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桑时西经常搞这些浪漫,而且搞的恰到好处,不会像土豪一样让人生厌。

    那些花都很美,还好我没有花粉过敏,如果有的话这么多花,估计今天得死在这。

    我很艰难地在花丛中穿行,终于走到了房间中间,却见中间放着一个透明的水晶房子,在花朵的簇拥下很漂亮。

    “打开门看看。”桑时西微笑着对我说。

    我不太能提得起兴趣来,但是桑时西已经这么说了,我只好蹲下来打开了小房子的精致的小门。

    房子里有一只绒布盒子,我迟疑了一下将盒子从里面拿出来。

    “这是什么?”我明知故问,大概能猜到里面是什么东西。

    “你打开来看看。”

    他今天这样兴师动众,又是花又是水晶房子,不可能只是送首饰这样简单。

    我打开来,里面果然是一只璀璨的钻石戒指,皇冠的形状,很美。

    我有点发愣,桑时西已经走到我的面前来,拿起盒子里的戒指。

    硕大的钻石在水晶吊灯的照耀下特别耀眼,我有意无意地躲避着钻石的光芒。

    “夏至。”桑时西握住了我的手:“我们结婚吧!”

    我的手指有点僵硬,在他的手里像跟棍子一样僵直。

    “我们不是结过婚了?”

    “你已经不记得了,我想再给你一次婚礼,让你一直都记得的。”

    “你觉得,在我知道了我儿子死了之后,还能有心情办婚礼?”我将手从他的手心里抽出来,可是抽到指尖的时候却被他紧紧握住。

    “下周一是白糖的忌日,我们就在那天结婚,好不好?”

    “你把婚礼的那天选在白糖的忌日?”我快要被他惊死了。

    “白糖在天上,是希望他的爸爸妈妈在一起幸福地生活下去,所以选在那天很有意义,我希望每年白糖的忌日不仅是我们怀念他的日子,也是我们幸福的一天。”

    这个理由很怪,很让人没办法接受。

    我张嘴就准备拒绝掉。

    但是,我忽然想到,如果我和桑时西举行婚礼的话,桑旗会不会出现?

    我觉得他会,我感觉他就在我附近,只是不出现而已。

    不论我做什么他都是知道的。

    我刚才还勾起的手指伸直了,示意桑时西给我戴上:“既然这样,我没意见。”

    桑时西握着我的手,将戒指给我戴上。

    然后,将我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他的笑容和煦又妥贴:“明天我们去看婚纱?”

    “好。”

    我的手仍然握在他的手心里,但是指尖却慢慢变得冰冷。

    桑时西的目光很温暖,可我却觉得后脊梁湿湿的。

    我忽然打了个喷嚏,他立刻低头查看我:“怎么了,是不是花粉刺激到鼻腔了?”

    “没有没有,不过这么多花,我晚上没办法睡觉。”

    “我让人弄到花园里去。”

    “嗯。”

    桑时西终于走了,他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走出了房间。

    听到他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里,我如释重负地长舒了口气。

    我坐在屋子中央,看到刘阿姨她们一趟一趟的将满屋子的花给搬走,她们敢怒不敢言,上楼下楼好几十次,累的直喘。

    我跟她们说:“等会把这些花便宜卖给花店吧,钱都是你们的。”

    刘阿姨有点惊喜,因为这些花都很名贵,就算折价卖出去也有不少。

    “桑先生知道了不得了。”她虽然眼中发光,但还是摇摇头。

    “他又不会骂你们的。”

    “桑先生是不骂人,但是比骂人更可怕。”刘阿姨吐吐舌头,抱起一大捧花走出房间。

    她们都很怕他,刘阿姨,吴芮禾,还有孙一白。

    原来我始终不明白,像桑时西那样温文尔雅的人有什么可怕的。

    但是今天,当他给我戴上戒指的时候,他的眼神我竟然读不出来究竟是喜悦还是什么。

    我第一次觉得桑时西是可怕的。

    我和桑时西在筹备婚礼了,我建议婚礼是简单的,走一个仪式就可以了。

    但是,桑时西却好像在大张旗鼓,他甚至在印请帖。

    其实我提不起精神来,但是我得装的很感兴趣。

    我试了婚纱,婚纱很美。

    只是腰身有点大,我让设计师改一下,桑时西的领结他也不喜欢,让总店重新配了发过来。

    我闲着也是闲着,婚纱店给我打电话,说领结已经配好了,让我喝桑时西过去看,他日理万机的哪有这个空,我便很贤惠地去拿了领结找桑时西给他看。

    其实,我是想去大禹,看看能不能找到以前跟在桑旗后面的人,说不定能问出个真话来。

    但是,我了解到以前桑旗的人都不在大禹了,我一个人都找不到。

    桑时西不在办公室,他的秘书告诉我,桑时西出去了。

    “工作午餐?还是做什么?”

    “不知道,但是桑董让我定了马路对面的咖啡馆的位子。”秘书指了指窗户对面的咖啡馆。

    我捧着装领结的大盒子,里面有十几个领结,婚纱店说都拿来让桑时西选。

    秘书问我:“夏小姐要过去么,我打电话给桑董。”

    “不用了,我回家了,你跟桑时西说下班到我那去。”

    “好的。”

    我捧着盒子又走出了大禹公司的大门。

    我当然没有回家,我是去了对面的咖啡馆。

    一般来说见客户都会带着秘书,但是今天他单独行动,可能是私事。

    桑时西的私事我没兴趣,他见什么人我也没兴趣,但是我只想知道是不是和我有关,和桑旗有关。

    我走进咖啡馆,大厅里没看到他们的人,估计是在包厢。

    我就一个一个地找过去。

    这个时候,咖啡馆的人不多,而且咖啡馆的包间没有门,都是帘子。

    我听到了从前面一个包间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说话声:“约我在这里,是我现在太见不得人了,连你公司都去不得了么?”

    “霍佳,你以前不是无理取闹的女人。”

    霍佳,哦,我想起来了,是那次我在桑时西的办公室门口遇见的对我很不友好的女人。

    怎么说,听口气这俩人不止是客户之间的关系。

    莫不是我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

    自己的未婚夫私会别的女人,我抓了个正着,怎么心里还特别的兴奋?

    我是不是变态来的?

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芭了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芭了芭蕉并收藏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最新章节