没有桑时西下夏至恐怕也早死了。

    她也有1万个不可以恨他的理由。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是很奇怪的,不能用简单的爱和恨那样诠释。

    上一炷香吧,为了逝去的人,希望桑时西在他的世界里能有一个他爱之入骨也深爱他的伴侣。

    夏至鞠了三个躬,刚要把香插进香炉里,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只手从她的手里夺过了香狠狠地丢在了地上,还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踩了几脚。

    不用抬头就知道那个人是卫兰,上桑旗第一时间将夏至护到身后,卫兰眼睛血红,有种歇斯底里的狂怒。

    “夏至,你这个贱人!没有资格给我儿子上香!”

    看着那香在卫兰的脚底下断成几截,夏至的心里其实是遗憾的。

    从桑时西死到现在她没有跟桑旗提过桑时西的名字,完全把他这个人给忽略了。

    但是在她的心里桑时西一直强势地存在着,想起桑时西临死的那瞬间的眼神,夏至觉得自己应该会记一辈子。

    说不清他是什么样的眼神,但是能看出来没有怨恨也没有埋怨,好像仍然能读出他对夏至满心的爱意。

    到桑时西死的那一刻,他仍然是爱夏至的。

    夏至可以恨他,但是永远不能否定桑时西那样真心真意地爱着她。

    或许他的爱并不亚于桑旗,只不过内容不同。

    桑时西的爱是禁锢而压制的,他希望100%占有夏至。

    不管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爱的人不爱他就注定是一个悲剧,及时收手,转身潇洒地不带走一片云彩才是正解。

    像桑时西这样爱的固执和一厢情愿,到头来那下场一定不会怎样。

    卫兰的愤怒他们了解的,也不必跟她纠缠。

    桑旗扶着夏至就准备绕开她回房间,可是卫兰不依不饶地挡在他们面前,大有想让自己化身成母狮将他们撕咬成碎片的架势。

    “夏至,你这个刽子手,我儿子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爱上你,结果还被你亲自送上了断头台!”

    卫兰指着夏至的鼻子,她今日没有化妆,老态毕现,白皙的皮肤已经松弛,眼角有深深的褶皱,还有严重下垂的嘴角,使卫兰昔日这么一个咄咄逼人的阔太太变成了一个和其他的逐渐步入老年的中年妇女没有什么两样。

    对于她现在的这个现状夏至自然是不同情,但是她现在失去了唯一的儿子这也是事实。

    不想跟她过多的纠缠,但是卫兰却不善罢甘休扑上来和夏至继续撕吧。

    夏至怀有身孕而且也无心恋战,不过卫兰好像已经失去了理智,即便桑旗护着挡着,夏至的脸上还是被卫兰抓住了几条血痕。

    忍着疼痛捂着脸,她知道卫兰已经疯了,本来桑旗是没想要跟卫兰怎样的,但是看到夏至的脸上出现了好几道的血痕,怒气一下子冲上了,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捏住了卫兰的手腕。

    “今后在这个家里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们最好井水不犯河水,卫兰你还有可能寿终正寝。”

    “干嘛,威胁我?你这个小野种,你别以为时西死了你就能继承大统,说到底你妈是狐狸精,你就是个野种!”

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芭了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芭了芭蕉并收藏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